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国色医香(云倾蔺初阳)小说_国色医香by苏轻墨云倾蔺初阳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86 ℃
国色医香(云倾蔺初阳)小说_国色医香by苏轻墨云倾蔺初阳

国色医香by苏轻墨

云倾蔺初阳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云倾蔺初阳小说名字是《国色医香》,云倾蔺初阳主要讲述的是:沈家儿女除了沈清易和沈姝莲,还有大女儿沈姝荷与小儿子沈清嵘,小良氏偏心沈姝荷,沈大用偏心沈清嵘。这沈清嵘小小年纪不学好,经常捉弄沈姝莲和云倾。她们回到家门的时候,被沈清嵘泼了一身的雪。仗着小良氏不在家,沈姝莲抓住沈清嵘,狠狠的打了两下。沈姝荷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再对镜描眉,把沈清嵘揽到自己身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云倾蔺初阳小说名字是《国色医香》,云倾蔺初阳主要讲述的是:沈家儿女除了沈清易和沈姝莲,还有大女儿沈姝荷与小儿子沈清嵘,小良氏偏心沈姝荷,沈大用偏心沈清嵘。这沈清嵘小小年纪不学好,经常捉弄沈姝莲和云倾。她们回到家门的时候,被沈清嵘泼了一身的雪。仗着小良氏不在家,沈姝莲抓住沈清嵘,狠狠的打了两下。沈姝荷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再对镜描眉,把沈清嵘揽到自己身边。

免费阅读

  花涧楼里的气氛冰冷,空气仿佛在此刻凝结。

  云倾脸颊白如纸,依旧强自镇定下来。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捏住那薄如蝉翼的剑身,移开自己的脖颈,快速往旁边挪了一步。

  “蔺哥哥,杀人可是犯法的,我还没长大,前途不可限量,你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就夺人性命呢?要不我们打个商量吧。”

  “什么商量?”

  少年语气轻缓,可那柄剑却迟迟没放下。

  “如果我能替你治好绝脉,你就放了我。”

  眼前的少年就像是天生的强者,往那里一站,就能把人压的喘不过气。

  “哦?”声音轻飘飘的,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云倾心虚地笑了笑,“我跟师傅学医有三年了,蔺哥哥若是信我,不妨试试嘛。”

  反正他都这样了,情况最差还能差到哪儿去?

  死马当活马医嘛。

  少年嘲弄的勾了勾唇,对她招招手。

  “你一个小丫头,哪来这样的自信?”

  云倾撅起小嘴,“我师从桐山,师傅的名号说出来能吓死你。”

  “师从桐山......”

  少年一字一句的复述,好看的眉头渐渐拧紧。

  “主子,她认识桐山的神医,不如......”

  少年瞟了他一眼,大壮赶紧闭上嘴巴。

  听闻桐山上有个神医谷,里面住着十几名医术卓越的医者。而他们要找的那位南凉的女神医就住在桐山,只可惜南凉被灭,女神医的去向也不知所踪。

  此次他随主子出京,首要任务就是找到那位南凉女神医,好医治主子体内的天绝之毒。其次,便是受皇上所托,寻找从南凉逃跑的公主云倾。

  既然这个小姑娘说自己师从桐山,那么她也许会知道那位女神医人在何处。

  “你们要去桐山吗?”云倾很会察言观色。

  “桐山在南凉境内,现如今整个南凉都被盛燕国鸠占,若是踏进南凉一步,就是与盛燕国为敌。盛燕国人人勇猛善战,谁会在这时去那里讨苦头。”

  大壮撇撇嘴,他又不是没想过直上桐山,只是盛燕国皇帝好战,一心想要发动五国战争,以武力统治天下。他们若是踏进南凉,那不正好给了盛燕国机会,到时候盛燕国与天圣国交战,无辜遭殃的只有两国百姓。

  现在盛燕国霸占南凉,无非是看上南凉盛产金银玉石,可怜南凉皇室只有大公主一人逃了出来。可月前大梁村抬出一具女尸,似乎是那位可怜的南凉公主。盛燕国坐拥南凉财富,没有了南凉皇室的威胁,盛燕皇帝只会更无法无天。

  云倾的脸色渐渐落寞下来,过了会儿,她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那蔺哥哥不如听听我的意见,让我试试给你解毒可好?”

  少年睐了她一眼,收回软剑,漫不经心地问:“你是南凉人?”

  “不不不不不是啊......”

  云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一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那你怎会师从桐山?”

  云倾笑容一僵,“爹娘从小送我上桐山学医,南凉战乱,师傅就把我送了回来。”

  “你的师傅是......”

  云倾连连摇头,“师傅不让我在外面宣扬她的名号,你看我能诊出你是天绝之脉,就一定能治好你的。”

  “那你想要什么?”

  云倾眼睛一转,笑嘻嘻地咧开唇角。

  他这是同意放自己一马了吗?他这是同意了吧!

