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掌中偏宠(辛钥常毅)小说_掌中偏宠容黎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17 ℃
掌中偏宠(辛钥常毅)小说_掌中偏宠容黎

掌中偏宠

容黎 著

连载中免费

辛钥常毅小说全文去哪看?辛钥常毅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辛钥的小说是,男主常毅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容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掌中偏宠》,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常毅辛钥,主要讲述的是辛钥十三岁十三岁那年被接到宁城顾家,为病危中同父异母的妹妹做骨髓移植,进手术室之时常毅往她手里塞了颗糖,这颗糖,她记了十年,可后来,她才知道常毅对她的好,都是表面,她不过是常毅心里的替身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辛钥常毅小说全文去哪看?辛钥常毅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辛钥的小说是,男主常毅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容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掌中偏宠》,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常毅辛钥,主要讲述的是辛钥十三岁十三岁那年被接到宁城顾家,为病危中同父异母的妹妹做骨髓移植,进手术室之时常毅往她手里塞了颗糖,这颗糖,她记了十年,可后来,她才知道常毅对她的好,都是表面,她不过是常毅心里的替身而已.....

免费阅读

  院子里有一棵长得茂盛的梧桐树,宽大的叶片将强光遮挡,树下坐着两个长相漂亮的孩子,安静地低头看书。

  没一会儿女孩皱了皱眉,伸手拉了拉男孩的袖子,指着一道题问他怎么做,男孩很有耐心地解答,不时还会抬头看女孩一眼,好看的桃花眼里盈满毫不遮掩的喜欢。

  辛钥和陈萌萌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这样也挺好,一样的境遇,互相扶持,真正的青梅竹马。我听别的阿姨说这俩孩子不光长的漂亮而且学习也超棒,每年都能领到学校的奖学金。你说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舍得丢掉呢?如果我要是再大一点,经济独立了我就收养他们,反正我家庭不幸福,我自己制造幸福。”

  辛钥对陈萌萌的惊人之语已经见怪不怪,手支着下巴看着那两个孩子笑。

  希望他们之间的感情能一直这么甜,不被外界的诱惑影响,不自卑不悲观积极看待这个世界,纵然不能成为人上人,平凡的生活依旧能开出花。

  女孩从头到尾皱着眉头,显然没听懂,男孩不厌其烦地换着方法解答,等女孩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他笑得更加灿烂。

  突然想起高三那年,她也是这样的,理科本来就是她的弱项,不管常毅怎么讲,她就是听不明白。

  那时候的常毅皱着眉头眯着眼,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就差直接说出“你怎么这么蠢”的话了。

  她就是笨,好几次她都怕常毅一气之下说不教她了,胆战心惊下还是盼来了下一次补习,直到高考结束,常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笑得半点不留情面:“我可算脱离苦海了。”

  那时的她有些恼火,但也十分不好意思,如今想起来那段时间是她和常毅最亲近的一段时间,她单纯的喜欢崇拜他。

  但自从他们的关系发生变化以后,除了放纵纠缠,她再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就像是一个谜,她分明站在最中心的位置上,可是离他的心却有十万八千里。

  每一次回忆都会剥夺掉她的快乐,所以她只能想办法将那些过往压在心里。

  在这里她负责教孩子们画画,都是一些简单的简笔画,水果、小动物还有花最受孩子们喜欢。

  喜欢的还有那个女孩,她总会搬个凳子坐在最后面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过她只是看,很少动笔,视线与辛钥碰上的时候,她会羞涩地低下头。

  下课后,女孩急匆匆地从后门出去,像是怕被辛钥给抓住。

  辛钥好笑不已,安抚好缠着她叽叽喳喳嚷个不停地小孩子,她顺着女孩离开的方向慢慢地走过去,果然在老地方看到她。

  女孩在树底下埋头做题,察觉到有人过来,怯生生地抬起眼,看到是她,声音软而低地叫了声:“辛钥姐姐。”

  辛钥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来,笑着说:“沈繁呢?他今天怎么不和你一起看书?”

