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偲偲祁景琛小说_腹黑萌宝买一送一白偲偲祁景琛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09 ℃
白偲偲祁景琛小说_腹黑萌宝买一送一白偲偲祁景琛

腹黑萌宝买一送一

白偲偲祁景琛 著

连载中免费

腹黑萌宝买一送一,白偲偲祁景琛全文免费,腹黑萌宝买一送一最新章节,白偲偲祁景琛大结局,男女主人公分别是白偲偲祁景琛的小说《腹黑萌宝买一送一》开门见山、硬语盘空,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七月晚风凉”,故事递为您带来文章精彩章节:白偲偲误闯祁景琛房间,却被他当成了另一个女人,在感情渐深之时,白偲偲终于发现,原来她和祁景琛死去的前妻,长得一模一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腹黑萌宝买一送一,白偲偲祁景琛全文免费,腹黑萌宝买一送一最新章节,白偲偲祁景琛大结局,男女主人公分别是白偲偲祁景琛的小说《腹黑萌宝买一送一》开门见山、硬语盘空,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七月晚风凉”,故事递为您带来文章精彩章节:白偲偲误闯祁景琛房间,却被他当成了另一个女人,在感情渐深之时,白偲偲终于发现,原来她和祁景琛死去的前妻,长得一模一样…

免费阅读

  “偲偲,我不想穿这个。”

  想他一个堂堂男子汉居然穿女孩子的衣服,以后传出去了他怎么在黑客圈里混啊。

  “乖啊,你不穿就没法洗澡,没法洗澡就没法跟我们一起去泡温泉,难道你要一个人在这里等着我们?”

  为了他妈……

  他忍了

  “好吧。”

  白偲偲把他带到女浴室,“这里面都是漂亮的小姐姐,不过是你男孩子,所以你不能看,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才能睁开知道吗?”

  “嗯。”

  白偲偲给他洗了澡,带到了男女混浴的露天浴池。

  因为是工作日,这里的人不是很多。

  白偲偲正泡的舒服,祁子珩使劲的往她身后钻。

  白偲偲睁眼,“你干什么?”

  对面的徐笑笑使劲的给她使眼色,示意她看后面。

  白偲偲抬头望后面一看。

  见了鬼一般,差点跳起来了。

  祁景琛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啊啊啊……”

  白偲偲窜的比耗子还快,窜到徐笑笑身边使劲抱着她的胳膊。

  祁子珩也游向她们,待在她们两个中间。

  白偲偲问,“他什么时候来的?”

  “好一会儿了,不是因为我们偷怕那事来找我们算账的吧。”

  “百分百了,你说他这么大一个公司,还这么小气,再说了照片都发出去了,现在才来找我们麻烦是不是太晚了。”

  祁景琛目光落在白偲偲左胸口的那块红色胎记上。

  江临晚也有这么一个胎记,一模一样。

  祁景琛看着祁子珩。

  “过来!”

  白偲偲以为叫她呢,声音也大了,“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让过去就过去,你谁啊你!”

  “我是他老子!”

  “你是谁老子,你怎么还骂人呢你……”

  白偲偲话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

  指着祁子珩,等大了双眼,“你是他老子?”

  她就说祁子珩怎么那么眼熟,不就是他们那天在机场拍的那个小孩子?

  祁景琛眼眸低垂,“还不过来?”

  祁子珩紧紧抱着白偲偲,“我不!我不跟你回去!”

  祁景琛耐着性子道,“她不是说想的那个人。”

  “她就是!”

  “这事我回去再跟你说,过来。”

  白偲偲不懂他们说的什么,她看不下去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野蛮,对自己的孩子这种态度,你看他年纪这么小,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怪不得你儿子要离家出走呢!”

  “你说什么!”

  “说你,你说你给人家娶个后妈就算了,他后妈天天虐待他你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

  “后妈?”祁景琛挑眉看向祁子珩,这臭小子说话不打草稿!“也只有你这么蠢的人才会信!”

