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小说_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35 ℃
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小说_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

绝胜烟柳满皇都

柳雅沧千澈 著

完本免费

小说主角是柳雅沧千澈的书名名字是《绝胜烟柳满皇都》,作者湘紫倾心创作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小说全文完整版无弹窗免费阅读《绝胜烟柳满皇都》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绝胜烟柳满皇都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柳雅看看灶台里还有余烬,添了几根细柴火,把火引燃。又烧上半锅水,然后把洗净的野菜倒在锅里,过一下滚水再捞出来,放在冷水里浸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柳雅沧千澈完整版免费版阅读去哪看,柳雅沧千澈小说无弹窗全本大结局去哪看,小说主角是柳雅沧千澈的书名名字是《绝胜烟柳满皇都》,作者湘紫倾心创作的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小说全文完整版无弹窗免费阅读《绝胜烟柳满皇都》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绝胜烟柳满皇都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柳雅看看灶台里还有余烬,添了几根细柴火,把火引燃。又烧上半锅水,然后把洗净的野菜倒在锅里,过一下滚水再捞出来,放在冷水里浸着。

免费阅读

  这次出来的黑小子更高、更壮,快要赶上一个成年人的体型了。不过看脸上的年纪,大概也就是十二、三岁。

  应该就是吴家的老大。

  吴家三兄弟齐齐的往门口一站,都是那么的黝黑、壮实,确实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柳雅没有丝毫的惧意,伸手推了推柳树,问道:“告诉二姐,哪个抢了你的钱?”

  “他,吴二蛮。”柳树用小手使劲儿的指向了吴家老二。

  “我抢你钱了,怎么地?就一文钱,也就是你们柳家这样的穷酸鬼才在意。要钱没有,我给我家大黄买鱼杂吃了。你跟狗要去啊?”吴二蛮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柳树一听,眼泪又在眼圈里打转。

  他们家连糙米都吃不上,可是吴家三兄弟抢了他的一文钱,居然买了鱼杂喂狗。

  柳雅没出声,眼神冷冷的看着耍蛮的吴家老二,上前一步,抡圆了胳膊就是一个嘴巴。

  “狗吃了吐不出来就算了,毕竟畜生不懂人事。可这一文钱可不能白给你。要你一颗牙,不算多。”

  “哇”吴二蛮被柳雅骂完之后才哭出声来,真的吐了一颗牙出来。

  看着地上一滩血里混着的一颗牙,连柳树都愣住了,又看看柳雅,连声“二姐”也不敢叫了,生怕柳雅再犯了傻病惹祸。

  三兄弟见自家弟兄被一个弱女子给打掉牙齿,那还得了?三人一拥而上将柳雅围住。

  柳雅也含糊,转眼的功夫,三个大小子都被她一人打倒在地。吴大壮两只手臂都被拉脱臼了,疼得不住的哀嚎。吴二蛮捂着脑门蹲在地上起不来,已经彻底被打懵了。

  这边吴家三兄弟哭叫成一团,早就已经惊动了左邻右舍。

  开始大人们还是看热闹,并没有人在意这是怎么回事。何况大家一看是柳家的傻丫头舞着根擀面杖,还以为傻丫头又胡闹了。

  可是现在,大家都眼见着吴家三个熊崽子一样壮实的孩子被柳家那个傻丫头给打的哭嚎不止,这才知道事情不对劲儿了。

  “树儿啊,怎么回事?你二姐不是傻吗?怎么变成疯子了?”

  “是啊,这傻丫头不只是傻呀,简直是要疯了。连吴家的兄弟都敢打呢。”

  本来是看热闹的一群人,竟然七嘴八舌的说起了柳雅的不是。

  柳雅举着擀面杖还站在人群中央,视线慢慢冰冷起来,眼神逐一扫过这些人的脸,把他们势力的嘴脸都看得一清二楚。

  “让开让开,这是怎么了?”

  一个六十开外的胖老头儿拨开人群挤了进来。一见地上哭嚎的吴家三兄弟就是一愣。转而又看看手里还举着擀面杖的柳雅,胖老头儿问道:“这……这是你干的?”

  “是我。”

  柳雅用手里的擀面杖指着吴大壮说道:“他带着两个弟弟欺负我弟弟柳树。把我家仅有的一把柴刀扔了不说,还抢钱。我不止要打,我还要他们兄弟赔我家的柴刀……”

  说来也怪,柳雅现在不过还是个十一岁的小丫头身形,个子不高、身子也单薄。可她的视线落在哪个人的身上,那人就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柳雅冷笑一声道:“一文钱你们觉得不值钱,可对我家来说却是生路一条。吴家三兄弟把柳家全家逼上绝路。我卸了吴大壮两条胳膊,要吴二蛮一颗牙,还算多?”