  “今天镇子上赶集,他和陆明哥哥们去购置东西了,他力气大,能帮忙做很多事。”

  辛钥脸上的笑淡又亲和,几句话之间女孩稍微放松了一点不像之前那么紧张,身体微微往前靠过来,含水的眸子像葡萄一样晶莹剔透,小心翼翼地问:“辛钥姐姐,你可不可以教我画画啊?啊,算了,时间来不及了,你能不能帮我画张相啊。”

  辛钥摸了下她的额头,这孩子长得真标致,年纪小还没完全长开,从轮廓五官来看,再过几年妥妥地是个小美人。

  辛钥也喜欢美的事物和人,自然不忍心拒绝这个女孩的要求。

  见她答应,女孩欢喜地跑回去拿了一本写满了字且被保护的很好的本子过来,打开最后一页,笑着说:“画在这里吧。”

  这对辛钥不是什么难事,但在女孩满脸的期待下她画的十分认真,轮廓还是五官哪怕是头发今天穿的衣服都很好的画出来。

  “姐姐,你好厉害呀。”

  这些不过是一个学画画的人该会的基本功,女孩发自内心的称赞让她很受用。

  “姐姐,你喜欢合 欢花吗?可不可以在旁边画一棵合 欢树啊?我和沈繁都非常喜欢。”

  辛钥惊讶地看向这个不过十四岁大的女孩,愣了片刻依照她的要求在旁边画了一棵合 欢树。

  辛钥第一次见合 欢树是在一户农家小院里。

  那天顾常俩家突然起了兴致想到乡下放放风,顺便尝尝农家菜,本来她打算待在家里看书,让她意外的是顾忠明居然亲自上楼来喊她,她既意外又惊喜,开心的不得了,只可惜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却没人理过她,到底还是自讨没趣。

  不失落是假的,谁愿意被当成看不见的空气呢?可她也不好扫他们的兴,在到了地方之后,她自发地走到不被人看到的地方。

  她坐在树下看手机,看得累了,活动脖颈,不经意看到树上开满了像一把小扇子的花,清香悠悠,美的让人不忍错目。

  待看够了,她站起身跑到主人跟前,有些激动地问这是什么花,主人家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笑着回答:“这是合 欢树,不光好看,失眠的人都喜欢把它们缝在枕头里睡得香,还能泡茶制酒喝,是个好东西。喜欢吗?你摘些带回去?”

  她笑了笑,重新站在树底下,只是认真地看着。

  有些美看过就足够了,她打算等回去的时候摘一朵花带回去夹在她最喜欢的书里。

  “古时候夫妻争吵之后,会以合 欢花言归于好,也有刻盘美满爱情的寓意。”

  辛钥回头看向双手插在裤兜里慵懒看着她的高大男孩,不知为何她的脸蓦地红了,那股热意挡都挡不住,她从心底觉得这样的自己太过狼狈。

  辛钥低下头,小声地问:“常毅哥怎么过来了?”

  常毅低笑一声:“来看一只只会缩起头来的小鹌鹑,我让顾叔带你过来,不是让你当丫鬟的。前面有个池塘,过去钓鱼?”

  辛钥恍然间从常毅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和好笑,还有一丝看不真切地宠溺?

  就在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时候,那抹光很快消失不见,而后她只能自嘲,真是喜欢到疯魔了,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不知天高地厚的喜欢常毅比不被顾常两家喜欢更让她难受。

  她记得爸爸和常叔叔都很喜欢钓鱼,所以她去凑什么热闹呢?阿姨只会更恨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笑着拒绝了这份好意。

  “常毅哥,这花好香好好看,我想多待一会儿,你快过去陪他们吧。”

  故作欢笑的背后她难过连呼吸都会疼痛,而他沉默一阵,丢下一句随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到现在还记得,他的话音才落,她的眼眶就忍不住红了,泪水恨不得当下就冲出来。

  不久前才决定不回忆过往的,现在又往自己的身上插了一刀子,痛意来得凶狠,真是自找的。

  女孩接过本子,十分宝贝地摩挲着,而后郑重地在空白的地方写下——

  【沈繁,我们要好好长大!等你的余殊。】

  看入眼中的辛钥不解地问:“这话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吗?你们每天在一起……”

  余殊脸上的笑淡了几分,甚至有一些难过,抿了抿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院长妈妈和我说有一对从国外回来的夫妻愿意收养我,我……”

  话还未说完声音却哽咽起来,很快控制不住变成了大哭。

  辛钥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发,在心里想改怎么劝才好。

  余殊哭了一会儿继续说:“我们约好一起去B市上大学,他说他会帮我提高学习成绩,毕业以后一起工作互相照顾彼此的生活。可是姐姐,我贪心,也想要家人。我很自私,丢下他一个人,我答应了,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这里。他肯定会恨我,我留给他的这本日记他可能不愿意看,我还是想交给他。甚至想过几年我们会在我们约定好的大学重新见到,那样就可以继续在一起了。”

