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薄荷凉夏)小说_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70 ℃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薄荷凉夏)小说_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叶九凉厉陌寒 著

完本免费

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结版去哪看,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结了吗,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小说结局完整全文在哪看?男女主角是叶九凉厉陌寒的小说叫做《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故事递为您提供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无弹窗在线阅读。叶九凉厉陌寒大结局精彩阅读:叶九凉向来不是容易掌控的人,她没想到自己会被厉陌寒吃的死死的,在他的面前她是一只小绵羊,在别人的面前她就是一个会吃人的老虎,谁要是敢欺负她他一定不会放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结版去哪看,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结了吗,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小说结局完整全文在哪看?男女主角是叶九凉厉陌寒的小说叫做《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故事递为您提供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叶九凉厉陌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无弹窗在线阅读。叶九凉厉陌寒大结局精彩阅读:叶九凉向来不是容易掌控的人,她没想到自己会被厉陌寒吃的死死的,在他的面前她是一只小绵羊,在别人的面前她就是一个会吃人的老虎,谁要是敢欺负她他一定不会放过。

免费阅读

  跟丢了厉陌寒,卫北两人听到动静赶来客厅,正好听见这句话。

  两人唇角轻抖,风中凌乱。

  到底是谁这么猖狂?

  “呦呵,还有两个新朋友啊。”叶九凉余光瞥到卫北两人,冷如玉的小手朝他们两挥了挥。

  “???”

  朋友,谁是她朋友。

  卫北看着地上躺着的狼狗群,和卫南交换了个眼神,神情变得严肃。

  “时间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叶九凉站起身,抬手按了下帽檐。

  卫东冷着脸,两指一挥,众多守卫从四面八方散开,所有的门窗都被堵死了。

  “嗬。”

  叶九凉狭长的眼眸眯起,唇角扯出一抹痞笑,“啧,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暴力,我还真是有点下不去手啊。”

  “……”

  下不去手,这一地躺着的狼狗是怎么回事?

  卫北紧盯着“少年”脸上的面具,冷声质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九凉唇角的笑多了几分玩味,“喜欢你们家厉五爷的人。”

  凡是K组织的人都知道,九爷的嘴,骗人的鬼。

  你要信了,那你就输了。

  卫北噎住,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

  这“少年”脑子有毛病吧。

  “是吗?”

  男人磁性的声音,森冷而骇人。

  听闻这道声音,卫北脸色阴转晴,看向叶九凉的眼神多了几分得意。

  等着被收拾吧。

  这张嘴简直是太欠了。

  叶九凉追着声源望去,楼梯的转角处,一道欣长的身影从暗处缓缓走出来。

  一身名贵订制的黑色西装衬得男人修长的身躯越发挺拔,灯光打在他精致的容颜上,勾出他棱角分明的线条,隐隐覆着凝固的霜意。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强势凛冽的气息迎面袭来。

  来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暗殿的掌权人--厉陌寒。

  叶九凉眉心一紧,唇角玩世不恭的弧度逐渐敛去。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竟然都没有察觉到。

  不觉间,她站直身子,抬头,不期而然地撞上一双深若寒潭的墨眸。

  四目相对。

  时间陡然静止了般,鸦雀无声。

  优雅的痞气对上强势的冷傲,莫名的,两人之间的气场不相上下。

  叶九凉暗暗打量了厉陌寒一眼,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清厉陌寒的长相。

  之前,她也顶多也就是看见照片里一个模糊的侧脸。

  不得不承认,这副皮相还真是很完美。

  就连阿谦也要略逊他几分。

  “看够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九凉挑唇,双手环胸,“厉五爷长着这么美,怎么会看够了,要知道我对厉五爷你可是倾慕已久了,好不容易见到了,肯定要多看两眼了。”

  混不吝的语气,活脱脱的混蛋现世。

  卫北一行人脸色浮出几分古怪,眼神惊悚地看着不远处的面具“少年。”

  敢用“美”字来形容他们主子,这胆子,牛叉啊。

  厉陌寒古潭般的眸间泛起点点冷意,电光火石间,众人只来得及看到一道残影。

  节骨分明的大手朝她瓷白的脖颈袭来,叶九凉眸光一冷,身姿敏捷地躲开。

  转身,反腿一记横踢。

  干脆、利落。

  厉陌寒冷笑,不退反进,提膝,出腿。

  刹那,两条长腿在空中撞上。

  叶九凉倒退一步,隔着长裤,她都能感受到小腿的骨节传来阵阵麻意。

  她眉头微皱,潋滟的眸子燃起点点战意,勾人而不自知,“有点意思哈。”

  嘴上开着玩笑,那拳头可是下了狠手。

  厉陌离没开口,卫东等人也不敢随意插手,一旁观战中的卫北目光紧盯着叶九凉。

  这么干净利落的身手,一点都不输于专业的杀手,竟然能在主子手上坚持这么久,真是活久见。

  厉陌寒冷嗤,躲开凌厉的一拳,侧身绕到她的身后,五指成爪扣住叶九凉的双手,反拧到背后。

  “这样还有意思吗?”

