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宋长禧傅祁礼)小说日月星辰不及你_日月星辰不及你宋长禧傅祁礼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056 ℃
(宋长禧傅祁礼)小说日月星辰不及你_日月星辰不及你宋长禧傅祁礼

日月星辰不及你

宋长禧傅祁礼 著

连载中免费

日月星辰不及你(宋长禧傅祁礼)婚后第一次,抖音热推小说日月星辰不及你最新章节,宋长禧傅祁礼小说最新章节,日月星辰不及你全文免费阅读,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日月星辰不及你》又名《半寸光阴半寸心》,故事递网提供《日月星辰不及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宋长禧是父母为给姐姐移植骨髓而生,父母从小将她丢弃在乡下长大视之为耻辱。十五年后,宋长禧作为药引回到那个家中,在绝望之际,傅祁礼的出现给她带来温暖,可宋长禧不知自己即将掉入另一个深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日月星辰不及你(宋长禧傅祁礼)婚后第一次,抖音热推小说日月星辰不及你最新章节,宋长禧傅祁礼小说最新章节,日月星辰不及你全文免费阅读,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日月星辰不及你》又名《半寸光阴半寸心》,故事递网提供《日月星辰不及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宋长禧是父母为给姐姐移植骨髓而生,父母从小将她丢弃在乡下长大视之为耻辱。十五年后,宋长禧作为药引回到那个家中,在绝望之际,傅祁礼的出现给她带来温暖,可宋长禧不知自己即将掉入另一个深渊.....

免费阅读

  傅祁礼浑身是血,追着医生:“医生,我是傅祁礼,不管什么代价,请一定要救治好我的未婚妻!”

  单是他傅祁礼的未婚妻这个身份,就可以让林瑾瑜得到最好的医治。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回答道。

  这时,警察也来了。

  “你们谁报的警,怎么回事?”

  “我报的警!”赵玉仪扑上来,抓着宋长禧,将她推到了警察的面前:“这个白眼狼,把自己的亲姐姐,从楼上阳台里推了下来,她要杀死自己的亲姐姐!”

  她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指控着。

  宋长禧指尖掐进掌心,如坠冰窖,浑身颤栗。

  警察犀利的眼神像手术刀一般剖析着她:“你把人推下楼的?为什么?”

  “我没有推她!”她心绪如潮起伏,脸然却依然平静,坚定地说道。

  “是她,就是她!”林母铿锵地指证:“她从小就嫉恨自己的姐姐,三岁就开始做伤害她姐姐的事……没想到现在,她竟然,竟然……要她杀了她的姐姐!”

  宋长禧笑了,通红的眼睛泪水盈眶。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啊——

  竟然这般诬陷自己!

  如果不是她能给林瑾瑜捐献骨髓,做她的药,她是不是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就会掐死自己?

  不,她根本不会把自己生下来。

  可她不懂啊!

  如果她是狠毒的母亲,为何对姐姐爱若珍宝?

  如果她是个好母亲,又怎么能这样待自己?

  父母偏心,竟能偏成这样么?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又问道:“可还有其他证据?其他的证人?”

  林母看了下周围,突然上前去,将就要上救护车的傅祁礼拉了过来:“祁礼,你告诉警察,你亲眼看到这个白眼狼把瑾瑜推下阳台的。”

  “傅先生?”警察问道。

  他势高位重,他的话,份量自不必说,只要他开口,再加上林母的指认,他们就可以逮捕人了。

  他看向宋长禧,只见她笔直地站在原地,倔强地仰着小脸,红红的眼眸含着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那么的惨烈悲恸,看得人心头直发疼。

  他想着在阳台里,她坚定地向自己辩解,说她没有推人。

  “我没有从正面看到,不确定。”

  宋长禧闻言,诧异地看向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话会是他说出来的。

  林瑾瑜选那个时间,那个地方,就是为了做给他看的。

  他虽然只说了真话,可这对她来说,是公平公正,是莫大的帮助。

  她原以为,他是姐姐的未婚夫,是林家的人,自然和他们站在一起。

  原来,他是不一样的。

  傅祁礼看着她错愕的眼神,也是一愣。

  从她的眼神里,他可以看出,她对这个家里人的不信任,也包括他。

  他往救护车里看了眼已经陷入昏迷的未婚妻,恼怒地拧了下眉,上了车。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一同去医院,等林小姐醒来,看她怎么说。”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一同去医院,等林小姐醒来,看她怎么说。”

