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小说_纪以杭时一朝小说作者是金色婵衣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5 ℃
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小说_纪以杭时一朝小说作者是金色婵衣

纪以杭时一朝小说

作者是金色婵衣 著

连载中免费

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最新章节,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金色婵衣小说作品在哪看,纪以杭时一朝全文免费,纪以杭时一朝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纪以杭时一朝大结局在哪能看到,《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是由作家金色婵衣所写的仙侠穿书文,主角是纪以杭和时一朝,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是纪以杭穿成大热修真文里的病美人,奈何美人薄命活不过三章,为求自保的纪以杭只好在正邪两方间反复横跳,纪以杭刚穿进来时,他的师父是正派人物,而师叔时一朝是不折不扣的反派,那带着使命的纪以杭如何感化反派师叔....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最新章节,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by金色婵衣,金色婵衣小说作品在哪看,纪以杭时一朝全文免费,纪以杭时一朝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纪以杭时一朝大结局在哪能看到,《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是由作家金色婵衣所写的仙侠穿书文,主角是纪以杭和时一朝,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病美人在正邪之间疯狂求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是纪以杭穿成大热修真文里的病美人,奈何美人薄命活不过三章,为求自保的纪以杭只好在正邪两方间反复横跳,纪以杭刚穿进来时,他的师父是正派人物,而师叔时一朝是不折不扣的反派,那带着使命的纪以杭如何感化反派师叔....

免费阅读

  纪以杭单薄的衣衫在这里穿正合适,方才御剑时险些冷死他。这一冷一热下,他不禁咳了起来,为小心,纪以杭只好捂着嘴偷偷咳嗽。

  咳的又憋屈又难受,咳完后他的脸色更加惨白,双唇是不自然的紫红色。纪以杭粗喘着几声,从树上下来,继续在栖遑峰探路。

  文中时一朝前期住在栖遑峰久不见人,没人知道他平日里做什么,但书里说此人每到夜间就会化身成yin。魔,无耻下作男女通吃,更有甚者连动物都不放过!且后来这人竟在栖遑峰上寻得了一步春宫邪书,更是邪恶无比,修炼之后,性情大变。为他日后成为邪神乃是功不可没的一本书。

  纪以杭想到这里就浑身发麻,栖遑峰上无人,时一朝沾花惹草必定要去其他地方,眼下应该不会在栖遑峰,来这几日他都未曾见过,于是乎他略微放下心来。

  再往上便不能飞了,这峰上有时一朝的灵压,若是使用灵力,即便是千里之外,时一朝也能感知到。纪以杭只得一步步的走上去,他一边走一边念叨着:“也不知这浴火莲在什么地方,能不能让我找到啊,火莲大哥,您快些出现吧……”

  我还想再活一百年啊!不行三十年也成,我不想死……不甘心就这么碌碌无为,平平无奇的结束一生。

  苦恼之际,不知不觉纪以杭已经来到了山峰顶上,他无聊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只听扑咚一声,石头好像砸进水里了。纪以杭讶异的借着月光摸索过去,穿过那堆杂乱藤蔓,只见面前有一片寂静深湖。

  湖上飘散着一层薄雾,薄雾朦胧一时模糊视线,倒看不清远处的景象。

  莲花莲花,不在水里又能在何处呢?前几日他都未曾来到这里,想来是忽略了这个地方,说不准这浴火莲就在这里。

  纪以杭想来立刻付诸行动,他扯了根棍子探了探水深,扯上来看了眼,很深但不至于淹没头顶。他又小心翼翼的伸手试了试水温。

  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水竟然是温热的。寒冷的冬季有这样温暖的湖水,想来这底下有火!浴火莲一定在这里!

  他兴奋的笑了起来,就在他准备脱下衣服下水时,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浮起一阵涟漪,转而水花四溅,水底下突然伸出一只修长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生生拖下了水。

  “扑咚——”

  巨大的水花迸溅的到处都是,纪以杭呛了一口水,他感觉到有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在压制着自己,浑身好像都不能动了。

  大脑来不及思考,顿时他被抓着靠着岸壁,一只手紧紧地勒住他的喉咙。薄雾中,一个英俊的面庞若隐若现。

  “你是谁!”这声音冷厉清然,一听就非善类。

  纪以杭心下一惊,当即想到了时一朝。

  淦!他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完蛋了,而是莫名其妙的想到,时一朝深更半夜野外泡澡是有什么毛病么?

  “说!你是谁!”

