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隐婚甜妻不好惹白娇娇萧书景小说_隐婚甜妻不好惹萧书景云寒萧书景白娇娇在线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58 ℃
隐婚甜妻不好惹白娇娇萧书景小说_隐婚甜妻不好惹萧书景云寒萧书景白娇娇在线

隐婚甜妻不好惹萧书景

云寒萧书景白娇娇在线 著

连载中免费

隐婚甜妻不好惹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在哪看?女主角叫白娇娇男主角叫云寒萧书景的小说名字叫做《隐婚甜妻不好惹》,故事递为您提供隐婚甜妻不好惹云寒白娇娇萧书景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隐婚甜妻不好惹白娇娇云寒萧书景小说完结全集阅读:白娇娇被家人算计嫁给容颜尽毁半身残废且冷酷无情的云氏集团掌权人云寒,白娇娇本以为这一生就守着个残废过日子吧,可是见到云寒本人后,感觉被骗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隐婚甜妻不好惹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在哪看?女主角叫白娇娇男主角叫云寒萧书景的小说名字叫做《隐婚甜妻不好惹》,故事递为您提供隐婚甜妻不好惹云寒白娇娇萧书景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隐婚甜妻不好惹白娇娇云寒萧书景小说完结全集阅读:白娇娇被家人算计嫁给容颜尽毁半身残废且冷酷无情的云氏集团掌权人云寒,白娇娇本以为这一生就守着个残废过日子吧,可是见到云寒本人后,感觉被骗了。

免费阅读

  萧书景背对着白娇娇,他凤眸漆黑不见底,带伤的手只是将水杯慢慢放在桌上并未说话。

  白娇娇望着萧书景高挺的后背,颀长又充满力量感的身躯,不知为何她心跳漏了一拍。

  不过……

  “先回家,我给你时间好好想一想这件事要如何处理。”

  昨晚她吻萧书景的事自己只要想到脑子就一团乱麻,所以她也要好好想一想该如何去处理。

  毕竟她已经嫁给云寒做妻子,结果她还和自己老公身边的保镖吻在一起,直接给云寒戴了一顶绿帽。

  她这行为简直是自寻死路。

  死。

  不行!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陷入危险,故此她把决定权交给萧书景,她要知道他如何处理这事,然后自己心里有数也知道如何自保自救。

  而他的沉默让她知道他也没想好,那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先回家。

  此时,她想下床离开,可她身体无力动弹不了分毫,并且脑袋稍微一动都跟爆炸一样剧烈的痛。

  她望着挺直脊背的萧书景,心脏依旧再加速跳动,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试图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起不来,过来扶我。”

  萧书景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下,下刻他转身看向白娇娇,然后他走向她。

  白娇娇躺在床上看着高挺秀雅的萧书景一步步走向自己。

  若说那晚在白家别墅外她是第一次看到惊为天人的他,那此刻她的双眼更是认认真真将他看的仔细。

  他完美五官的俊容面无表情,狭长的凤眸深邃漆黑,透着清冷薄凉的气息,似是隐藏着腥风血雨。

  颀长挺拔的身躯仿佛隐藏着无穷的力量,他薄唇紧抿,周身散发着俾睨天下的高贵气势。

  他是如此的完美、强势,是被天神祝福过这般尊贵。

  可他整个人都像是一块冰极冷,太冷,冷到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更是透着对所有人的疏离排斥。

  “你长得真好看。”

  当她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她明显看到萧书景脚下步子一僵,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因为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

  萧书景凤眸中的深幽更加重了一些,他望着白娇娇脸色微变了一下又恢复平静,而他的脑中却都是昨晚她对他说了同样这句话时她非常娇美的一幕。

  倾身。

  他一手搂肩,一手抱腰一个公主抱将白娇娇从床上抱起来。

  “拿一条浴巾盖住你的脸。”嗓音低沉而磁性。

  白娇娇全身紧绷正在不知所措自己的双手是抱着萧书景脖子,还是该如何摆放的时候,他的这句话让她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颤巍巍着右手拿起了一条白色浴巾盖住上半身。

  她眼前除了毛巾的白色什么都看不到,她只知道萧书景在走,而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最后紧紧捏着浴巾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萧书景将白娇娇放在了后车座,他便关上车门。

  而白娇娇当即就掀开浴巾长长深呼吸,转头,她看到了眼前竟然是一家很普通却明显是一夜圣地的私人小酒店。

  “萧书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望着开车的萧书景声音沙哑无力问着,然后不等他回答再次问:“你找到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的?我又在做什么?或者我身边都有谁?”

  她拍戏的确不接吻和戏,但不代表她不知道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从她醒来头痛欲裂又有萧书景在自己身边,她就知道自己和萧书景除了接吻之外别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但是!

