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许俏林隅之)小说_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时则里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17 ℃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许俏林隅之)小说_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时则里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

时则里 著

连载中免费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许俏林隅之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林隅之许俏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时则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隅之许俏,主要讲述的是作为一名富家千金,许俏觉得自己怎么都逃不过联姻的命运,于是她决定在结婚之前好好放纵一下自己,谁知这一惹,就惹上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小说全文免费网址,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小说完整版去哪看,许俏林隅之小说完结了吗,男女主角叫林隅之许俏的小说是,故事递为您提供时则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林隅之许俏,主要讲述的是作为一名富家千金,许俏觉得自己怎么都逃不过联姻的命运,于是她决定在结婚之前好好放纵一下自己,谁知这一惹,就惹上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免费阅读

  这一百来万对许俏来说都不算什么,何况是她自己说好了要给人家。

  人家既然都伺候了她,那给他这一百万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她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多少还是有些不爽。

  收钱收得那么开心,问题都不愿意回答一个,臭男人。

  后来,许俏想最多自己去医院检查一下就好了,也不是一定要找到人家。

  而且事情不能总这么悲观,说不定人家真的没病。

  所以,转过身便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因为要准备下一场国际赛,许俏靠在床上,拿着ipad,翻出车神LIN的比赛视频,N刷。

  LIN,跃风达亚洲车队创始人,曾经分别于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三年获得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年度总冠军,并且在2018年获得了GT世界冠军。

  人称车神,是因为只要他参加的比赛,冠军一定是他囊中之物。

  据说LIN之前也玩过方程式赛车,因为网上没有任何的新闻,所以无从查证。

  关于LIN的这些比赛视频,还是许俏收集了很久才找全的。

  此时,她点开的就是2018年,LIN在宁波国际赛车场的比赛视频。

  宁波国际赛车场作为国际汽联FIA所认证的二级赛车道,可以进行各种赛车比赛,类似房车、方程式、摩托车比赛。

  这个赛车场因为有22个拐弯,而且最大的高度相差有24米,让很多选手在赛车过程中,会有更明显的心跳加速感,可谓非常刺激,也有一定的难度。

  但视频中,为首的那辆红白相间的车,却在比赛开始的第一秒便率先冲了出去,一直保持着高超的速度,将其他车手狠狠甩在身后。

  视频是以观众的视角拍摄,她并不能看到LIN坐在车上时的视角。

  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在第一个拐弯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迟疑,直接漂移了过去。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直到高度差最大的拐弯,他还是保持着同样的速度,直接冲了出去。

  没有冲出跑道,甚至于连车身都没有偏离计算的弧度范围,直接飞跃了过去。

  看到这的时候,许俏还是没忍住握紧拳头,高喊了声:“耶!”

  不愧是车神,太牛逼了。

  一场比赛结束后,她点了重播,又看了一遍。

  如果说第一遍是纯粹的欣赏,那第二遍的时候,许俏便已经开始在心底计算他飞驰而过的速度,每一个拐弯车头偏离的尺度,大约便能猜测出他手握方向盘时,是如何掌控的。

  完全融入比赛的氛围后,许俏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等感觉到手机一直在震动,她抬起头看到窗户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

  她拽下耳机,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是一直跟着她的司机打来的电话。

  她拿起手机随手接起来,“张叔?”

  “大小姐,您准备好了吗?”

  她顿了下,将手机拿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恍然才想起来。

  糟糕!今天是家庭聚会的日子!

  她赶忙跳起来,“我都忘记今天要回家了。张叔,你在楼下稍等,我马上下来。”

  “好的,不急。”

  挂了电话后,许俏将ipad丢在旁边,跳下床,走进了旁边的衣帽间。

  那衣帽间内置是纯白色,白色的衣柜上挂着各式各样的衣服。

  最靠近门边的地方是她平日里穿着去俱乐部的,都是比较舒服的运动服和休闲服。

  往里面的都是平日里需要应酬时穿的礼服,各种场合的都有。

  在许家,形象这种东西,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许俏直径走到了衣帽间最深处,拉开了那里的一个衣柜,里面有一整排“乖乖女”专属的淑女裙。

  她随手拿下来一件,在跟前比划了两下,随即决定就这件吧!

  换好衣服后,她走到化妆台坐下,将一头长卷发往后挽成了半头,扎起来后还特意拉了拉,让头发看起来略微蓬松。

  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用力点点头。

  昨晚化浓妆的双眸此刻明亮闪烁望着镜子里的人,精心弄的发型,再搭配身上的这条绸缎式的裙子,让她看起来特别知性。

  没错,就是知性。

  在许家,是完全不能暴露黑蝴蝶的那种狂野,但也不能做完全死板的乖乖女,必须是看起来很知性又有智慧的女性。

  准备好后,她拿起一个搭配这套裙子的包包,带上手机下了楼。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看到人过来,立马下车为她打开了车门。

  许俏非常自然地上车坐好,对重新坐到驾驶位的司机说:“张叔,走吧。”

  “好的,小姐。”

  张叔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人,想到今天在许家看到的那个女孩,心中有些为许俏担忧。

