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木空言)小说_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65 ℃
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木空言)小说_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

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

顾晴欢霍景琛 著

连载中免费

热门总裁豪门小说排行榜推荐~《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由作者木空言倾心打造的是一本都市总裁豪门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小说完整版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顾晴欢霍景琛小说讲述的是:结婚时,霍景琛以为娶回家的小妻子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离婚时,霍景琛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就是一只修炼成精的白素贞。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晴欢霍景琛小说完结版,顾晴欢霍景琛小说目录,顾晴欢霍景琛小说全文免费去哪看,热门总裁豪门小说排行榜推荐~《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由作者木空言倾心打造的是一本都市总裁豪门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顾晴欢霍景琛小说完整版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顾晴欢霍景琛小说讲述的是:结婚时,霍景琛以为娶回家的小妻子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离婚时,霍景琛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就是一只修炼成精的白素贞。

免费阅读

  “如果我始终都不肯离婚呢?”顾晴欢咬着唇问。

  霍景琛冷哼一声:“那就等着被我折磨。”

  她收起眼中的黯然,葱白的指尖紧紧握住方向盘,语气坚定:“那就彼此折磨吧,我们谁都别放过谁。”

  他眼中弥漫起一片怒意,忽然用力拽紧顾晴欢的手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此时顾晴欢应该已经尸骨无存了。

  “顾晴欢,你闹够了没有!”

  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顾晴欢鸦尾般的睫毛轻轻下垂,遮住了通红的眼眶。

  她现在看起来一定很令人讨厌吧?

  她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可这两年来,她努力扮演着霍家好媳妇的角色,等着霍景琛回来,好不容易盼回了他,他轻飘飘一句“离婚”,就想抹杀她对他的爱,和对霍家的付出?

  凭什么?

  霍景琛可以肆意妄为,但她顾晴欢,绝不会轻易妥协。

  “你弄疼我了。”顾晴欢慢慢抽出手腕。

  瞥见她手腕上浮起的淤青,霍景琛别过头,暗自恼怒。

  他本想用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可惜她一直在激怒他。

  “我该回家做晚饭了,如果你不想吐的话,麻烦系好安全带。”一声淡淡的提醒之后,顾晴欢一脚踩下油门。

  二十几分钟以后,车子停在霍家别墅门口。

  沈叔欣喜地迎上去,“少爷,少奶奶回来啦!”

  自从霍景琛和顾晴欢结婚以后,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俩一起回家。

  沈叔暗暗想,待会儿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和太太。

  只是……

  他脸上的喜悦还没爬到眉梢,就看到霍景琛推开车门,一脸发绿地冲进花园里。

  “少爷……”

  他正要追上去,一阵干呕的声音隐约传来。

  顾晴欢神色平静地嘱咐:“沈叔,景琛晕车,一会儿您给他递杯水缓解一下。”

  晕车?可霍景琛以前不是飙车党吗?沈叔满脸疑惑地答应。

  霍家的晚饭,这两年来一直都是顾晴欢亲力亲为。

  霍元宏年纪大了,期间动过一次手术,身体早已大不如前;秦沐之又有高血压,所以,她格外注重两位老人家平时的饮食搭配。

  顾晴欢走进厨房,开始准备食材,等她转身寻找调料时,一抹颀长的身影近在眼前,她吓得手心一滑,盘子掉了下来。

  霍景琛眼疾手快地捞住盘子,随手丢在大理石桌面上。

  他双手环胸,斜倚在黑色玻璃墙旁,一脸冷笑地盯着她,“这么贪图我的财产,你该不会在食物里下毒,想要谋杀我吧?”

  她微微蹙眉,这男人怎么像长不大的孩子?

  “我没那个闲工夫,”顾晴欢平静地瞥了他一眼,“再说了,让你爸打死你不是更快?”

  “你!”霍景琛漂亮的眼睛里噌地冒出两簇小火苗。

  这女人伶牙俐齿,实在是可恶!

  见他长手长脚地站在她面前,碍事得很,她找到他身后的胡椒粉,轻轻拧开盖子,顺便晃了晃。

  一股浓烈的胡椒味儿扑鼻而来,呛得霍景琛咳嗽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他跟见了鬼似的扭头就走,连嘲讽她的功夫都省了。

  顾晴欢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她好像……从跟霍景琛的斗智斗勇中,找到一丢丢乐趣了。

  晚餐刚准备好没多久,顾晴欢的话就一语成谶了。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霍元宏突然间大动肝火,厉声斥责霍景琛。

