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暗恋你小说盐欢_暗恋你辛甜温遇盐欢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12 ℃
暗恋你小说盐欢_暗恋你辛甜温遇盐欢

暗恋你辛甜温遇

盐欢 著

连载中免费

暗 恋你小说全文免费网址,暗 恋你小说完整版去哪看,暗 恋你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辛甜温遇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盐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暗 恋你》,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温遇辛甜,主要讲述的是辛甜现在简直一脸懵,网聊了两年的网友突然出现还成了她的同桌怎么破?她要做的就是不掉马不掉马不掉马!温遇看着新同桌对他一副避之如蛇蝎的样子很是疑惑:“难道我丑成这样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暗 恋你小说全文免费网址,暗 恋你小说完整版去哪看,暗 恋你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辛甜温遇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盐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暗 恋你》,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温遇辛甜,主要讲述的是辛甜现在简直一脸懵,网聊了两年的网友突然出现还成了她的同桌怎么破?她要做的就是不掉马不掉马不掉马!温遇看着新同桌对他一副避之如蛇蝎的样子很是疑惑:“难道我丑成这样了??”

免费阅读

  高二开学前一天,辛甜抵达Q市。

  从飞机舱门口走出来那一刻,她深吸了一口气。

  尽管人还站在航站楼的封闭通道里,但她仍感到有一股气息潮湿闷热,慢吞吞地上前来,不由分说将人包裹住。

  上一次来Q市,还是在她小学毕业的暑假。

  当时即将成为一名初中生的辛甜小同学,坐在电脑前巴拉键盘,态度十分认真严谨。

  搜索栏输入“Q市”,点击搜索。

  “Q市,行政区属Z省,地级市。”

  “地处低纬度,东面向海。”

  “亚热带海洋季风气候,气候条件十分优越,气候资源亦极其丰富。”

  “……”

  还有些什么内容,辛甜记不得了。

  确切来说,当时查完了关掉网页后也没什么印象,屁颠屁颠跑到Q市姥姥家玩了一个暑假,暑假结束后又屁颠屁颠回B市上初中了。

  这次出发来Q市前,B市的爷爷奶奶十分舍不得,临走还在叹气,忧心忡忡,“Q市那边现在那么热,冬天又湿冷,也不知道我们甜丫头能不能适应,唉……”

  热不是问题。刚才飞机上空调温度太低,辛甜盖了件外套还是冷,没忍住问空姐又要了条毯子,窝在座椅上瑟瑟发抖。好不容易下了飞机,冰冰凉的四肢终于回暖,热烘烘还挺舒服。

  辛甜在通道的地毯上跺跺脚,随着下飞机的人潮迈步向前走。

  只是这步伐迈得并不太自信,看上去有些缺乏安全感,甚至还透着一丝犹豫和虚浮。

  人如果出门在外缺乏安全感,大概有两个原因。

  钱包被偷了。又或者是——

  手机没电了。

  辛甜自欺欺人地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和片刻前一样,屏幕漆黑按键僵硬,宛如一块砖头——还是镜面的,照出面前人一脸倒霉的样子。

  她叹了口气,把手机又塞回包里。

  包里沉甸甸的,还放着一个充电宝——没有电。

  和同样没电的手机放在一起,两块砖头相映成趣。

  辛甜此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梁静茹到底给了她多少自信,让她能拿着半格电的手机出远门,然后一路上又是打游戏又是群聊,直到手机自动关机了才拿出她自以为有电的充电宝……

  好在手机没电之前,她用一丝残存的理智,发了条确认消息给表弟陈锐——Q市家里特派来机场接她的大使,陈锐秒回信息“下了飞机电话联系,我就在接机口那儿等你。”

  现在电话联系是不可能电话联系的,只盼着那一丝表亲间的塑料血缘关系,能引领她和陈锐穿越人海,准确锁定对方。

  缘分有没有,默契够不够,就看这一回了。

  想通了这些后,辛甜十分有气势的把行李从传送带上扛下来,“咔嗒”一声拉出手杆,大步朝出口通道走去。

  -

  在辛甜的记忆里,陈锐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狂怒爆哭的小学生。

  之前知道是陈锐来接她,她还以“好久没见可能认不出来”为由,要求他发一张自拍照过来——这个要求最终以两人“你先发”“你怎么不发”“你发了我再发”这种毫无营养的对话而不了了之。