  辛钥张了张嘴,这话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渴望有父母家人不是错,这是人的天性,老天从来不会纵容人的贪心,有舍有得。

  到底是个小孩子,以为分开数年他们的关系都不会变,却不知道这世上所有的易变都是因为时间。

  辛钥将她抱在怀里,柔声说道:“你已经做了决定,那就大步往前走,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会理解你的。只要你们的缘分深,将来一定会再遇到的。”

  余殊点了点头:“我会在我们约好的地方等他,姐姐,可以请你帮我把这本日记交给沈繁吗?我害怕,”

  辛钥笨拙地安抚好余殊,自己的心情也低落起来,当年她也不少玩得来的玩伴,分开这么多年就算再见也不认识了。未来没有定数,没有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变,但是谁都有追逐未来的资格,如果余殊错过这次机会,将来这份遗憾会不会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呢?

  辛钥在身边没人的时候将这事告诉陈萌萌,向来爱发表意见的人在这个时候沉默下来,到了最后只有一声叹息。

  “怪不得说人来这世上都是还债的,这些我们无法干预的事情,就算觉得可惜,又能怎么办呢?这就是人的命。

  他们俩的结果不用猜也能知道。

  从国外回来的人你觉得经济条件会差?这孩子漂亮又懂事,到时候肯定是往白富美培养的。沈繁长的再好看,成绩再优秀,那又怎样?等他们长到我们年纪就应该明白,在一起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所处的圈子不同了,就算勉强在一起也可能会说不到一起。

  这是他们的人生,我们只是个旁观者。”

  辛钥自己就是个例子,她在孤儿院长大,又是顾家的私生女,而常毅从出生那刻就带着光环,是真正的豪门太子爷,她呀,就是鬼迷了心窍。现在这么一对比,反而想的更加明白了,连最后的那一点小心思都给完全斩断。

  之后她们远远地看着梧桐树下什么都不知道的男孩一如往常的帮余殊讲题,在她低头做题的时候会去拿杯水过来放到她手边,看她额上出汗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招来的硬纸片给她扇风。

  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显然是真的喜欢到骨子里了,就连辛钥都觉得一个女孩经历过这般照顾,以后遇到的人再难能超过这个人。

  陈萌萌更是心疼不已。

  但她们只能保持安静,什么话都不该由他们来说。

  那对夫妻来孤儿院接人的那天刚下过大雨,空气清新,是整个夏日里难得的凉爽。

  余殊穿了一件纯色连衣裙,长发扎成了高马尾,更显得精神漂亮。

  本来应该高兴的,但是这会儿她却低着头,甚至连看沈繁一眼都不敢。

  该来的总会来。

  院长很高兴有人愿意收养余殊,一路上把余殊好一阵夸,其实话里话外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对待这个孩子。

  像那种收养了孤儿在有了自己孩子之后苛待这些可怜苦命孩子的事情太多了,他们没血缘牵绊,可毕竟十几年的相处,希望他们能过得好也怕他们受委屈,所以才会再三的提醒。

  “院长放心,我们不光会好好疼小殊,还会捐助孤儿院改善孩子们的生活环境。我们和常总是合作伙伴,您信不过我们,对他总该是相信的吧?”

  辛钥就这样见到了有阵子没见过的男人,他陪在那夫妻两身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看着他们抱了抱孩子,还说了句:“我和院长保证,这孩子会被他们当成公主养。你们可不能让我在院长面前丢脸,”

  常毅说完转头看向别处,不想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熟人,锐利的眼微微眯起,笑意淡了几分。

  再见面只有冷淡和疏离,尤其是他看向她的眼神,好似是看陌生人一般,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辛钥还是没出息的会觉得难过。

  再之后他和那夫妻两交谈,再没往过看一眼。

  陈萌萌见状更加心疼好友,只能拉着好友的胳膊,希望她能看开些。

  辛钥笑了笑,小声地说自己没事,眼睛不由自主地找寻沈繁。

  那个孩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两眼平静地看着有了爸爸妈妈的余殊,原来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心甘情愿地被隐瞒,珍惜着仅剩的几天相处时间。

  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没办法不成熟,相信这个孩子肯定能从难过之中走出来。

  辛钥出神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学姐,我在集市上买了一些菜,院长要留客人吃饭,其他阿姨再照顾小孩子腾不出手,你可以帮我搭把手吗?”

  辛钥笑着说:“好呀,这就过去吧。”说着还将旁边的陈萌萌给拉上了,却不知道此时有人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烁着阴鹜的光。


标 签掌中偏宠 辛钥 常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