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by一点桃花痣章节_傅久九林郡小说一点桃花痣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83 ℃
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by一点桃花痣章节_傅久九林郡小说一点桃花痣

傅久九林郡小说

一点桃花痣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傅久九林郡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傅久九林郡小说在线免费,傅久九林郡小说大结局番外,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by一点桃花痣全文免费无弹窗;主角是傅久九林郡的小说名是《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是由一点桃花痣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傅久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了平行世界,还成了男神作天作地的妻子,傅久九穿来时,男神终于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傅久九一把按住了已签字的离婚协议:不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傅久九林郡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傅久九林郡小说在线免费,傅久九林郡小说大结局番外,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by一点桃花痣全文免费无弹窗;主角是傅久九林郡的小说名是《穿成男神的作精前妻后》是由一点桃花痣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傅久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了平行世界,还成了男神作天作地的妻子,傅久九穿来时,男神终于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傅久九一把按住了已签字的离婚协议:不行!

免费阅读

  傅久九被人按在身下,薄汗打湿了鬓发。

  他的肢体与唇舌失去了自由,近乎窒息。

  汗湿的眼睫外,是那人幽暗深邃的眉眼,情谷欠像燃着的火,热烈蓬勃,能把一切都烧成灰烬。

  傅久九亦无法例外,他被那双深而浓的眸子衔于其中,被燃烧,被融化……,被辗转煎熬着沉浮起落。

  呼吸与心跳早已脱轨,只能随着那人或轻或重,或急或缓的动作,与他交缠在一起,难分难舍,彻底融为一体。

  他被那人彻底掌控了……

  梦,这是一场梦,傅久九心里很清楚。

  因为这场梦,他已经做过许多次。

  自从母校二十周年校庆与那人再见后,他便不可救药地陷入了这旖旎梦境中,无法挣脱。

  梦中,那人性感下颌缀上了汗珠,随着动作起伏,依次砸在傅久九的脸颊,脖颈,月匈口……,像滚烫的吻,烫得他不停地发抖。

  那人锋利的牙齿,轻咬在傅久九肚脐下方那颗浅色小痣上,嗓音又沉又哑地从下面传上来,带着沙哑的笑意与情谷欠,性感得让人招架不住:“给你咬掉好不好?”

  傅久九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他的唇被一种让人听到就会面红耳赤的声音彻底占据了。

  于是,那人便很恶劣地重重咬了一口,在傅久九的颤抖中哑声重复了一遍:“给你咬掉好不好,嗯?傅小九?”

  ……

  傅久九“看着”这场梦,他熟悉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台词,还有那人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

  无可救药地,他感觉到梦中的自己爱那个人爱的要命。

  那种情感不只是床上的激情,更多的是全身心的交付,还有依赖。

  能与他交融在一起,他其实满心都是欢喜。

  他看到自己伸出手臂环住他,把他拉上来,两人的唇齿紧紧交缠在一处,彼此都吻的很用力。

  那人的嘴唇和现实中看上去的冷感很不一样,吻上去是滚烫的,柔软的。

  柔软的要命。

  那感觉太真实了。

  真实到傅久九仿佛整个人都被吸进了这场梦里,灵与肉都不再属于自己。

  即便后来,他清楚知道那只是一场梦,也依然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情感与感官。

  这场梦几乎每晚都会如期而至,一次比一次更觉真实。

  傅久九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隔着薄薄一层看不见也穿不透的什么东西,掌心能模糊感觉到那人身上的滚烫温度,还有皮肤上的薄薄汗水。

  他们呼吸交缠着,他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

  淡淡的,春天的海水与林木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清新迷人。

  作为一名时尚编辑,傅久九轻易就分辨出了他用的是哪一款香水。

  这个味道,校庆那天他也在他身上闻到过。

  他听到梦中的自己带着泣音,轻轻地,颤抖地,情难自禁地唤他:“哥哥……林郡……”

  *

  林郡是傅久九的学长,傅久九读高一时,林郡恰好高三。

  少年人高瘦颀长,眉目刀刻般深邃,言谈举止间是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疏离,属于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看到就再也无法忘掉的那一类。

