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小说_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40 ℃
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小说_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

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

苏七月慕延之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完整版无删减阅读,苏七月慕延之小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苏七月慕延之小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苏七月慕延之大结局免费,苏七月慕延之全文免费,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豪门虐心佳作《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主角是苏七月和慕延之,小说讲的是苏七月跟母亲陪嫁到慕家,她有自己心爱的人,而她想做的只有逃离慕延之这个恶魔,可慕延之却用各种方式将其禁锢身边肆意折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苏七月慕延之)完整版无删减阅读,苏七月慕延之小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苏七月慕延之小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苏七月慕延之大结局免费,苏七月慕延之全文免费,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超精彩的豪门虐心佳作《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主角是苏七月和慕延之,小说讲的是苏七月跟母亲陪嫁到慕家,她有自己心爱的人,而她想做的只有逃离慕延之这个恶魔,可慕延之却用各种方式将其禁锢身边肆意折磨......

免费阅读

  慕延之?怎么可能呢,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将苏七月跟慕延之联系到一起。

  十分钟后,查出来的结果让他意外,名为延之的男人,在这江城只有一个,慕延之。

  那么苏七月的身份,就是慕延之的继妹?!

  别墅门口,经超已经等了整整一天。

  今晚就是他和苏七月一起出国的日子,他必须见到她。

  慕家佣人说,苏七月去了外地旅游,但经超知道,她不可能在这个重要的关头故意不见他,他就站在这诺大的别墅门口,等着七月出来。

  烈日灼热,经超不停地流汗,汗水侵蚀了衣裳,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她哭得双目红肿,“慕延之,我恨你。”

  不再是亲昵的称呼,而是慕延之,他怔了怔,随后很快的起身。

  “他在楼下等你,给你二十分钟时间,若处理不好,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苏七月不停地擦着自己的眼泪,眼泪止不住的掉,“我恨你。”

  恨就恨吧,只要她不离开他的身边,哪怕把他折磨得遍体鳞伤,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天,她告诉经超自己的爱的人是慕延之,她跟慕延之的关系从开始就并不干净,她说,阿超,你就是一条狗,明知道我不想见你,还厚着脸皮来我家门口摇尾巴……

  “七月,你是在骗我对不对,你跟慕延之,你们之间……”

  经超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七月和慕延之是这层关系?不,不可能,他的七月不是这样的,他的七月像清冷的月光一样皎洁无暇。

  她不可能跟慕延之有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

  苏七月忍住不让自己落泪,清秀的脸在阳光下更显娇小可人,她怎么能告诉他,她说的话都是假的,是为了激怒他,对她死心,了无牵念的好好生活。

  毕竟,慕延之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不是单纯的他能对付的。

  “经超,你怎么这么单纯,他跟我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他已经是我的男人了。”

  为了落实这一点,她拉下自己的衣裳,露出红色的痕迹,“阿超,看到了吗?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经超的目光,随着痕迹斑斑,一点点的暗了下去,“七月……是不是他强迫……”他尚存着一丝理智替她辩解,她可能是被逼的,她可能身不由己凡是能替掩盖的,他都脑补了一遍。

  苏七月的话,去恶狠狠的打了他的耳光,告诉他是他在犯贱的自欺欺人。

  “我不过是和他赌气说要跟你去国外,你居然还当真了,阿超,你太天真了,放着慕延之不要我跟你去国外,我脑子不是有问题吗?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她转身离开,却被经超拦住。

  她永远忘不了经超猩红的双眸,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失去所有理智,“七月,我给你说实话的机会,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

  “实话就是我喜欢慕延之,我跟慕延之才是一对,拜托你以后离我远一点,你能跑到这儿来找我,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吧?识相点就赶紧滚!”

  她说罢,狼狈不堪的捂着脸跑了,经超追了过去,最后却被慕延之的保镖拦下,打得遍体鳞伤。

  005

  她想回去看他,却被慕延之关在了房中。

  她一个人哭了很久,哭到嗓子都哑了,好长一段时间都说不出话,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此后很长时间都无法释怀,连同对慕延之的恨,也根深蒂固,野蛮生长。

  一晃五年过去了,光阴似箭,尽在弹指一挥间。

  五年后的苏七月在一家小医院做实习医生。

  白天她是人人敬爱的白衣天使,晚上她则是慕延之的暖床工具。

  苏七月的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白色的口罩,纤长的手指,接过主刀医生递来的血淋淋手术刀,又将另一把刀递出去,一旁的护士给主刀医生擦汗水,气氛异常紧张。

  不过结果很完美,最终手术很成功。

  从手术室出来,苏七月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她生平以来最怕的就是给人做手术,但身为医生,这是她必须接触的东西,当年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学医,但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她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将手机屏幕点开,苏七月愣住,十二个未接电话……

  丁曼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

  她回拨过去,那头传来一阵惊呼的声音。

  “七月,你死哪儿去了,怎么才接电话,今晚同学会……”

  还没等她说话,丁曼便在那头喋喋不休。

  苏七月呼吸一紧,想到今晚慕延之会回家,很快的打消了去同学聚会的念头。

  除了工作以外,她哪儿还有什么自由呢,那个男人占有欲极强,能让她出来工作就已经大发慈悲了,她哪里敢奢求更多?