  有心想提醒,但此刻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顿了下,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发动了车子,往翠港华云开去。

  许家是在高级小区翠港华云中一栋单独的别墅。

  经过门口的关卡后,司机一路将车开到了许家别墅门口。

  停下车后,他立马下车,为许俏拉开了车门,并躬身说,“小姐,我就在车上等着,您有需要随时叫我。”

  许俏知道今晚聚餐必定要陪着家中长辈,一时半会的不见得能离开,便对他摆了摆手。

  “没事,你到后面去休息吧。如果要走,我会打你电话的。”

  张叔迟疑了片刻,还是抬头说,“小姐,今天先生让我去接了一位小姐回来。”

  “嗯?”许俏疑惑。

  “具体的我并不太清楚,不过还是请小姐做好准备。”

  许俏这般聪明的人,自然知道张叔虽然是专门接送她的,但毕竟还是许锋在给他发工资,张叔不可能多说。

  给了她这些提示,已经算是越级行为。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没事,你下去休息吧。”

  “好的。”

  走进别墅区,许俏心底还是很疑惑。

  接了一位小姐回来,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她那可恶后妈的孩子吧?

  许俏的母亲何炜茵原本也是位名门大家闺秀,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许俏的父亲许锋。

  两人十几年来一直相敬如宾,对待彼此都是客客气气的。

  但许俏从小就知道,父亲和母亲完全是各玩各的,互相不干涉的状态。

  她以前也会伤心,为什么别人的家庭都那么亲昵,可是到了他们家却半点不是。

  母亲虽然对她好,但从来没有跟父亲一起陪着她。

  后来慢慢长大,见识多了,也知道有些事情勉强不了的。

  反正父亲和母亲都很疼爱她,这样便足够了。

  直到她高考结束那个月,何炜茵主动跟她聊起,打算跟许锋离婚了。

  也没有谁对不起谁,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各玩各的,完全的表面夫妻罢了。

  后来,何炜茵远走他乡,跟她那个德国初恋结婚,定居德国,基本上不回来。

  而许锋终于扶正了一直暗地里勾搭的助理林媚,给许俏找了个后妈。

  这后妈吧,也不是说有多不好,至少在其他人跟前还是装模作样的客气,就是背地里偶尔会给她找不痛快,让许俏很烦她。

  张叔说接了个女孩子回来,许俏第一个念头是,许锋把林媚的孩子接回来了?

  走到门口突然恍然大悟,该不会是他们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她手臂上勾着包包,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坏笑。

  这个原本平淡无奇的夜晚就这么成了个拼演技的夜晚。

  她已经想好了,许锋要接这私生子回家来,她许俏自然是没有权利说什么,都接回来了,她说什么有什么用,许锋听不见去,也不可能想听。

  所以待会她还是要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比较好。

  不能让家里人觉得她小家子气,待会林媚吹个枕边风,又能给她找麻烦。

  她最近要忙着赛车比赛,可没空去理会那些傻逼。

  推开门的时候,许俏脸上已经挂上了职业的笑容。

  家里的保姆看到她,鞠躬叫了声:“大小姐。”

  许俏面带笑容摆了摆手,示意听到了,便直径往里面走去。

  这栋别墅装修豪华,需要先走过一小段长廊,才是客厅。

  客厅很是宽阔,墙上挂着好几米高的油画,中央摆放着一套欧式的沙发,天花板上挂着很大的环形水晶灯,整个客厅很是富丽堂皇。

  此刻,家里的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坐在客厅沙发上。

  许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旁边有个姑娘低垂着头,看起来很乖巧的模样。

  就这小姑娘?

  看起来有点弱。

  许俏刚走进去,林媚端着果盘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她立刻扬起了一张甜美的笑容。

  “俏俏回来了啊,赶紧进来吃水果,我这刚切好的。”

  许俏脸上笑容依旧,却并不回答。

  林媚的声音极其响亮,瞬时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

  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孩也跟着抬起头,许俏与她四目相对,从她眼中看到了些许胆怯,还有一丝丝的怨恨?

  呵?我都还没恨你呢,你就恨我了?

  许俏笑容可掬走了过去,在许锋和那女孩对面的沙发坐下,乖巧叫了声:“爷爷,奶奶,爸,我来了。”

  许锋抬眸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只点了下头。

  倒是旁边的老爷子扬起嘴角笑了笑,老爷子的牙齿差不多都掉光了,笑起来有点可爱。

  “俏俏啊,最近忙不忙啊?”

  “还好呢。上周熬了几天,毕业设计刚做完,老师说没问题了,所以这两天才闲了下来。”

  “闲下来怎么也没有回来看爷爷?”