  和许多人一样,傅久九也是在看到第一眼后,就再也没有忘掉过他。

  他是海言中学的招牌,也是海言的传奇。

  即便已经毕业八年有余,也还依然是学弟学妹们心目中的偶像。

  海言二十周年校庆上,林郡作为杰出校友受邀上台致辞。

  这个消息曾一度在校园里引起了轰动,直接导致当天的礼堂连过道都挤得人山人海。

  当日,傅久九也在受邀之列,作为历届优秀毕业生之一,他被安排在离舞台不远的位置上。

  像过去的许多时候一样,他的眼睛柔润明亮,像含着星子般,微微仰头,看着台上那人。

  林郡仿佛生来就该被人仰视的。

  不说家世,长相,这些众所周知的东西。

  仅仅是他和好友路西野凭着赤手空拳,就在群敌环视的大环境下,创立了知名视频网站,F.Y视频,并在短期内将F.Y发展成为个中翘楚,就足以让人叹服。

  “大家好,我是林郡。”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会场中回荡,林郡姿态优雅地站在台上。

  他穿着正装,剪裁合体的衣物将堪称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性感简洁的线条来,宽肩,窄腰,长到没边的一双腿……

  即便如傅久九这般,行走在时尚尖端,分分钟都在与明星大腕,时尚模特打交道的人,也忍不住看得心驰神荡。

  林郡身上有着那些人所没有的优雅从容与骨子里不自觉透出来的清贵,让人几乎移不开眼睛。

  耳边传来如雷的掌声和学弟学妹们刻意压低的议论,浪潮般起起落落。

  “天哪,没想到我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男神,我男神太完美了,怎么可以如此完美?”

  “这么几分钟的时间,我的眼光已经乘着火箭飞入了外太空,大概除了学长,地球再也无人能入我的法眼了,这是要单身一辈子的节奏吗?求学长抽空负个责,嘤~~~”

  “建议你有这时间不如去睡会儿,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我就没有那么高要求了,我只希望将来能进入FY跟学长一起工作就满足了。”

  “我也,既然得不到学长的人,那么得到他的……工资也行,四舍五入就等于得到学长了。”

  “……”

  后面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闹声,惹得傅久九也忍不住粲然而笑。

  “欸,”又一把清越的男声响起:“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哇,奖杯吗?”

  “对,是学长代表学校参加全国网球大赛时拿的奖,我上次去档案室帮老师整理资料时偷偷拍的。”

  “好厉害,据说他的网球水平达到5A呢。”

  “打网球的少年超帅,哇,不行,学长是什么人间极品,太TM犯规了。”

  “……”

  周围叽叽喳喳,热闹非凡,让傅久九生出了一种重返少年时代的错觉。

  只是站在台上的林郡却对自己引起的骚动恍若未觉,发言完毕便微微鞠躬,礼貌地退到了台后。

  *

  傅久九追上林郡,是在通往停车场的小道上。

  因为跑得急,他的额发被汗水洇湿了,脸颊也泛起一抹薄粉,呼吸略微急促地唤着他:“学长。”

  这条路上没有别人,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林郡背着光回头,俊美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林郡离开海言后,他们几乎再没见过面,就算读书时,仅有的几次见面也都是在网球场上。

  傅久九不认为他会认识自己,刚要开口自我介绍,却听他问了一句:“傅久九?”

  傅久九不由地有些惊讶。

  他工作了几年,在许多事情上都游刃有余,此刻却又很奇怪地青涩了起来。

  “学长。”他点头,却又情难自禁地重复着叫了林郡一声。

  也许他的样子有点好笑,林郡难得地勾了勾嘴角。

  与那笑意一同升起的,还有他颊边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像蕴着蜜,瞬间便将平日的疏离与冷淡一扫而空。

  那笑容不过是昙花一现,但还是好看得晃花了傅久九的眼睛。

  像傅久九无数次想过的一样。

  傅久九有点为自己的青涩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抿着笑解释了一句:“没想到学长还记得我。”

  “嗯,”林郡略略思考了片刻:“你好像没怎么变模样。”

  傅久九很年轻,刚满24岁,因为参加校园活动,穿着亦十分休闲。

  宽松的潮牌T恤背后,是巨大的女巫羽翼,下摆一角被随意地收进破洞仔裤里,勾出一截细瘦的腰线。

  他的气质干净纯澈,很有少年感。

  只左耳上缀着一颗血红的耳珠,在雪白小巧的耳垂上显得有些艳。

  如果不知道的话,说他只有十九岁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林郡的话说的很自然,仿佛他们本就是旧相识一般。

  说完又用同样自然的语气问傅久九:“找我有事儿吗?”

  “学长,”傅久九回过神来:“是这样,我现在就职于NF时尚杂志。”

  “嗯?”

  谈起工作来傅久九自然了些:“最近有个品牌想通过我们与贵司旗下的艺人洛恒合作……”

  “哦,”林郡边说边解锁手机:“我把他经纪人的联系方式给你。”

  “不是的,学长,”傅久九含着一点恰到好处的笑,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我们跟他的经纪人联系过,但他那边拒绝了。”

  林郡的动作顿住了,挑了挑眉:“所以呢?”

