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小说_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66 ℃
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小说_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

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

唐清歌薄祁琛 著

连载中免费

唐清歌薄祁琛最新章节列表,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全文在线阅读,唐清歌薄祁琛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热门火爆的总裁甜宠文《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又名《一胎三宝:帝国总裁霸道宠》,作者是糖青稞,故事递网提供《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唐清歌被亲人算计陷害以至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如今多年后她重新回到娱乐圈,她第一步要做的是抱紧大佬薄祁琛大腿,当唐清歌过五关斩六将斩获影后奖项时,众人都笑嘲唐清歌是靠身材上位,殊不知此时霸道总裁薄祁琛说出了一个惊人秘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唐清歌薄祁琛最新章节列表,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唐清歌薄祁琛)全文在线阅读,唐清歌薄祁琛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热门火爆的总裁甜宠文《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又名《一胎三宝:帝国总裁霸道宠》,作者是糖青稞,故事递网提供《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唐清歌被亲人算计陷害以至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如今多年后她重新回到娱乐圈,她第一步要做的是抱紧大佬薄祁琛大腿,当唐清歌过五关斩六将斩获影后奖项时,众人都笑嘲唐清歌是靠身材上位,殊不知此时霸道总裁薄祁琛说出了一个惊人秘密......

免费阅读

  在薄祁琛走进来的那一刻,唐丞已经坐的端正,垂头看着自己手,抿紧小嘴,穿着白天那套小西服,看起来跟平日里的薄烨一模一样。

  薄祁琛走到他跟前,从上空俯瞰他,眸色黑压压的。

  感受到头顶男人的视线,唐丞小身子绷的紧紧的。

  旁边戴着金丝眼镜的助理连忙对唐丞说道,“小少爷,你赶紧跟先生认个错这件事就过去了!”

  唐丞吓的不敢吭声。

  好在别墅里的佣人管家都知道薄烨的性格,性格自闭又拒绝跟人交流,平日里薄祁琛工作又忙,从来没抱过他,也没跟他多说几句话,所以他也从不跟他多说几句话。

  但是抬头望向薄祁琛的唐丞却吓到了!

  他诧异惊讶的喊了出来,“爸爸?”

  这个男人怎么跟他长的这么像?

  一年听不到薄烨叫自己一次‘爸爸’的薄祁琛动作一顿,他看着小萝卜头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喊着他爸爸,心底某一寸钢铁般的地方到底没了之前那么刚硬。

  “我、我知道错了。”

  唐丞低着脑袋,咬牙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助理赶紧对薄祁琛说道:“薄总,小少爷看样子已经知道错了,他年纪小,大概是看动漫或者玩游戏,觉着说自己是另一个人很有趣,来逗趣犯错也正常,以后只要好好教导就行了。”

  薄祁琛深深望了唐丞一眼,唐丞坐立不安。

  半晌,男人沉声。

  “吃饭吧!”

  是对他说吗?

  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说完男人便跨步朝着大别墅的二楼露天餐厅走过去,唐丞松了口气。

  唐丞坐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还在小心翼翼的瞅着对面的男人,薄祁琛不是不知道他在看自己,但是他没有出面阻止,任由他打量自己。

  于是唐丞纠结了。

  他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难道……这是他亲爹?

  他们长得这么像,说不定他真是他亲爹也不一定,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他很有钱!

  唐清歌这五年都在国外,为了抚养两个孩子她什么工作都接,可是她没有文凭,接的工作勉勉强强只能养家糊口,这也就导致他们一直没有富起来。

  他要不要留在这里调查一下?

  越想越觉着该留下来的唐丞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他决定要留下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男人的身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他亲爹!

  男人的手机忽然响起,他已经进餐结束,看了眼对面安静吃饭的孩子,男人眼眸微深,皱了皱眉。

  他毫不避讳的接起电话,按了免提,一个字,冷冷的,“说。”

  手机那头,男人的助手恭恭敬敬的说道:“薄总,《仙妖记》已经开拍了,明天是妖姬这个角色的试镜,您作为投资人明天其实也不必出席试镜……但是按理我该问一下,薄总您明天去吗?”

  按理说,这种场合薄祁琛是不会去的。

  唐丞这时忽然想起来了,眼前他这个便宜‘爸爸’可不就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那个年轻的富豪吗?

  他这个爸爸可真有钱啊!

  但是唐丞却又想起来,《仙妖记》可不就是她妈妈要试镜的电视剧?唐清歌虽然没有文凭,但是她母亲却是实实在在的演员,从小到大唐清歌就跟着母亲学习各种表演,可以说唐清歌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演员。

  而且妖姬,他妈妈好像就是要试镜这个角色。

  他要帮妈妈!

  薄祁琛已经开口准备拒绝出现在明天的试镜会上,可是骤然间西服衣摆处被一只小手紧张的抓住。

  薄祁琛静静的看着他,在这种注视的压力下,唐丞压力山大。

  他就抓着他,然后不说任何话。

  薄祁琛眉宇间没有闪过一丝不耐烦,沉声问他,“想去?”

