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橙妃酱)小说章节_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章节白麓季明轩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082 ℃
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橙妃酱)小说章节_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章节白麓季明轩

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章节

白麓季明轩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替嫁小说

白麓季明轩小说完结版,白麓季明轩小说大结局,白麓季明轩精彩章节免费去哪看,男女主角是白麓和季明轩的小说书名叫《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是橙妃酱原创所著的一本总裁豪门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白麓季明轩小说by橙妃酱全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白麓季明轩小说讲述的是:两年之前一场事故让白麓把这座城市中最尊贵的男人撞成了植物人,而如今季家的老爷子给了她一个机会,那就是嫁给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白麓季明轩小说完结版,白麓季明轩小说大结局,白麓季明轩精彩章节免费去哪看,男女主角是白麓和季明轩的小说书名叫《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是橙妃酱原创所著的一本总裁豪门言情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白麓季明轩小说by橙妃酱全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白麓季明轩小说讲述的是:两年之前一场事故让白麓把这座城市中最尊贵的男人撞成了植物人,而如今季家的老爷子给了她一个机会,那就是嫁给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免费阅读

  “奶奶,您别哭了,我现在醒了。”季明轩头痛,印象里奶奶一直是女强人,一手撑起季家,干掉无数对手,让季家稳坐渝都第一无人能及。

  没想到,也有脆弱的一面。

  “臭小子,我只是激动而已。”季老夫人优雅的擦掉眼泪,“你醒了,季家的事便要交给你,渝都最近不大太平,你可得好好干啊。”

  “我知道了,但刚刚那女人怎么会在我床上?”

  他根本就不认识也从没见过这个女人,难道是在他昏迷之后一直照顾他的人?

  季老夫人想到孙子那护短的样子,冷哼一声,将白麓身份和她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季明轩。

  “所以,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了。”季明轩冰冷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残忍,他竟然护着杀人凶手!

  “是,所以她随你处置,记得留口气儿,她还有用。”季老夫人满不在乎,一切都以孙子开心为前提。

  至于那个女人,有口气给孙子冲喜就好,看来许晚晴果然没骗她,这女人进门,季明轩真就醒了。

  许晚晴处。

  “该死!这小孽种醒的真不是时候!”许晚晴挥手摔碎了床头灯,发泄心中不满。

  视频那头的男人笑了,“别这么着急,他醒了,也算是骗过老太太,以后的路长着呢,我们有的是机会。”

  “哼!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许晚晴眼中是烧红了的恨意!

  ……

  季明轩推开房门和白麓四目相对,空气顿时陷入死寂。

  他带着仇恨的冰冷目光让白麓心跳加速,周身气势像要把她扒皮抽筋!

  他什么都知道了!那她一定会被送回监狱,甚至会遭受到比之前更可怕的惩罚。

  男人走近她,看着眼前娇小、令人心生怜惜的女人,实在无法将她和肇事逃逸的凶手联系起来,但事实就是如此。

  果然,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顶着副清纯的模样,却有着比恶魔还肮脏的心!

  “作为凶手,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季明轩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也打破了白麓最后的心理防线。

  她面色惨白,浑身颤抖,胃疼到痉挛,却强撑镇定,“我不是。”

  真凶早就被保护的完美,而她只是个替死鬼。

  “不是?你觉得自己很委屈?”季明轩冷笑,装成这幅受人欺凌的样子给谁看?

  白麓想说她也是受害者,是被冤枉的,她没有撞人,可她没法说,没有证据,任何语言都苍白无力,怎么解释都会被认定是想脱罪。

  她不想为自己辩解,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她必须留在外面,去找证据!

  “我很抱歉,不,很对不起,如果你想离婚的话,我随时可以签字,只要别把我送回去,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季明轩已经醒了,季家肯定不会容忍她在季明轩身边,她很识相,绝不会死赖着不走,但也不可以回监狱,她只能软下性子,求他一次。

  男人眯起眼,这女人以为季家是什么?虽然他确实看不上她,但离婚从她嘴里先说出来,真是刺耳又讽刺!凭什么是她来说?这世上只有他扔了别人,没有别人不要他的道理!

  “你觉得我有什么需要你做的?离婚,你就只能回到监狱。像你这样的女人,帮我做什么我都嫌脏。”

  男人轻蔑的眼神狠狠扎在她心上,她眼圈泛红,用力咬着嘴唇,“季先生,我……我真的不能回去,我可以当佣人,可以永远不出现在您面前。”

  恐惧让她浑身颤抖,回到监狱那就是送死!

  “永远不出现?你倒是想得美!”季明轩掐着她的脖子,冷笑一声,“到现在你还想逃避错误?真是死性不改!”

  白麓被他掐的脖子生疼,窒息的感觉再次浮现,那些屈辱难堪的曾经在她眼前闪过。

  大冬天被人扔在冰冷的地上,让她用手去擦拭污渍;饭里被人掺了沙子,每咬一口都是钻心的疼;在牢房里被人按着扇巴掌,打的嘴角出血;被人踩在地上,和现在一样的窒息感……

  她双眼染上了一层红色,拼命挣扎,一把推开男人,摔倒在地,咳得鼻涕眼泪直流,却嘶吼着,“你什么都不知道!所有人都一样,认定了凶手是我,你们……你们都是帮凶!凭什么你们可以轻易决定我的死活!”

  季明轩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露出冷笑,这种程度的演技太卑劣了。

  “既然你说什么都行,那就陪我,我满意了,也许就会让你留下。”男人的目光带着戏谑的意味,想留在季家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白麓疑惑的看着男人,这个‘陪’是什么意思?怎么陪?