  冰冷的声音犹如寒窟传来,叶九凉斜了他一眼,露出挑衅的笑,“当然。”

  话落,她反腿往后踢去。

  腹部以下,对准的位置让卫北一行人无语。

  真的是……

  无耻、混蛋

  厉陌寒眸光隐晦,提膝,抵住那细长的腿,“不知所谓。”

  话音未落,他扣住她的肩膀,步步逼近。

  单薄的背脊撞上墙壁,叶九凉眸光微眯,依旧是那副不正经的语调。

  “厉五爷,你这算是,壁咚?”最后两字她故意咬重了音,尾音上扬,夹着几分玩味。

  不轻不重的声音,正好让卫北等人都听了个清楚。

  一股寒意从脚底板涌上心头,他们连忙低下头,屏气凝神,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厉陌寒微低着头,对上“少年”的淡眸,眸底深处星河万顷,熠熠生辉。

  近在咫尺的距离,彼此的心跳声清晰可闻。

  “给你三秒,放手。”叶九凉顺势倚着墙壁,清冷的声线一字一句地道。

  明明是处在下风的人,嚣张的样子依旧如初。

  厉陌寒不发一言,五指探向她脸上的面具。

  “看来讲道理是不行了。”叶九凉手腕翻转,指尖划过腕表,一枚银针破空而出。

  细如发丝的银针泛着寒光,厉陌寒眸色一深,侧身闪开,扣着叶九凉的手卸了几分力度。

  趁着他躲开银针时,叶九凉反脚踢向他再次袭来的手,一个凌空翻,稳稳落地。

  银针落空,刺入墙壁,颤了颤。

  卫北几人看着墙上的银针,转头看着叶九凉的眼神再次变了变。

  这“少年”是个硬茬。

  叶九凉余光瞥到卫东几人暗中打手势,唇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大晚上来拜访,我也不好意思空手来。”

  话落,素白的手摸向兜里,几颗青色的药丸夹在指尖,轻轻一捏,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屏住呼吸。”卫南瞳孔一缩,捂住鼻子,连忙喊道。

  “来不及了。”

  伴随着温凉的嗓音落下,堵在门窗周围的守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就连卫北三人双腿皆是一软,浑身使不上力来。

  见状,厉陌寒目光凌厉,身影鬼魅般地朝叶九凉袭去,后者不慌不忙地躲开,指尖寒光闪烁。

  “厉五爷,晚安了。”

  十指一挥,泛着寒光的银针如离弦之箭射出。

  厉陌寒脚尖轻点,旋身躲开那一波银针,再转眸时,门口哪还有“少年”的身影。

  厉陌寒拧眉,眸间霜意渐冷。

  他迈开长腿,走到墙角停下,弯腰捡起“少年”遗忘在这的帽子。

  翻看了下,黑色的帽子普通到极点。

  “该死的,真是卑鄙,既然还使毒。”卫北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打不过主子,就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

  难怪那么有恃无恐,原来是还留了一手。

  卫南找来自己的医药箱,连忙翻找出药瓶,递给每人一颗药丸,沉着声音说,“那个人使的药无毒的,只是会让人陷入短暂的浑身无力。”

  说完,他拿着一颗药丸走向厉陌寒那边。

  “卫东,你怎么会遇上那个面具少年的?”卫北一手撑着沙发,扭头看向卫东。

  卫东接过药丸服下,身上那股虚脱无力感稍稍缓解了几分,“我停好车进来,在庭院恰好撞见他,”

  差点在门口被那个面具少年跑掉了,幸亏是陌苑这一群狼狗拖延了些时间。

  卫北,“你和他交过手了?”

  卫东点头,神情凝重。

  “你们两谁胜算高?”

  “他。”

  少年那一身迫人的气势,可不是常人能有。

  尤其是那凌厉狠戾的身手。

  即便是他,也不见得能打赢。

  闻言,卫北脸色更加阴沉。

  能在他们主子手底下逃走的人,那个面具少年当真是第一个。

  他来陌苑到底有什么目的?