  唐丞绷着一张小脸,紧张的也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但是小家伙分明表示了很感兴趣的意思。

  难得见他对一件事感兴趣。

  薄祁琛半阖下深邃的眼眸,对着手机那头,嗓音一贯低沉,却性感,沉声决定,“去准备明天的试镜名单。”

  唐丞眼睛晶亮,绷住表情,心里窃喜。

  这就是有爸爸的感觉吗?

  有爸爸(钱)的感觉可真好!

  ……

  第二天,试镜会。

  唐清歌一整夜都在陪薄烨,直到早上才把薄烨送回住所,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往了试镜会现场。

  “不好意思,请问号码牌是在这里领吗?”

  “你叫什么名字?”

  “唐清歌。”

  工作人员动作一顿,立马看向眼前这个素颜的女人,看过去一眼过后,工作人员没忍住迸发了一声,

  唐清歌一笑,“怎么了?”

  “没,没有。”工作人员在片场见过不少美女,但是头一次见素颜还这么漂亮的,脸蛋白净的没有一丝瑕疵,明眸善睐,笑起来的时候似乎在勾魂一样。

  所以他一时间没控制住。

  想起被交代的事情,他立马站起来说道,“你要领号码牌是吧,你也是试镜妖姬这个角色的?”

  “对。”

  “那就跟我来吧,我带你去。”

  她身后几十个女人愤愤不平的看着她和那个工作人员,唐清歌听到她们小声嘀咕凭什么给她优待。

  唐清歌挑了挑眉,她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优待了!

  可是她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于是抬手将碎发弄到耳后,轻笑,“好,谢谢!”

  那个工作人员脸一红,结巴起来,“这没、没什么的。”

  唐清歌走了进来,结果工作人员直接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暗暗的,她的视野范围只能看清很短一段距离,只能看出这里很宽敞,大概两三百平大,屋子里的摆饰也很高雅。

  看起来不像是休息室,倒像是总统套房?

  她皱了皱眉,为什么工作人员把她带到了套房里来?

  ……

  “唐姐,你在看什么?”

  助理忽然唤了唐梦茜一声,唐梦茜惊吓过度的掉了手中刚刚拿到的《仙妖记》的剧本,来不及多想,唐梦茜立刻冲出车去找那个刚刚看到的身影。

  那个在门口的身影,怎么那么像唐清歌那个贱人呢?

  可是这不可能,唐清歌那个贱人明明已经死了!

  难不成是她看错了?

  “唐姐!”

  唐梦茜捏紧手心,指甲掐在手心里才堪堪压住刚刚的震撼,她冷静的转身,温柔的说道:“我没事,我们进去吧,待会试镜就要开始了,我很期待妖姬的扮演者出现在这场试镜会里,以后还要跟对方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不如我们先去认识认识这个人。”

  “唐姐,你真是太善良了。”

  唐梦茜淡淡一笑,她是娱乐圈人人称赞的善良小花,哪怕是助理她都不会苛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立住她善良的标签。

  “进去吧!”

  ……

  监控室里,一个小豆丁瞪大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休息室的监控画面,看到自己妈妈进了这间休息室的那一刻,他紧张了起来。

  不一会儿,看到自己便宜‘爸爸’又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他更激动了!

  就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他亲爹了!

  就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他亲爹了!

  ----------------------

  套房里。

  唐清歌敏锐的听到房间浴室里传出来冲浴的声音,当下心里一个‘咯噔’

  下一秒,浴室的门打开了,里面热气腾腾的空气飘了出来,唐清歌瞪大眼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

  男人上半身,他碎发黑漆漆的沾着水汽,一张刀刻般的脸俊美的让人窒息,可惜云烟缭绕,她看不太清他的容颜,但是往下看,他胸膛健硕有力,肌肉线条看起来特别有力量,特别是上面还沾着水珠,让唐清歌看的燥热。

  但是这一切反应都在男人冰冷的眼神下消失了。

  唐清歌心中警铃大作,往后退,“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

  男人声音低沉带着冷感,却特别的好听。

  唐清歌一噎,“我、我是来试镜的,出现在这儿是……是……”

  绞尽脑汁,唐清歌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眯眼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人,她一张素颜的脸上粉黛未施,却白皙如玉,美的浑然天成,五官精致,红唇娇艳,增之一分嫌多,减之一分嫌少。

  男人眼眸微深,墨色的瞳眸里含着深沉的深意。

  没有疑问,几乎是笃定的语气。

  唐清歌听着男人的话,气的咬牙,一字一句,“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这男人说话可真让人嫌恶的!

  “这里是我的专人房间。”

  男人淡定陈述这个事实。

  这里是他的专人房间?可是这里不是那个人把她带来……

  唐清歌立刻反应过来,看男人的目光带着唾弃,呛回去,“我看,分明是你让人把我带进来,我还要问这位先生你派人把我领进来是什么意思,楼下是《仙妖记》妖姬的试镜会,我是来试镜的,可是却被你的人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

  说起来,唐清歌都要气死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男人也太让人讨厌,太让人厌恶了!