  她那杯酒后发作那会的记忆之前她想了很久都没印象,所以她想知道自己中间失去记忆时发生了什么事。

  萧书景凤眸看了一眼后视镜,一眼就看到自己脖子上被白娇娇咬伤的伤口,不过不仔细看更像是吻痕。

  他立刻移开了视线看向前方道路,嗓音磁性低沉:“我是你的保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找到你在哪里。而我找到你的时候,你……”

  白娇娇一看萧书景声音停顿了一下,她眉头紧蹙,双手无力却慢慢收紧。

  “我怎么?”

  “你躺在一间卧室的床上。”萧书景微微迟疑了一下,他语气平静的好似在告知一件普通事情,“一个老男人在旁边,门口一个女人被我打晕。”

  白娇娇听到这这句话的时候,瞬间火冒三丈,她咬着牙问:“那老男人什么样子?”

  打晕的女人不用她想也知道是迟兰心,但她更想知道老男人是谁!

  可恶!

  张导吗?

  萧书景:“秃顶,肥胖,一脸猥琐。”

  白娇娇一怔,“秃顶?”

  竟然是李副导演!

  牙齿咬得吱吱响,这个死老头子!他潜规则一个迟兰心还不够,竟然大胆的连她白娇娇也想潜!

  很好!

  这件事她不会就此罢休!

  一个迟兰心,一个李建实,他们也太小瞧她了,她要让他们两人一个一辈子进不了娱乐圈,一个一辈子都休想做导演!

  因为愤怒,这让她头痛欲裂,一张苍白的脸已经是铁青一片。

  萧书景车速很快,所以没多久他们就回到了别墅。

  “你们这是怎么了?”吴妈一脸惊吓的看着抱着白娇娇的萧书景身上都是血。

  白娇娇看向吴妈,声音无力道:“我们没事,吴妈去准备药给萧书景包扎伤口。”

  吴妈回过神忙应道:“好。”

  白娇娇依靠在萧书景的怀里,耳边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她抿了抿唇说:“我要洗澡。”

  萧书景:“好。”

  白娇娇被萧书景放在了宽大的浴缸内,她看着他打开了温水开关后便要走。

  “想好要怎样处理昨晚的事了吗?”

  萧书景身形一顿,他声音冷冷道:“没想好。”

  门外,他转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浴室门,他薄唇紧抿眸光复杂一片。

  吴妈手里拿着药箱走过来,她看着萧书景的眼里都是心疼。

  “你怎么弄的浑身是伤?谁伤的你?”

  萧书景冷冷说:“没人。”

  吴妈红着眼眶看着萧书景,她抬手想去碰触他,但似是想到了些什么最后无力放下了手。

  “我没事。”萧书景抬手从吴妈手里将医药箱接过,他边走向门口边沉声道:“她没体力,你照顾好她。”

  吴妈望着离开的萧书景,她泪珠滚落哑声说:“你为什么不留下来照顾她?”

  萧书景脚步没有片刻停留的直接离开。

  吴妈望着消失的萧书景,她难过的转头看向浴室门。

  浴室内白娇娇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温水洗去了她一身疲倦。

  她穿着白色浴袍看着为自己拿来一件白色丝绸睡裙的吴妈。

  “吴妈,你和萧书景熟吗?”

  吴妈惊讶了一下,她看着白娇娇温声言道:“熟,很熟,白小姐怎么这么问?”

  “我就是随口一问。”白娇娇看着吴妈,主要的是她和萧书景之间接吻的事没解决心里很不安,“吴妈,萧书景在哪里?”

  吴妈愣了下,她回应白娇娇。

  “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你让他过来,我要见他。”白娇娇吩咐。

  这一路上他也该想好解决的办法了吧。

  吴妈犹豫了一下,她轻声言道:“之前萧先生拿了药箱回房,我想这会他应该在自己包扎伤口。”

  “自己?”白娇娇惊愕看着吴妈,“没人帮他吗?”

  他两只手都被她抓的全是伤痕,他包扎了左手,那右手怎么办?