  白偲偲呵呵一笑,“在这孩子和你之间我当然选择相信这孩子。”

  “……”

  徐笑笑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你就别犟了,再说这孩子本来就是他儿子。”

  白偲偲也不想管他家事。

  劝祁子珩,“子珩,他毕竟是你爸,你跟他回去,你后妈要是再欺负你,你报警,去法院告她,实在不行你还可以来找我,姐姐我是记者,到时候我帮你曝光,祁氏集团总裁纵容自己女朋友家暴自己亲儿子,广大网友会帮你教训你后妈,还有你这个不像亲爹的亲爹。

  祁景琛,“……”

  祁子珩道,“可是我还是不想回去。”

  祁景琛没了耐心,“何肃,把他给我带过来!”

  祁子珩抓着白偲偲不肯放手,“祁景琛你是个大混蛋,今天是我五岁生日,你把我妈弄丢了,害她从来没跟我过过生日,现在还不准我跟长得像她的姐姐过生日,我不要当你儿子,我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祁景琛愣了一下。

  他差点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是啊……五年了。

  看着祁子珩抱着白偲偲、

  他心里堵得慌,像是有一根刺一样,不顺畅。

  祁景琛楞了很久,“何肃,把他带去换衣服。”

  “是”。

  何肃把祁子珩从水里捞出来,祁子珩小腿直扑通,“何肃,你这个狗腿子!”

  “小少爷别闹了,少爷都已经妥协了,要是你再闹下去少爷会反悔的。”

  “真的?”

  “当然了……不过小少爷……”

  “干什么?”

  “你怎么穿女孩子的衣服,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祁子珩瞪了他一眼,顺带狠狠咬了他一口。

  “嗷嗷嗷……我错了,小少爷快松口!”

  祁子珩看着还在水里的白偲偲。

  “陪他过生日。”

  “你说陪就陪?你当你是玉皇大帝呢!所有人都要听你的,我又不拿你工资,凭什么听你的!”

  “想想你们公司。”

  “吓唬谁呢你!公司就算破产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离开这个公司就找不到工作。”

  祁景琛沉默一阵,“他喜欢你。”

  “……”

  “之前的新闻我也可以不跟你计较。”

  “……”

  “你陪他过生日,给你三个月工资。”

  “成交”。

  祁景琛,“……”

  白偲偲和徐笑笑换了泳衣,坐在一家餐厅的包间,他们的对面是祁景琛父子还有他助理。

  说上摆着一个蛋糕还有一些日式料理。

  几个人不笑也不说话,气氛一度很严肃。

  徐笑笑呵呵一笑,“你们这是过生日呢,还是奔丧呢,能不能高兴一点。”

  祁子珩,“偲偲,是不是他逼你来的。”

  白偲偲看向祁景琛的时候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笑道,“哪有!姐姐是因为喜欢你才来的”。

  “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时间仓促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

  “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小小年纪,真会说话,比某些人好多了。”

  “姐姐,等我长大了,你嫁给我好不好。”

  “不好。”

  祁子珩道,“为什么啊,你男朋友都不回来看你,你还念着他。”

  白偲偲理所当然道,“我嫁给你岂不是跟你一起被你爸还有你后妈虐待?”

  “我会保护你。”

  “是嘛,那等你能保护你自己在说。”

  “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也会保护好你,等我能保护你了,一定要嫁给我。”

  “等你有本事了再说吧”。

  祁子珩抬头看着祁景琛,“你能不能出去?”

  “什么?”

  “你在这里吓着两位姐姐了。”

  祁景琛寒眸一闪,目光落在白偲偲脸上,这才一晚上,自己的儿子对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比对他这个亲爹还亲!