  纪以杭也想说话,奈何脖子被掐的太紧,他好不容易挣扎出一只胳膊,拍了拍时一朝掐着他喉咙的那只手。时一朝意识到了,便将手掐住了纪以杭的胳膊,他按着纪以杭冷冷地看着他。

  纪以杭用力咳了几声,随即喘着粗气道:“我……我一时走错了路。”

  “走错路?”时一朝戒备道,“万栖宗百峰皆是素白,唯独我这里碧绿一片,你也会因此走错路么?”

  纪以杭心里咯噔一声,看来这个借口不成。这时时一朝缓缓逼近,他能感受到那股充满戾气的压迫感,他越靠越近,那张脸也越来越清晰。

  乌黑浓密的头发披散下来,额前长发遮住了眼睛,他只能看到那高挺的鼻梁和那唇角微微向下的薄唇。精致如雕刻般的脸庞看上去甚至有些清逸俊秀,这样的人竟是个yin魔,纪以杭对此很难以相信。

  此时时一朝微微用力攥紧了纪以杭的手:“你来这是做什么的?”他低头看去,只见纪以杭此时穿着淡黄女裙,见胸前秀的那迎春花,时一朝低声道,“栖清峰的人?”

  这一句让纪以杭当下灵光一闪,他当下有了主意:“是!正是!”

  此话一出,只见时一朝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栖清峰可都是清心寡欲的女弟子,你为何会来我这里。且深更半夜,来到我这湖前,又在偷看什么呢?”

  纪以杭咽了咽口水,他冲时一朝苦涩尴尬的一笑:“人家……人家……人家……”他再无旁的词了,想了半会儿最终作死道,“人家仰慕您很久了!”

  “你……仰慕我?”

  此时一阵微风拂过,时一朝眼前的长发缓缓吹动,露出一双带着一丝诧异眼色的深邃眼眸。

  纪以杭视死如归的看着时一朝,大不了……大不了就被他……被他……

  唉……保命要紧,想到这里,他心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希望他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四周一片寂静,月影投射在湖面波光粼粼一片,万籁俱寂一片之下,只有水声流淌。纪以杭那颗惊吓过度的心,难以抑制的在胸膛内疯狂跳动。

  他紧闭着双眼,书里写过,若是主动讨好时一朝,让时一朝舒服了指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再不济也是一条全尸。他……他干脆就豁出去吧。

  节操而已,掉就掉呗。

  只听得这时,时一朝冰冷冷的问道:“你撅着个嘴做什么……”

  “嗯?”纪以杭睁开眼睛,见时一朝并没有碰他什么,他有些不解道,“你……你,你不是……”

  “我怎么?”时一朝眼神冷漠,说着缓缓地松开了手。

  纪以杭更是诧异了,他揉了揉捏的生疼的手腕,靠着岸壁一动不敢动。两只眼睛时刻不离的瞧着时一朝,唯恐他待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话还未说出口,时一朝便一个飞身离开湖水之中。

  见他上岸,纪以杭心惊肉跳的从水里爬到岸上,眼瞧着时一朝投掷来冷漠的眼神,纪以杭吓得身子一颤。好生可怕,刚才虽未对自己做什么,但若是被他识破是栖遁峰的人,他纪以杭的小命怕是不保。

  只见时一朝突然启唇开口道:“深夜所来,究竟所谓何事?”说着他顿了顿,撩开头发后,露出修长的眉,他的眼神疏离淡漠,月光之下,浑身都携带着清冷孤寂的意味。

  只见他微微抿了抿唇,“张归清让你来的?”

  “张归清…………”纪以杭小声的念着,这名字……

  他在脑海里疯狂的挖掘着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张归清张归清……是谁呢!突然一声山崩巨响,轰隆一声像是震通了纪以杭的任督二脉。

  登时福至心灵,纪以杭想起了张归清是谁!栖清峰峰主,那个清心寡欲最后竟与时一朝苟合在一起的人,为了时一朝背叛白千倦,出卖白千倦的信息,最后长信谷一战,因为她的出卖,万栖宗弟子死伤惨重。

  纪以杭当初看到这里气愤不已,好一个看上去正义凛然的正派人士,实则心藏祸端一肚子坏水,天底下那么多好男儿不要,偏生喜欢这样一个荒yin杀戮的男人!

