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南音霍北华)小说她似烟轻似梦减_南音霍北华版作者是微微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73 ℃
(南音霍北华)小说她似烟轻似梦减_南音霍北华版作者是微微

南音霍北华版

作者是微微 著

连载中免费

她似烟轻似梦书名小说by作者微微大结局阅读,她似烟轻似梦小说全章节无删,南音霍北华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南音霍北华小说最新章节,南音霍北华大结局无删减,南音霍北华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她似烟轻似梦》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南音整整爱了霍北华十年,可这十年深爱最终换来的是南音沦为入狱五年的阶下囚,霍北华仍不知道那晚的女人是南音,五年牢狱之灾让南音备受折磨,出狱后南音下定决心不再和霍北华有纠葛,不料霍北华却死缠不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她似烟轻似梦书名小说by作者微微大结局阅读,她似烟轻似梦小说全章节无删,南音霍北华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南音霍北华小说最新章节,南音霍北华大结局无删减,南音霍北华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故事递网提供《她似烟轻似梦》最新章节阅读,全文讲述的是:南音整整爱了霍北华十年,可这十年深爱最终换来的是南音沦为入狱五年的阶下囚,霍北华仍不知道那晚的女人是南音,五年牢狱之灾让南音备受折磨,出狱后南音下定决心不再和霍北华有纠葛,不料霍北华却死缠不休......

免费阅读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五年来,从未有过。

  就算在梦中,他给的背影也只有冷漠。

  —————————————————

  秦露莎瞪着南音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费尽心机让这个女人露出丑陋的真面目,却将她送入了苏宇诺的怀抱,苏宇诺是谁?京都苏家的太子爷,苏家指定的继承人!

  苏宇诺是眼瞎了吗?秦露莎想上前拉开他,但是又不敢。

  众人纷纷起哄:“苏少这是英雄救丑?”

  “估计是看上人内在了吧。”

  苏家无法无天的小少爷居然冲上台护这个丑翻天的女人,让众人唏嘘不已,纷纷嘲笑。

  苏宇诺不羁笑道:“这个女人老子罩了,看你们谁敢动她。”

  台下静默,在京都谁敢惹这个太子爷?

  还真没有,除非......

  “如果我偏动呢?”

  一个冰冷的、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

  躲在苏宇诺怀中的南音浑身一个激灵,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耳边就只有一句话:“都是霍先生的意思,霍先生想让你生不如死,你就连好好喘口气都是罪过。”

  五年,她拼了命从地狱爬出来,不是因为怕死,死对她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可是她答应了那个人,她不能死,她要好好活着,她要陪冬儿长大。

  看着她嫁人,嫁一个爱她的人。

  苏宇诺抬头看向人群中清绝冷冽的男人,眉头皱了皱,耍赖的喊道:“表哥,你都有嫂子了,就别在这玩儿了,快回家吧,我嫂子等着你回家喝汤呢。”

  表哥?那他是苏家那个小鼻涕虫苏宇诺?

  他回来了,当年的小鼻涕虫长大了。

  南音心情复杂,下意识的从苏宇诺的怀里挣脱,想逃离这样的水深火热。

  “几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不一样了。”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那个声音像突如起来的大冰锥生生砸了下来。

  听到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好奇的看向舞台上的南音。

  “听这话,是旧识?”

  苏宇诺回头疑惑的看着南音,他真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可是这个女人偏偏就让他骨子里少得可怜的保护欲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是她怎么会和霍北华是旧识?

  “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吗?”

  霍北华从精致的手工定制西装里掏出一本支票本,拿出镀金的钢笔划了几笔。

  食指夹着支票,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漆黑的眼盯着支票上的数字,霍先生出手真大方。

  南音苦笑,内心颤栗,逼自己抬眼直视霍北华的眼。

  这双眼像浩瀚星河,她曾迷失在这片星河里数十年,如今该醒了。

  该来的总该来,既然躲不掉,那就只能面对。

  为了冬儿,就算是恶魔站在她面前,她也该无所退缩。

  死都不怕了,还怕他吗?

