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安小诺战擎渊)小说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_安小诺战擎渊作者是织酒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73 ℃
(安小诺战擎渊)小说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_安小诺战擎渊作者是织酒

安小诺战擎渊

作者是织酒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

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安小诺战擎渊)婚后第一次,抖音热推小说安小诺战擎渊全文免费,安小诺战擎渊小说最新章节,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全文免费阅读,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又名《一胎两宝帝少的千亿娇妻》是由作家织酒所写,主角是安小诺战擎渊,故事递网提供《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一场设计让安小诺未婚先孕,妈妈因此活活被气死,五年后安小诺华丽蜕变带着两个萌宝强势归来,她在复仇途中却意外遇到讨债恶鬼战擎渊抢孩子的抚养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安小诺战擎渊)婚后第一次,抖音热推小说安小诺战擎渊全文免费,安小诺战擎渊小说最新章节,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全文免费阅读,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又名《一胎两宝帝少的千亿娇妻》是由作家织酒所写,主角是安小诺战擎渊,故事递网提供《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错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一场设计让安小诺未婚先孕,妈妈因此活活被气死,五年后安小诺华丽蜕变带着两个萌宝强势归来,她在复仇途中却意外遇到讨债恶鬼战擎渊抢孩子的抚养权....

免费阅读

  嘶,好疼……

  身体各处都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一般,手指酸软无力,浑身上下酸痛无比,这一切无一不在提醒安小诺——

  她和一个男人做了!

  安小诺慌乱地掀开被子,床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刺激了她的眼,她脸色苍白,如坠地狱。

  不能呆在这里!

  天刚蒙蒙亮,她惨白着脸,哆哆嗦嗦穿好衣服匆忙走出房间。刚出房门,安若琳便出现在她面前。

  安若琳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得意洋洋地讥讽,“安小诺,看样子昨晚上你被那个男人滋润得很不错嘛!”

  安小诺听后脑袋“嗡”地一声,炸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你为什么那么对我?家产和爸爸,甚至安家大小姐的身份,我都给你了,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安若琳是小三的女儿,妈妈病重,都还没和爸爸离婚,可那个小三却带着安若琳登堂入室,还霸占了外公留给妈妈的所有家产!

  更过分的是,安若琳年纪比她还大!

  安若琳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们已经连医药费都拿不出来了,就是你妈妈现在死了,棺材钱都没有。”

  安小诺脸色越发惨白,妈妈病重,需要二十万的手术费,不然等待妈妈的就是死亡。

  安若琳捂着嘴轻笑:“你一定不知道你的你值多少钱吧!其实说起来你也不亏,那人好歹是恒天娱乐董事长的独子。”

  安小诺身子发寒,眼睛充血,抓住她手腕,声音发抖,“所以是你把我你……给卖了?那是我的你,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她凭什么抢走她的一切,凭什么毁了她的人生!

  安若琳一脸得意:“没错,你该庆幸你的你值二十万,不然你们都没钱治病。你放心,我妈已经把钱给你妈送过去了。”

  安小诺脑子都是乱的,听到安若琳的话倏然瞪大眼,妈妈病重成那样,如果她再看到那个小三,恐怕只会加重病情!

  她的心猛地一沉,安若琳,还有那个贱人是要逼死她们吗?

  “安若琳,如果我妈妈有什么事,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们!”

  安小诺恨声道,眼底是刻骨的恨意以及对母亲的担忧。

  安若琳不以为意:“呵!我等着。”

  “人呢?安小诺人呢!”

  忽然,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安大小姐,你不是说昨晚上让我在房间里等着安小诺自己主动上我床吗?我可等了一个晚上,安小诺人呢?”

  安若琳脸色一变,她猛地看向门牌号,安小诺走错房间了!

  “我花了那么多钱,可你居然敢骗我?!”男人怒不可遏,举起了手。

  这人是恒天娱乐的董事长朱明启的儿子朱健,安若琳根本得罪不起,眼看那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她吓得惊声大叫!

