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你被通缉了小说易变_你被通缉了姜小鱼季慎易变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21 ℃
你被通缉了小说易变_你被通缉了姜小鱼季慎易变

你被通缉了姜小鱼季慎

易变 著

连载中免费

你被通缉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你被通缉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你被通缉了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季慎姜小鱼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易变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你被通缉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季慎姜小鱼,主要讲述的是姜小鱼结婚三年,一共见过丈夫季慎三次,第一次是领证,第二次是洞房,第三次是他们结婚年纪念日,大家都对姜小鱼年纪轻轻便独守空房这件事深感同情,可只有姜小鱼自己知道,这样的日子她过得可享受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被通缉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你被通缉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你被通缉了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季慎姜小鱼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易变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你被通缉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季慎姜小鱼,主要讲述的是姜小鱼结婚三年,一共见过丈夫季慎三次,第一次是领证,第二次是洞房,第三次是他们结婚年纪念日,大家都对姜小鱼年纪轻轻便独守空房这件事深感同情,可只有姜小鱼自己知道,这样的日子她过得可享受了....

免费阅读

  姜小鱼一一查看评论,还好 ,没把导火线引到她身上就行:)。

  她兴致勃勃地刷着热搜忽然不见,美滋滋想,应该是被某人撤下来。

  呵~他可真是占有欲极强啊。

  她发了个语音给林青云:“热搜不见了”

  林青云【什么鬼?微博崩了姐姐,你们视频被刷爆了,现在整个微博瘫痪了。】手动再见。

  姜小鱼发了图自行体会图片过去,没心情玩,手机一把扔到矮桌上,暗暗庆幸没和闺蜜吐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指不定把话题说到季慎身上。

  还好她刚刚及时刹车,不幸中的万幸:)。

  肚子不易时咕噜咕噜叫起,厨房正好飘起香味,姜小鱼整个人跟着香味飘起来,来到开放式厨台

  上,蜜汁鸡腿、青椒炒鱿鱼、清蒸石斑鱼、人参乌鸡汤,都是她爱吃的菜,她咽了咽口水,肚子更饿了。

  “需要帮忙吗?”姜小鱼眼神盯着菜看,魂都快被勾走,压根就没想过帮忙,只想着怎么吃。

  季慎将最后一道砂锅汤端出厨房,经过她身旁:“去洗手吃饭。”

  “好呀,好呀!”她屁颠屁颠跑过去洗手。

  季慎盛碗乌鸡汤给她垫垫胃,没两下子就被她喝完,姜小鱼沉浸美食里 ,没察觉嘴角还残留着汤汁。

  他抽张纸巾擦了擦姜小鱼嘴角:“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吃那么快干嘛。”语气满是溺宠。

  姜小鱼边吃,边指着嘴角另一边说:“这也有。”

  “指挥得到是挺顺口。”季慎难得好心情。

  姜小鱼没空回他,她现在天大地大美食最大,石斑鱼蒸得真不错,哇哦~蜜汁鸡腿也超级下饭,还有爆炒炖鱿鱼老香了,再配上人参乌鸡汤,这顿饭绝了。

  “好吃。”

  “好吃。”

  “好吃。”

  “真TM太好吃了。”

  吃罢饭。

  姜小鱼这回说什么也不让他洗碗,她让他爱去哪去哪,就是不要在她面前瞎逛,瞎指手画脚,把碗筷收拾进厨,她使出杀手锏,洗碗机,上次趁他出差网购一台洗碗机,随时派上用场,再也不用担心饭后谁洗碗了。

  哈哈哈~

  她真的是太聪明了,有得吃又不用洗碗。

  然而,10分钟过去,她依旧蹲在橱柜前,腿都有麻了,洗碗机里依然没动静,她按照说明书重新设置一遍还是老样子。

  “你在干嘛?”季慎洗澡出来,客厅没瞧见她身影,来到厨房就看见她蹲在哪。

  “哎呀嘛的,吓我一跳!”这人走路没声音吗?

  “碗洗好了?”他问。

  姜小鱼挠挠头,不好意思说:“呃~其实还没洗:)。”

  他看了一圈,洗水槽里没有碗,不解问:“碗呢?”

  “在这里,洗碗机里。”她指了指玻璃橱柜。

  他来到跟前:“坏了吗?”

  “不知道,刚买回来还没用过。”

  “说明书呢?”