  她伸出两根手指,脆生生的说:“那就先给我两颗桃花饯吧。”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沈姝莲终于带着村里的大夫回来了,大夫一本正经的给她把脉,小姑娘却对少年挤了挤眼睛,仿佛在说不让他把她会医术的事情说出去。

  出了酒楼,云倾手里拎了个纸袋子,纸袋子里面放着两颗桃花饯,她高高兴兴地拉着沈姝莲的手,身后那如玉石清冷又醇厚的嗓音浅浅融于空中飘来。

  “小姑娘,你记住,我叫蔺初阳。”

  “蔺初阳吗......”

  云倾才不想记他的名字呢,可旁边的沈姝莲却偷偷红了脸颊。

  村子里又飘起了漫天风雪,冷风嗖嗖的刮进酒楼,大壮迎着刺骨的冷风关上酒楼大门,转身拍了拍手。

  “主子,您说她是否真的师从桐山?”

  “即便与桐山无关,也绝非师从凡医,能一眼辨认出天绝之毒的,有几个没点真本事呢?”

  “这倒没错。”

  大壮认同的点点头。

  少年缓步抬脚上楼,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叹传到大壮耳中。

  可惜这世上没有起死回生之术,这时候,那位南凉公主的尸身应该已经运送回京了。

  入冬的天冷到叫人发抖,沈姝莲带着云倾回了家。

  结果还没进门,一根竹竿劈头打下来,直接打在云倾身上。

  “唔。”云倾紧紧皱眉,吃痛轻呼。

  在里面看书的沈清易听到哭声,跑出来一看,沈姝莲哭得凄惨,拉住小良氏不让她在再打云倾。

  “娘,您这是做什么?”

  沈清易是沈家长子,为人儒雅温和,是村子里最年轻的秀才,但见这样的场景,他也不禁动怒了。

  “做什么?这个扫把星除了坑害我们家人,就是浪费钱财,养着她都是喂白眼狼了!这么大的雪她也往外跑,今天不打死她她就不长记性!”

  小良氏咬牙切齿的,看那架势好像真要把人打死一样。

  沈清易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拿走竹竿,丢在雪地里,把云倾拉到自己身后。

  “三妹妹身子骨弱,小孩子又贪玩,有二妹妹陪着她,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爹快回来了,您放在炉灶上的那锅汤是不是也要熬干了?”

  小良氏恨恨地剜了云倾一眼,推开沈清易,边骂边往厨房走,“两个小兔崽子,就知道偏袒那个白眼狼,今晚上你们谁也别想喝这锅汤!”

  锅里的野兔是沈大用从林子里打的,小良氏偏宠大女儿沈姝荷,正好把这锅汤都端去给大女儿。

  入了夜,沈大用提了一袋子土豆回来,他在外面奔波一整天,肩膀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雪。

  小院房檐下的墙壁上挂着一个鸡毛掸子,他掸掉身上的雪,推门进屋。

  一股寒气从外面飘了进来,小良氏骂骂咧咧的关上门,沈大用坐在桌边,从腰间解下一袋银子。

  “回来之前我去了一趟村长家,咱们家的地已经分下来了,只等明年开春化冻,以后就不愁吃穿了。这些是买粮食种子的钱,芸娘,你收好存起来。”

  小良氏看见银子,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大梁村靠近天圣国与南凉国的边境,村子不富裕,除了官府义务下发给每家的三亩地外,每年还有相应的土地补贴。

  这边的村民靠地为生,除了种地卖粮,没有其他的生计。村子里有手艺的人少,要价也很高,如果村民想要更多的土地,就需要同官府购买。

  沈大用带着一家人在大梁村住下后,因为落籍文户的事情被耽误了,他们家是村子里最后一户分到土地的。

  有土地就不愁吃穿了,可是沈家有七口人,光指着这三亩地肯定生活不下去。即便沈清易在镇上教书一个月可得一两银子,也不够他们全家的花用。

  更何况这土地虽然分到手了,但是若想开垦,就要等到来年开春,土地彻底化冻才行。这样一算,期间有整整三四个月无地可种,沈大用一家总不能饿上这么久,没办法,小良氏只好重操旧业,在村子里卖起了包子馒头。

  每天早上太阳还未升起,小良氏就起来揉面蒸馒头、蒸包子。她还会腌好几种咸菜,昨儿个夜里她腌制了一罐子的酸黄瓜,喊二儿子沈清嵘前来搭把手,把馒头包子咸菜装在推车上,叫沈姝莲与云倾推出去卖掉。

  外面霜风起,透骨寒。

  白茫茫的雪地上,云倾抓着沈姝莲的衣角,踩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蒸屉里徐徐散发出包子的香气,两个小姑娘没吃早饭,肚子饿得咕噜噜的叫。

  沈姝莲摸了摸肚皮,开始犯难。

  这么冷的天儿,村子里哪有人会出来买包子?偶尔遇到那种要上山打猎的,才会照顾一下两个小姑娘的生意。

  举目四顾,村口除了她们俩,连个人影都没有。

  云倾皱了皱眉,小声嘀咕,“二姐姐,我们要是卖不出去,回家会挨打吗?”

