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谁让你撩错人了(桔籽尉屿迟)小说_谁让你撩错人了缇十七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55 ℃
谁让你撩错人了(桔籽尉屿迟)小说_谁让你撩错人了缇十七

谁让你撩错人了

缇十七 著

连载中免费

桔籽尉屿迟小说全文免费网址,桔籽尉屿迟小说完整版去哪看,桔籽尉屿迟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桔籽尉屿迟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缇十七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谁让你撩错人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尉屿迟桔籽,主要讲述的是为了能让班草注意到自己,桔籽看着自己丑不拉几的单眼皮,毅然决然奔赴整形医院,当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她看着帅得惊为天人的主刀医生尉屿迟,桔籽开始了最老套的搭讪方式:“医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桔籽尉屿迟小说全文免费网址,桔籽尉屿迟小说完整版去哪看,桔籽尉屿迟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桔籽尉屿迟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缇十七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谁让你撩错人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尉屿迟桔籽,主要讲述的是为了能让班草注意到自己,桔籽看着自己丑不拉几的单眼皮,毅然决然奔赴整形医院,当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她看着帅得惊为天人的主刀医生尉屿迟,桔籽开始了最老套的搭讪方式:“医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免费阅读

  其实是个乌龙。

  只是路青芒手机没电,然后就昏睡了过去而已,还是送她回去的朋友发来的信息。

  沐葡葡:「橘子,我已经给她灌下去醒酒汤塞进被子里了,你别担心,下次一起出去吃烧烤啊。」

  桔籽:「好的,你也要注意安全。」

  松口气才发完消息,桔籽就接到了尉屿迟的来电。

  太尴尬了。

  桔籽不好意思地大致说明了情况,才道过谦,就听到有人唤他:“尉博,我们中场休息十分钟,你好好哄你女朋友,别着急。”

  听着这揶揄声,桔籽的脸就彻底红透,连熟了的番茄都没法与之媲美,偏偏尉屿迟还声音清淡地嗯了一声。

  大哥,你嗯哪门子嗯啊?

  不过桔籽也大约猜到,应该是自己的消息给对方惹来了麻烦,于是不好意思道:“尉医生是有女朋友的吗?”

  她心绷紧的同时,倒是还松了口气。

  尉屿迟的美色实在是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有时候不是说飞蛾扑火,而是桔籽对于皮相好的人的抵抗力实在是比较弱。

  得知对方有伴侣的话,她反而会更容易放下。

  从某种角度来说,桔籽也算是很恶劣的人。

  “没有。”尉屿迟应该是走开了两步,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很轻缓,还间或夹杂着路过护士问好的声音。

  但是因为桔籽这边的空间很安静,她反而连衣袖摩擦的窸窣声都能听得清,就像是近距离响彻在耳畔。

  有点要命。

  尉屿迟轻笑了一声:“就像我之前说的,你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可以回答的我都会告诉你。”

  换言之,他应该听出来桔籽是在小心地试探,竟然还直接挑明了。

  这人也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恶劣那么一点点啊。

  桔籽咬住唇,先主动转开了话题:“为什么他们都叫你尉博啊?”

  之前都是叫尉医生的。

  尉屿迟应该是遮住了话筒和别人问好,过了几秒才回复道:“可能是因为博士的头衔比医生要好听一些,在患者面前自然还是要叫医生的。当然,从我个人的猜测出发,这是因为名字短的叫起来更省力。”

  他说话的语调不疾不徐,甚至其实可以称得上是偏慢的,然而桔籽的心跳却莫名加快起来。

  要命,手好看也就算了,为什么声音也这么好听?

  这样难道不是犯规吗!

  不等桔籽要开口再问些什么,尉屿迟先开口:“我要进去开会了,你有好好地做调查吗,桔同学?”

  每次听他慢声念着“桔同学”这三个字,桔籽都莫名其妙觉得很羞耻,于是咳了两声道:“有的。”

  尉屿迟:“明天下午八点钟你有时间吗?好像打电话效率会快一些,你有问题也可以直接提出来,然后我们可以敲定具体的手术时间。”

  好吧,其实自从加了联系方式之后,桔籽就没有和他发过消息,今天这桩乌龙反而是交谈的第一次。

  “还需要再面诊吗?”桔籽问他。

  细碎撕开包装袋的声音,然后尉屿迟声音变得些微的含糊,“手术当天做最后的确认就可以。如果你有任何后悔的意思,都可以退掉手术费,不要有这方面的顾虑。”

  好像是在含着糖块,

  桔籽清清嗓子:“定金也可以吗?”

  “可以。”

  她转转眼睛,想起之前豆子的话,促狭道:“那如果我想要换成张医生来做手术呢?”

  轻笑声。

  “桔同学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不敢不敢。

  就是太贵了。

  不过这不是他的问题,是她过于贫穷的问题。

  桔籽望天,“随便问问而已。尉医生这么优秀,我怎么可能会想要换掉呢?”

  然后她带着点局促道:“谢谢你之前请我喝的樱桃汁。”

  他清淡地嗯了一声。

  不知怎的,桔籽下意识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糖块和牙齿的轻微磕碰声。

  这回声筒里传来的笑意要真切地多,不过他依旧只是简单道了一声嗯,“我知道。”

  知道个什么啊?

  桔籽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立场,也没什么理由在这里解释。

  毕竟他们两个只是普通的医患关系。

  括弧,外加请了一杯樱桃汁。

  然后又是走动声,应该是快要回会议室了。

  掐紧时间,桔籽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吃的糖是乌龙茶味道的吗?”