  柳雅说完,周围的人都是静了下来,谁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傻子能说出来的话。

  柳雅趁机将手里的擀面杖挥了挥,“大家也知道我傻,要是我见谁在欺负我柳家人,别怪我疯了去杀人。”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也都跟着闭上了嘴。大家都知道,傻子杀人不犯法。

  此时那吴家胖老头开了口,“芽儿说的没错,我吴家那三小子欠管教。既然如此,我愿意如数赔偿损失。大家乡里乡亲的,也不好闹太僵。”

  吴老头这么说,柳雅也没有再闹下去的必要,她把手里的擀面杖交给了柳树,自己朝吴大壮走去。

  吴大壮还坐在地上哭着。因为胳膊脱臼了,鼻涕都流进嘴巴里也没法擦,只能以抽一抽的,那模样又恶心又可怜。

  见柳雅朝自己走过来,吴大壮吓得一缩,挪着屁股使劲儿的往后躲。

  柳雅冷冷的呵斥了一声:“别动。”

  顿时就把吴大壮给镇住了,竟然一动都不敢动。

  柳雅提起吴大壮的左臂向上一端,只听“喀嚓”一声,吴大壮的胳膊就被柳雅给还原了。

  吴大壮又惊又怕的刚要惨叫,却感觉胳膊一下子就不疼了。正惊讶的合不拢嘴,右臂也被柳雅还原了。

  柳雅拍拍手,转身对那吴家的胖爷爷道:“行了,冲着您的那几句话,他的胳膊我给他接回去了。不过,要是他们兄弟三个敢找机会报仇,再欺负我弟弟柳树,到时候可就不是两条胳膊的事儿了。”

  说完,柳雅的视线在吴家三兄弟的脸上一一扫过。每看过一个人,那个人必定是哆嗦着朝后退两步。

  不久,一手拎着新柴刀另一只手牵起柳树的小手,柳雅走出了看热闹的人群。

  没走多远,柳雅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众人道:“以后我叫柳雅,清雅的雅,不是柳芽儿。你们可别叫错了。”

  一句云淡风轻的话,从一个瘦弱、娇小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却意外的带着满满的气势和冷意。

  看热闹的众人都忍不住点点头,异口同声地答应。

  柳雅拉着柳树路过村边的一棵大树下,忽然感觉到一束视线从树上传来。柳雅猛地停下了脚步,抬头向树上看去,就看到枝桠间探出一张倾城俊美的脸,一双星眸烁烁有神。

  “是你!”

  柳雅一怔,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发烧时来过的那个美到如诗如画的少年。

  “傻丫头,你那两招使的不错,就是手劲儿差了点。没吃饱饭吧?”少年说着,启唇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来。

  说罢,随手将一个馒头朝着柳雅扔了过来。

  柳雅探身接住馒头,眯着眼睛藏起瞳眸深处的冷厉,看着那俊美少年。

  “吃吧。我走了。”

  那俊美少年抬了抬下巴,说完就在树枝上一踏,灵活的身形如猿猴一般窜上了树梢,几个起落就跃出了村子,朝村外的小山奔去。

  柳雅楞楞的看着手里的馒头,竟然搞不懂这美少年是个什么意思了。只得低头问身边的柳树:“他是谁呀?”

  只是柳雅一连问了两遍,身边的柳树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双晶亮亮的眼睛只盯着柳雅手里的那个白面馒头。

  柳雅叹了口气,又心疼又无奈,把手里的馒头递给了柳树,柔声道:“吃吧。”

  柳树看看手里的馒头,这才回过神来。小嘴使劲儿的吞了下口水,才把馒头推回来,小声说道:“不,二姐,你吃。”

  柳雅知道柳树懂事,对于好多天连糙米粥都喝不饱的柳树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抵挡的诱惑了。一口口狠狠的嚼着馒头,一脸的满足。

  柳雅疼惜的把馒头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递给柳树,生怕他贪多,把自己给噎着了。

  但柳树只是吃了两小块馒头就不肯吃了。按住柳雅的手,说:“二姐,我也吃饱了。这个馒头留给大姐和爹吃吧。大姐每天洗衣服那么累了,爹虽然不能动,可他是咱们家吃的最少的一个了。”

  想了想,柳树道:“还有二姐,二姐刚才真神气啊。二姐也吃。”说着,柳树从柳雅的手里抢过馒头,不由分说的掰了一块塞进了柳雅的嘴里。

  柳雅含着一块馒头,心不由得涩涩的哽住了。这一口馒头简直能够融化了柳雅的心,让她从未感受过的亲情和温暖一并涌了上来。

  两人并排着往家门口走。

  才走到自家院口就看到一个高大结实的少年出来。少年身后还跟着柳家的大姐柳絮儿。

  “芽儿,树儿!”

