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失心动情乔子衿江凌寒小说_失心动情油纸伞著乔子衿江凌寒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65 ℃
失心动情乔子衿江凌寒小说_失心动情油纸伞著乔子衿江凌寒

失心动情油纸伞著

乔子衿江凌寒 著

完本免费

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全文去哪看,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大结局,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完整版免费章节去哪看,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失心动情》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失心动情》的主人公是乔子衿江凌寒,作者是油纸伞,失心动情乔子衿江凌寒主要讲述了:乔子衿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在忍受不了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之后,终于提出了离婚,结束了这段失败的婚姻关系。却意外地遇见了另外一个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全文去哪看,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大结局,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完整版免费章节去哪看,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失心动情》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失心动情》的主人公是乔子衿江凌寒,作者是油纸伞,失心动情乔子衿江凌寒主要讲述了:乔子衿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在忍受不了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之后,终于提出了离婚,结束了这段失败的婚姻关系。却意外地遇见了另外一个人。

免费阅读

  “很意外么?”

  陆沉凉凉地笑了两声,盯着她的目光令人毛骨悚然,“我在睡她之前就说过,绝不要孩子,如果怀孕了,哪怕生下来我也会给他掐死!”

  乔子衿浑身一震,顿感一股刺骨凉意,直直蹿入骨髓血液。

  “可是,蒋雨茉都六个月了,胎象应该很稳了。你......你到底给她灌了多少药?”她不敢置信地质问他,双手都在发着抖,浑身冰凉无比。

  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曾经温润如玉的男人,就算再绝情再,竟会狠毒到亲手杀死他自己的孩子!

  “呵,谁让她在上戳洞,自己搞那些小把戏,怪不了我无情。”

  陆沉冷笑两声,悠悠地说着,手指缓缓掀起乔子衿一侧的发丝,“你记住,乔子衿,如果被我发现你怀了哪个野男人的孩子,我也会那么待你。”

  乔子衿目光顿在原地,手掌下意识护了下小腹的位置。

  医院里,蒋雨茉躺在床上向她伸出那只满是鲜血的手......这样的画面,一遍遍回旋在脑海之间......

  她呼吸觉得困难,胃里上下翻涌,双腿都几乎站不稳,“你这根本是杀人犯!”

  陆沉居高临下地瞪着她佝偻的身形,蔑然轻笑两声:“我就算是杀人犯,也永远是你的丈夫,你最好给我记住这一点!”

  他说罢便转身走出房间,残留在屋子里的味道,让乔子衿觉得恐惧而冰冷。

  她胃里那阵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连忙捂着嘴冲进厕所,一阵呕吐。

  在胃几乎被掏空之时,乔子衿的心也随之变得空荡荡。她无力地靠在墙上,满脸苍白如纸。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这个连跟自己牵个手都要脸红半天的大男孩,竟变成这副模样了......

  是从婚礼那天,乔子衿的父亲撞死了陆家爷爷开始么?

  的确,是那天起,陆沉对她就彻底变了。

  可是,乔子衿的父亲明明已经入狱受刑,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了,陆沉却仍不肯罢休,把失去爷爷的痛苦全部加在乔子衿身上,用一次次的冷战、出轨、家暴狠狠地折磨她。

  乔子衿撑着身子,吃力地站起来,漱过口、再将凌乱的妆发整理干净。

  她没有时间休息和感伤,她得工作,她要自强起来,才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

  今晚是与榕城大名鼎鼎的圣曜集团谈的一桩生意,这家只出现在新闻里的公司无人不晓,市价高达上百亿,其总裁江凌寒更是风靡全城的大人物。

  乔子衿作为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她需要将公司的模特举荐给圣曜集团,成为集团的主代言人,努力达成长期合作。

  这次谈判,就连boss唐蝶也亲自给她打电话:“子衿,你要把这笔生意当作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来办!咱们公司未来的兴亡发展,就看今晚了!”

  一路上,乔子衿屏息凝神,满心的压力山大。

  直到站在包厢门前,她还在不断紧张,这对从业多年早已是公关老手的她来说是很少见的。

  推门而入,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一排目光径直朝她的方向望过来,那一张张价值连城的脸,都是在电视上常见的面孔,西装革履、气度不凡,各自身边都坐着位性感的女郎。

  最抓人眼球的,是坐在正中主位上那一身深黑的男人,他慵然地坐在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晃着酒杯,俊颜的轮廓宛如刀刻般完美,然而双眸却寒冷如一把刀刃,自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令两旁的人都不敢靠近。