  白偲偲不瞒的嘟囔,“你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说的”。

  祁子珩道,“是我不想你一起,反正你也没有陪我过过生日。

  三岁以前的事他不记得了,可是去年……他明明等了那么久,等了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等到他回来。

  祁子珩的话像是利刃一样狠狠的扎在祁景琛的胸口上。

  刺痛的无法呼吸。

  许久之后才道,“好,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何肃跟上了祁景琛,“少爷,我们真的这么走了,小少爷还是孩子,不懂事,他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你别介意……”

  “我需要你安慰?!”

  虽然他平时就冷着一张脸,可是这会儿……这张脸更可怕了。

  依照何肃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经验。

  少爷正处于暴怒的边缘。

  祁景琛承认,他这个父亲做的很失败,可是他已经尽力给他最好的,给他想要的,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会这么恨他。

  他的车一直停在餐厅门外,两个小时后他们才从里面走出来。

  看在祁子珩的面子上,祁景琛把她们送了回去。

  祁子珩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祁景琛在他门口敲了敲门,推开门走进去,把一个盒子放在他桌子上。

  “生日礼物。”

  祁子珩对礼物一点都不上心,“你为什么骗我说我妈死了”

  “白偲偲不是你妈。”

  “她就是!”

  祁子珩对白偲偲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喜欢跟她待在一起,更想让她当他的妈妈。

  “我没有骗你。”

  祁子珩道,“反正我就认她。”

  “……”

  白偲偲到底有什么魅力!

  “别瞎想,早点睡,下周开始去学校上课。”

  翌日。

  祁景琛一早起来路过祁子珩的房间,房间门半掩着没有关。

  他下意识的以为那臭小子又离家出走了。

  打开门一开,床上果然没人,正准备动用 全员去找人,眼角余光忽然看见镜子前站着一个小人儿。

  祁子珩正穿衣服,那是之前去参加一个婚礼的时候给他定制的西装,那个时候这臭小子说什么都不穿。

  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自己翻出来穿上。

  祁景琛双手抱怀靠在墙壁上,看着他笨手笨脚的给自己系领带。

  祁子珩系了快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弄好,无奈道,“你看够了没有,还不帮忙。”

  祁景琛蹲下给他系领带,居然抹了发胶!“打扮这么漂亮去哪?”

  “今天我妈的男朋友回来,我要去给她把把关。”

  祁景琛的手愣住了。

  “你说什么?”

  “你这才多大年纪就开始耳鸣了,我说我要去见我妈的男朋友!”

  “她有男朋友?!”

  “就准你给我找后妈不准她给我找后爸?!”

  祁景琛脑海里在想事情,手下的动作不自觉的重了一点。

  祁子珩瞪了他一眼,“祁景琛,你要谋杀你亲儿子啊!”

  祁景琛松了手,把他的领带松到一个合适的程度。

  “抱歉。”

  “你去上班吧,把何肃给我留下,给我当司机。”

  “江……白偲偲的男朋友是谁?”

  “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要是那个男人不行,我就让我妈把她给踹了,要是还可以,我就认他当我爹”。

  “想得美!你这辈子只有我一个爹!”

  “我这辈子也只有一个妈!”

  “……”

  祁子珩吃了早餐,上了车,祁景琛紧接着上了车。

  “怎么是你啊。”

  “何肃今天不在,我给你当司机。”

  祁景琛把祁子珩送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外。

  祁子珩扯扯领带,“你可以走了。”

  “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祁子珩看向他身后,“我妈来了,你赶快走,她不喜欢你。”

  祁景琛一转身白偲偲就在不远处,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白偲偲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外面裹着一件长外套。

  化了妆,一看这妆就是精心化的。

  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裸露在空气之中。

  安静文雅,看起来跟之前见到的那个活波开朗完全两个样,倒是有些像以前的江临晚。

  祁景琛仿佛看见了第一次见到江临晚的情景。

  白偲偲眉宇轻拧,“你们怎么在这里?”

  祁景琛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腿上,“这种天气你不冷?”

  “我乐意!”

  “……”

  祁子珩道,“偲偲,我说过要你当我的媳妇儿,现在有人要跟我抢媳妇儿我当然要来了。”

  “把你爹叫上帮你抢?”