  “我这不是来了嘛。”许俏手托着腮看老爷子,“爷爷,俏俏想你了。”

  老太太听到这话,挑眉看了下许俏。

  许俏注意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俏俏也想奶奶了。”

  老太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许俏也不在意。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因为老太太跟何炜茵不对付,连带着也不喜欢她这个孙女。

  只有妈妈和爷爷比较疼爱她。

  而且因为何炜茵后来生不出儿子来,老太太也基本上不从藏着掖着了,对她们的不喜都是摆在明面上。

  小时候会觉得无法理解,偶尔还会很失落,久而久之,也有了免疫力。

  成年后,许俏便搬出去自己住,一周也就这么一次家庭聚会,多少还是能忍受的。

  林媚刚刚没有得到她的回答,这会儿见缝插针将果盘往她那边推了推。

  面带笑容再次说:“俏俏啊,来,先吃点水果,等汤好了,马上就能吃饭了。”

  “好的,谢谢阿姨。”许俏脸上的笑容也不减。

  要装白莲花就都来装呗,又不是怕了你。

  既然都装了,许俏觉得干脆就装到底了。

  她的视线落在了许锋旁边坐着的女孩身上,眼神里带着点探究的情绪。

  那女孩看起来好像比她还小一点,脸色偏黄,眼睛大大的,看起来跟许锋倒还真的有些神似。

  就是那双眼睛里透出的眼神,让人看着不舒服。

  总是怪怪的。

  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奇怪。

  许俏思考了片刻,才发现她的眼神真的很像大排档里面的那些一直冒泡鱼的死鱼眼。

  她笑了笑,装出天真无害的模样,歪了下头,看着那死鱼眼,笑着问:“这位妹妹是谁啊?”  “这位妹妹是谁啊?”

  听到这话,对面的女孩眼神闪烁了下,黑滚滚的眼睛看起来有些难以言喻的表情。

  本来她的眼神就有点怪,看着许俏的时候,眼神还很不善,就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加怪异了。

  许俏笑得更甚,看来是只连表情都不懂得伪装的傻白甜啊。

  就这还想给她甩脸色?

  傻逼。

  被她那么一笑,对面的女孩皱着眉头,表情更是难以掌控。

  许俏倒是笑得一脸得意。

  坐在主位上的老太太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看了眼笑得得体的许俏,以及旁边眼睛跟死鱼眼似的的女孩,心底也有些头疼。

  外面来的孩子,终归还是比不过她一手□□过来的许俏。

  可是,命运如此。

  很快,许俏感觉到今日的气氛不太一样,便收敛了眼中的幸灾乐祸,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从小到大,在许俏眼中,家里的氛围都是很严肃压抑的。

  许家是一脉单传,老爷子只有许锋一个儿子,许锋又只有许俏一个女儿。

  所以,到许俏这儿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她身上。

  许家在绍城算是大户人家,从上一辈儿,家里的生意都做得不错,传到许锋这里,遇上他这个有生意头脑的,家族事业又扩大了。

  生意越大的家族走到了一定的地位,对于地位和权重就会更看中。

  因此,许家很注重对于许俏的教育,一直都是致力于把她培育成一位能够自由应付酒会能够掌控集团的名媛。

  往后可是要成为许氏集团千金的人,自然是什么都要会,也必须能独当一面。

  大到生意经酒桌文化,小到琴棋书画,在生意场上能用上的,许俏什么都会点皮毛,因为这是她从小到大的功课。

  从她懂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无法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撒泼,没有人会听。

  反而是,你将所有利爪都收起来,通过卖乖撒娇甚至是更讨巧的方式,轻而易举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所以,许俏从小到大只要在许家,都会收敛起自己所有真性情,只当他们眼中的“乖乖女”,他们让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也是因此,她从小很懂得察言观色。

  在这样的氛围下,她很轻易就察觉了坐在客厅里的人眼神都有异常。

  不管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爷爷和奶奶,还是坐在旁边的爸爸,以及站在他旁边的继母林媚。

  许俏扫过一眼,能够从他们脸上看出很复杂的情绪。

  许俏还在心底怀疑了下,他们这是突然良心发现,觉得随意带个私生女回来,对她不太好,所以表情才都这么难以言喻吗?

  终于,一向掌控节奏的奶奶先开了口。

  “今天,主要是通知你一件事。”

  许俏从小就不喜欢奶奶,奶奶也不太喜欢她。

  或许是因为她不是男儿身,也或许她比较像她的母亲何炜茵,都是那种眼神很烈却偏要压抑性格的人。

  不过好歹,许俏还装装样子,而且其他人不管真情还是假意,都会温柔唤她一声“俏俏”,只有奶奶永远都是硬生生地叫她:“许俏。”

  这下倒好,连叫都不叫了。

  许俏心底不是滋味,但面上还是要做出乖巧的模样,“您请说。”

  “前些时日,你出生那会儿照顾你的护士突然来忏悔,说是当初不小心将你跟我们家的孩子抱错了。许锋便让人去查了你跟他的亲子鉴定。”

  老太太将一份文件搁在桌上,“这件事说来可能荒唐,但我们已经核查过了,结果不会错。你看看吧。”

  许俏拿起那份检查报告的时候,脑袋里一片空白。

  抱错??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虽然许锋对她并不很亲近,自己一向比较亲近的母亲何炜茵已经跟许锋离婚离开了这个家,但从小到大她一直认定自己就是许家的孩子。

  爷爷对她很好,她很喜欢爷爷。


标 签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 许俏 林隅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