  男人看出她表情的意思,蹲下和她对视,“还要我说的更直白点吗?陪我。”

  季明轩侵略的气息让白麓慌忙后退,猛的撞到墙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眼中神色惊慌,如同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兔子。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么……”

  白麓看着他眼中升起怒火,张了张嘴,话没出口,门外忽然传来了佣人的声音,“少爷,老夫人找您。”

  季明轩扯了扯衣领,有些烦躁,“今晚七点,我要一个答案,是生是死都在你自己手里。”

  门‘砰’的关上。

  男人说让她自己选,可除了陪他她还有什么可以选择呢?

  但让她用身体去换,对她来说太难了,如果季明轩不满意呢?

  她咬了咬牙,起身向书房走去,宁可让季老夫人审判,也不能丢了自己的尊严。

  白麓站在季明轩房间,看着医生将一堆检查设备撤下,还是不相信季明轩竟然又陷入昏迷之中,她还没来得及去书房找季老夫人说明情况,就被带到这儿来。

  “老夫人,季少爷虽然醒了,但太久的昏迷导致他间歇性脑功能中断,还需要恢复一阵子才能彻底正常。”医生神色疲惫,额头冷汗直下。

  季少爷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的职业生涯可就完了!

  “要恢复多久?”季老夫人看着孙子,担忧得很。

  “不好说,一般都是在半年左右。”医生给出最保守的时间。

  “好。”季老夫人点点头,又看了眼白麓,“明轩醒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白麓攥紧拳头,低头应下,“是,老夫人。”

  男人醒来对于她就是噩梦开启!这次她逃过一劫,可下次该怎么应付?还有半年,男人恢复后,她该如何自处?白麓思绪纷杂,她要尽快自救!

  眼下她和外界联系不上,被困在季家无能为力,想救自己都找不到门路,除了寄托运气,她发觉竟找不到依靠。

  房间安静下来,白麓眼见着到了按摩时间,认命了,开始做准备,佣人送来的精油放在一边,她拿起来拧开瓶盖,觉得有些不对。

  “这和昨天的味道不太一样……”她对气味十分敏感,入狱前的梦想是做调香师,可现在一切都化为乌有,但嗅觉绝对不会退化,昨天的精油她闻过,没这么烈!

  她用棉签沾了一点涂在手背,手上立刻传来刺痛,她赶紧跑到卫生间用清水冲洗,肌肤泛红。

  “是硫酸……”她心中一惊,有人要害她?不,不对!这精油她涂不了多少,一定是用来对付季明轩的!按摩的时候,精油涂遍全身……

  她后背一片冷汗,打湿了睡衣。

  幸好精油中和了硫酸的反应,而她也发现及时,不然这么冒失涂在手上或直接给季明轩用了,就死定了!

  白麓眼中一片冰凉,这季家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想害男人的会是谁?精油经过多少人的手才到她这儿?每个环节都有做手脚的可能!

  完全没有头绪。

  季明轩醒来就看到坐在床边的小女人在发呆,他目光凌厉,欺身而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肯定是这女人挟私报复他才会晕过去!

  “有人要害你!”白麓紧张的捏着手指,将他的病情和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季明轩。

  男人眯着眼看她,这女人表情不似作伪,手上的伤清晰可见,呵,有点意思,这是苦肉计博同情?演技提高了啊。

  他倾身将人压在身下,挑起她的下巴,“你留下来,就是打算陪我了。”

  白麓拼命抓着他的手,惊慌地看着他,“老夫人说你醒了要马上告诉她,你放开我。”

  沉默不断蔓延。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他似是嘲笑她的天真,眼中满是狩猎带来的兴奋,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有趣,扮好人博同情?呵,无聊!

  白麓用力将他挪到一旁,换身衣服飞快的去找季老夫人。

  “你是说,这大宅里有人对明轩下手?”季老夫人看着桌子上那瓶精油,以及白麓受伤的伤痕。

  比起相信季家有人不忠,不如相信这是白麓的苦肉计,自导自演一出戏好让季家原谅她。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不过这丫头演技还不错。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季老夫人不耐烦地摆摆手,念在她还有用的份儿上,她不想动手。

  白麓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季老夫人,季明轩可是您孙子,真有人要害他!”

  这样的态度让她迷惑,孙子有危险做奶奶的怎么无动于衷呢?

  “白麓!你存的什么心思我不想戳穿,再玩这种把戏别怪我不客气!”季老夫人将茶杯重重摔在桌子上,冷哼一声。

  白麓目光暗淡,原来他们都觉得是自己从中作梗,可她从没有害人的心思,也不想博同情,求人怜悯。

  “老夫人,我知道了。”和当年一样孤立无援,她只能自己找出凶手洗刷冤屈,可她还要去做一件事。

  “老夫人,我……我能回家一趟吗?”白麓狠下心,试探着季老夫人。

  季老夫人笑了,带着蔑视,“白家得知你出狱,早就递了消息,不需要你回去,任由季家处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她没想到白家动作这么快!白青松这个老东西,是怕她开口说出当年的隐情所以才急着让她去死吧?

  任由季家处置,这六个字无异于让季家要她的命。

  她张了张嘴,无话可说,算了,本就不应对那所谓的父亲抱什么希望。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老夫人,少爷来了。”

  “让他进来,你出去吧。”

  “是,老夫人。”白麓战战兢兢往外走,面前的男人让她下意识低下头,不敢和那双能杀人的眼睛对视,她想绕道一旁,可季明轩偏偏不放过她。

  他都听见了!

  白麓心如擂鼓,如受惊的兔子般冲出书房,不安的在洗手间转圈。

  她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他会怎么折磨她?


标 签替嫁傅少的赎罪新娘章节 白麓季明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