  不瞒人说,她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

  沈姝莲被冻白了脸色,前面隐约能瞧见花涧楼的招牌,她灵机一动,脑海中浮现起蔺初阳那俊美绝秀的少年身影,羞赧一笑,“好妹妹,我们去前面的酒楼里坐坐吧。”

  云倾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支支吾吾地说:“我们还是推车回去吧。”

  她已经猜到了沈姝莲的意图,可是与那黑心的掌柜一比,小良氏比他良善多了。

  沈姝莲满心都是那少年,已经到了门口,岂有回去之理?

  她不由分说的拉着云倾往里走,大壮甩着白巾子从厨房出来,地上被两个人踩了一地的脚印,雪水弄脏了地板,他不悦的沉下脸色。

  “两位姑娘怎么又来了?进我们酒楼可是要收费的。”

  沈姝莲羞愧的红了脸,“小二哥,外面太冷了,我和妹妹就来待一会儿,你别赶我们走,好不好?”

  大壮嗤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当他是大善人呢?他又不做赔本的买卖。

  “出去出去,别打扰我们做生意。”

  大壮挥着白巾子赶她们走,沈姝莲一脸难堪,和云倾退居到门外。这时,蔺初阳从楼上下来了。

  他信步闲庭,优雅不凡,如艳阳般华贵灼人。他歪了下头,瞅见被驱赶到门口的小姑娘,唇角微弯。

  “大壮,让你做个早饭,怎么还没好?”

  大壮回过头,尴尬地挠了挠头,“主子,厨房里的柴火受潮了,火生不起来。”

  “所以你不打算做早饭了?”

  “小的哪敢儿啊......”

  大壮心虚的四下瞟了几眼,包子的香味儿顺着门口飘来,他才看见停在院子里的推车,推车上装满了食物,香气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主子,小的觉得沈家姑娘卖的包子不错,要不您早饭就尝尝她家的包子?”

  云倾眼睛一转,发现这是个不错的商机。如果把包子都卖给花涧楼,那她回家就不用挨打了。

  “是啊是啊,蔺哥哥,你尝尝我家的包子,我家包子可好吃了。”

  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他,奸诈狡猾得像头小狐狸。

  “我不爱吃包子。”

  他看她长得倒像是个包子。

  “蔺哥哥,我没有骗你,你尝一口就会喜欢的。”

  蔺初阳皱了皱眉,往板凳上一坐,身姿优雅迷人。

  “大壮,那就买一个来尝尝。”

  大壮从腰间掏出俩铜板儿,放在云倾眼前,“够不够?”

  云倾毫不客气地收下,没想到被沈姝莲夺了过去,她脸颊红红,把铜板还到大壮手里。

  “蔺掌柜要吃包子,那是我们的荣幸,我和妹妹怎么好收你们的钱呢?外面天儿怪冷的,我和妹妹想进来坐坐。”

  大壮转头与蔺初阳对视了一眼,蔺初阳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大壮往旁边一靠,让两人进来休息。

  香喷喷的包子用油纸包着,送到蔺初阳面前,他慢吞吞的咬了一口,眸光微亮。

  这包子皮薄馅多,鲜嫩可口,算是他来大梁村后吃过最满意的食物。

  蔺初阳不紧不慢的把整个包子吃完,又跟云倾要了一个。

  云倾笑嘻嘻地看着他,“蔺哥哥,你要是喜欢,不如把那一车包子都买走吧,附赠一罐腌黄瓜。”

  蔺初阳好笑地睇着她,“小丫头想和我谈生意?这包子虽美味,却比不上京城的玉芳斋,你叫我都买回来,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也不能这么说嘛......”云倾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你放在酒楼里卖,也能卖出去的。”

  蔺初阳没接她的话,眼睛一瞟,看到地上有许多对掺了雪水的小脚印,目光一转,发现云倾脚上的鞋子湿透了。

  “你在雪地里打滚了?”

  “没......没有啊......”云倾不自在的合拢双脚,把两只手背到身后。

  是她穿的鞋子太单薄了。

  “脱下来,楼上有炭盆,叫大壮拿去烘干。”

  “不行的。别人说女孩子的脚不能随便给男人瞧见,我都八岁了,要有男女之防呢。”

  男女之防?蔺初阳扶额,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可防的!

  “那你就穿着吧。”

  别人不知道,大壮还能不知道?他家主子八百年发一次善心,这小姑娘倒是一点也不领情。

  云倾忽然想到,自己得哄着蔺初阳买下那一车包子,这样她就可以回家交差了。

  “那个,我现在就脱下来。”

  “哦?你的男女之防?”

  “我才八岁呢......”


标 签国色医香by苏轻墨 云倾蔺初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