  对于和他这些年的微妙接触,起初满是抗拒,抗拒着抗拒着也就麻木了。

  她清楚当年若不是慕延之开口让她留下,她哪有今天,总归是破罐子破摔,她没得选。

  “我今天去不了,你们玩吧!”

  那头的丁曼语气很激动,恨不得原地直接蹦跶起来,“七月,你知不知道今晚谁会来?”

  苏七月揉着太阳穴,刚做完手术,很累的好吗。

  “我真的没时间,我……”

  “是经超,他回来了!”

  闻声,苏七月瞳孔骤然一紧,那一刻,整个世界的车水马龙与她毫无关系,深深地思念拉扯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丁曼接下来说的话她已经没有在听了,只是眼睛稍稍有些湿润。

  五年前在慕家别墅门口分开后,经超想追着她说清楚,而她却已经进了别墅,最后慕延之让保镖将经超拦下,将他狠狠地打了一顿。

  她以为慕延之只是将他赶走了,但她没想到慕延之竟然报了警告他私闯民宅。

  后来经家花了很多关系,赔礼道歉低头,这才让慕延之罢手不在追究经超的责任。

  这些都是苏七月后来才知道的,如今想来,只恨自己太相信慕延之了,她相信这个男人是有人性的。

  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是人。

  当年发生那样的事,害得经家都险些一起受牵连,现在的她,哪里有脸去见经超。

  她爱的男人,当年那个阳光开朗的少年,而今又是什么模样。

  可一切的一切有关于经超的,都跟她再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慕延之也不会允许的,她也不会真的去逼他给自己上个铁链子天天绑在床上。

  配得上经超的应该是名媛美人,而不是一个如残羹剩饭般的苏七月。

  006

  苏七月发了微信消息给丁曼,“曼曼,算了吧,我没有脸见他。”

  “是不是慕延之又管着你?他怎么这样啊?一个同学会,至于吗?”丁曼连着打了三个感叹号。

  苏七月浅浅的笑了笑,敢忤逆慕延之,她连班都没有得上。

  到了下班的点,苏七月便换了衣服下班,她穿得很朴素,一件米白色的羽绒服包裹着她瘦小的身体,脚下穿着一双平底的毛毛靴。

  虽然已经二十二岁了,但她一张稚气的娃娃脸,看着像个高中生。

  雪下得很大,毛毛靴踩进雪里,卷起皑皑白雪,迎面吹来一阵寒风,苏七月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不喜欢江城,也不喜欢江城的冬天,却离不开这里。

  她知道慕延之目前是不可能会放她走的,他也曾说,“苏七月,你欠我的必须还。”

  所以她在等啊,在等慕延之玩腻她的那一天,等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她就可以一身轻松的离开江城,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开始真正属于她苏七月的未来。

  她哈着热气试图将自己的手捂暖和,低着头走在寒风中,白雪落在她乌黑的长发上,不远处的男人站在豪华的轿车旁,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苏七月站在雪中将头埋得很深,好像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将她从自己的世界中拉出来。

  曾经也是这样的一场大雪,苏七月两手揣进荷包里,伸手接过他递来的一杯奶茶,笑得很甜很甜。

  经超攥紧拳头,而后松开。

  抬眸的一瞬,苏七月看到了他,错愕,慌张,她连忙转身,往相反的方向去。

  他的一颗心像是被放进了雪地里,当年那么残忍冷漠,又怎么能指望她有最基本的人性。

  苏七月是没有人性的,她的心是石头做的。

  经超嗤笑了一声,声音有力且沙哑,“苏七月!”

  瘦小的身影停住了脚步,苏七月脑袋一片空白,是经超吗?