  好像有微甜的味道从话筒的另一端传递到这里,声波都可以承载着温度。

  “差不多吧,是樱桃味。”尉屿迟懒散地推开门,长腿被灯光打出的剪影也是带着点艺术品的味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桔籽下意识答:“没有了。”

  尉屿迟最后轻声道:“那么再见,桔同学。”

  桔籽:“再见,尉医生。”

  撂断电话后,桔籽才察觉到不对。

  为什么乌龙茶的味道会和樱桃味差不多?

  差不多在哪里?

  都是味道不被大众接受的特殊糖果吗?

  然而当下想不了那么多,桔籽哀嚎着冲进洗手间,用冷水扑湿了脸颊,然而热度却怎么也下不去。

  真是过分。

  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很亮,嘴巴像是个傻子一样往上咧,整个一失了魂的样子。

  栽了。

  桔籽哀嚎着扑进床中打滚,原来整齐的被子被她缠裹成一团,连额头都冒出细微的汗珠。

  手机又一次震动了起来。

  不过这次不是路青芒,自然也不可能是尉屿迟。

  而是最讨厌的人。

  顾成:「顾籽你个小兔羔子,还不赶紧滚回来把你名字改回去?再闹小心我把你银行卡停了。」

  早在一开始拿走户口本的时候,桔籽就已经剪掉了银行卡,所以这个威胁完全不奏效。

  顾成:「听到没有?你之前瞒着我没报Z大美院的事情我就不说什么了,你赶紧死回来。哪有一个女孩子家天天在外边浪的?」

  顾成:「你是不是谈朋友了?真是和你妈一样没心没肺,赶紧接电话!」

  其实有一个形容还是很准确的。

  没心没肺的桔籽摩挲着下巴,按动手机发了条短信,然后不顾嗡嗡振动的手机,干脆利落地关机拉灯。

  桔籽:「不好意思,请问先生您是?」

  然后就无梦好眠,一夜到天亮。

  果不其然,先给桔籽打来电话的人还是睡醒后的路青芒。

  再瘦的人这么一顿折腾,起来脸也还是浮肿的,放着冰水来镇眼睛也不是特别有效。

  路青芒小声道:“不好意思啊橘子,我昨天真的喝嗨了,白酒兑啤还是第一次尝试。”

  确实是嗨了。

  鼻子里哼一声,要挟完对方请自己吃饭之后,桔籽才挤了挤眼睛,“没被你爸妈发现吧?”

  “怎么可能?”路青芒愁眉苦脸的,“葡萄那头猪,把我放进被子里之后酒瓶也没收,还维持原来东倒西歪的样子。艺术价值是有了,我爹娘的混合双骂也不远了。”

  葡萄,就是沐葡葡,也就是昨天帮着路青芒收拾残局的女孩。

  桔籽笑着说声该,“昨天把你叫醒了骂的吗?”

  “那倒还不至于。”路青芒摇摇头,脖子好像都咯吱咯吱响,好像是昨天晚上睡落枕了,“今天早上等我一醒过来,就看到这两位大神端坐在沙发上,要对我三堂会审,罪证还端端正正地摆在脚下呢。我是不认也要认。”

  和桔籽猜想的一样,路青芒在家里是非常典型的乖乖女,高中是住宿制不说,就连上大学后依旧有门禁,回去晚了是真的会被打电话臭骂的。

  于是桔籽哼了一声:“谁让你不叫我喝酒?我肯定比葡萄会销毁罪证,保证让你父母一点都察觉不了。”

  “你也不在我这边啊。”路青芒摊开手,“再说了,你又不喝酒,我一个人在这边干喝多没有意思。”

  桔籽现在依旧住在和大学同城的家里,路青芒的家倒是特别远,哪怕是坐飞机都要三、四个小时,坐火车更是得在车上过夜了。

  现在正值暑假,桔籽倒确实鞭长莫及。

  “说起来,我好像记得桔籽你之前学过画画的。”路青芒露出点思索的神色,然后奇怪道,“不都说学艺术的人很会喝酒吗?因为醉了的话,就会更容易有灵感创作。”

  桔籽幽幽道:“还有传闻说学艺术的人都喜欢抽烟呢,因为尼..古..丁能激发创作的激..情。”

  好像也有这样的说法。

  不过看桔籽不太感兴趣的神色,路青芒也就换了个话题,“不过橘子你家人应该很开明、没什么门禁的吧,真好。”

  “当然好,我都和我爸断绝关系了,顶多只能靠大洋彼岸的老妈救济。”桔籽笑嘻嘻的,“现在是净身出户的状态,当然谈不上门禁啦。”

  然后路青芒也跟着笑起来:“你小声点,被你爸听到了,小心他削你。”

  其实桔籽说的是实话,不过路青芒不会相信而已。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钟也就滑到了十二点,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隔着视频的这头,桔籽都听到路青芒父亲在催促女儿吃饭的声音,于是在告别之前最后问:“张陆没有来打扰你吧?”

  路青芒刚刚转过头去清脆地应声,好半天才回过头来,笑容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柔美,“当然不会了,你放心。有橘子女侠保护我,谅他也不敢。”

  说的非常有道理。

  桔籽这才放下心来,挥手和她告别后,叫了个外卖。

  吃了鸡蛋灌饼加烤冷面配个芋香奶茶喝掉后,桔籽又扑回床上接着补个觉。

  减肥?

  最近热量消耗太大,还是放一放再说吧。

  更何况,丰腴不是有丰腴的美吗?

  在下午八点钟到来之前,桔籽又叫了杯奶茶,洗了个澡打开电脑,如此振振有词地想。


标 签谁让你撩错人了 桔籽 尉屿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