  “不是,他今天就是一司机”。

  祁子珩拉着白偲偲的手,“走,我们进去,不管他,你赶快回去,我后妈还在等着你呢。”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祁子珩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白偲偲把祁子珩安排在她背后的位置,“你来可以,但是不准跟我捣乱,我好久没见他了,好不容易见了肯定是要过过二人世界的,你看了就早点回去。”

  “二人世界?你是不是要跟他亲亲?”

  “小孩子别管。”

  “你以前有跟他亲亲吗?”

  “臭小子!”

  “好吧,我不问了,我就安静的看看。”

  “嗯。”

  白偲偲坐在窗边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纪星宇姗姗来迟。

  他们两个说起来四年没见,纪星宇变化很大,以前他总是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不起眼。

  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西装革履,比走的时候稍微胖了一点点。

  白偲偲捋了捋头发,“星宇……”

  她什么都还没说,纪星宇开口了,“偲偲,我今天叫你来是有话想跟你说”。

  白偲偲点点头,“嗯,你想说什么?”

  白偲偲背后走来一人影,落坐在祁子珩的对面。

  祁子珩,“你怎么来了?”

  “喝咖啡!”

  “口是心非!”

  纪星宇摸了摸面前的咖啡杯的杯沿。

  “偲偲,这些年来真是辛苦你了,让你一个人留在国内。”

  白偲偲微微一笑,“我自愿的。”

  “我知道……”

  “啊?”

  “多亏了你,我才能成功的完成学业,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两个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其实我……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这么多年,这件事也早就该告诉你,我想现在是时候了。”

  白偲偲微微脸红,这种气氛下,会说什么话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虽然还没准备好结婚,不过先订婚也不错,毕竟她也二十六岁了。

  白偲偲做好了准备他接下来要说的话,甚至已经做好准备纪星宇下一刻就会掏出一枚钻石戒指。

  可是……

  纪星宇说,“我们分手吧。”

  白偲偲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星宇,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你确定你要跟我说的是这个?”

  “是。”

  “为什么?我们四年没见,你一回来就跟我说分手?”

  “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你现在跟我说不合适,你早干嘛去了,四年前你走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这四年里一开始他们还经常联系,这两年也联系的少了。

  她安慰自己他是因为学业忙,要写毕业论文做毕业设计,加上两地有时差所以两个人才没有经常联系。

  等他回来了一切就好了,可如今……

  纪星宇道,“偲偲,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固执,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纪星宇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张照片,还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他没有接,直接按掉了。

  抬头看着白偲偲,眼神闪烁。

  “偲偲,我还有事,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好啊。”

  纪星宇看着白偲偲,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爽快。

  “好,既然如此……”

  白偲偲目光坚毅的盯着他,“既然如此把我这些年寄给你的钱还给我,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万。”

  纪星宇张大了嘴巴,“你说什么?!”

  “纪星宇,你该不会想跟我装傻吧!这些年的你生活费可都是我从工资里一点点寄给你的,每一笔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你自愿的!”

  白偲偲咬牙,她怎么看上了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真是瞎了眼了,当初他们相遇的时候,白偲偲还真没看上他,不过是帮了他一个小忙,他就对她穷追不舍,后来她被他的诚心打动了,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还没有一个月,纪星宇就要出国留学。

  白偲偲虽然不傻,但是很较真,她想着既然纪星宇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在自己的能力范围能帮帮他也是理所应当、

  所以这几年来她的工资除了给她奶奶存的一些医疗基金,和自己的生活费,基本上都寄给了纪星宇。

  现在倒好,跟她想的一样,去国外渡了一层金回来,纪星宇整个人都变得人模狗样的。

  就连心……也变得狼心狗肺!

  既然现在她没了人,绝不能再让自己的钱也喂了狗!

  白偲偲狠狠道,“那我是自愿给我男朋友的!”

