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妍栀祁翎铉)小说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_林妍栀祁翎铉版作者是苏小艾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37 ℃
(林妍栀祁翎铉)小说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_林妍栀祁翎铉版作者是苏小艾

林妍栀祁翎铉版

作者是苏小艾 著

连载中免费

(种田文)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小说by苏小艾大结局阅读,林妍栀祁翎铉小说全章节无删,林妍栀祁翎铉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林妍栀祁翎铉小说最新章节,林妍栀祁翎铉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苏小艾的小说有哪些,故事递网提供《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是由作家苏小艾倾心创作,主角是林妍栀和祁翎铉,小说讲的是身为国际杀手的林妍栀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农家女,家徒四壁的她每天还得应付各种极品亲戚,幸运的是有个爹爹疼爱能让林妍栀金盆洗手专心赚钱养家,过着安稳生活的林妍栀却在那天救下祁翎铉后一切都在改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种田文)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小说by苏小艾大结局阅读,林妍栀祁翎铉小说全章节无删,林妍栀祁翎铉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林妍栀祁翎铉小说最新章节,林妍栀祁翎铉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苏小艾的小说有哪些,故事递网提供《农家有女夫君从天降》是由作家苏小艾倾心创作,主角是林妍栀和祁翎铉,小说讲的是身为国际杀手的林妍栀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农家女,家徒四壁的她每天还得应付各种极品亲戚,幸运的是有个爹爹疼爱能让林妍栀金盆洗手专心赚钱养家,过着安稳生活的林妍栀却在那天救下祁翎铉后一切都在改变.....

免费阅读

  “谢......谢谢。”

  祁翎铉捂着胸口,翻江倒海的痛意涌上五脏内腑,他吸了口冷气,面色苍白。

  “大恩不言谢。”

  林妍栀瞥他一眼,收了地上的毒箭,起身就走。

  还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林妍栀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男人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麻烦……”

  她忍了忍,最终还是走了回去,伸手戳上男人的脸颊,拨开发丝,他硬朗神俊面孔便映入眼帘。

  后耳处,一个精致小巧的“祁”字,分毫毕现。

  林妍栀哑然。

  世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她昨日才用祁将军撒了个谎,如今就连后人都送上门来?

  这么瞧着,模样还挺俊?

  简单的给人处理好伤口,林妍栀围着四周打猎,直到天暗下山,那白虎都没再现身。

  林妍栀背着男人,手里提着背篓,里面装了两只山鸡,一只白兔,全都是一击毙命。

  “咳咳。”

  背后传来轻微的咳嗽声。

  祁翎铉幽幽转醒,他眨着纤长的眼睫,高大的身躯笼罩着林妍栀,显得身下之人是如此娇小脆弱。

  无端红了脸,祁翎铉出声,温热的气息拂过林妍栀耳垂,带来一股痒意。

  “放我下来吧,我还能走。”

  “好。”

  没有丝毫犹豫,林妍栀双手一松,男人从她背后摔下,疼的一生闷哼。

  她面无表情的转头,踢了踢他的脚尖。

  “走啊,还愣着干嘛?”

  淡淡红霞落下,佛在男人眉眼,薄唇,他发髻散开,浓如黑墨的青丝铺了一地,那双琥珀色的瞳孔,此刻正无力的,错愕的看向她。

  “......”

  两人四目相对,久视无言,没听见山下熟悉的呼喊声,林妍栀眉头一皱,当下也顾不得纠结,弯腰一个用力,将人重新背于身上,她脚步轻快而迅速的下山,非同常人的灵活身法让祁翎铉眼前一亮。

  “你师从何处?见着不像是普通武夫会的。”

  “你管我。”

  林妍栀冰冷的掀唇,一句话便将人堵了回去。

  一路下山,山脚处也不见林平的身影,林妍栀内心的预感愈加不好,她匆匆朝家赶去。

  破败的小木屋旁,只见一男一女围在门口,女的又黑又瘦,一脚踹翻地上的褐色小碗,一撮白米掉在地上,林平立刻俯身去捡。

  “瞧你个讨米的!还真为这点破米折腰?日后可别再来我家要饭了,谁人不知你林平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柳翠兰扯着尖细的嗓音,她极尽可能的羞辱着林平,林妍栀站在不远处,一股怒火直逼大脑。

  那碗,她记忆尤深,三天前,原主染上风寒,林平将家里所有能吃的都煮给她,可奈何她身体虚,吃什么吐什么,他为了能让原主安心下咽,听说白米煮粥能让病人好的利索,于是拿上家里最好的碗,去邻里相亲挨个去求,一路跪拜,也不知求了多少户人家,才换来一碗兜的米。

  原主含泪吞下,吃了几天便熬不住了,风寒刚一去,便立刻上了青虎山寻吃食。

  “真不知道林平你怎么想的,咋滴,养个闺女还这么宝贵?丫头都是赔钱货!死一个少一个,如今闹饥荒,还不如趁早将她嫁出去换袋米吃!”