  乔子衿下意识多看了那男人几眼,似是被他察觉到了,冰冷的目光微抬,一下落在她的脸上。

  对视上的瞬间,乔子衿浑身猛一抖,立刻避了开来。

  多年经验,她知道那男人多半就是江凌寒,还真是人如其名般的冰冷强势。

  而坐在江凌寒身边的,便是今晚她最大的竞争对手,AZ的公关经理Julie,她穿着黑色紧身裙,将身材呈现得淋漓尽致。

  穿得丝毫没有职业规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里的陪酒小姐。

  乔子衿无视Julie投来的瞪视,落落大方地做起自我介绍:“各位好,我是星辰娱乐公司的公关经理,乔子衿。”

  主座上,男人淡薄地觑了一眼乔子衿,唇角浮现饶有兴致的淡笑。

  那种不疾不徐、诡异到极端的笑容,就像吃定了猎物的野兽,令乔子衿觉得浑身不舒服。

  Julie坐在江凌寒身旁,白嫩的手指勾着自己的发丝,缠卷在指心上,讪笑两声:“辰星集团?那不是连市场前一百都没进的小公司吗,也配进江总的局?”

  乔子衿不理睬挑衅,不卑不亢地望向旁边的男人,微微鞠躬:“江总,我是跟您联系过的乔子衿。”

  男人手握着酒杯,缓缓抬头,目光深邃地打量着她:“是联系过,不过我邀请乔经理六点半到,现在已经快七点了。”

  他那语气分明是责备,却是含着淡笑说出来的,无形中给人一股压力。

  乔子衿往后别了下耳际的发,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很抱歉,因为一些家事,我来得晚了点,还请江总见谅。”

  “乔经理,我看你也不是公关新人了,你知道我们的规矩,迟到了是有处罚的哦。”坐在江凌寒身旁,一位大腹便便的老板冲她油腻地笑了笑,一杯酒已经推到乔子衿的面前。

  在座的各位都不是生意场新人,都明白这推到面前的酒,多半是加了什么。

  她墨瞳盯着那杯酒,几秒后,白皙的脸庞展开笑靥:“当然,这是应该的。”

  她拿过酒杯,硬着头皮仰头全数喝了下去,一股辛辣感在口齿间蔓延开来。

  既然她来了,也就没想着能全身而退,只要在药效发作前,及时去厕所催吐出来就行。

  江凌寒淡漠看着那女人放下酒杯后,对其他男人笑得优雅自如,弯起那对月眉,挤出一抹叫人怜爱的无奈:“各位,我现在可以入座了吗?”

  “来来来,入座吧。”人群自动为她让出一个空位。乔子衿拢着西服坐下,将手里捏了许久的企划书,推到江凌寒面前。

  男人只斜斜觑了一眼,薄唇抿出淡淡的讽刺:“一坐下就谈生意,乔经理赶时间?”

  这江总不比她从前对付过的任何老总,随口一句反问,都像是故意针对她而来、意图不善。

  乔子衿莞尔,从容应答道:“江总说笑,我今晚的时间可都是您的。只是这份企划您先看着,想什么时候谈都可以。”

  江凌寒沉默着,倒是真的伸手翻开了企划书,乔子衿暗自松了口气。

  然后下一秒,“啪”地一声,企划书原封不动地被丢了回来,正丢到乔子衿的脚边。

  群众里顿时传来窃笑,贴着男人而坐的Julie也捂唇嗤笑:“一个破公司做的企划,还敢拿在江总面前耀武扬威?”

  乔子衿深深吸气,忍着这股巨大的屈辱,俯身将企划书捡起来,书页都被酒水浸湿了。她面色平静,抽出纸张一点点仔细地擦干净,没有伤到纸张。

  这些事,她经历了太多太多,作为一名小公司的公关经理,受冷嘲热讽不是罕事。

  “江总,请问您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她继续耐着好脾气,低声问。

  “我跟你们唐总敲定的模特是蒋雨茉,怎么到你这就换了人?”江凌寒一字一句地发问,冷薄而毫不留情。

  乔子衿的十指紧张地攥了下,她绝不能说是因为蒋雨茉流产。若流产丑闻若传出去,必定会影响到全公司的形象。

  她低眉想了想后,道:“还请江总谅解,蒋小姐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已经停止了她的所有代言活动。”

  “私人原因?”

  江凌寒闻言,忽而冷笑两声,嗓音幽幽冷冷,“我听闻,蒋雨茉跟乔经理的丈夫之间有说不清,莫非乔经理是为了打击报复,故意把蒋雨茉撤下来了?”

  乔子衿一双瞳孔猛地瞪大,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江凌寒怎么会知道蒋雨茉跟陆沉的事?

  不对......

  他怎么会知道她已婚,且丈夫是陆沉?

  乔子衿盯着眼前慵然饮酒的男人,橘色的灯光流泻在他分明的脸颊上,透出一股遗世而孤立的神秘感。

  难道这位江总调查过自己?