  ---------------

  宋长禧只好跟去医院,在手术室外等着,身边有警察看守。

  傅祁礼和林夫人也等在门口,没多久,林广南也赶到了,个个忧心忡忡,都在担心着手术室里的林瑾瑜。

  一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

  林氏夫妇和傅祁礼都迎了上去。

  “医生,我女儿情况怎么样了?”赵玉仪迫不及待地问道。

  “别担心,林小姐有惊无险,她左腿小腿骨折,右脚踝扭伤,但手术很功,只要好好休养,会恢复的。”

  “她还有轻度脑震荡,需要躺卧静养。”

  林氏夫妇和傅祁礼都松了一口气。

  宋长禧则一点都不意外,林瑾瑜只是为了陷害她,不可能真的赔上自己的性命。

  傅祁礼不禁看了她一眼,见她平静如常,皱了皱眉。

  林瑾瑜用了麻醉剂,人还没醒,被送进了病房。

  林氏夫妇和傅祁礼留下来守着她,宋长禧也被迫留在医院里。

  夜深人静,她躺在病房外的坐椅上睡着了。

  傅祁礼从病房里出来,就看到坐椅上躺着的人,她本来就纤弱,蜷缩成一团,精巧的小脸掩在长发里,看起来小小的,让人心疼。

  他扯了下嘴角,她竟然还睡得着,是心安理得,还是有恃无恐?

  想到这里,他心里涌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冷岩,去给她拿条毯子。”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夜间还是有点冷,她只穿了件洗旧的衬衫,不时冷得直缩身子。

  冷助理皱了下眉,这个人伤害了未来少夫人,傅总为什么还关心她?

  可要知道,他性格高冷,除了林大小姐,谁都不会关心的。

  但这是BOSS的命令,他只能去执行。

  毯子覆了下来,一片温热,宋长禧睁开眼睛,就看到傅祁礼的背影,目光不由深了。

  这个男人,还有点人情味。

  他身上,有小时候“傅哥哥”的影子。

  林瑾瑜醒来,人已经恢复了很多,宋长禧被警察带到她的面前。

  “警官,我妹妹她只是从小在乡下长大,心里有些……”不平衡,扭曲。

  仿佛是为了维护她,改口道:“她性格有些偏执,才会一时失控,将我推下阳台。”

  “我想,她绝对没有要伤害我的心思。”

  她脸色苍白如纸,说了几句话,就虚弱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还是在拼命地维护自己自己的妹妹。

  “这件事,是我们的家务事,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了,麻烦警官了。”

  林夫人愤愤不平:“瑾瑜,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没必要再维护着她,你这样好心,万一她下次再……”

  “妈!”她语重心长:“家和万事兴!”

  林母恨恨地瞪了宋长禧一眼,不再说话。

  警察看着林瑾瑜,心生佩服,不愧是芳名在外的林家大小姐,这胸襟,难得一见,让人感动。

  “林大小姐,你确定了吗?”

  “嗯。”她点点头:“辛苦警官了。”

  “你客气了。”他看了眼宋长禧,她腰板笔挺,静静立着,看起来不太好感的样子,“林大小姐若有需要,随时报警。”

  善良又漂亮的年轻女人,而且身份贵重,像公主一般,总会让人有想要保护。

  她诚恳地道了声“谢谢!”

  警察离开,病房里的气氛缓和了些。

  宋长禧眸光一转,看着林瑾瑜,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她还等着自己给她移植骨髓呢,自然不会让警察将她带走。

  可她的名声,却被她毁得一干二净。

  医院里,警察局,林家上下,都知道了林家还有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女儿,嫉妒成性,还有点疯,更是心狠手辣,将自己的姐姐从二楼的阳台里推下来,差点杀了她。

  而林家大小姐,傅祁礼的未婚妻,还极力维护妹妹,在警察面前保下她,其胸襟之宽广,心地之善良,闻者佩服感动。

  很快,全云城都会知道这件事。

  宋长禧莞尔一笑:“谢谢你了,我的好姐姐!”