  南音妖艳的红唇染上血色,藏在手套里的手指甲深深陷进皮肉里。

  “霍先生,想让我干什么?我这么丑,霍先生该不会是想让我陪你吧?”

  她声音粗噶,像是钝刀磨在厚厚的砂纸上,身边的人都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霍北华俊容冰冷,勾唇讥笑:“就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那霍先生想让我干什么?”南音倔强追问,心口隐隐作痛。

  “你这种货色,也只能配得上那样的人了。只要你去吻上他,这张支票就归你。”

  霍北华修长的手指指向舞台边上一个挺着硕大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秃头男人。

  所有人都唏嘘不已,秦奋更是吹着口哨跟着起哄。

  南音再次看了看霍北华手中的支票,一百万一个吻。

  冬儿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她怎么算都不亏。

  他不就是想羞辱她吗?

  “霍先生,说话算话?”

  “废什么话呀?这么多人看着呢,霍先生能说话不算话吗?”

  众人着急催促,等着看好戏。

  那个啤酒肚站了起来,被众人围观显然显得有些不自在。

  南音跨步走了过去,看着手足无措的男人,先是给男人鞠躬道歉。

  “对不起,先生,得罪了。”

  她卑微,她轻贱,她为了钱连脸都不要了。

  南音的唇渐渐靠近,啤酒肚一动不敢动,眼看两个唇就要碰到一块儿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像是静止了一样。

  却不想被一只长臂拽进怀里,唇上猛然一凉,苏宇诺菲薄的唇覆盖在她画得妖艳的红唇上。

  众人惊呆了,霍北华冰封的脸上骤现裂痕。

  下一秒,狠狠一脚将苏宇诺从南音的身边踹开。

  苏宇诺摔倒在地,毫不示弱的瞪着霍北华。

  “霍北华,虽然你是我表哥,但是这个女人我罩定了,我不准你这么侮辱她,你有钱,我也有,我吻了她,我付钱。”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霍北华冷冽的气息如刀,突然将南音扛在肩上,在众人惊愕的目光里大步而去。

  苏宇诺起身想追,但被几个狐朋狗友拦下。

  “苏少,算了,霍北华你惹不起,再说了为了一个丑八怪不值当呀。”

  苏宇诺气急败坏,掏出手机给黄芷晴打了一个电话。

  “喂,帝王娱乐,你老公在这儿搞女人。你要再不来,你这霍夫人的位置怕是要被人抢走了。”

  他爸妈不下一百次告诉他,遇到霍北华绕道走,千万不要惹霍北华不痛快。

  可是今天,他就像魔怔了似的。

  就是见不得这个女人受欺负......

  他魔怔了,霍北华也魔怔了。

  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把这个丑八怪带到了17楼。

  17楼,有他专属的套房。

  世人只知道他是霍氏集团高不可攀的继承人,却不知道帝王才是他霍北华自己名下的产业。

  这样的产业还有很多,没想到南音居然会在这里跳艳舞,在这里给那些人下跪,为了钱什么都做。

  他的心,有火在烧一样。

  再冰凉的水都无法熄灭他心中怒火。

  “南音,五年了,五年了你还是这样。你的尊严呢?你的骄傲呢?为了区区一百万,你居然可以连脸都不要了。”

  他把她压在床上,目光愤愤的盯着她的脸,她的眼。

  尊严?骄傲?

  她的尊严,她的骄傲,不都被他踩在脚下,碾碎,碎的稀烂了吗?

  她咬烂了唇,抠烂了手掌心,看着他轻贱笑道:“霍先生,一百万可以给我了吗?”