  薄祁琛眼眸微闪,看着女人气红的娇颜,目光落在绿植里一枚细小的监控摄像头上,眯起了眼,这间总统房的确不会有人敢私自带人进来,但是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他走到门口,开了门。

  唐清歌一愣。

  “不是来试镜的吗?”

  唐清歌瞪着男人,气的咬牙,恨恨的跺脚跑出去了。

  真是倒霉,第一天试镜就遇到了神经病!

  监控室里,唐丞抱着监控录像快要懵了,妈咪不认识这个男人,难道说这个男人不是他亲爹?

  下一秒,监控录像的镜头拉近了一张俊脸,对面,薄祁琛眯眼盯着监控摄像头,启唇,“薄烨。”

  糟了!糟了!

  便宜爹生气了!

  唐丞安静的坐在监控室里继续伪装他的自闭形象,等着薄祁琛来。

  薄祁琛进来的时候,唐丞四十五度望天,神情略带忧郁。

  看在他这幅模样上,他便宜爹应该不会跟他算账了吧?

  薄祁琛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索性坐在一旁盯着监控画面,看到刚刚那个女人出现在画面里的那一刻,他的目光有些沉,眼神中闪过一丝暗光。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即使素颜也漂亮到勾人,却不知道她居然还勾走了他这个儿子的心。

  他这个儿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他的主意也敢打。

  薄祁琛深深的侧目看了唐丞一眼。

  看到唐清歌又出现在屏幕上,唐丞眼睛精光闪闪,明显很激动,但是在薄祁琛看过来的那一刻,他小头一低,又装作沉默的模样。

  一旁的助理对薄祁琛说道:“薄总,小少爷似乎很喜欢这个女人,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在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这次试镜会女人里面长得属最好看,形象气质也很符合妖姬这一角色的人,您说,要不然我直接跟导演组那边说一声?”

  这个‘说一声’意味着什么,连唐丞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唐丞竖起了耳朵。

  薄祁琛看着唐丞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也要看她是不是有真材实料,公司不养闲人。”

  谁说的!他妈妈可厉害了!

  你就等着被妈妈亮瞎眼吧!

  唐丞不服气的盯着监控画面!

  画面里,唐清歌从套房气鼓鼓的回到休息室里之后就遇到了麻烦,她面前站着一个穿着青色吊带短裙,脸上的妆容却十分重,像是刻意营造‘妖娆’形象的女人。

  只是那个女人裙子上被她手里拿的咖啡不知道什么缘故给泼脏了,身边同样参加试镜的女人纷纷给她递纸巾,关切的问,“徐青你没事吧?刚刚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女人气坏了,她看着自己价值上万的裙子被弄脏,又看唐清歌那张不着粉黛却美的浑然天成的脸,眼神中闪过一丝嫉妒,扬起声音来,“你给我道歉!”

  唐清歌在一旁事不关己,微微一顿,指了指自己,“你在跟我说话?”

  “不是你是谁,我端着咖啡好好的从你身边经过,你为什么忽然撞我?在场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刚刚我经过你身边的时候你故意撞了我,我这条价值上万的裙子都被你弄脏了!”

  众人哗然,纷纷围了过来,窃窃私语。

  “真的是她撞的你吗?”

  徐青斩钉截铁,有些气急,“就是她!试镜快开始了,难不成还是我自己泼的我自己吗?现在试镜的要求真是越来越低了,什么阿猫阿狗也放进来,以为自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能为所欲为了?”

  这个女人长得这么好看,真要是让她面试了,岂不是没有自己的机会了?

  徐青指着她鼻子,声音尖锐,“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道歉,并且给我赔偿十万!”

  听到徐青的要求,场面安静了一瞬。

  唐清歌听后眼神暗了暗,刚刚这个叫徐青的女人迎面端着咖啡走来的时候,她分明避开她了,那咖啡,是她不小心泼到自己身上,可是现在她却在嫁祸给她!

  “如果我不呢?”

  她缓缓出声,抱臂,神态自若。

  众人一愣,徐青脸色一变,咬牙,“好你个唐清歌,你不仅做错事不道歉,还态度这么强硬!”

  被一群女人包围了,在这群人里面,唐清歌素颜朝天却是这群人里面最美的,所以在一致对外这件事上,这群女人做的非常好!

  有个女人突然抽走了唐清歌手中的简历,翻开之后先是鄙夷的看了眼她学历,然后再冷嘲热讽的对唐清歌说道。

  “你们看,她的简历居然是这几年都在国外发展,既然你在国外发展的那么好,那你还回来做什么啊?”

  “我看看,你看错了!她不是在国外发展,是在国外当群演打工呢!哎呦喂,唐清歌,学历才高中!可笑死人了,在场的哪个人不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就你一个高中学历居然也敢来参加试镜!”

  “怪不得不肯道歉,你学历这么低也敢来试镜会!我看你不仅是学历低,你的人品应该也有问题吧?”

  一群女人说完嘲笑了起来。

  唐清歌脸色暗沉了下来。


标 签妈咪我是你家宝贝呀 唐清歌薄祁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