  林瑾瑜的脸色却是一变,手不由抓紧身上的被子,但很快又恢复如常,无奈地叫了声:“妹妹……”一言难尽。

  她这样冷静,笑脸相向,完全跟小时候不一样,让她感到棘手。

  宋长禧转身,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赵玉仪叫住她,声音尖锐。

  她转身,嘴角弯弯,笑容淡淡,有些邪气:“林夫人不怕我留在这里,再伤害到你的宝贝女儿?她腿都断了,再受伤,搞不好就一辈子站不起来了,或者更糟糕……”

  赵玉仪脸都绿了,要不是傅祁礼在,她会上前去,给她一个耳光。

  “你放心吧,做骨髓移植手术的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说完,她转身出了病房,一秒都不想多呆。

  赵玉仪松了一口气。

  她要的只是她的骨髓,她的确也不敢把她留在大女儿的身边,她不能再受伤,更不能变成残废。

  “好了,去休息吧。”林广南扶着妻子,出了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林瑾瑜和傅祁礼。

  她一咬嘴唇,眼睛就红了,无尽委屈:“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好还是不好,只希望妹妹心里能够平衡些,能和家里和睦相处。”

  说完,她就有些心力交瘁。

  傅祁礼轻搂着她的肩,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好好养伤。”

  对她在警察面前维护宋长禧,没有追究她的刑事责任,他是欣赏她的。

  她脸上又是一阵忧虑,仰着头,几乎贴在他的脖颈上:“祁礼,我要是瘸了,你还要我吗?”

  她不安地试探。

  他在她头上亲吻了下,语气坚定:“不会,我承诺过,会好好照顾你的,就一定会做到。”

  “嗯。”她安心了些。

  可心底,终究无法踏实。

  一是怕真相暴露。

  二是,她和傅祁礼订婚已经七年了,他重承诺,给了她和林家无数的财富,可他们连亲吻都没有过,不似恋人。

  “我给你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护士,你好好休息,我处理完公司的事再来看你。”

  她抿了抿唇,心有不甘,却只能说了个“好”字。

  从医院离开,他开着车,往公司去。

  车子开到离医院不远的公路上,就看到路边走着的宋长禧。

  白皙精巧的五官,如墨的长发,洗旧的衬衫,洗白的牛仔裤短小不合身,露出一截小腿,小腿纤细洁白,配着一双简单的小白鞋,简单干净。

  七月的阳光从树荫间洒下,落了她一身。

  她明明那么普通,在他们这些富人眼里,可以说是这寒酸,却让人欣心赏目。

  只是,现在的她,看起来那么落寂伤感,和在林家人面前犀利不好惹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恍了恍神,正要加快车速离开,就听到了宋长禧的声音。

  “姐夫!”

  他皱了下眉头,将车停在了路边。

  宋长禧上前来,扒在身车窗上,对着他笑得明媚,带着点邪气,莫名地让人情绪暴躁。

  “有事?”他有些不耐烦。

  “卖你个人情。”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十五年前,安远村那件轰动的儿童绑架案,有一个匪徒还在外面逃亡,或许,我可以给你点线索。”

  他眉眼间闪过一抹震惊:“宋长禧,你想干什么?”

  “卖你个人情啊。”

  他眯眸审视她片刻,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小丫头,虽然犀利,也没多大能耐。

  而且,当年绑架他的人,的确有个绑匪一直没找到。

  “你说说看。”

  “他的左半边脸烧伤了,还伤到耳朵,所以左耳也只剩下上半部分。”

  他皱眉思索着,宋长禧却已经走了。

  正好有公交车开来,她跑着上了公交。

  他回过神来,公交已经开远了。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冷岩,你联系下负责我当年绑架案的警察。”

  一周后,在傅氏的帮助下,警方找到了那样一个人。

  专家将他的容貌用软件恢复后,傅祁礼一眼就认出了他。

  当年在安远村,他在林瑾瑜的帮助下,逃了出来,回到傅家,傅家便派出人,联合警方,将绑匪找了出来,可惜其中一个逃走了。

  他们傅家雇佣了专业人员找了几年,线索却全断了,他渐渐地也就放弃了。

  原来,那绑匪竟然烧毁了脸,毁了容,就在隔壁县城,生活了十五年。

  其实当年,他也见过他,只是因为对方容貌大变,他没有认出来。

  “傅先生,犯人下周三开庭,到时候还请你出庭作证,协助法院。”

  “好。”这件事,与他有关,他也想出庭。

  周三,他按时来到法院。

  “傅先生,我们得到新的证据,依法可判犯人死刑。”

  “新的证据?”傅祁礼脸上出现少有的震惊。

  “是啊。”

  “能否让我看看证据?”