  但显然,不长不短的四五年过去了,在与她隔着网线互啄之余,陈锐已经蜕变成一枚十分机智的青年。

  可能是好几遍“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机械女声让陈锐片刻间就明白了一切,所以当辛甜走出接机口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张在人群中被高高举起的名牌。

  这个名牌显然是临时起意紧急制作,两张A4纸草草粘在一起当做底面,黑色马克笔歪歪扭扭的写着“甜甜看过来!”,哦不对,“甜”字前面还画着一个毫无诚意,只勾边不涂色的肥爱心,连起来看:(心)甜甜看过来!

  ……

  辛甜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十分痛恨自己的好视力。陈锐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她几步走上前,忽略周围纷纷转过头看“甜甜”是何许人也的好奇目光,伸手把这张纸揪住翻转,让纸上的字暂时对着地面,稍微缓解一下这极其闹心的尴尬气氛。

  刚才被纸遮挡的脸此时露出来,愣了几秒,认出眼前就是辛甜后,陈锐表情异常兴奋,

  “我就知道你会被我做的名牌吸引!”

  “果然,我接到你了!”

  辛甜:……

  -

  陈锐的出场太过惊艳,以至于辛甜跟着他一起坐上车,车开出机场好一会儿,还靠着车窗缓不过来,用“请你让我静静”的侧脸表情对着陈锐。

  “怎么了怎么了?”陈锐对她的态度并不太满意,“要不是你关键时刻手机没电了,我需要想出这个主意来吗?”

  “而且这个主意也挺精彩的呀。”

  “你就别挑了,你知道那么一会儿找到A4纸和马克笔有多难吗,生死时速呀简直是。”

  “也就是亲戚才能这样,真的,啧。”

  “……”

  辛甜在陈锐的碎碎念中转过头来,带着几分不解,认真观察他。

  “怎……怎么了又?”

  “没怎么,就是观察一下你。”辛甜微叹了一口气,说完又重新靠到车窗上。

  “哦。”陈锐顿了顿,还是没忍住,试探着问,“观察出什么结果了?变帅了?”

  “那倒没有。”辛甜这次回答的很快,“就是在想,是什么,让你从当初那个人狠话不多的小学生,变成了现在这个热衷于碎碎念的高中生?”

  “噗”一声,驾驶座的司机师傅笑了。

  陈锐十分没面子,炸毛瞪眼的,“是谁接的你?啊?”

  “是……您。”

  “那你要说什么?”

  “你变帅了好多。”

  “唔……很好,谢谢。”

  姐友弟恭,氛围良好。

  车内安静了没两分钟,陈锐又开始打听,“姑妈说没说让你住哪边?”

  “和她住工大那边,或者住姥爷家,都可以。”

  陈锐说的姑妈,就是辛甜的母亲陈卓女士,在工大教书,平时就住在工大附近的小区里。

  “那肯定住爷爷家啊,家里又大又冷清的,就等你来盘活了。”陈锐显然很激动。

  “我盘活?”

  “还有我,一起盘一起盘。”陈锐说,“而且上学多近啊,就在七中家属院里,要不我考七中干嘛?而且你不是也来七中上么?刚好咱们还能多陪爷爷,多好,一举几得。”

  陈锐噼里啪啦说了一串,一副不说服辛甜就不停下的架势,辛甜赶紧打断他,“我本来就打算住姥爷家。”

  “啊……”陈锐被她这一声说的戛然而止,反应有点迟钝,“好,挺好,那咱们就一趟到家了。”

  辛甜点点头,没再说话。

  住在七中家属院姥爷家,是辛甜来Q市之前就打算好的。

  除了上学方便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陈卓女士在家的时间很少。她虽然是受邀回Q市教书,但是带团队研究和学术会议就没有停下来过。辛甜如果和陈卓女士住在工大那边,最后的情况相当于家里只有辛甜一个人,工大离七中又远,辛甜上学也不方便。