  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的,如今的经超,早已退却了当年的阳光开朗,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尽管差距很大,可她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在做梦吗?她掐着自己的手,很疼,所以不是梦啊,他回来了,他来找她了。

  她的心忽然被一阵莫名的情绪填得满满的,还么来得及梳理好自己的情绪,经超就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苏七月内心忐忑,脸红扑扑的抬眸看着他,虽是面无表情,却也难掩羞涩俏皮,“阿超,好久不见。”

  她努力让自己挤出了一丝笑容,尽管那丝笑容可能比哭还难看。

  经超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可当他再次看到苏七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依旧会因为她的一颦一笑而影响情绪。

  阿超,你就像是一条狗,明知道我不想见你,还来我家门口摇尾巴。

  当年她绝情的声音,如雷贯耳,经超朝着她缓缓走近,苏七月下意识的往后退。

  她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护她疼她的阿超,有一天会用这样可怕的表情看着她,同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怕他怕成这个样子。

  果然是做贼心虚,她现在这样,岂不就是心虚吗。

  “苏七月,当年你给我的地狱,我会一点一点的还给你!”男人面无表情,只是那眸子深邃的可怕,眼底是她看不透的东西。

  苏七月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她愣在原地,半天没说出话来。

  这些年,她什么也不求,只求经超能够平安,他的未来能够一片光明。

  尽管她活在阴沟般的地方,她也希望经超抬头就能看见阳光,这个男人值得,他值得拥有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

  你给我的地狱,我会一点一点的还给你。

  当然可以,只要是你,一切都可以。

  命都能给你,还怕地狱吗?

  若结果是你想要的,就算是再苦,我也能笑着咽下去,毕竟当年对不起你的人,是我。

  等苏七月反应过来的时候,经超早已经离开了,她的手冰冷发凉,随后将手踹进兜里,踩着地上的积雪一步步的往回家的路上去。

  她没有家,慕延之住的地方,是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她身影渐渐地消失,越来越远,努力没让自己哭出来,五年过去,她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经超靠着后座攥紧了拳头,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这五年来,无数个日日月月,他满脑子只有她一人,他发誓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再次站在她的面前。

  许是她的背影太过沧漠,挑动着他的情绪,让他不得安生。

  晚饭一如既往的冷淡。

  长达五年,除了保姆以外,这个别墅中只有苏七月和慕延之两人。

  晚饭是慕延之回来提前做好的,记忆里他十指不沾阳春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只要他回来就会给她做好饭,满满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全是她喜欢吃的。

  长发垂在胸前,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

  窗外的雪依旧在下,屋里却是暖意腾腾,慕延之知道她怕冷,他交代保姆在她回家之前将暖气打开,确保她回家之后不会被冻着。

  “慕总,晚一点还有个电话会议。”

  “取消。”慕延之一边剥虾,一边淡淡的回话,神情一如既往地从容。

  按理说,就算是她不喜欢吃,也会把慕延之给她夹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可今天望着他为自己剥的一盘虾,只觉得索然无味。

  “我吃饱了。”苏七月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瘦了,多吃点。”

  她吸了一口气,“吃不下!”

  慕延之没有拦住她,而是不慌不忙的擦干净自己的手,等到苏七月上楼的一瞬,他冷冷道,“你跟他见过了?”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没想到慕延之将她监视得如此全面,虽然他早就承诺过不会打扰她的正常生活,但依旧在她身边插了眼线。

  尽管他在忙,也有人跟他汇报自己的一举一动。

  苏七月不慌不忙的笑笑,“都知道了还要来问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趣?”

  “无趣?”慕延之起身,没有要跟她计较的意思,只是眼底的几分不安。

  当年经超出国,苏七月连着抑郁了好几个月,整天以泪洗面三天两头的生病,那段时间几乎快将他折磨疯了。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慕延之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冷血,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他有了软肋,他的软肋,就是苏七月。

  苏七月的每一个举动,无一不牵动着他的整颗心,他学做饭,学哄人,彻夜不眠的守着她。

  他将她捧在手心里疼,希望有天能打动她,接受他的感情。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苏七月轻笑,解开自己的衣服……

  白色的排扣毛衣一点点被拉开,苏七月面无表情,履行公务一般。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

  “够了。”他几乎是轻吼了出来,双目寒冽,眉间几分锐利。

  苏七月眼神中带着几分挑衅,看到慕延之气得眼睛发红的模样,心里竟升腾出几分报复的快感。

  下午见了经超之后,她的一颗心便难以平静,一个人走在回来的路上,她甚至开始幻想,若是当年跟着他去了国外,和他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幸福。

  可当她回到家之后,看到了已经做好饭的慕延之,她不由得想起那些肮脏的过去,那些肮脏的过去不停地折磨着她,她的一颗心,被伤得千疮百孔。

  “慕延之,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样子,又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自己有没有被自己恶心到……”

  苏七月嘴角扬起几分乖巧的笑容,声音依旧是温柔的。

  “把衣服穿上。”慕延之呼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耐下性子跟她说话。

  苏七月不为所动,皎洁的一步步走向他,“什么时候玩腻了跟我说一声,等你玩腻了,我欠你的,也就还清了。”

  “注意你的态度!”慕延之被她气得不轻,拳头攥得很紧,随后又松开。

  原来他也可以被气成这样,苏七月一直以为在这世间,谁都不可能让慕延之这块寒冰有所动容,她竟然做到了。

 

标 签你是我明目张胆的痴妄 苏七月慕延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