  “住手!”身后响起一道陌生的男声。

  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男人站成一排走过来,为首的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朱健的手腕。

  “你们敢动我?告诉你们,我爸可是朱明启……”

  安若琳脸色发白,眼睁睁看着朱健被这个男人一声令下扔了出去。

  安若琳害怕得打哆嗦。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恭敬地走过来,“这位小姐你好,我是战总的助理,我们很感谢你昨晚奉献自己身体救了我们战总,作为补偿,你可以提任何要求,无论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

  医院。

  女人嚣张跋扈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建成根本不爱你,娶你不过是为了你的家产,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我的了。哦,对了,还有你那个傻女儿,竟然为了你去跟朱明启的儿子上/床,断送了自己的美好未来,你瞧,你女儿就是这么下贱!”

  床上的女人原本病重煞白的脸色此刻气得通红,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丈夫,嘴唇哆嗦,气若游丝地开口,“小诺……建成,她、她说的是真的吗?”

  站在一旁的男人沉默了。

  薛曼悲愤交加,悲痛欲绝,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

  她挣扎着抓住男人的手,眼睛瞪大,拼了最后一口气,怒吼,“你答应过我……会照顾小诺,亏我那么……相信你,你们、你们……一定会下地狱!”

  一口血喷涌而出,洒在男人的衣服上,薛曼眼眸大睁,手却无力地垂落。

  小诺,对不起,是妈妈害了你!!

  妖艳女人惊惶地后退了两步,眸光闪躲,不敢对上薛曼死不瞑目的眼,嘴上却说道:“不关我的事儿,是你自己病死的,真是晦气,什么时候死不好,偏要这个时候死。”

  安小诺打车冲进病房时,看到的就是母亲被活活气死的一幕。

  “妈!”

  她跪在地上,绝望的哭声回荡在冰冷的病房里。

  五年后。

  开往国内的飞机上,安小诺安静地捧着杂志,她漫不经心地扫过杂志上的每一条新闻,嘴角轻勾。

  这些年,安若琳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成为国内知名的设计师,而她那个渣爹居然开公司开得风生水起。

  应了那句话——坏人活千年,好人不长命。

  想到五年前妈妈被气死的那一幕,安小诺心中难掩对这一家三口的恨。

  忽然,安小诺的眸光微顿,杂志上赫然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安若琳刚从酒店里出来,她的面前停了一辆迈巴赫。

  迈巴赫车旁男人的侧颜被狗仔拍得异常清楚!

  男人侧颜俊美无双,一双凤眸生的狭长,眉宇间透露着一丝霸气邪肆的气势,他生得极好看,嘴角自然勾起,看安若琳的目光似乎还带着笑。

  标题写着——安若琳与神秘金主即将订婚,神秘金主疑似战家当家人!

  安小诺这些年虽然在国外,但是关于战家这位当家人的事却也曾听身边人提及过。

  神秘又古老的家族,家产数不胜数,产业遍布全球,连这位当家人也被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可安若琳怎么会跟战家当家人扯上联系?

  她困惑地皱起眉头,尤其是这张照片上的男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怎么那么像……她的儿子!

  安小诺心中大惊!

  “唔,妈咪,你怎么不休息?”安宝贝皱着眉头,看着安小诺,小大人一般,“你待会儿还要带我们去新住所,妈咪,你需要休息。”

  安小诺看着身旁四岁的儿子,他的儿子酷爱黑色西服,整个人也酷酷的,从他的眉眼到嘴唇,越看越觉着他像极了杂志照片上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

  那一夜的男人不是朱明启的儿子吗?

  “妈咪!”她的小公主安贝贝也揉了揉眼睛醒了,小公主漂亮得不像话,像极了她,穿着好看的白色公主裙,惹来身边人不时的注意。

  她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奶声奶气地跟从她哥哥,“哥哥说得对哦,妈咪要休息!”

  安小诺哭笑不得,“安贝贝,你是哥哥的小跟班吗?”

  安贝贝眨眨眼,看向安宝贝,笑得傻乎乎的,还挺骄傲,“对哦,我就是哥哥的小跟班!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安宝贝淡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显然对妹妹的话十分受用。

  安小诺被打败了,她怎么会有一对这么可爱的天使啊!

  “好吧,那我听你们的,再休息一会儿!”

  “嗯嗯。”

  安小诺戴上眼罩,心情却十分复杂。

  两个孩子虽然是龙凤胎,长相却不同,一个随了安小诺,另一个却像极了杂志上要跟安若琳订婚的男人。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E&X设计公司内部会议室。

  “真没想到安小姐不仅实力超然,居然还这么年轻,能够挖到安小姐这么有实力的设计师,是我们公司的荣幸!”