  “可以。”

  原来,是有人指证这名犯人,在那场绑架案中,虐杀了一名孩童。

  现场,凶器,作案手法全部吻合,他们甚至核对了DNA和指纹,也都吻合。

  他看着笔录末页签名处,赫然写着“宋长禧”三个秀丽有劲的字,名字上有鲜红的指印。

  “宋长禧?”他喃喃道。

  “是啊,就是宋长禧小姐,她是安远村的人,碰巧看到了那件事,看到新闻,就来指认了。”

  离开法院,傅祁礼一直有些魂不守舍。

  他从花店买了一束花,开着车,出了城。

  当年,是林瑾瑜和她的一个小伙伴,将绑匪引开,他才得以逃脱。

  等他回到云城,恢复过来,已经过了半个月。

  他带着家人和警察回到安远村时,发现林家已经不在村里了。

  而和林瑾瑜一起引开绑匪的同伴,已经是死了,警方立了案。

  是夜,安远村,星月银辉洒满山郊,萤火虫在林草间纷飞,有逝世者在此安息。

  宋长禧将一束野菊花放在一座小小的墓碑前。

  花是她在山里采的,设计了花艺,很漂亮。

  “二狗子,当年打死你的凶手,已经被抓到了,被判了死刑,你可以安息了。”

  “不,你应该已经投胎转世了吧,算算时间,你现在应该十四五岁了。”

  “你那么好,这一世,应该投在哪个好人家,正在享福吧。”

  “如果有来生,我们……”

  “你还是不要和我做朋友好了,我命不太好,会牵连你。”

  她的声音哽咽,眼底泪光盈盈。

  十五年前,三个绑匪绑架了一个城中的富家孩子来到安远村,被不敢归家,在村里游荡的她发现。

  她装疯卖傻,找机会接近他,分他吃的,还趁绑匪不注意的时候,放了他,结果他年纪小,又被打挨饿,没有力气,没跑掉,被抓了回来。

  连她也被抓住,被痛打后,扔到了废弃的农民房里。

  她的玩伴二狗子发现了她,拿了些药和吃的给她,她才渐渐好起来。

  之后,她又装傻去找那个富家孩子,二狗子也跟她一起。

  “是个小傻子,看着点就行。”绑匪头子说道。

  她装疯卖傻的本领,在那个家里已经训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几个绑匪还真的就当她是个傻的。

  一个小傻子,一个小孩子,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他们又怕引起村民的怀疑,就只是监视他们。

  她小傻子的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有一天晚上,她偷听到了绑匪们的谈话,说拿到傅家的钱之后,就撕票。

  她潜回傅祁礼的身边,跟他说了这件事,并计划让他逃走。

  于是趁着晚上,她和二狗子招来村里的几条大狗,逃跑引开了绑匪,再让他逃走。

  其中一个绑匪开车追她和二狗子,结果车子翻了,起了火,烧到了他的脸,可她和二狗子还是被追到了。

  那个绑匪掐着她的脖子,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当时,她只看到他被烧伤的血淋淋的半张脸,和烧了只剩一半的左耳。

  没跑多远的二狗子跑了回来,踢打着他的腿:“放开她,放开她……”

  不一会儿,她就窒息晕厥了过去。

  绑匪以为她死了,就将她扔在路边的烂泥里,抓起脚边的二狗子,就是一顿揍。

  黑夜里,星月照映下,她亲眼看到他被活活打死,扔到了她的身边,她再一次晕厥了过去。

  那个叫二狗子的小小人儿,是为她而死的。

  第二天,她醒来之后,就去找了村长,报了警。

  那天,他看着二狗子的尸体被县城里来的警察带走立案,他的妈妈当场哭得晕厥过去。

  她浑身上伤,脏兮兮地回到家中,却被母亲打了一顿。

  然后,父母带着她和姐姐进了城,去了医院,她给姐姐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一个多月后,他们从城里回来,没过多久,林家就搬到城里去了,唯独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村里。

  十五年过去了,关于二狗子死亡的画面,依然像烙印一样,镌刻在她的心底。

  所以她一直在关注那件案子,又将绑匪的信息透露给傅祁礼,警方一抓到人,她就跑去做证,为他报仇。

  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

  在傅祁礼的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回击这次林瑾瑜对她的陷害。

  宋长禧回神,不自觉地抹了一把脸,一片冰凉。

  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后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猛地转身:“谁?”


标 签日月星辰不及你 宋长禧傅祁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