  “咔擦。”

  林妍栀踩断了脚下的树枝,清脆的响声传来,惹得三人回头,林平一改沉默寡言的样子,目染焦色的喊道。

  “小栀,别听你柳大娘胡说,你在爹的心里,比金子还宝贵!”

  他将米放回碗中,抬脚便朝林妍栀走来。

  “哐哐!”

  柳翠兰朝地啐了一口,抬脚又踹翻了碗,那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狠狠瞪着林妍栀。

  “哟,小贱蹄子胆子挺大?还背了个野男人回来?如今家里都解不开锅了,你还......”

  话音未落,林妍栀猛地一个甩手,砍刀从她手里滑出,狠狠扎在柳翠兰的脚前。

  她放下祁翎铉,将人交到林平手上,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我父亲无论做什么,都问心无愧,不偷不抢,也是你这种下三滥的长舌妇能叨叨的?怎么,家里的米喂不上你这张贱嘴,非得赶上门来找打?”

  她执起木屋旁的扫帚,狠狠朝柳翠兰的身上抽去。

  “哎哟哟,咋,你父亲讨饭还不让人说?你这丫头片子,也真敢朝我下手?!”

  扫帚抽上身,柳翠兰的丈夫去拦,被林妍栀一个飞腿,踢上脑门,晕死过去。

  “你这死丫头,居然敢打我男人?老娘跟你拼了!”

  柳翠兰见此,尖声叫道,抄起手掌就要朝林妍栀扇去。

  “碰”的一下,扫帚把落在柳翠兰的大腿,力气之大,木柄居然拦腰折断。

  “哎哟哟,老娘的腿,老娘的腿啊!林平,你是死的吗?你姑娘这是要杀了我啊!”

  被打翻在地,柳翠兰终于发现不对,往日那个畏畏缩缩的小丫头,今儿居然跟打了鸡血一样刚猛,她捂着腿,嚣张的气焰一下便弱了,好声好气道。

  “别打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你也别怪大娘说话难听,看看你那爹!都找我们讨过几次米了,那可是救命玩意儿,他可是说好了算借我们家的,如今都四天了,也不能光借不还,你说是不?”

  林平闻言,窘迫的低着头,瓮声瓮气道。

  “柳大娘,你的米是我借的,和小栀无关,过几日我就去镇上找短工做,定不会亏了你那一两米!”

  柳翠兰闻言,眼神闪烁,尖声道。

  “咋,林平你这可不厚道!那米借了你四天,你居然想按原来的斤两给我?这可不行!你最少得给我这个数。”

  她抬手一比,划了个五。

  “连本带利,算你五两米好了。”

  还不等她得意,林平惊呼一声,凄惨道。

  “柳大娘,你这是要了我老林的命啊!”

  “咋,想赖账?林平我告诉你,你就算是舍了这条贱命,也得把米给还上了!不然我这就去村里告诉乡亲们,看日后谁还敢接济你!”

  柳翠兰小眼一瞪,林平蠕着唇,刚要开口,就见林妍栀从背篓里提了只你出来。

  她走到柳翠兰的面前,伸手拔出地上的砍刀,比划着鸡屁股,狠狠一砍。

  “鸡?你这丫头从哪来的鸡,莫不是从别人家里偷的?”

  看着那肥硕的你,柳翠兰咽了咽口水,上次开荤,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

  “我要这只鸡!就这只鸡了!你把鸡给我,我和你爹直接的账一笔勾销,怎样?”

  柳翠兰贪婪的目光紧紧锁定那只肥鸡,却见林妍栀轻笑一声,冰冷的语气从嘴里吐露而出。

  “那怎么行?柳大娘你这么会算账,岂会不知这鸡和米的轻重?”

  她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鸡屁股。

  “这肉抵给你,足够还那一把米了。”

  她拎着鸡脖子,狠狠几刀划在上面,献血喷洒而出,淋了柳翠兰一身一脸。

  “啊啊啊!”

  柳翠兰惊叫一声,骂道。

  “贱蹄子,你要做甚!”