  所以当时陈卓女士来问辛甜的时候,辛甜便没什么犹豫的回了消息给母亲大人,说自己住姥爷家就好了,还发了句“工作顺利”过去。母亲大人也十分没有负担的回了一个“ok”的表情过来,补了一句“开学快乐”,便愉快的结束了对话,又钻回她的研究中去了。

  辛甜这会儿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想笑,陈卓女士实在是人如其名的沉着冷静,什么事情都影响不到她。

  辛甜从小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不多,从她有记忆开始,父亲就一直在外省就任,母亲也一直做研究到处开会,在B市待得时间都很短。

  辛甜在爷爷奶奶的老宅里长起来的,几辈里就出了一个女孩,老爷子老太太宠都宠不过来,倒也乐得儿子儿媳在外面忙,反正把孙女给他们留在家里就行。

  说起来辛甜的父母在那个年代算是十分新潮了,自由恋爱和平分手,在辛甜小学的时候就十分和气的办了离婚。

  辛甜的抚养问题也被处理得十分和谐,照旧放在B市老人家里——因为父母哪一方都没法带着她到处跑,姥姥姥爷那边想见了,两方家人商量好,就让辛甜过去住一阵子。

  所以辛甜除了见父母少一些,开家长会时她尴尬一些之外,就这么在老宅没摔没碰地成长到现在。

  高一暑假的时候,陈卓女士联系了B市家里,说自己回国在工大任教两年,想让辛甜来Q市待两年。

  就加上辛甜的姥姥去年冬天过世的事情,姥爷成了家里唯一的老人,形单影只孤孤单单,且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辛甜来Q市也能给姥爷这边带来一丝安慰。

  恰逢辛甜父亲在B市停留了没多久就又调任外省了,两边家长商量了一阵子,问了辛甜的意见,麻利办好手续,就让辛甜去Q市上高二了。

  不过B市爷爷奶奶仍然很舍不得,有言在先,“甜丫头这一去两年,多叫我们挂念呐,上大学可得回B市来。”

  辛甜干脆地一挥手,叫二老放心,“没问题,我理想学校就在B市呀,一定考回来。”

  自己说完之后,二老喜上眉梢的样子太可爱,辛甜想起那一幕,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陈锐在旁边拍她,“我的姐,怎么还在偷笑哎。该下车啦,到家啦。”

  辛甜跟着他的声音往窗外看,车已经停在七中家属院小区的正门口了。

  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几乎一样,几年过去了,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小区门口有个漆绿的邮筒,认真地立在街边。没辛甜印象中那么高大了。邮筒表面大概是被重新粉刷过,一眼看过去竟显得比从前还要新。

  辛甜下车前翘起的嘴角渐渐耷拉下来,呼吸随着闷热的空气变得清浅,心脏的跳动也渐渐扯出丝丝缕缕的疼。

  陈锐从后备箱拿好了行李,走到辛甜旁边。

  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走吧,去看看爷爷吧。”小区的雕花铁门曾经十分新潮,几年之后就变成了复古风。

  辛甜费了老劲把门拉开撑住,让陈锐拉着行李箱先进,自己跟在他身后,缩回手,铁门“嘎”一声,沉重缓慢地回到原处。

  “怎么样怎么样,故地重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陈锐从前面转过头来问辛甜,“还有什么印象吗?”

  辛甜正在看门口的信箱,一排小信箱在左手边整整齐齐靠墙立着,被上方淡蓝色小雨棚保护得严严实实。

  听见陈锐的话,她视线回到陈锐身上,给他指了指不远处小区内休闲活动区域,“嗯……记得那一片。你小学五年级暑假,绕着那个单杠跑,两圈之后一头撞在右边柱子上,回家哭了一天。有印象,确实有印象——”

  陈锐赶紧打断,“停停停这个事你不需要有印象,快点忘掉!”

  “不是让你回忆我的黑历史好吧,我是想问你,发现小区有什么变化没?”