  五年时间,安小诺华丽蜕变成为知名的国际设计师,不仅名声比安若琳大,想挖她进公司的人还不少。

  “贵公司在国内首屈一指,我不选择贵公司,也是我的损失。”安小诺应得大方得体。

  她是国际知名设计师,当然得配国内最出名的设计公司。

  对方笑了笑,忽然,有人走了进来,在安小诺对桌的男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对方立刻脸色大变,哀求地看向安小诺。

  “安小姐,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安小诺诧异,“请说。”

  “我们公司的安若琳小姐就要跟战总订婚了,她点名要我们设计一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作为她订婚宴上的订婚项链,她前前后后否定了我们不下上百种设计方案,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拜托安小姐你。”

  安若琳......

  安小诺的手悄然紧握成拳,没想到自己跟安若琳居然这么有缘,竟然刚一回国就跟她扯上了关系。

  “那就请您安排我们见一面吧!”安小诺笑着道。

  对方一愣,大喜过望,“你同意了?”

  “当然。”

  她没有退缩的理由。

  顶楼休息室里。

  女人横眉竖目,正在怒骂:“我要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可你们这些是什么?我现在是战家未来的女主人,你们拿这些烂货来糊弄我可以,但是糊弄了那位,是想从公司里滚蛋了是吧?”

  一排设计师被骂成狗,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位战家未来的女主人两面三刀,在战总面前是一副乖巧小绵羊的模样,在他们面前却是一只母老虎。

  助理敲了敲门,“安小姐,那位国际知名设计师到了。”

  安若琳眼睛一亮,“快让她进来。”

  助理立马对外面的人说道,“安小姐,请进。”

  安若琳听到助理称呼另一个人“安小姐”,直觉不对劲,心中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其他人也觉得惊讶,这么巧,都姓“安”啊?

  直到那位“安小姐”踏进休息室里那一刻,安若琳那丝预感成了真。

  “安小诺!!”

  安若琳震惊得脸色发白。

  此时安若琳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安小诺,安小诺的出现,无疑让她五年的美梦出现了一个破口,并且一点一点地扩大.....直到完全破灭!

  此时安若琳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安小诺,安小诺的出现,无疑让她五年的美梦出现了一个破口,并且一点一点地扩大.....直到完全破灭!

  ----------------------------

  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原来你还记得我呀,我的好姐姐。”安小诺没有错过安若琳眼神中的躲闪,嘴角勾起,看起来笑盈盈的,“好姐姐”三个字,是特意咬重的重音。

  休息室里的人齐齐看着安小诺那张清纯却又魅惑的脸。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在一张脸上,美得惊心动魄。

  平心而论,安若琳在公司里已经算是大美人了,可跟安小诺一比,就显得俗气了。

  “怎么回事,这是安小姐的妹妹吗?”

  “我记得安家只有一位小姐,可刚才这位‘安小姐’却叫那位‘姐姐’,看来她们的确是姐妹无疑了!”

  “可是我怎么看安小姐,也就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脸色不太对劲儿?”

  安若琳听到这群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气得脸色涨红,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人吓了一跳,又不敢招惹安若琳,连忙争先恐后地跑了。

  等休息室都清空了,安若琳才看向安小诺。

  “安小诺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如果你能听话老老实实呆在国外,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

  “生路?”安小诺讽刺勾唇,掀起眸子看着她,眼神中布满玩味的冷意,“你对我赶尽杀绝,还说给我生路,安若琳,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也不必再演戏了。”

  安若琳五年前就想毁了她,不,不仅是想毁了她,她是要逼死她!

  她逼近安若琳,嘴角挂着笑,眼底却满是冷意,一字一句,温柔开口,“五年了,安若琳,有些账我们也该算一算了!”

  这五年,每一天她都活在恨意里,现在,她回来了。

  对上安小诺的眼神,安若琳脊背发凉,心中慌乱不已,可以想到那个男人,她很快冷静下来,眯眼看她,“你到底回来做什么?!”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她都有办法让安小诺如五年前一般,一无所有,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是这家公司高薪聘请我来当首席设计师,你说我回来做什么?”

  抢走她的一切吗?