  霍景琛争辩了几句,反而惹得霍元宏更加暴跳如雷,竟将一个烟灰缸隔空扔了过去,砸中了霍景琛额头。

  秦沐之看到儿子额头流血,忍不住一阵眩晕,要不是顾晴欢出现得及时,眼看着就得晕过去了。

  霍元宏怒不可遏地指着霍景琛怒吼:“你要是敢离婚,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回答他的是霍景琛冷漠的背影。

  顾晴欢轻声安慰着两个老人,把他们送回房间休息,找来沈叔一问,这才明白这场风波的原因。

  家里订的杂志没有收好,被霍元宏看到了霍景琛的那些绯闻照片,他才会这么生气。

  “沈叔,以后记得把有关景琛绯闻的杂志统统挑出来,别让老爷子再看到了。”顾晴欢细心叮嘱。

  沈叔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少奶奶,少爷这次实在是过分了,我老沈肯定站在你这边。”

  “沈叔,谢谢你。”顾晴欢心里一阵温暖。

  卧室门口,顾晴欢敲了敲门。

  门开了,霍景琛漠然盯着她,神情冷淡地转身。

  “我拿了些药过来,你擦一擦吧。”她抬起手示意了一下手里的小医药箱。

  “你很得意?”他冷嗤一声。

  顾晴欢一脸认真地回答:“我只担心你额上的伤口,会不会留疤。”

  他眯起冷峻的眼睛,漠然坐在沙发上,盯着她从医药箱里拿出瓶瓶罐罐。

  顾晴欢有一双很美的手,纤长白皙,指甲透明中透着健康的粉色。

  她似乎做什么事情,看上去都很有美感。

  霍景琛一时入了神,竟忘记生气,等回过神来,顾晴欢已经坐在了他对面,手里的消毒水也涂到了他额上。

  他剑眉紧蹙,幽冷的眸光从她明亮的眼睛,一路挪到她的红唇上。

  他微微靠近,薄唇在距离顾晴欢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会喜欢上你?”

  她的动作蓦然停住,心里闪过一抹轻微的刺痛。

  “你怎么样对我,那是你的事,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丈夫。”

  霍景琛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笑容嘲讽,“丈夫?我还没碰过你,怎么能算得上你名正言顺的丈夫?”

  这样邪魅而又危险的他,对于顾晴欢来说,是陌生的。

  她眨了眨眼睛,忽然神情真挚地说:“如果你现在就想让我们的夫妻关系,变得名正言顺,我没意见。”

  说着,她的手慢慢滑向了他的衬衣扣子,竟试图去脱他的衣服。

  霍景琛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厌恶,他仿佛嫌脏,松了手,冷冷起身。

  “出去!”

  她抿着唇,镇定自若地起身,不忘嘱咐:“记得把剩下的药擦完,再贴上纱布。”

  “我说出去!”他不耐烦地再度呵斥。

  顾晴欢依旧不为所动地说:“你两年没有回家了,家里的东西你一定不晓得都放在哪里,睡衣放在……”

  “顾晴欢,你这个女人是没有自尊心的吗?”霍景琛忍无可忍,挥手砸碎了一个杯子。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家里的佣人,吴妈站在门口,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进去收拾,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顾晴欢深吸一口气,把满地狼藉留给了吴妈。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轻轻关上门,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竟止不住地颤抖。

  “没关系的,他总会知道你的好的。”顾晴欢红着眼圈,逼迫自己露出笑意。

  顾晴欢从浴室出来,换好白色睡裙,坐在梳妆台前擦好保养品之后,掀开被子准备睡觉,敲门声忽然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她打开门,一张阴沉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

  此刻,这张额角顶着纱布的俊脸,正没好气地问:“我的睡衣放哪儿了?”

  她愣了几秒,有些想笑,于是便真的笑出声了。

  霍景琛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他双手环胸,不悦地盯着她,“你故意整我是不是?”

  “没有啊,我刚刚想要告诉你,是你自己闹脾气不想听。”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他冷着脸,微微侧开身子,语气依旧冷冰冰的,“还不快去找出来?”

  进了霍景琛的房间,顾晴欢简直比老妈子还要忙。

  “顾晴欢,我其他衣服你放哪儿了?”

  “家里的熏香呢?”

  “那件蓝色衬衣呢?”

  她有条不紊,一一从对应的地方拿出他需要的东西,神情坦然地看着他。

  “还需要什么?”

  霍景琛盯着她,忽然明白短短两年间,她是如何收服父母的了。

  他两年没回来,她俨然成了霍家的半个主人,事无巨细,全都由她掌管着,偏偏她还长了一张纯净到令人无法不给予信任的脸。

  他迟早要撕开她的伪面具。

  “你可以走了。”他冷冷丢出一句话。

  顾晴欢早就习惯他的喜怒无常了,反正她也困了,回去睡觉正合适。

  她走到门口,伸手拉了一下门。

  嗯?