  “在这。”

  季慎按照说明书重新操作,第一步骤,插上插头——

  插头正安安静静躺着,还没被女主人发现呢。

  姜小鱼“……”

  她想撞豆腐上,一头撞死算了,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居然会把插头这么重要信息给侧漏掉了呢 :) 。

  季慎插上插头,按照说明书操作,没几分钟时间,洗碗机开始正常运作,轻微呜呜呜声音,暂替她缓解尴尬。

  “去洗澡。”他发了话。

  “哦。”

  姜小鱼现在恨不得飞出去,再呆一刻都觉得难受,她刚刚憋了眼季慎,他明明想笑又不笑,还装作若无其事叫她去洗澡,这会她不在,他恐怕早就哈哈大笑了吧:)。

  洗完澡出来见他一身休闲装,看这阵势要出去,果不其然这人发话。

  “有事出去一下,先睡不用等我。”季慎摸摸她炸毛头发。

  姜小鱼巴不得他出去,晚上不回来最好不过,可表面上还是一副贤妻,担忧道:“什么事非得晚上出去谈,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

  呕~

  夸张到她想吐。

  “嗯,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季慎掐着她纤细腰吱,拉到怀前,倾身吻住柔软红唇,怎会不知道她刻意。

  姜小鱼“……”

  狗男人真会占便宜。

  韵味吧时下新起酒吧,看似酒吧,走进去别有一番风格,里面不再像以前那样乌烟瘴气,来这里必须装扮正式,没有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二楼正中央视野宽阔 ,朝上望下一览无余,央内设有茶桌,靠墙那面有个大柜子,里面放着不少昂贵茶叶,酒吧内设茶室,显然太格格不入,不是一般人格调。

  赵里到韵味吧等人,这有一会,喝了不少限量红茶,茶喝的勤,卫生间跑的也勤,在他急躁下,门口终于传来动静,他放下茶杯:“这都等你老半天,可总算来了。”

  “什么事?”季慎坐到赵里对面。

  “底下人找到陈老被杀当天入口视频。”他拿出视频给季慎看。

  视频里有个身穿黑色雨衣男子,一路伪跟陈老进居民楼内,再出来明显神色慌张。

  “陈老被杀法医鉴定过,他是被人从后面袭击致死,凶手明显是他认识的人。”季慎反复播放视频,想从视频里认出人来,但视频光线太暗,看不清来人面目。

  “案发当日陈老明明显不对劲,之后还赶我回去,似乎急着去见什么人。”赵里回忆那天场景。

  季慎关掉视频:“视频提供人是谁?”

  “这人你也认识,你绝对想不到会是他。”

  “谁?”季慎蹙了蹙眉。

  “吕局手下人,不过他最近好像被关押起来,具体原因需要过去一趟,这视频是她老婆给我,应该是他吩咐。”

  季慎慢悠悠喝茶:“找个时间去见见这人,他应该是唯一目击证人。”

  赵里玩弄着打火机:“是该找个时间聊一聊。”这事都托三年了,也该做个了断。

  季慎起身活动:“走了。”

  “这就走了?你好歹再陪我多喝点茶。”赵里放下茶挽留道。

  “回家陪老婆才是最重要事,像你这种单身狗怎么懂我们这些已婚人士。”季慎说的毫不客气。

  赵里“……”

  酸,真TM带劲酸死人。

  走出韵味12点多。

  酒吧经理递来车钥匙。

  “6号桌哪里盯紧点,别让人玩出事。”季慎拿过钥匙,直径坐进车里开走。

  经理毕恭毕敬:“好的,老板。”

  赵里来酒吧前是开车过来,车到半路抛锚,他弃车过来,这趟顺风车必坐无疑。

  坐副驾驶上赵里闲得无聊,开启话多模式。

  “啧啧,从商可比我们干刑警赚得多,就光这车一个轮胎可比我一年工资都高,幸好你当初没进局,不然就过不了现在壕无人性生活。”

  俩人关系不错,赵里经常调侃他。

  季慎没回应赵里话,他思绪飘到几年前,那时他刚来这片土地,那年他刚23出头,认识这代道上头头,年少轻狂,不拿命当回事,那时候打打杀杀常有的事。

  认识陈局是在一次偶然突发事件,那时他被人设局进了局,接待他的就是陈局,他是他人生导师,入局当卧底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他原以为这辈子大抵如此过下去。

  姜小鱼出现杀他个措手不及,他拼了命想要的阳光。

  那年她16岁,父母车祸身亡,她一人挑起大梁,用弱小肩膀挑起花店,完成学业,如果那时候没出这事,她毕业后应该会进警局。

  那几年他一直暗中观察她一举一动,知道她亲戚有意安排相亲,他故意让相亲对象来不了,好让自己冒名顶替位置,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不久后,他们领了证,成为合法同居关系。