  “给你?那要看你值不值。”

  霍北华看着她染血的红唇,想到苏宇诺刚才吻她时的情景。

  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就那么啃上去了。

  南音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像个砧板上的死鱼,任由宰割。

  他说,区区一百万。

  可是对她来说,一百万是条人命。

  尊严,骄傲,都没有一条命重要。

  刺啦一声撕开她裙子,目光落在她消瘦的胸口。

  他以为那串刻着他名字的英文刺青还会完整的在哪儿,但是没了。

  变成了一道疤,像一条黑黑的毛抽粘在她的胸口上,怎么扯都扯不掉。

  “名字呢?南音,我问你上面的名字呢?”

  他大力的将她从床上甩了下去,她瘦弱的身子轻飘飘的像落叶一样落在床边雪白的澳洲羊毛地毯上。

  南音抱膝坐了起来,目光冰冷地看着霍北华笑:“擦掉了呀,霍先生,您忘了吗?我是结过婚的,我老公叫霍靖西,我的胸口怎么可以刻着别的男人的名字,所以我在监狱的时候,就用折断的牙刷锋利的口子把它擦掉了,我擦了好几天才擦干净,掉了好几层皮,终于再也看不见了。”

  她再笑,连眼睛里都是笑意。

  好像擦掉了那个刺青,脱了几层皮,是那么荣耀的一件事。

  其实,刺青是怎么抹掉的,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难道他霍北华不是最清楚的吗?

  让她生不如死,不是他霍北华的意思吗?

  现在装什么不知情,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那句,我的老公是霍靖西。

  霍北华如被雷击,心脏几乎不会跳动了。

  “霍先生,你吻也吻了,一百万......”

  “你休想,你不配,南音,太恶心了。没错,你老公是霍靖西,你凭什么出来勾搭别人?苏宇诺是你可以勾搭的吗?”

  他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拖到浴室,冰凉的水浇到她的身上,南音的脖子被掐着,莲蓬头里的水不停的浇在她的唇上。

  霍北华冰凉的指尖不停的擦拭着她的唇,狠狠的搓着。

  那里太脏了,苏宇诺亲过,他也亲过。

  她不该那么脏的。

  她不能那么脏,哥哥不喜欢脏东西。

  南音看着他,好像看到了五年牢狱里那群恶魔,她怕了,拼命挣脱后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嘴唇红肿麻木,牙齿都在打颤。

  “我错了,我听话,求求你们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她跪在湿滑的洗手间地板上,匍匐磕头求饶。

  不要、不要打,我听话。

  她面对的好像是一群会将她吃掉的洪水猛兽,霍北华手里的莲蓬头顿时千金重,再也举不起来。

  五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他从来不去想,不愿想。

  她承受的都是她应该承受的,坐牢是她伤人,罪有应得。

  就算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她活该,可是为什么他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手机响起,霍北华走出浴室。

  电话那头传来老爷子的训斥声:“霍北华,你儿子在医院晕倒了,你快点给我死过来。”

  霍北华临走前深深看了一眼依然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南音,紧紧的握了握拳,转身离去。

  出门的时候碰上刚从外面回来,听说南音出事的就急急忙忙找上来的青姐。

  青姐本想替南音求情的,但是看到霍北华黑的像乌云压顶的脸,她忽然没了开口的勇气。

  人都是自私的,谁真的有勇气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挺身而出,连累自己。

  最后,她低头说了一声。

  “霍先生,对不起,我...”

  “给她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

  霍北华的话让青姐倍感意外,底下的人都说霍先生生气了,恨不得南音死。

  可是他刚才说,说什么?

  “您说什么?”

  “我说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你要听不见,明天就别来了。”

  “听见了,听见了。”

  青姐连忙应声,目送霍北华高大冰冷的背影离去。

  进电梯前,霍北华陡然停住,转头目光深邃的看向青姐。

  看的青姐有些不知的所措:“先生,还有事?”