  可能是为了赶快转移刚才的话题,陈锐没等辛甜回答,自己就揭晓答案了。

  “你看,原先小区就挺大的,但是只有以前的十几排楼。就是从这看过去这一片小高层。”

  “前年右边老小区重建新楼,被七中买了下来,打通围墙之后就合并到咱们小区里来了。所以现在小区比以前更大了,有空带你走一圈。”

  “……”

  陈锐的讲解伴着行李箱轱辘在地上滚动的声音,颇有些白噪声的效果。

  辛甜跟在他身后,时不时点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听,然后在他提供的白噪声中堂而皇之地出神。

  小区里人行道很平整,砖块花纹拼接整齐,一直延伸到道路边缘的树坑旁。

  辛甜酷爱走在树坑旁边一脚掌宽的那块砖上,像走独木桥一样,一步一步沿着一条很窄的直线往前走,有时候还需要抬起双手保持平衡。

  这个爱好是很有风险的。

  以前她走得不熟练,一只脚没踩好,崴一下失去平衡,人就摔进树坑里了。

  她摔了好几次,热情不减屡败屡战,家人劝也不行,非要走树坑边的小窄路。

  姥姥只好在她每次走树坑的时候在旁边牢牢牵着她,看着她走稳了才放心,嘴里还要念念有词,“危险呀,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万一摔倒磕到脸留下疤可怎么办呢呀。”

  辛甜十分给面子的用另一只手扶着树,仰起脸来,“看,姥姥,这下安全了吧。我一边扶着你一边扶着树,多稳呀。”

  说完又鼓鼓腮帮,不太满意,“就是这样都没有独木桥的感觉了,太稳了点儿。”

  “稳了好呀,稳了姥姥就放心了。走独木桥干什么,一直走康庄大道才好呀。”

  辛甜咬了咬唇,眼眶有些灼热发涩。仰了仰头,把眼底的泪意压下去,继续往前走。

  没有姥姥牵着,小窄路变得比独木桥难走多了,简直堪比走钢索。她的脚也比小学时候大多了,砖块就显得格外窄。

  辛甜为了跟上陈锐的速度,不得不伸手扶着树。

  路边这一排香樟树也和辛甜一样,长大了不少,树干明显比从前粗。

  辛甜一手扶着树在树坑边缘匀速前进,像从前一样,过一棵树就默数一下。

  除了动作有点滑稽之外,走得还算稳当。

  旁边边没有姥姥“稳了好,稳了姥姥放心”的念叨声,她感觉很不习惯。

  姥姥的念叨声里还有一个事,让辛甜每每想起来都很窝心。

  辛甜第一次来Q市之前就知道,这边是把妈妈的父母叫外公外婆,不像在B市那样叫姥姥姥爷。

  她本来也想好要叫外公外婆的,结果一见面,下意识一嗓子“姥姥姥爷”叫得斩钉截铁。

  姥姥姥爷也答应得毫不犹豫,从此就这么叫了下去。后来他们在她面前也习惯了自称“姥姥姥爷”。

  这个在Q市的特别称谓,像个暗号似的,在老两口和辛甜间流畅使用。

  心里装着回忆,脚下的路便走得格外快。

  默数到第八棵树的时候,辛甜回过神来,视线看向道路里侧的楼。

  第八棵香樟树左边的楼,一楼左边那户,她还记得。

  “哎,陈锐,往哪儿走呢。”她出声叫住还在往前冲的愁人表弟。

  陈锐这个领路人,因为沉迷于介绍“七中家属院格局变迁史”而走过了头。

  听到辛甜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立刻变换脚步,一秒内扭转了方向,朝楼里走去,略带尴尬地补救,“对,记住这栋楼,门口有福字的这个,千万别走错了。”

  辛甜:……

  -

  进家门的时候,屋子里很安静。

  陈锐换完鞋,伸头朝里屋方向看了一眼,回头跟辛甜交待,“我估计爷爷在书房,要不然就是在午睡……”

  辛甜点头,把行李靠在玄关边放好,换了鞋轻轻朝屋里走,“那我先去书房看一眼。”

  姥爷家和辛甜几年前来时没什么变化。房子很大,据辛甜所知,应该是小区里面积最大的户型之一,坐北朝南阳光极好,透过客厅窗户还能看到外面大片的香樟树庭盖交错。

  穿过客厅和餐厅,书房在屋子尽头。辛甜走到跟前伸手敲门,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她轻轻压下门把手,推开门看了看。

