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_帝劫苍天叶尘作者是违天命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16 ℃
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_帝劫苍天叶尘作者是违天命

帝劫苍天叶尘

作者是违天命 著

连载中免费

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全本在线阅读,最新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叶尘程若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主角是叶尘的都市小说,叶天程若素大结局无删减,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违天命所写的男频逆袭爽文《帝劫苍天》主角是叶尘和程若素,小说讲的是一代神帝叶尘意外重生重回人界,他将如何开启逆天改命的逆袭人生?在他吊打一切专治不服过程中又会有怎样的惊奇际遇等着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全本在线阅读,最新帝劫苍天叶尘程若素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叶尘程若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主角是叶尘的都市小说,叶天程若素大结局无删减,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违天命所写的男频逆袭爽文《帝劫苍天》主角是叶尘和程若素,小说讲的是一代神帝叶尘意外重生重回人界,他将如何开启逆天改命的逆袭人生?在他吊打一切专治不服过程中又会有怎样的惊奇际遇等着他.....

免费阅读

  “嗯,我的事发了?我的什么事发了?”

  叶尘一阵疑惑。

  他能听得出,这道声音是出自家族一个名叫叶三之人的口中。

  叶三,乃是他大伯,叶龙的心腹。

  平日里,叶三见到叶尘的时候,都要毕恭毕敬喊一声少爷。

  然而他现在,却像俯视蝼蚁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幸灾乐祸。

  “哟,还在这个跟我装蒜是吧,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知肚明,速速戴上镣铐,跟我走一趟吧!”

  说完,哗啦一声,一条将近两米长,上面布满狰狞倒刺的锁链,出现在他手上。

  他竟是不问缘由,就想将叶尘当作犯人来看待。

  “叶大少,别怪我叶三做事不留情面,只是你现在已经落魄,也是时候清楚自己的身份了!”

  叶三嘴角勾勒出一道狞笑,冷笑道。

  叶尘摇了摇头,眼中浮现出一道冷意:“果然,一朝失势,人不如狗。”

  “想必你也是奉了大伯叶龙的命令,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吧!”

  吸收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叶尘自然也明白了叶家如今的格局。

  叶老爷子总共生了三个儿子,唯有二儿子,也就是叶尘如今的父亲,叶山继承了家主之位。

  身为长兄的叶龙,自然是吞不下这口气,一直在暗暗积蓄力量,准备推翻叶山这个家主。

  然而,叶尘的父亲叶山,不仅修为强大,管理家族的能力更是甩叶龙一大截。

  叶龙隐忍了将近十年的时间,都找不到机会下手。

  原以为此生争夺勿忘,却不料前几日,原本的叶尘,却遭蒙大难,准备了将近十年的叶龙,自然不会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今日,就是他发难,夺取家主位置的时候!

  首先开刀的,自然就是已经沦为“废人”的叶尘!

  “既然你已经明白,那就省得我解释了,没错,主人已经掌控了七成以上的局面,既然叶山无法让叶家走向强盛的位置,那自然只能退位让贤!”

  “至于你叶尘,你就是让叶家遭受如此大损失的罪魁祸首,识相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这样还能免遭一顿皮肉之苦!”

  “否则的话,桀桀,那就别怪我这个昔日的属下,不念以前的主仆之情了!”

  “实不相瞒,主人他们就在殿外,他们要亲自押送你进叶家祠堂,让你父亲叶山颜面扫地。”

  叶三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丝毫不掩饰他心中的恶意,冷笑道。

  “果然是恶主出恶犬,叶龙这个老畜生也不想想,当日他在管理家族的时候,到底出过多大的纰漏。”

  “若不是我父亲在后面给他兜底,叶家岂会像现在这般疯狂,叶家落在他的手里,只会一蹶不振!”

  叶尘冷哼一声,眼中带着浓浓的寒意。

  这些人,在他得势的时候,一直巴结讨好,他的大伯更是在他成为真一道人的弟子后,亲自备上一份厚礼,以做讨好。

  不过,他念及一家人的面子上,虽然没有接受,但也在暗中照拂了不少。

  而现在,他仅仅只是失势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已,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反水发难。

  完完全全不顾及一家人的情面。

  “虎落平阳被犬欺,古人诚不欺我!”叶尘暗暗握紧了拳头。

  “哼,还在这里逞口舌之利!给我速速拿下!”