  柳絮儿一见两人,赶紧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柳树。前后看着,“芽儿啊,你怎么能带着柳树去吴家呢。万一你们吃了亏可怎么办?咱爹就树儿一个儿子,你让咱爹多心疼呢。”

  柳雅知道柳絮也是心急,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

  倒是那少年看柳雅闷声站在一边,走过来低头看着柳雅,那眼神很是温和、亲切。

  柳雅被看得有些不舒服,抬头也看向那少年。就他比自己高出一个头还多,宽宽的肩膀,一身纠结的肌肉,纵使穿着长衫都能看得出来。

  更是那少年长着一双浓浓的剑眉,让这张看起来并不出彩的脸上显得多了几分的英气。被柳雅这么一打量,那少年不由得愣了愣,柔声问道:“芽儿,你没受伤吧?吴家的兄弟怎么你了,武牛哥去给你们出气。”

  这几句话说的诚心诚意的,还带着几分关切和温柔,让柳雅感觉到了浓浓的温情。

  “你就是陈武牛?”

  柳雅想起柳树说,村里只有武牛哥陈武牛能制住吴家的三个小子,看来就是这位了。

  “是啊。”陈武牛显得很开心,不由得伸出一双大手去握柳雅的肩头,“芽儿,你大姐说你不傻了,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凭着前世杀手的本能,柳雅最讨厌被人随便碰触。所以陈武牛的大手还没落在柳雅的肩头,柳雅就退后一步,躲开了陈武牛的手。

  陈武牛一下子没有碰到柳雅,一双手停在空中有几分的错愕。再看柳雅,发现柳雅看自己的眼神里竟然带着几分的疏离。

  “芽儿……”

  陈武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芽儿,武牛哥从镇上一回来就跑来看你了,听说你带着柳树去吴家,可把他担心坏了。你快说说,到底吴家把你们怎么样了?”

  柳絮儿见陈武牛愣着,还以为她真的受伤了。

  柳雅摇摇头道:“没事,吴家没有把我们怎么样,还赔了我们家一把新柴刀。”说完,柳雅就往屋里走去。

  从陈武牛的身边走过时,柳雅用眼角的余光瞟向陈武牛,竟然发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的失落。

  难道说这个陈武牛对柳芽儿……

  想到这儿,柳雅不由得摇了摇头。柳芽儿以前是个傻丫头,陈武牛这模样、这气势在村里必定是个比较出挑的少年,身边可少不了那些村姑环绕。

  估计,是陈武牛心眼真的很好,对柳芽儿这个傻丫头同情又爱护吧。

  柳雅一只脚迈进门槛,这才想起回头说了一句:“大姐,武牛哥,以后我叫柳雅。”

  “啊?名字都改了?”

  柳絮儿一愣,搞不懂自己这个妹子究竟是不傻了还是痴傻的更厉害了。

  倒是陈武牛憨厚的笑了笑,干脆的答应了一声。

  “我累了,回去休息了。”

  柳雅说完,径直回了屋里。

  这一通折腾,虽然没有伤筋动骨,可是对于柳雅来说,这个傻丫头的身体还是太虚弱了。

  柳雅回到屋里,陈武牛的视线却还久久的朝着柳雅进屋的方向看着。

  柳絮儿则是看着陈武牛那高挑的身形和壮实的身板,眼神带着几分的倾慕和痴迷。

  “大姐,二姐今天可威风了。”

  柳树一手举着柴刀,一手拿着半个馒头,绘声绘色的把柳雅今天在吴家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柳树说完,柳絮儿和陈武牛都愣住了,不约而同的再次向柳雅所在的屋子方向看去。。

  “爹,我说的都是真的,二姐她可威风了。吴家的三兄弟都不是她的对手。”

  柳树说着话,小腰板又拔了拔,脊背挺的笔直的。

  可柳达成听了柳树的话,一双眉头就拧成了疙瘩。低头喃喃道:“难道说,芽儿是因为她娘……不会啊。”

  “爹,你说什么?二姐的娘,不就是我娘吗?我们的娘怎么了?”柳树只听了一句“芽儿的娘”,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娘亲来。

  柳达成叹了口气,眼神朝着柳雅他们的那屋看了看,摇摇头道:“没事,树儿啊,你还小,这些事不知道的。”

  柳树虽然小,但也知道爹不愿意提起娘亲的事情。他一直以为爹爹是和他们一样,不提起就是怕心里更想娘亲呢。

  柳达成看看柳树,摸了摸他的头道:“树儿啊,记住,芽儿是你二姐,一定要待她好啊。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是你的亲二姐,知道吗?”

  “嗯,柳树记住了。”

  柳树答应着,可是心里却觉得好奇怪。爹是怎么了?

  “行了,你出去玩儿吧。以后见着吴家兄弟,还是躲着点走哈。”柳达成挥了挥手,让柳树出去。可转眼又看到柳树手里的馒头,这才问道:“树儿啊,馒头哪儿来的?”


标 签绝胜烟柳满皇都 柳雅沧千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