  没拉动。

  她皱着眉头,又拉了一次。

  还是没拉动。

  顾晴欢又用力扭了几把,终于确定,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八成是婆婆吩咐人做的。

  她哭笑不得,有些无奈地转过身。

  霍景琛背对着她,上半身已经脱光了。

  结婚两年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丈夫的身体。

  果然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穿什么都有种禁欲却又让人忍不住靠近的气息。

  当年婚礼上,她挽着霍景琛的手走过红毯,城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暗自心碎,就连她妹妹顾云晓也恨她至今。

  顾晴欢现在有些了解女人们嫉妒的理由了,有钱有势,又有一副好皮囊的霍景琛,真是得了上天所有的宠爱。

  听见脚步声,霍景琛有些疑惑地回头,“你怎么还没走?”

  “我……走不了……”

  霍景琛走过去,拉了一下门,俊脸随即沉了下来。

  “自导自演很好玩儿?”他嘲讽道。

  顾晴欢咬着唇,知道就算是辩解了,他也不会相信。

  她走到沙发上抱起枕头,低声说:“我今晚在沙发上睡一晚,等明天早上天亮,你只需要跟妈说,我们有在一起,就行了。”

  呵呵,真不愧是他们霍家懂事的好儿媳。

  霍景琛暗自冷笑。

  夜深了。

  顾晴欢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忽然掉了下来。

  她痛呼一声,捂着腰,从地毯上爬起来。

  “回床上睡吧,别在这里装可怜。”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见手里拎着酒杯的霍景琛。

  他穿着件宽松的白色休闲装,慵懒随意,身上弥漫着淡淡的酒味。看上去,似乎喝了不少酒。

  想起他额头上的伤口,顾晴欢的睡意一下子没了。

  她夺过他手里的酒,有些生气,“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喝酒?”

  他盯着她有些泛红的小脸,忍不住抓住她的胳膊,薄唇微扬,“你以为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模样,我就会改变离婚的决定?”

  顾晴欢红唇微微翕动,她不是假装关心,她是真心在乎他。

  突然,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让开点,让我先听听。”

  “嘘,小声一点,别吵醒他们了。”

  “哎呀,小别胜新婚,这会儿,他俩一定累到睡着了,嘻嘻。”

  佣人们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令顾晴欢脸颊发烫。

  霍景琛眯着眼睛,忽然把顾晴欢打横抱起来。

  她惊呼一声,蓦然想起外面有人,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只是眼睛仍旧睁得大大的。

  “既然他们都乐见其成,不如,我们假戏真做,也算是满足了我父母的心愿。”霍景琛唇角挂着一抹讥诮,将她扔到床上,自己俯身压了下来。

  不!

  不是这样!

  她想要的是他真心的爱,不是强迫!更不是勉强!

  “霍景琛你放开我!”她狠狠一口咬在他胳膊上,疼得他闷哼一声。

  顾晴欢从他怀里挣脱,披头散发地想要逃,被他重新拽了回来。

  昏暗的光线下,她小脸苍白,眼睛明亮得宛如星辰。

  霍景琛心里微微一动,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脸上就挨了顾晴欢一巴掌。

  “啪”的一声,吓到的反而是顾晴欢自己。

  她怔怔地看着他脸上的巴掌印,嗫嚅着想要上前安慰,却被他周身散发的冰冷气息给阻止了。

  “原来你就是这样对待你丈夫的。”他轻漫地抬起头,眼中的冰冷笑意,足以在她与他之间,筑起一道高墙。

  顾晴欢用力握紧拳头,咬着唇,艰难地说:“你可以恨我,但我绝不会离婚。”

  她匆匆跑进洗手间,用力锁上门。

  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又怂又蠢笨。

  “顾晴欢,你怕他做什么?你又没做错什么。”她喃喃自语。

  这一夜,对两个人来说,都是煎熬。

  次日天一亮,顾晴欢立刻溜出房间,回到自己的卧房。

  她盯着眼圈下两个黑眼袋,不得不用精致的妆容来掩饰。

  等她下楼时,早餐早已准备好了。

  霍景琛换了一件黑色衬衣,领口随意开了两颗扣子,面无表情地用餐。

  顾晴欢满脸歉意地坐上去,低声说:“妈,真不好意思,我睡过头,忘记给您煮汤了。”

  秦沐之的视线,在霍景琛和顾晴欢脸上来回逡巡,忍不住笑出了一朵花,“妈理解,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应该多睡睡觉,以后煮汤这种小事,交给吴妈去做就行了。”


标 签离婚无效霍先生太作了 顾晴欢霍景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