  没人。

  看样子姥爷可能是去午睡了。

  辛甜手从门把手上松开,往书房里走了两步。

  这间书房辛甜很熟悉,可这会儿看却有点陌生。

  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光秃秃的,从前挂在上面的照片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还有些画也没了。墙面失去了色彩,一眼看过去,只剩了点惨淡的暗光。

  辛甜盯着墙面,把苦涩咽进嗓子眼里。

  如果姥姥还在,一定不愿意把那些照片从墙上取下来。

  辛甜这才意识到,从前到处都是的照片全部被收起来了。刚才她从门口一路走到书房,一张照片也没见到。

  还有书架。放满各式各样姥姥藏书的淡木色书架,也不见了踪影。

  原本放书架的角落空了出来,放着一个大纸箱,从纸箱盖的缝隙中可以看到,是一箱书。

  辛甜走到纸箱跟前蹲下,翻开纸箱盖,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书脊。

  是姥姥原先书架上的那些书。

  书叠放了两层,根据种类划分,左半边基本上都是小说,右半边是五颜六色不同样式的烘焙书。

  辛甜指尖轻扫过光滑坚硬的书脊表面,停在其中一本书上,把它抽了出来。

  书很干净平整,表面也没有灰尘。

  封面色调很暗,图案是在黑暗中成群闪烁的萤火虫。

  是作家阿陆的处 女作,《萤火》。

  这本书她以前看过很多遍,讲的是一段夏日里的友谊,伴随着夏夜里的风和萤火虫肆意生长。

  现在想想,很有几分青春伤痛文学的味道。

  不过当时姥姥强烈推荐她看,还向她推荐了这个作者。

  “阿陆的书还不错啦。我自己是很喜欢。”

  “好吧。”辛甜依言抱着书看。看得一发不可收拾,跑去和姥姥宣布,这本《萤火》是她今年最爱看的书。

  也是在姥姥的影响下,辛甜写下人生中第一篇书评,发到了网上。

  那个暑假,她和姥姥从书架上一起挑书来看,偶尔有姥姥没看过的书,辛甜便赶快看了,小大人一样反过来推荐给姥姥。

  看书累了,又不想出去玩的时候,就和姥姥一起钻到厨房里,做做当时辛甜认为十分时尚的烘焙活动,烤一炉香喷喷的纸杯蛋糕当下午茶。

  后来,看书和写书评就成了辛甜的习惯。时不时调节心情做做蛋糕,也成了她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再后来……

  “小辛甜来了啊。”

  辛甜用力眨了眨眼,把眼底的酸胀和湿意压下去。

  她站起身回头去看,姥爷轻轻推开书房半开的门,走进来叫她。

  原来姥爷没去睡午觉啊,也可能是被她和陈锐回来的动静吵醒了。

  “姥爷。”辛甜和姥爷打招呼,声音有点哑。

  姥爷点点头,“哎。”

  他嘴角扯出来的笑容有点牵强,面部紧绷,皱纹比从前多了,整个人比辛甜记忆中苍老了许多。

  辛甜心里闷闷得疼,眼底的酸胀又涌了上来。

  她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嗓子眼却干涩的发不出来声音。

  姥姥过世是所有人心底的痛。

  在这样的悲痛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是如此浅薄无力。

  “咳……”最终还是姥爷打破了这熬人的安静,“路上辛苦,回房间休息吧。”

  辛甜点点头。在书房里,她难受的心几乎揪作一团。她确实得去别的空间里缓口气了。

  和姥爷一前一后走出书房,陈锐正从她以前住的那间卧室里走出来。

  看到她从书房里走过来,眼眶微红的样子,陈锐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行李给你放好了,好好休息一下。”

  她恹恹地点了点头,走进卧室后,整个人像是卸下了所有力气。

  手上还拿着那本从书房里拿出来的《萤火》,她低头看了一眼,轻轻地把书放在桌上。

  一步一步挪到床边,长叹一声,转身把自己仰面摔到床上,然后侧头把脸埋进枕头。

  织物蓬松柔软,泪水贴在上面只一瞬便被吸收得无影无踪,一丝淡淡的洗衣液香气盈在鼻尖。心底的难过,迟缓又漫长。


标 签暗恋你辛甜温遇 辛甜 温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