  那时气愤不已的纪以杭一直想着,他若是能见着张归清这人,一定要狠狠打醒她。比起时一朝的残忍无道,她的卑劣无耻更让人憎恶。

  纪以杭想到这里不禁攥紧了拳头,时一朝察觉到了他的举动,清风明月下,他不曾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是那么醒目。

  时一朝披上衣裳,两步向前,他低下头,伸手抵起纪以杭的脸,那张清峻脸庞无比清晰的呈现在纪以杭眼前。

  他的眉眼里还带着一丝少年该有的稚气,虽说眼底带着一丝阴郁,冷白的脸上不带有血色,冰冷淡漠间却仍旧有着属于少年该有的气息。

  看这模样,应该不过十八九岁。但纪以杭知道,修仙之人年岁都很难看出来。有的人千百岁但模样仍旧是二十多的青年,有的人模样□□十,些许是哪家仙童故意假扮成的。修仙进入大成阶段,外表不过只是一副皮囊,好看与否,很少有人在意。

  时一朝伸出食指用指腹轻轻的摩、挲他的嘴唇,温热的指尖触碰在柔软的唇上,时一朝一个冷漠无感的挑眉后,他的指尖搭在他的下唇上用力一压,一丝疼痛传来,纪以杭本能的向后退去,却被纪以杭一把抓住了胳膊。

  一股威压袭来,他顿时浑身动弹不得。

  动……动不了了。纪以杭痛苦的挣扎着,然而从外界看来,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曾动过。时一朝用指尖用力的按在他的唇上,倏然间一丝鲜血从唇上溢出。

  脆弱的唇上带着殷红的色彩,一股腥甜的味道从那里散发出来,蔓延在身边的空气里。这味道,对于歪魔邪道来说,极致诱人。

  纪以杭的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堵塞住,他不能开口,胸膛里窜动着白日里服用丹药产生的气流,体内的病痛像是突然发作一般,这丹药在不断加力抑制,两股力量博弈,因此让他觉得越来越难受。

  此刻他的身子很虚浮,像是飘荡在无人的海面上,随着海水向远处飘荡。因为不能行动,他的五感也因此被无限放大,只见时一朝拿开食指,他看了眼那根沾了血的食指。

  倏然皱起眉头,旋即一丝火苗从指尖升起,火焰将那几滴血都焚烧的一干二净。

  纪以杭看着很是害怕,徒手生火,这他可是头一次瞧。在文中他看过,时一朝每次指尖燃起火焰,都说明他生气了。

  他的身体以及为此不自觉的发抖起来,果然站在大魔头跟前,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会难以抑制的害怕。纪以杭虽然做好了心里建设,而如今却害怕的想赶紧逃跑。

  时一朝冷声道:“你不是栖清峰上的人。”

  “唔…………”纪以杭心急如麻的想要辩解,奈何嘴里说不出话来,他只好涨红着脸用喉咙嚷嚷。

  见状,时一朝一记灵光飞掷出去砸在纪以杭的喉咙处,他登时可以说话了。

  “不是这样的,我是栖清峰上的人。”

  “你是栖清峰上的人?”时一朝冷冰冰的扫了纪以杭一眼,随即勾起唇角玩味一笑,“栖清峰上的人,为何会有栖遁峰才能炼制出的丹药味道。”

  “那是栖遁峰的人送给我们栖清峰的,我们师尊人好,便人人都赏了,我也有份,所以现在身上带着这股味道。”纪以杭大脑飞速旋转,他当下想到了这样的借口。

  然而很快就被时一朝驳回:“是么?可这枚复血丹,非金丹以上之人决不可练成,一枚上成的复血丹,一个药师一年也只可练成三枚。怎么……你们栖清峰这般大脸,能将这种丹药随意就取来送人么?”

  纪以杭未曾想到这枚丹药居然是复血丹,他原当是白千倦随手炼制的,不过是普通缓解病症的丹药,哪里能想到是这么奢侈的丹药。

  他紧张的额前布满细汗,连忙再次解释道:“这其实是……”

  “其实你是……栖遁峰的人?”

  糟了!纪以杭心里咯噔一声,这样就被发现了?

  只听时一朝此时指尖燃起一丝火焰,他的眼神冰冷残忍,“你在玩火……”

  尽管情况危急至此,纪以杭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大爷,明明是你在手上玩火好么?我都看见了!

  刚吐槽到这里,时一朝一个飞身将纪以杭按到在地,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一时病症发作,不合时宜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你……你听我……咳咳咳……解释。”纪以杭挣扎着探出手想向时一朝解释,这一刻时一朝居然像是偶像剧女主一般答道。

  “我不听。”

  “…………”纪以杭饶是有些头疼,他咳了半响终于好些了,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时一朝手里突然召出一支长剑。

  冰寒的剑光映在纪以杭眼里,他一时怔然:“你……你……要做什么?”

  “私闯我栖遑峰,你说我要做什么?”说着,“铮”的一声,剑尖直指纪以杭。


标 签纪以杭时一朝小说 纪以杭时一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