  数个侍卫推开大门,直接冲了进来,朝着叶尘围了过去,打算将其拿下。

  然而,那几个侍卫仅仅只是来到叶尘不到两米之内的位置时,陡然间,数道沉闷的响声响起。

  那几个侍卫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落在地上,嘴里喷出大口的鲜血。

  “你……”

  叶三显然没想到叶尘修为被废了,还如此厉害,脸上不禁露出了惊容。

  不过,他倒是没有因为这样而产生畏惧,反而狞笑道:“原来如此,看来果然传闻是真的。”

  “叶山给你服用了某种天材地宝,延续了你的寿命,还让你成为了一个武夫。”

  “只可惜,一介武夫又岂能与真正的武者相提并论,在你丹田破碎命格被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这辈子,只能当一个凡人!”

  “乖乖认命吧!”

  哗!

  叶三果断出手,五指捏成鹰爪,扣向叶尘的喉咙,想要直接将其镇压在地上。

  身为大伯叶龙的心腹,叶三实力自然是不低,已经到达了黄命境三层的境界,比先前那几个侍卫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

  叶三仅仅只是来到叶尘两米之内的位置,就被一股猛烈的劲风,击中胸口。

  他甚至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觉胸口一阵剧痛,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吐血倒飞了出去。

  叶尘一脚踏在他的胸膛上,脚掌微微用力,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冷意。

  经过前几日的修炼和积累,再加上造化神丹的力量,如今的他,虽然只有黄命境二层的境界,但爆发出来的战力,却不比黄命境五层的武者要弱上多少。

  而叶三不过是区区一个黄命境三层武者罢了,自然不可能是叶尘的对手。

  “不可能……你不是被废了么……为何你的力量依旧这么强大……”

  叶三脸上浮现出了又惊又惧的神色,在刚刚的一瞬间,他甚至有种被山岳镇压下来的错觉。

  区区一介武夫,也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战力么?

  若是武夫都这么强大,那还要武者做什么?

  叶尘没有说话,仅仅只是将踩在叶三身上的脚,微微往下压,一阵强烈的剧痛,瞬间遍布他的脑海。

  感受到叶尘身上所传来的森然杀机,叶三一下慌了,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道:“你,你不能杀我……我,我可是元老一脉的人……你若是杀我……”

  “杀你又如何?一条恶犬罢了,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

  叶尘沉声道,身上的杀意丝毫没有减弱。

  “放肆!”

  就在这时,大伯叶龙也同样闯入叶尘的府邸之中,看着满地哀嚎的侍卫,以及被踏在脚下的叶三,他脸上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不过这种错愕的神色,很快就转变为愤怒:“叶尘,放开他,他是我的人!”

  “你的人?”叶尘冷冷看了他一眼,随后脚掌重重压下。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叶三鲜血狂喷,眼中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来。

  “那就杀对了!”叶尘松开脚,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缓缓道。

  轰!

  全场变得落针可闻,显然没人想到,叶尘真的敢当众杀人。

  更重要的是,叶尘不是丹田破碎,已经变成一个废人了么,为何他现在还能保留这么强大的战力。

  甚至连已经到达黄命境三层的叶三,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叶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谁都知道,叶三乃是他的得力干将,如今叶尘一脚踩杀了他,相当于狠狠扇了他一击耳光。

  “无故袭杀他人,叶尘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来到此处的人,不仅仅只有叶龙一个。

  不得不说,叶龙这次准备十分充分,即使对付他这个“废人”,也派出了大批的人马。

  在此刻,他的房间之内,已经挤满了侍卫,这些侍卫,都是叶龙带来的私兵,每个人最起码都有这黄命境一层以上的修为。

  如此多的武者齐聚一堂,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凌冽气势,使得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极其压抑,空气都沉闷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若是换作另外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之下,恐怕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瑟瑟发抖了。

  然而,叶尘却显得风轻云淡,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

  “无故杀人?叶龙你是瞎子么?分明是叶三袭杀本世子,本世子才不得不将其反杀而已。”

  “难道说,我一个堂堂叶家世子被人暗杀,还不能反击不成?”

  “更何况,你亲眼目睹了事实么?你仅凭一点片段,就想定我的罪,你以为你是家主或者元老不成?”

  叶尘脸上带着戏谑的神色。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字字珠玑,让能言善辩的叶龙竟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儿子,说得好!”

  一声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队人马鱼贯而入。

  正是叶尘的父亲,叶山!

  叶山冷哼一声,环视着在场的众人,道:“叶龙,祠堂的方向可不是这里,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儿子的房间,究竟意欲何为?”

  一股强横的气势,从叶山身上爆发了出来,化作一股刚猛的狂风,向叶龙碾了过去。

  叶龙脸色一白,不禁倒退了半步。

  “玄命境九层!”叶尘微微颔首,难怪这次父亲反应如此之慢,看样子在上次分别之后,他就进入了闭关的状态。

  直到现在突破后,才匆匆赶了过来。

  从他风尘仆仆的模样就能看得出,他几乎是出关的一瞬间,没有作任何休息,径直朝着这个方向赶来。

  “想不到你竟然突破了。”叶龙脸上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哼,我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到达玄命境八层的境界,今日突破不是很正常么?倒是你们,持兵闯入我儿子的房间,若是今日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就别想安然离开叶府大门了!”