  “我们现在才分手,在这之前我是你男朋友……”

  “是吗?!那刚才那个女人怎么回事!你跟她在一起多久了?”

  “你胡说什么,那只是我的一个客户。”

  “客户?!”

  白偲偲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回拨了那个电话号码。

  “白偲偲你疯了,把手机还给我!”

  那个一个女声娇滴滴的传了过来,“星宇,你跟她说清楚了没有!”

  白偲偲对手机道,“说清楚了,他说他要甩了你跟我结婚。”

  “你说什么!”

  白偲偲把电话一挂扔给了纪星宇。

  纪星宇暴躁的像是要冲上来掐死她一般。

  白偲偲道,“这个女人应该一会儿就来吧,你可想好了,要么还钱,我当这几年的青春喂了狗,要么我能手撕了她你信不信!”

  “白偲偲,你真是个疯子,这一切跟婉婉没关系,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婉婉?这名字听着就挺贱的!”

  “你说谁呢!”

  迎面走来一个矮个子女生,一张圆圆的脸,长得倒是有点可爱,刚才娇滴滴的声音此刻已经转变成一个母老虎。

  这么快就来了,看来刚才就已经在这里了!

  白偲偲没心思去计较,眼神落在她凸起的肚子上,圆滚滚的,看上去至少得有五六个月!

  白偲偲指着那个叫婉婉的女人。

  “纪星宇,你们俩在一起一年了?两年?还是从四年前开始一直在一起?!”

  婉婉趾高气昂,“我们在一起多久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不知好歹”。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纪星宇,你想跟我分手可以,先把钱还了!”

  婉婉道,“还什么钱,他什么时候拿你的钱了你有借据吗!”

  “跟你说话了吗!滚开!”

  纪星宇也怒了,“白偲偲你别给脸不要脸,谁知道你这几年在国内找了几个男人,你凭什么来要求我!我们都知道,不过是相互玩玩,你还真当真了!”

  “玩玩?!”白偲偲面色铁青,“纪星宇,你再说一遍!”

  是她被他玩吧!还如此污蔑他!

  “他说的没错。”

  白偲偲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去。

  祁景琛缓缓向她走来。

  白偲偲“你来凑什么热闹!”

  祁景琛看着她,“你在国内这么多男人,还想勾搭多少。”

  白偲偲万万没想到,她以前一直以为祁景琛是个冷血的人,这会儿居然还落井下石,太不是个东西了!

  “你……”

  白偲偲脏话还没说出口,腰间忽然多出一只手,一种强大的力量把她往祁景琛怀里一拉。

  她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面上一股黑影,紧接着……温热的唇贴了上来。

  祁景琛的舌尖在她唇上舔了一下。

  浓浓的咖啡味。

  趁着白偲偲还没有回神,松开了她。

  手依旧在她腰间。

  白偲偲惊恐的看着他。

  只见祁景琛若无其事道,“你眼光也真够差的,居然能看上这种人?是不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就想尝尝野菜?”

  祁子珩也冒出来,“就是啊妈咪,这种人你也看得上?虽然你跟我爸吵架了,想找个人气他,也不能找这种肥头大耳的人啊,长得也太恶心了。”

  白偲偲知道他们在帮他。

  祁子珩叫她妈就算了。

  祁景琛还真以为她是他孩子的妈呢!说亲就亲!

  白偲偲瞪了他一眼,口是心非道,“老公,不是你说的吗,你外面那么多女人,我也可以在外面包.养小白脸,可是这个小白脸太不识趣了,不听话的还长残了,我总不能赔了精力还赔钱啊”。

  这女人反应还真快……

  祁景琛哼了一声,“小白脸?看来真该给你看看眼睛,这算哪门子的小白脸,最多就是油腻男,连大叔也算不上。”

  纪星宇脸一阵青一阵红的。

  “好你个白偲偲!你真不要脸,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看我还没走的时候你们就勾搭上了吧!”

标 签腹黑萌宝买一送一 白偲偲祁景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