  “这座别墅云少吩咐就我们三人居住。”吴妈对白娇娇解释,“所以没人给他包扎伤口。”

  白娇娇听到云少这两个字,她就心惊肉跳,她这一顶绿帽戴在他头上,更会把自己给害死。

  她思绪了一会看着吴妈说:“吴妈,带我去见萧书景。”

  吴妈:“好。”

  白娇娇在洗澡的那会已经恢复了力气,她被吴妈带到了最角落的一间房门前。

  “这是萧先生的房间。”

  “你去煮点早餐吧,然后送过来。”白娇娇对吴妈吩咐。

  刚伸手要去敲门的吴妈手僵了一下,她收回手恭敬道:“是,白小姐。”

  “以后别叫我白小姐,叫我娇娇就可以。”白娇娇看着吴妈微微一笑,“我妈妈给取的名字,她说我小时候在襁褓中的时候就爱对她笑对她撒娇,而她正好正演一部女皇剧,她愿我成为天之骄女,一生不受任何人束缚掌握自己的人生。”

  曾经她进娱乐圈的时候李灵就让她换个名字,因为她的名字很不符合圈子里名字,但是她坚决的拒绝了更改。

  这是她妈妈李舒雅给她取的,也是留给她一生都可以念着的名字。

  娇:女字旁带个乔,形容女子如同花朵一样美丽。

  但是只有她知道,妈妈取这个娇字时内心真正的写照就是她成为天之骄女,因为女皇是天下至尊谁都不能掌控,所以妈妈不想让自己重蹈覆辙。

  而这名字带来的含义,别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吴妈小怔了下,然后她温柔看着白娇娇说道:“好的,娇娇。”

  白娇娇回过神,她看着吴妈说:“你去忙吧。”

  吴妈:“好。”

  白娇娇是看着吴妈离开,她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但是门并没有被打开。

  她有片刻的犹豫,然后拧动门柄发现门没有锁上,她就走进了屋内。

  比起她卧室的奢华,萧书景的这间屋子完全空荡荡的。

  一张白色的床,一张黑色桌椅,一扇开着的窗,洁白的墙壁,这屋子里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不。

  还有一个医药箱摆放在桌子上。

  萧书景人呢?

  此时,萧书景正好从卧室的浴室内走出来。

  白娇娇听到动静转头看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不止她愣住,连萧书景也是一愣。

  这一刻,萧书景全身只腰上系了一条浴巾,半长不短的乌黑发梢在滴着水,水珠滴落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然后快速滑落到他的八块腹肌上……

  一瞬间,白娇娇看着眼前萧书景结实完美的身材,她很艰难的吞咽了一下。

  什么健美身材,什么娱乐圈肌肉男都靠边站。

  萧书景的身材比例是她见过最完美无瑕的,那么的充满力量,那么的结实……

  这时,萧书景回过神,他看着眼前看呆了眼的白娇娇,他脸色微僵的忙转身返回浴室,再次出现已是一件包裹严实的浴袍穿在身上。

  但是,只要近距离仔细的看他,就能够看到他白玉的脸庞上透着浅淡的粉红。

  “有事?”声音清冷。

  白娇娇猝然回过神,她忙轻咳了两声整理自己的情绪,在深呼吸了几次后她才看着走到桌子边上坐下打开药箱的萧书景。

  她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眼中带着认真的说:“你不给我解决的办法,我静不下心。”

  萧书景没说话,他拿出碘酒和药物之后挽起袖子。

  若说白娇娇在酒店的时候只看到萧书景的手背全是伤,现在他露出的双臂上交错的伤痕触不惊心。

  他臂上的伤哪里像是她抓的,更像是一头猛兽撕咬出的伤口。

  “这……都是我做的?”

  萧书景打开碘酒瓶子,淡漠道:“是。”

  白娇娇看着这些伤口一脸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萧书景:“我知道。”

  当碘酒清洗伤口的时候,他脸庞苍白如纸,眼中带着隐忍。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这样子就知道很痛,“痛就叫出声,没必要忍着。”

  萧书景没理会白娇娇,他在清洗伤口之后洒了药粉便拿绷带去包扎。

  白娇娇一看这般,便伸手主动去拿绷带给萧书景包扎。

  “我来,你一个人包扎伤口不方便。”

  但是,她刚去拿绷带,萧书景似是没料到她会拿纱带而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一下子两人再一次愣住。

  白娇娇当即感到萧书景掌心的冰冷,他的手总是如此的冷,而她的心却瞬间犹如小鹿乱撞快速跳动着。

  萧书景看着白娇娇的目光多了一丝深沉,他喉结滑动了一下主动松开。

  不知道是不是没开空调的原因,白娇娇全身都发热,明明她刚进屋还不觉得热,现在她却热的后背都是汗。

  她拿起绷带便动作小心翼翼给萧书景包扎伤口,最后还直接打了一个蝴蝶结。

  萧书景在看到自己手臂上绑着一个蝴蝶结眉头拧了一下。

  “我是男人。”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面无表情却说出这句抗议的话,让她一笑眼中带着狡黠说:“男人就不能绑蝴蝶结?谁规定的?”


标 签隐婚甜妻不好惹萧书景 云寒白娇娇萧书景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