  轰!

  强横的气势,再度向叶龙碾压过去。

  叶龙虽然精心准备了多年,但修为依旧不如叶山强大,仅仅只有玄命境八层初期而已。

  若是在叶山没突破之前,勉强还能算是势均力敌,可在叶山突破之后,他就远远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看到如此强势的叶山,叶龙眼中充斥着忌惮道:“我只是来带叶尘前往祠堂而已,绝无半点其他心思。”

  “前往祠堂?”叶山刚刚出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氛。

  “前往祠堂何须你们带路?他自己不会走么?”

  “识相的话,现在都给我滚,否则,那就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了!”

  叶山眼神逐渐冷凝了下来,一道道强悍的气势,从他身上,以漩涡般的方式向四周扩散出去。

  叶龙带来的那些侍卫们,全部都被这股气势压制得呼吸不顺,仿佛被一块万斤巨石压在肩头一样。

  叶龙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冷哼一声,带着一队人马离去,临走之时道:“叶山,即便你这么维护这个丧尽天良的小子也没用,元老们已经决定要废除他世子的身份了。”

  “就在祠堂宣读,这是元老会所决定的事情,你即使是家主,也无法改变这一个事实!”

  “我们祠堂上见!到时候看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嚣张!”

  “那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叶山望着叶龙的背影,沉喝了一声。

  “父亲,那叶龙怕是来者不善,似乎是冲着家主之位来的,你要小心。”叶尘眼神十分肃然,凝重道。

  上一世,叶尘乃是天生天养的孤儿,从未感受到家人的温情。

  而叶山,却从始至终,都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

  让他倍感温暖,更让他打从心底认可了这一个父亲。

  他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父亲,会受到其他人的伤害。

  “无妨,为父已经突破到了玄命境九层的境界,即便是元老院的人,也未必……”

  “咳咳!”

  说到这里,叶山陡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咳出了一口浓浓的鲜血。

  “父亲!”叶尘连忙扶了过去。

  叶山摆了摆手,道:“没事,老毛病而已,每次运转《玄冰劲》都会有这种后遗症。”

  “是家族唯一一本黄阶上品功法《玄冰劲》?”叶尘道。

  “没错,正是家族最为高级的功法《玄冰劲》,这门功法,高深莫测,威力无穷,只有历代家主才能修炼。”

  说到这里,叶山颇为黯然地摇了摇头:“原本我是打算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将这门功法传给你,只可惜……”

  若是按照之前叶尘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可惜一下,但此时的叶尘,乃是堂堂神帝之师,又岂会看重凡人世俗界的功法。

  更何况,父亲叶山修炼的《玄冰劲》还是残缺版本的功法。

  空有招式,但口诀却少了两段。

  因此,导致运行真气的路线出了差错,每一次施展《玄冰劲》之后,都会剧烈咳嗽,大口吐血。

  这不是什么后遗症,而是肺腑开始冻结的象征。

  等到病入膏肓之后,便会全身经络凝结成冰霜,皆是药石无灵,只能等死。

  叶家好几任家主,都是死在了《玄冰劲》的反噬之下。

  为了避免自己的父亲,也步上前人的后尘,叶尘道:“父亲,你修炼错了。”

  修炼错了?

  叶山突然都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说什么。

  “尘儿你在说什么?”叶山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一遍。

  “我是说父亲你的修炼方式错了。”叶尘道。

  这次总算听清楚了,叶山哭笑不得道:“尘儿,为父八岁开始修炼,如今已经修炼了将近三十二年的时间。”

  “每一步都是按照古籍和祖训上的记载,从没有出错过一步,怎么可能会练错呢?”

  “更何况,我所修炼的《玄冰劲》已经修炼到了凝水成冰的境界,若是练错了,也能练到这种境界,那才是……”

  还不等叶山说完,叶尘就抢先一步道:“父亲,你每在午夜时分,丹田以下三寸的位置,会感到一阵疼痛。”

  “每一次疼痛,都会持续一个时辰左右,阴雨天气,左禅宫和右冷心,也会有一种酸麻的感觉。”

  “除此之外,你的右手手肘,也会不定时的出现酸胀和疼痛的症状,是否如此?”

  轰!