  “鸡血也给你,别浪费啊,好歹也能下口,这可是荤血,你上哪找这么好的东西?”

  林妍栀缓缓蹲下,冰冷的刀背拍着柳翠兰吓傻的黑脸。

  “你给我听好了。”她眯着一双嗜血的双眸,“你和我爹的账清了,日后要是被我发现你躲在背后嚼舌根,或对我爹出言不逊,你的下场,就跟这你一样。”

  后面半句,林妍栀刻意压低声音,肃杀之气迎面而来,柳翠兰哆嗦着身体,失声道。

  “清了,清了,咱两清了!”

  她猛地起身,准备朝外跑去,右腿却爆发出骨裂般的疼痛。

  “砰”的一下,柳翠兰摔倒在地,正正好的将她丈夫压醒。

  后续的事情林妍栀已经无从关心,她带着父亲将祁翎铉扶进院子,狠狠关上院门。

  祁翎铉此刻正闭目养神,见林妍栀提着刀,准备割他的衣服,瞳孔微缩。

  “你要做什么?”

  淡淡的扫他一眼,林妍栀矜冷的开口。

  “涂药。”

  她拿起房里的瓦罐,从里面挖了一块绿油油的膏,直接涂在伤口上,随后便将他晾在一旁,不管了。

  “爹。”

  林平还在院门口,扒拉着被染脏的白米,林妍栀见此,眉头一皱。

  “爹,这米我们不要了,碗也扔了,日后我上山打猎,绝对能养活爹爹,到时候弄点好货去镇上卖,还能拿不少银子呢。”

  她温柔的扶起林平,素来冷傲的面孔几近柔和,却没想到林平老泪纵横,感慨道。

  “爹的小栀长大了啊!你为爹着想,爹已经很开心了,可是这上山危险啊,女儿,爹怎么能......”

  他满是茧子的大手抹了把泪,掌心里伤口纵横,看之触目惊心。

  “再说了,你可是吃这白米好起来的,这可是个好东西!咱别浪费,外人怎么说是外人的事,只要咱好好的就行。”

  一股久违的暖流涌入心底,林妍栀愣愣的伸手,拂去父亲眼角的泪痕。

  没有责骂,没有质疑,在她选择对柳翠兰出手的那一刻,林平便默默的护着她,守着她,支持她。

  这是她前世二十多年来都不曾感受到过的——亲情。

  林妍栀垂下眼眸,主动弯腰,将地上的米粒认认真真的捡起,放入碗中,她转身,轻描淡写道。

  “女儿知道了,我这便去做饭。”

  她提着背篓走入厨房,仔仔细细的处理起你来,只是手中那微颤的刀,显示了她内心的汹涌澎湃。

  厨房外,祁翎铉敷着药,脸色已经好看许多,他转动着琥珀色的眸子,落在眼前这个略显拘谨的男人身上。

  “你跟小栀......”

  林平坐在一旁,看着祁翎铉绝世无双的容颜,有些欲言又止。

  “林伯父,在下祁翎铉,多有叨扰,还请原谅。”

  他温和的笑着,那张刀削斧阔的脸上,确是实打实的诚意。

  “你姓祁?祁天河将军的后人?!”

  林平惊呼一声,眼神充满激动。

  祁翎铉顿住笑意,缓缓道。

  “翎铉不才,正是祁家嫡系一脉,这几日外出执命,却不想碰上奸人,身受重伤,于青虎山被令女救下,不胜感激。”

  话落,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里面是沉甸甸的两颗银元宝。

  将此置于林平手上,祁翎铉正言。

  “这是我目前所能拿出的所有了,还请林伯父不要嫌少,令女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重伤未愈,恐怕要隐姓埋名在此居住一段时间,还请林伯父能收留我阵子。”

  “这钱我不能收!”林平将锦囊推过。

  祁翎铉眸光一暗,正准备开口,便被林平打断。

  “祁天河将军可是我女儿的再造恩人,你是他的后人,被小女救下,这便是冥冥之中斩不断的缘分啊!既然有缘,这钱便收不得。”

  话落,又讲林妍栀从那木符得到的机缘侃侃而来,听的祁翎铉略微思索。

  以林妍栀那训练有素的身法,可不像是他们祁家流派的武功,祁家为将门之后,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如此看来,其中怕是另有隐情。

  正准备再打探几句,一股浓香从厨房里传出。

  林妍栀一口气便将两只你全宰了。

  一只煲汤,一只红烧,佐料都是山上现成的,往年那宝山被白虎守着,分毫未被村民染指,各类植被长势喜人。

  她还炒了一些野菜,那白米被她碾碎,加了野菜熬汤,又有鸡汤做汤底,口感厚重,入口香醇。

  “开饭了。”

  她将热菜上桌,两个大男人夸张的看着盘里红绿绿的一片,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鸡肉里扑面而来的孜然香。

  葱花与剁椒碰撞,入口便是爽滑劲道。

  林平率先尝了一嘴,赞不绝口道。

  “小栀啊,你这手艺真是绝了,这里面的好多味道连爹都没尝过呢!”