  呵。

  安小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看向安若琳的目光带着审视,还夹杂着五年前的新仇旧恨。

  五年了,她是该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安若琳攥紧拳心,死死地盯着安小诺,“也就是说,你准备一直呆在这里?”

  “没错,我会一直留在这里。”

  “不行!”

  安若琳冷着脸看着她,五年过去,安小诺这张脸出落得越发清纯媚人了,如果这张脸被那位看到,那还得了!

  安小诺笑了,“行不行可不是你说了算。安若琳,我听说你要跟战家的当家人订婚了?”

  安若琳心提到嗓子眼,“你……关你什么事?!”

  当然……和她没关系。

  安小诺只是觉着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儿子的脸跟那个战家当家人那么像,就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安若琳忍不住扬起声音道,“我警告你,我不准你靠近他半步,不然……我就立刻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年你为了二十万出卖自己的你给朱健的事!”

  安小诺眼眸微沉,明明是安若琳设计了她,可到了她嘴中却成了她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你!

  安小诺冷笑一声,缓声开口,“我可没你和你妈那么贱,喜欢贴着别人的男人不放。不过——想威胁我?那你大可以试试。”

  真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任她揉搓的安小诺吗?

  安若琳当然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当年朱健也在现场,她又跟对方发生了争吵,如果这件事被抖出来,那位只要稍微一查就能查出真相。

  到时候她就完了!

  安若琳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要看你表现了!”

  安若琳昂起头,又恢复了之前颐指气使的姿态,眼眸微闪一道精光,她必须要想办法把安小诺从公司里赶走。

  “既然你是公司的设计师,那好,我订婚项链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必须要设计出一条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项链,不然我就以未来总裁夫人的名义开除你!”

  “抱歉,我不打算给你设计项链。”

  “你说什么?”安若琳恼怒。

  安小诺意味不明地笑着道,“Y国的首相夫人、R的总理夫人、T国的女王都想要我的设计,可就连她们都要排队,你算老几?”

  区区一个总裁夫人能比得过她那些客户吗?

  安小诺的目光明明白白地写着“你配吗”三个大字!

  安若琳气得咬牙,正想发作,却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她眼珠一转,立刻伪装成一副委屈的模样,“妹妹,我只是想让你设计一条订婚项链来祝福我们,可是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知道我快要跟他订婚,你心里肯定嫉妒。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只要我有的你都要抢走,可是……那是你姐夫啊!”

  “你怎么能对你姐夫存那种心思!”

  门外,战擎渊脚步一顿,眼眸微深,嘴角惯性地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心中隐隐闪过一丝对这个还没见面的未来“小姨子”的厌恶。

  安小诺以为安若琳被迫害妄想症发作了,抱着胳膊冷笑,“安若琳,你又演戏给谁看呢?”

  安若琳声音里带了哭腔,满是委屈地道,“我没有,妹妹,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直接喊我名字?”

  安若琳抬手去抓她的手,尖锐的指甲将安小诺的手背抓出了几道痕迹,她痛得微微蹙眉抽手,抬眸正对上安若琳得意的眼神。

  “啊!”

  她分明没用多大力气,可安若琳却整个人往后退,后腰一下子撞在桌子上,疼得她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下一秒,安小诺手腕就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牢牢抓住了。

  她抬眸,倏然撞入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里。

  像,太像了。

  简直就是她儿子的翻版!

  狭长的凤眸,上挑的多情又无情的弧度,鼻梁高挺,薄唇绯色,掀起一丝缝隙,那狭长的凤眸眼尾处点了一颗泪痣,让他这张脸被这一点睛之笔增添了几分蛊惑。

  这就是安若琳的未婚夫。

  “谁允许你动手的?”男人冷声开口,目光之中带了几分冷意。

  战擎渊也注意到了安小诺的长相,安小诺长得比安若琳要勾人多了,她长了一张灿若桃花的小脸,五官精致,桃花眸里藏着星光一般闪烁,看起来灵动狡黠,无论是生气还是皱眉,都别有一番味道,眼神清澈,看起来单纯无辜。

  如果,她不是刚刚把安若琳甩出去的话!

  男人扯得安小诺手腕生疼。

  她忍住痛意,昂头,勾唇,“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战先生,姐妹间小打小闹多了去了,你该不会是连这个都管吧?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你的宝贝,谁让她那么不经摔?”

  不经摔的安若琳:“……”


标 签安小诺战擎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