  顿然间,一股寒意像蛇般蹿上后背,令她脊椎发凉泛寒。

  “我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乔子衿的手心已冒出冷汗,脸颊露出的笑意也略显僵硬,“不过,江总知道得还真多。”

  江凌寒没有回答,锐利的视线代表他不容置喙的态度:“麻烦乔经理回去带话,我只接蒋雨茉当形象代言,否则合约免谈。”

  “江总,蒋小姐她真的不行......”

  乔子衿咬着殷红的唇瓣,谨慎地盯着男人那笑意斐然的神情。那样玩味的表情,并非是真的想让蒋雨茉代言,更像......是在戏弄她。

  为什么?难道这些大公司老板都爱借以捉弄他人的真心,好彰显自己有多么高高在上么?

  彼时,旁边很应景来了几句起哄:“乔经理,不如你试试呗,我看你长得那么漂亮,身材不错,只当个公关经理可惜了。”

  闻言,乔子衿不觉怔了下,细眉轻锁。

  开什么玩笑,她只是来举荐公司模特的,如果被唐蝶知道她敢抢模特的饭碗,那她还要不要在公司里待下去了?

  “这位老板,您就别说笑了。”乔子衿一边压制住内心的咒骂,一边淡淡地笑道,她拢了下耳边的碎发,下意识看向江凌寒。

  这男人非但没有拒绝,反而薄唇角流露饶有兴致的微笑,似乎满意这个提议。

  “开什么玩笑,一个公关经理能当什么模特。”

  Julie上下觑着乔子衿,不屑地嗤两声,转头又附带讨好的笑意,趴在男人肩头呢喃,“江总,我可是诚心诚意举荐自己当圣曜代言人的,只要您喜欢,我可以一分钱不收。”

  她不断把身子贴上男人的西服,然而还没碰到,江凌寒便下意识往旁边一挪,Julie的手扑了个空,一下撂倒桌子上的玻璃杯子!

  一切发生得极快,杯子瞬间掉落在地上,“哗”一声碎裂开来。

  那一声,让Julie脑子里也响起了爆炸的声音,她手足无措地看向男人,“江总,我......不是故意的。”

  在场宾客忍不住笑出声,笨手笨脚、愚蠢至极,果然胸大无脑不是传说。

  男人的脚踝被那玻璃碎片扎出一道伤口,豆大的血珠瞬间渗了出来,混在他冷白的皮肤上,十分刺目鲜明。

  他的表情瞬间冷了几度,嗓音凌厉:“滚出去。”

  Julie咬紧唇瓣,被当众得又羞又恼。

  “江总......”她不死心,哭哭啼啼地试图挽留。

  男人不耐地皱眉,朝林毫投一个眼神,他便迅速上前,将女人强制拖了出去:“Julie小姐,在江总把你封杀之前,还是快走吧。”

  眼看着Julie哭爹喊娘地被踢出局外,乔子衿收回视线,忍不住咬了下唇瓣。

  视线落在男人脚踝处的伤口,只有她看得到,明明在流着血,他的表情却泰然自若,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乔经理不觉得,刚才的提议不错么?”

  男人低淡的声音,突然打断乔子衿的思绪。

  乔子衿下意识抬眸,对上江凌寒深幽的双眸,仿佛一股无形的吸引力,将她的心脏抓得牢牢。

  只是她看得出这男人......根本是在玩弄她,并没有诚心谈生意的打算。

  “江总,我只是个公关经理,担不起模特的身份。”乔子衿脸色微冷地回应。

  既然对方心不诚,那么再大的合作也未必能谈拢,不必强求。

  江凌寒被她拒绝了也不恼,缓缓抿了口纯酒:“既然如此,真是太可惜了。”

  乔子衿自知是该离席的时候了,她起身,对在场的老板们微鞠一躬,淡漠绝美的面庞上看不到情绪浮动,更无惋惜之意。

  江凌寒抬眸凝望着女人离去的身影,唇畔笑意逐渐深了起来。

  走在光线昏暗的走廊上,乔子衿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捏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唐蝶她谈判失败的消息。

  唐蝶与夏之芊不同,是乔子衿穿同一个开裆裤长大的朋友,两人的友谊算一算也有十几年了。

  唐蝶小时贪玩不爱学习,但家庭却很优渥,唐氏给她资金开了这家模特签约公司,虽然名气不大,但能跟最好的朋友共事,乔子衿觉得很满足了。

  她可不想因为这件谈败了的案子,影响到跟唐蝶的友谊。

  乔子衿正低头思考,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一道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尾随她进了女厕所。


标 签失心动情油纸伞著 乔子衿江凌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