  得了夸奖,林妍栀淡淡勾唇,笑道。

  “爹喜欢吃,我就天天捉野山鸡给您做菜,至于你……”

  林妍栀话锋一转,瞥了眼细细品尝的祁翎铉,脸色微冷。

  “吃完这顿饭,从哪来的回哪去吧,我和爹爹只想在村里平平安安的生活,不想惹是生非。”

  救人,仅仅只是顺手,若是当时他敢拉自己下水,让她被白虎攻击,那根淬了毒的箭,便会撕破他的喉咙。

  察觉到空气中暗含的杀气,祁翎铉微微垂眸,默不作声。

  “小栀!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这位可是祁将军的后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得了祁将军的庇护,如今有了本事,保护下他的后人,也算不得什么,我问过了,祁公子只是小住,等他痊愈了就走。”

  林平出声,那老实本分的眸中满是坚定,他始终相信,有因必有果,女儿得了好处,再回报回去,才不会被老天爷觉得贪心,接下来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

  林妍栀闻言,眸光闪烁,见林平坚持,只能松口,软了语调。

  “爹爹说什么便是什么,既然祁公子要留下来,明日我就去山上打些野味去镇上卖,凑些银子给家里布置点东西。”

  见林妍栀答应,林平总算露出个笑脸,满是自豪与欣慰。

  “爹的小栀,果然长大了啊!”

  一餐饭,吃的林妍栀肚皮微撑,她迎着月光在小院里洒扫,身后的木屋里,林平已经睡着。

  前世的她,从未有过家人,她会洗衣做饭,会照顾自己,学过很多知识和暗杀技巧,可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孤零零的来到组织,又孤零零的在任务中死去。

  如今重生乡野,她最大的愿望居然是归隐田园,从此金盆洗手,做她最感兴趣的美食,和父亲好好的,安稳的活着。到了年纪,没准还能嫁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从此享受这平凡惬意的一生。

  “在想什么?”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祁翎铉不紧不慢开口,朦胧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显得英气逼人。

  林妍栀回头,清冷道。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留下来,我只有一个条件,不准伤害我父亲,否则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她寒凉的目光抿成一柄尖刀,直直的朝他刺来。

  “在山上我本可以引得白虎去杀你,但是我没有,所以你大可放心,祁家人,绝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事情。”

  祁翎铉笃定的开口,伸手抛出一个锦囊,头也不回的走入屋内。

  “养伤的这段时间,便叫我祁翎铉吧。”

  林妍栀打开锦囊,里面是两个沉甸甸的银元宝,她垫了垫手腕,低喃道。

  “二十两,这么穷?”

  祁翎铉耳力过人,刚入屋内便听到这句,捂着胸口,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次日,阳光大好,林妍栀背起背篓,准备上山。

  “小栀啊,今天也要多加小心,知道吗?”

  林平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叮嘱着,林妍栀耐心的等他说完,这才应道:“爹,放心吧。”

  随后她瞥了眼祁翎铉,语气冷肃。

  “你给我安分点,别顶着这张俊脸去惹是生非,我讨厌麻烦。”

  言毕,却见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祁翎铉送她往前再走了段距离,语带调侃。

  “快上山吧,别舍不得了,你不觉得你刚刚警告我的语气,很像妻子嘱咐丈夫?”

  无视他带笑的眉眼,林妍栀轻嗤一声。

  “怎么,小白脸也能当出优越感?”

  祁翎铉闻言,咬牙切齿。

  “我可是给了饭钱的!”

  “你还说,偌大一个祁家,主子出门居然只带二十两银子,穷给谁看。”

  无视女人眼中的鄙夷,祁翎铉脚步一顿,收敛笑容。

  “去吧,早去早回。”

  入了深山,林妍栀直接朝昨日找到白虎的地方奔去,这大虫一日不除,林平便总是放心不下。

  她不想让他担心。

  天冷了,该进补了!这畜生是时候迎向它生命的终结了!

 

标 签林妍栀祁翎铉版 林妍栀祁翎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