  陈老被害发生正好是那段时间,突如其来发生,谁都没想到,他成了见陈老最后一个嫌疑人犯,那段时间他忙着找凶手,忙着用另一个商人身份进入大众眼里。

  如今拥有足够资源却还找不到杀害陈老凶手。

  这案子不破,他永远洗脱不了嫌疑人标签。

  季慎拉回思绪,一言不发把赵里送回住处 ,回到云顶已经12点半,一楼依旧留盏小夜灯,有她在地方,他退下伪装与防备,轻手轻脚进入卧室,她毫无防备睡得香甜。

  卧室空调稍微开的大,他先给她盖好被子,找到遥控器调小温度,淋浴速度快,没多久他就从浴室出来,腰围裹着浴巾,手里拿着毛巾擦拾头上水泽,差不多头发干了,这才拉开被子躺进去。

  伸手把她拉到怀里,嗅了嗅柔顺长发,不够,远远不够,这才一会不见就想她想的发狂,真想一口把她吞下去,去哪都带着她,时时刻刻不分离。

  “圈圈被闹。”姜小鱼不舒服翻过身,她养了只猫就叫圈圈,以为是圈圈过来闹,困得睁不开眼,干脆挥手。

  一把个巴掌过去。

  季慎脸红了“……”

  他右脸被位置,被她打出五指手印,不痛不痒脸却红了,有了前车之鉴,他没敢用太大力气拉她,轻轻的挪一下位置,来到她身旁,顺了顺她后背,好脾气没谁了。

  姜小鱼一夜好梦,醒来床畔没季慎身影,昨晚狗男人应该是没回来,还真会风流快活过夜间生活,心里莫名有点小失落。

  她记得昨天晚上好像圈圈有过来,那时候她太困了,把它挥下床。 圈圈好可怜啊,昨晚被她无情挥下床,难怪今早都不愿意过来,等下带它出去逛逛,犒劳犒劳它受伤的心灵。

  换好衣服从更衣室出来,意外见厨房有季慎身影,疑惑地多看他几眼,厨台上男人游刃有余翻炒锅里菜,大概刚起床身上还穿着睡袍,起锅上倒菜,转过身,瞧见她脸懵靠酒柜看着自己。

  季慎笑了笑:“先吃饭,吃完饭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少臭美,我是过来看,看~早餐煮些什么。”说什么也不能说看他,对他,严防死守就对了。

  客厅里,音响正播报今早财经频道,厨房内,他们一高一低站厨房门口,大眼瞪小眼。

  “吃饭,吃饭。”姜小鱼率先走出厨房,老实说跟木头瞪眼她怕自己成木头,家里已经有个木头,她就不抢人位置。

  她还是好好吃饭才是正事。

  季慎好心情罢好早餐,他今天真的是好心情,就连圈圈在他脚边一直打转,他也是轻轻一推,没让它回自己窝里。

  “你最近很闲?”饭桌上太安静了,她试图打破诡异的安静。

  “我昨天刚回来。”季慎怎会不清楚,她在变相赶自己走。

  姜小雨手里筷子差点没拿稳:“呃~我忘了。”她扒了口稀饭,忍不住抬头又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季慎手里菜以顿,眉头微皱:“不打算走。”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接下来行程里没出差这么一项。

  “啊——”姜小鱼筷子双双掉地。

  怎么就不走了呢?她都想好接下来怎么疯狂玩,怎么趁机去找小哥哥玩耍,突如其来个消息简直晴天霹雳,当头一棒啊!

  季慎不动声帮她换好筷子:“收起你的愁眉,放出你的笑脸。”

  听言,姜小雨立马变脸,速度快到让人以为刚一直是这么个笑脸。

  吃罢饭,她把碗放进洗碗机里洗,拿着包打算出门,走到玄关冷不丁身后传来他声音。

  “打算去哪里?”

  季慎皱了皱眉,难得陪她,她却要出门。

  姜小鱼弯腰穿上懒人鞋:“和人约好的,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一个人吃吧。”

  季慎来气了:“谁说我要在家,公司那边有点事需要我过去处理。”不忘晃了晃手里醒目钥匙:“去哪我送你。”送她也是陪她,他自我安慰想。

  “有人来接我,车就停在小区门口,我先走了,拜拜。”

  砰——地一声。

  人走了。

  留下季慎独自对着门吃空气,他差点气到了胃疼,深呼吸,来口气,还好他还活着,来到落地窗前,拉开白色纱窗,她老婆正和另一个男人高高兴兴把车走,想也不想就拿上钥匙跟上去。


标 签你被通缉了姜小鱼季慎 姜小鱼 季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