  “舞不准再跳,帝王以及帝王旗下任何地方不可以再出现这个人。”

  霍北华转身离开,没再回头。

  南音不可以出现在帝王,南音不要脸,但是他霍北华还要。

  青姐赶紧进房间,从浴室把南音扶出来。

  拿浴巾给她擦干头发和身子,给她换了一声干净的衣服。

  尽管这样,南音的身子还是在发抖,不停的在抖。

  “南音,没事了,没事了。”

  青姐抱着她,安抚她。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可是这个女人为了孩子对自己的狠,让她不得不佩服。

  “我以后是不是不能来跳舞了?”

  南音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开口时声音粗噶颤栗,惶惶不安的看着青姐。

  青姐看着她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想到霍北华说的话,心里实在为难。

  “南音,你累了,你需要好好休息。”

  “青姐,我不需要休息,我要跳舞,我想赚钱,冬儿,冬儿她还在医院......”

  南音乞求的眼神看着青姐,青姐为难的神色里,她已经看到了结果。

  “是他,他不让我在这跳了是吗?”

  青姐没有直说:“南音,孩子的医药费我帮你,你去找个正经工作吧,这份工作不适合你。”

  南音还想为自己争取,但是手机响了。

  她接完电话之后,就给青姐深深鞠了一个躬。

  “谢谢青姐,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赚钱不容易,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然后,疾步离去。

  医院来电话说冬儿不见了,她脑子里当时就是一片空白。

  青姐看着南音离开时那单薄如纸的背影,心里满腹愧疚。

  就是这样一个消瘦如柴的女人,为了这个表演,没日没夜练了70天。

  70天,腿上的皮磨皮的无数次,脚筋扭过无数次,练习室的那根管子被她磨的发亮。

  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没有喊过一声疼。

  ......

  黄芷晴接到苏宇诺的电话,有点不敢置信。

  霍北华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找女人?

  霍北华不会对任何女人感兴趣了,如果这世上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感兴趣,那个女人只能是南音。

  想到南音,黄芷晴立刻拨了一个电话。

  “你说什么?她出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不能让她活着出来吗?”

  对方又说了什么,黄芷晴气的狠狠将手机摔在了沙发上。

  气急败坏的在房间里踱步,五年,她给她构造了一个生不如死的地狱。

  她身上有霍北华的英文名字,她就让人把她的皮挖掉,霍北华喜欢她的头发,她就让人把她的头发全拔掉,一根都不留,霍北华喜欢她的脸,她就毁了她的脸,可没想到她命硬,怎么都死不了。

  既然这样,南音,那你就彻底去地狱吧。

  黄芷晴不敢给霍北华打电话,只能给霍老爷子打。

  霍老爷子最疼霍小凡这个重孙子,而霍家霍北华只听霍老爷子的话。

  霍北华赶到医院的时候,黄芷晴已经守在哪儿了。

  握着小凡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满目哀伤的抚摸着孩子的脸。

  “小凡没事吧?”

  “今天是抢救过来了,可是医生说他的状况越来越不好了,医生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他可能活不过六岁。”

  黄芷晴豆大的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哭的我见犹怜。

  一个苍老但霸气有力的声音忽然再身后响起:

  “霍北华,医生说了多少遍了,让你们再要个孩子,再要个孩子,这样说不定就可以救小凡了。你到底有没有听医生的话?我不管,我给你一个月,一个月你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让芷晴怀孕。”

  霍老爷子霍振东以前是部队出身,说话霸气,为人正直,说一不二。

  霍家上下,没人敢忤逆老爷子。

  霍北华没答话,深邃的黑眸淡淡的扫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孩子。

  他曾怀疑过那晚酒后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黄芷晴,一直都在怀疑。

  他曾怀疑过那晚酒后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黄芷晴,一直都在怀疑。

  ——————————————————

  可是直到这个孩子呱呱落地,所有的亲子鉴定都证明了,这就是他霍北华的亲骨肉。

  但他不喜欢这个孩子,因为他从未喜欢过黄芷晴。

  他不愿意承认,他在那合约的一年里背叛了南音。

  五年了,他允许黄芷晴带着孩子住进霍家,给了黄家所有他们想要的好处和便利。

  却从未给她一个真正的名分,霍家人,黄家人不止一次的逼他,但他从未妥协。

  为什么?