  叶尘每说出一句话,叶山心中的震惊就会增加一分。

  在他全部说完之后,叶山整个人已经彻底懵逼了,呆滞在原地,用见了鬼一样的眼神,盯着不远处的叶尘。

  这些毛病,已经困扰他将近二十多年的时间了,随着《玄冰劲》的功力越深厚,他的症状就越严重。

  为了避免其他人担心,这些症状,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从未告知过其他人。

  即便是照顾他起居的侍女侍者们,也不知道他有这些问题。

  “尘儿,你这是……”叶山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猜测,但是仍然有些不可置信。

  “没错,孩儿这几天一直在闭关修炼,虽然孩儿的丹田已经破碎了,但根据那个神秘老者的传承,还是让我找到了另外一条修炼的方式。”

  “不仅如此,我还知晓了很多功法典籍,其中就包括《玄冰劲》的完整运行路线。”

  “父亲,你所修炼的《玄冰劲》乃是残缺的版本,缺乏最重要的两段口诀,导致你寒气入体,难以排出炼化,若是长期以往下去,总有一天,会寒毒爆发,到时候才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叶尘早就想好借口,解释这一切。

  听闻此言,叶山心中一阵后怕,直到这一刻为止,他心中已经信了九成以上。

  “尘儿,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叶山连忙道。

  “不急,等孩儿把完整的《玄冰劲》默写出来。”

  叶尘淡淡一笑,随后提笔在白纸上,快速写了起来,仅仅只是一盏茶时间不到,《玄冰劲》的所有心法和口诀,就已经全部被默写了出来。

  不仅只是心法和口诀而已,就连修炼《玄冰劲》所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配套的武技也一并被叶尘默写了下来。

  “真正的《玄冰劲》,是以真气催动空气中所蕴含的水汽,将其凝结成冰,化为己用。”

  “父亲,你太过注重于力量的运用,而忽略了技巧,十成力量在转化的过程之中,损耗了四成以上,此消彼长下,自然威力也会削减不少。”

  凡人的武学,叶尘根本不需要观看原本,只需看上一眼如何施展,就知道怎么补全。

  毕竟,他前世实在太过看过太多太多的功法典籍了。

  连神级功法,他都接触过不知道多少本。

  更遑论眼下区区的黄阶上品功法,自然是手到擒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叶山捧着墨迹未干的纸张,如同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难怪他每次施展《玄冰劲》的时候,都会感到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原以为是错觉,谁料这根本就是功法上的问题。

  当叶山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由于突破,还无法好好收敛的气势,陡然全部收拢了回去。

  从外表来看,他与普通凡人毫无分别,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竟然是一个玄命境九层的强者。

  “太神奇了,我感觉我的真气平稳了许多,再也不会出现之前那种滞塞的感觉,而且我感觉我的战力也提升了不少。”

  “原本的我,只不过刚刚突破境界不稳,还发挥不出玄命境九层相应的实力,但现在的我,境界已经彻底稳固,甚至感觉还能与玄命境九层中后期的强者交手了。”

  叶山望着自己的双手,忍不住一阵狂喜道。

  随后,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抓着叶尘的肩膀,语气凝重道:“尘儿,你拥有完整《玄冰劲》的事情,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残缺版本的《玄冰劲》乃是黄阶上品功法,而完整的《玄冰劲》却是玄阶下品功法,黄阶功法和玄阶功法看似只差了一个字,但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若是让玄阶功法的消息流露出去,不光是你我,就连整个叶家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在青火城,黄阶上品功法,都能当作一个世家的传家宝,至于更加高阶的玄阶功法,自然罕见无比,一旦面世,必然会引起一阵惨烈的腥风血雨。

  叶家虽然势大,但也不能冒这个险。

  叶尘自然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此事孩儿自然是拎的清楚,不会乱传。”

  “那就好,如今我实力大增,那元老院的人又如何?”

  叶山哈哈一笑,一双虎目变得无比锐利,身上的气势,也不自觉的显露了出来,显得无比霸气。

  在叶家,家主并不是一家独大的存在,与之相对的还有元老院。

  所谓的元老院,便是家族之中,实力最强,年龄又最大的一批人物。

  由于他们年龄太大,寿元即将耗尽的原因,一般都不会插手家族的事情,只有在一些很大的事情之上,才会主动现身。

  但即便如此,也没人敢否定他们的存在,毕竟,只要他们愿意,甚至连家主都直接换下来。

  这一次,为了打击叶山,叶龙显然是下了血本,拉来了元老们的支持。

  若是按照之前,叶山说不定还真的会忌惮元老们的实力,但现在,他实力大增,就算是那元老又有何妨?

  “尘儿走,我们去祖祠,我倒要看看叶龙他们想搞什么鬼!敢罢黜我儿子世子的身份,我叶山第一个不肯!”

  叶山大笑一声,朝着祖祠的方向走了过去。


标 签帝劫苍天叶尘 叶尘程若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