  “这个品牌刚刚成立,影响力的确不够,”傅久九的语速加快了一些:“但他们的设计师十分有才华,这系列产品上市后,我保证,肯定能红。”

  初秋的阳光还有些烈,透过泛黄的枝叶打在他们身上。

  林郡居高临下看着傅久九。

  傅久九说话的时候把手举起来,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认真得有点可爱。

  他长得十分好看,既高又瘦,皮肤雪白。

  大概因为太白的原因,他的发色和瞳色都偏浅。

  尤其那双眼睛,汁水仿佛特别充足,阳光下像透明的琥珀,不笑的时候隐隐带点冷意,可笑起来便显得格外多情,带着点不自知的软甜感。

  此刻他正用那双眸子看着林郡,水润润的,又不乏真挚。

  风从林郡那边吹过来,傅久九能闻到他身上浅淡的气息。

  像海风拂过林木,安静又惬意。

  “想走后门?”他问。

  傅久九并不想走后门,他只是想要一个机会,一个洛恒经纪团队可以认真看一看产品的机会。

  他认为,仅仅因为品牌暂时的影响力,便看都不看就直接拒绝的举动,对双方来说,都不算公平。

  但不知道为什么,迎着林郡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他不仅没为自己辩解,反而鬼使神差地问:“那……学长让走吗?”

  他的眼神最初很纯粹,有点隐秘的挑衅与期盼,但慢慢便染上了些别的什么,羞涩,懊恼,继而闪避……

  他低首垂眸,狠狠咬了咬嘴唇,随即又止不住笑了起来。

  在他这个含着莫名意味的笑容里,林郡原本游刃有余的表情,也蓦地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他以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逗你的。”

  傅久九便抿着唇忍住了笑,抬眸看他。

  “你把品牌资料发我邮箱,我看一眼,如果没问题,我转给相关人员,”林郡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说:“但最终能不能定下,还是要由艺人工作组来决定。”

  这就够了。

  傅久九高兴得笑起来,笑意又甜又软:“谢谢学长。”

  傅久九笑起来很好看,牙齿雪白,眼睛弯弯,睫毛在瓷白的皮肤上覆出一片浅淡的阴影来。

  他微微抬头,阳光映进眸子,犹如两片闪着波光的湖泊,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天回去,傅久九立刻就发了品牌资料过去。

  没几天,洛恒的经纪人就亲自联系了他。

  双方的合作非常愉快,傅久九本该好好请林郡吃顿饭以示感谢,可他却再没敢联系过他。

  因为当晚,他便被摁进了这个旖旎的梦境里,难以挣脱。

  傅久九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梦境,是因为这么多年他对林郡的那一点浅淡心思,还是别的……

  *

  傅久九喘.息着从梦中挣出来,细细的汗水迷蒙了双眼。

  他忍不住轻轻眨了几眨,过了好一会儿才分辨出自己身在何处。

  房间里很暗,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缕浅浅的月光从窗帘缝隙里透进来,打在对面的墙壁上。

  傅久九怔怔地盯着那线光影发了会儿呆,滚烫的情谷欠与梦中林郡最后那句话所带来的寒意,扭曲着交缠在一起,让他心底泛出一缕难言的痛意来。

  事实上,这个梦还有后半段。

  如果说前半段是缱绻炽热的缠绵,那么后半段就是冰寒刺骨的断肠。

  傅久九动了动手指,在床头柜摸到烟盒,熟练地敲了一支出来。

  火光照亮了他精致的眉眼,红润的唇紧紧抿住,借着烟草滚烫的气息,他终于从那种身不由己的激烈情绪中抽身而出。

  “操!”微微发软的嗓音染上了一丝哑,轻而淡地吐出了一个字,尾音不自觉地勾出一抹性感的韵味来,像是餍足而慵懒。

  傅久九的耳尖蓦地被自己这把声音给熏红了。

  他怔怔地抿住了唇,生怕自己再发出什么不合时宜的声音来,让自己更加无地自容。

  *

  梦境再一次如约而至。

  林郡身上被汗水勾勒出的肌肉线条,随着动作不断起伏,他们再次在炙热的情谷欠中合二为一。

  ……

  只是快感的余韵尚未散去,他的呼吸也尚未平稳,镜头便蓦地转向了别处。

  那是一张长桌,桌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书,他和林郡分列于长桌两侧。

  林郡的眼神和在床上时完全不同,没有火,只有冰。

  他淡淡地说:“离婚吧。”


标 签傅久九林郡小说 傅久九 林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