  所有人都这么问他,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爷爷,您别逼北华,他也许有他的苦衷,五年了,如果他想娶我,想和我生孩子,小凡也许......”

  黄芷晴满腹委屈,替霍北华求情,也在替自己,替孩子叫屈。

  “芷晴,你别哭,有爷爷在,爷爷给你做主。”

  黄老爷子愤慨不已,霍北华不做解释,转身离开。

  老爷子气的直跺拐杖喊:“霍北华,我就给你一个月,从今天开始。”

  电梯门打开,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比她还高的泰迪熊从电梯里出来。

  “叔叔,我是小凡的朋友,我来看看小凡可以吗?”

  冬儿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霍北华,稚嫩的声音小声的询问着。

  霍北华没有说话,侧身让她过去。

  不经意间视线快速捕捉到她手里的泰迪熊胸口上绣着字:音音快乐。

  这是他送给南音14岁的生日礼物,字是他偷姥姥的针线绣上去的。

  为了绣那几个字,他的十个手指头扎的全是针眼,那年他17。

  下一秒,他伸手抓住了那只熊。

  目光幽冷的盯着冬儿问道:“这只熊哪儿来的?”

  “妈,妈妈送我的。”

  冬儿敏感,已经从霍北华的眼睛里看到了敌意。

  她很怕,怕的嘴唇都发抖了。

  “你妈妈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妈妈叫南音。”

  霍北华的心口忽然被撕裂,南音,南音,她居然给那个男人生了孩子。

  南音,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这么对我哥?

  冬儿看着霍北华紧握的拳头,吓得抢过泰迪熊慌慌张张躲在了角落里。

  霍北华目光狠厉的瞪着小小的身影,想到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些照片,心里就像万马踏过,烂的稀里哗啦。

  “五年了,南音也出狱了,北华如果你还想着她,我祝福你们,我替你去跟爷爷说。”

  黄芷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语气慷慨,温婉贤惠的说着。

  五年,她为他生孩子,为他默默守候五年。

  而南音呢?

  南音却一次一次将在他的心口捅刀,不死不休。

  “冬儿,你在这吗?”

  电梯门打开,南音急切的喊着。

  医院监控说冬儿没离开医院,其他地方都找了,唯独这层特级VIP病房没人敢上来打扰。

  南音,不管不顾就冲上来了。

  入眼的却是霍北华捧着黄芷晴的脸,激烈深情的热吻着。

  黄芷晴看到南音时,眼神从震惊到炫耀只用了半秒。

  那一刻,南音的血是冷的,身体是麻的,连脚心都是麻的。

  “妈妈,妈妈,我在这儿。”

  冬儿看到妈妈,像见到救星一样飞扑到她怀里。

  南音颤颤巍巍的身子差点儿被撞到,抱着冬儿进电梯,恨不得马上离开。

  但黄芷晴并不会这样放过她。

  “南音,是你吗?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女儿真漂亮,和你不像,应该像你老公吧……南音你怎么会来医院?是你和你老公的女儿病了吗?”

  黄芷晴假惺惺的拉着她,话里话外都是挑拨。

  没有一个字不是在提醒霍北华,南音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了。

  你心里的那个南音再也回不来了。

  南音什么都没回答,拉着冬儿离开,像避洪水猛兽一样避着她们。

  但是霍北华伸手拽住了她。

  他压抑的面容下是隐藏的怒火:“芷晴跟你说话,她在关心你,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给她道歉!”


标 签南音霍北华版 南音霍北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