  夜深人静,浴室的门亮着。

  洗漱台上,黑色的衣服随意叠成一堆,光线下,黑色的面具泛着金属的光泽。

  拉开浴帘,叶九凉换上了宽松的睡衣。

  她抬手摸向耳边,薄薄的一层人皮面具轻轻撕下,拿过旁边的黑袋子,连带着衣服面具全部塞了进去。

  推门走了出去,把袋子往衣柜里一扔,然后合上门。

  叶九凉走回床边,往上一躺,眼眸一闭,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张过分精致的俊颜。

  还有那双幽邃的深眸,望不见底,窥探不到他半分情绪,邪美而危险。

  她翻了个身,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弧度。

  那张冰山脸,要是露出生气的表情,应该会挺有趣的吧。

  ……

  除了叶九凉之外,叶淼是叶家唯一还在上学的。

  虽然他纨绔了点,但在叶雨的教导下,学业这方面也是不敢落下的。

  “阿淼,起了吗?”

  叶雨敲了两声,柔声询问。

  “进来。”

  屋里传来叶淼的声音,叶雨推门进去。

  她抬眸看去,叶淼已经换好了校服。

  白色的衬衫映得他身姿挺拔,她眉目间闪过几分满意。

  离了婚又怎么样,她照样把儿子养得有出息。

  “妈,你找我有事吗?”叶淼转过身,看见自家母亲盯着他打量,不解地问。

  叶雨关上门,走到他面前。

  “阿淼,今天叶九凉也要去学校了,你要记得,不要去挑衅招惹她,因为你二叔的死,你外公一直对叶九凉心存几分怜惜愧疚,你要是和她起了争执,你外公只会偏帮着她。”她拉过他的手腕,细细叮嘱道。

  “还有其他原因,妈暂时不方便和你说清,反正你只要记着即便不能和叶九凉和平相处,也不要掺和她的事情,至于原因,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叶淼越听越糊涂了,不等他询问缘由,叶雨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赶紧去吃早餐然后去学校。”

  她拍了拍他的手,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叶淼皱了皱眉。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母亲处处忌惮着叶九凉那个扫把星?

  敞亮的饭厅,有些冷清。

  除了叶老爷子和叶淼之外,其他人一早便出门去了。

  “阿任,九凉还没起来吗?”叶老爷子鼻梁上架着眼镜,一边看报一边问道。

  “让佣人去叫了……”阿任刚开口,抬头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人,话语戛然而止。

  “爷爷。”

  叶九凉淡淡喊了声,拉开椅子坐下。

  叶老爷子合上报纸放下,抬眸看向她,触及她身上的衣服,眉心拧起皱子。

  “怎么没把校服换上?”

  叶九凉余光扫向斜对面的叶淼,淡眸微顿,“我想这套校服比较适合我。”

  女生的套裙校服还是免了吧。

  在国外这么多年,她一直穿着和男生一样的校服,早就习惯了。

  阿任下意识地看向叶老爷子,后者轻点了下头,声音苍哑地道,“听她的。”

  阿任,“是。”

  校服的事情成功解决,由于叶九凉是第一天去学校,叶老爷子不放心,还是让阿任跟着去一趟。

  叶淼则是自己开车,经过叶九凉身旁时,降下车窗,冲着叶九凉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

  可惜,当事人忙着挑棒棒糖的口味,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叶九凉,迟早有你好看的。

  叶淼压下不悦,驱车离开。

  北森学府,是华国所有学子梦寐以求进入的地方。

  不过北森学府的校规也是出了名的严厉,只因为北森学府最大的董事是厉家五爷--厉陌寒。

  凡是世家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厉五爷虽然是厉老爷子最宠爱的儿子,但却是掌厉家实权最少的。

  除了是北森学府的董事之外,厉家其他产业他一分都没要。

  不是厉老爷子偏心不给,而是人家厉五爷不要,至于这不要的原因,和厉家有几分交情的人多多少少也了解几分。

  厉老爷子有过两段婚姻,和第一任妻子有四个儿子,不过老二刚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老四前几年突遭意外过世了。

  而厉陌寒,则是厉老爷子和第二任妻子所生的,是厉老爷子的老来子,再加上厉陌寒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了,这么一来,厉老爷子对这个小儿子就更加多了几分偏心。

  京城的人对厉陌寒母亲的背景也只是道听途说,传闻说是国外华裔某个财阀的掌上明珠,不过其中内情如何,怕是只有厉家人自己知道了。

  车里后排,叶九凉独坐着。

  她看着手机里关于厉陌寒的资料,眼梢轻挑。

  倒是有几分意思。

  能一手创立暗殿的人,何愁权势财富,厉家不知多少人觊觎的产业怕在他厉陌寒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标 签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叶九凉厉陌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