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小说_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一只猫猫虫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85 ℃
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小说_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一只猫猫虫

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

一只猫猫虫 著

连载中免费

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幻想耽美同人小说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主要讲述的是荆桓彻底暴走了,好不容易揣上了崽,结果孩子他爹跑进了逃生游戏里鬼混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照顾幼崽?荆桓决定进游戏里去收拾人,于是乎,逃生游戏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倒霉”玩家,好戏要开始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幻想耽美同人小说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主要讲述的是荆桓彻底暴走了,好不容易揣上了崽,结果孩子他爹跑进了逃生游戏里鬼混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照顾幼崽?荆桓决定进游戏里去收拾人,于是乎,逃生游戏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倒霉”玩家,好戏要开始了.....

免费阅读

  城市已经沉入黑夜,街边商店的灯开始一个个熄灭,仅剩昏黄的路灯摇摇欲坠。荆桓独自站在公交站台,半边身体隐进黑暗中。

  他穿着宽大风衣,微长的细碎发丝在灯下泛出银色的光芒,高挑的身材依靠在熄灭的广告灯牌上,姿势随意懒散,一手放在小腹上,另一只手揉了揉眼角,眼角下美人痣若隐若现。

  最后一班公交车即将到达,这是他特地违反生物钟等到现在的目标。

  荆桓抬眼看向道路尽头,公交车迟迟未到,甚至路上诡异得连一辆车都没有,行人就更加不见踪影了。

  周遭有点渗人,但荆桓倒是没有任何怕的意思,反倒是更加放松了。

  “哎哟妈呀,车还没来吧……”

  荆桓愣了一下扭头,发现站台上冲上来一个胖胖的小年轻,穿着撑大的西装擦着头上的汗一脸疲惫,看起来像是位刚加完班的可怜社畜。

  荆桓神情略微复杂,看了两眼人后淡淡道:“我建议你别上这辆车,自己打车回去。”

  “啊?”小胖莫名其妙扭头正要发出疑问,但在瞧见对方样貌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了动作。

  原因无他,眼前这个人是真的好看。

  那是一张足以吊打时下娱乐圈最顶尖偶像的脸,不管哪个角度都能成为画家心中最理想的漂亮模特。

  线条稍柔和但仍旧帅气的脸,白皙的皮肤在昏暗环境下都格外吸睛,满是困意但清冷的漂亮眼睛,自然的眼线弯起花瓣般的弧度,再加上眼角的小黑痣,笑起来估计会有一种别样风情。

  只可惜现在这位美人眼里并没有多少情绪,甚至有点面无表情。

  “醒醒,你不要上这辆车,自己打车走。”

  荆桓再次发出提醒,对方终于从美色中醒过神,表情莫名其妙。

  “不是,为什么啊?现在打车怎么可能打得到。”

  “上这辆车你可能会死。”荆桓说得简单明了。

  但对方却完全无法理解:“什么鬼???你有毛病吧?”

  沟通失败那就没什么好说了,有的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无法随意更改。荆桓深谙这个道理,也懒得再废话,靠着广告牌开始假寐。

  他听见旁边的小胖子“哎”了一声,偷偷小声嘟囔:“神经病,人挺好看脑子有问题,还咒人……”

  公交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停在了公交站前。小胖子也不再管旁边说话奇怪的人,立即上车刷卡,找到座位坐下。

  荆桓后一步跟上,视线在昏昏欲睡的司机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欢迎乘坐315路公共汽车,请乘客们站好扶稳,照顾好老人小孩……”

  空旷的播报声响彻在车厢内,公交车载着车上两位乘客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驶上了跨江大桥。荆桓看着窗外像一条黑色丝带蜿蜒至远方的河,再看了一眼脑袋已经快磕在方向盘上的司机,心里开始默默进行倒计时。

  快了,3、2、1……

  “砰!”的爆炸声响起,原本平稳行驶的公交车突然向一侧歪去。司机终于惊醒,慌张地伸手把住方向盘想把歪掉的车救回来。

  但爆胎又高速行驶的公交车根本不受控制,很快撞破大桥的围栏,冲上了旁边的人行道。

  “啊啊啊!!!”

  “靠!怎么回事!?”

  司机和斜后方的胖子青年都慌张地惊叫起来,而荆桓的表情直至现在都没有改变,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冲破大桥围栏,接着义无反顾从几十米高的大桥上栽了下去。

  “啊啊啊!!!救命!救命!”

  耳旁传来刺耳的尖叫声,下落的失重感和濒死的刺激感终于让荆桓皱了一下眉头,他蜷缩起来,双手护在了自己腹部。

  “轰隆”,像跃起而又重重跌下的鲸鱼,公交车栽进了河水中,激起大浪,迅速往下沉去。

  冲击力让车厢里的三个人摔了个结实,天旋地转中荆桓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意识开始模糊。

  开始了,他想。

  周围传来人敲击窗户的声音,荆桓懒得管,毫不挣扎地放任自己的意识随着公交车一起沉入黑暗……

  ------------------------

  【亲爱的玩家你好,欢迎来到“转生游戏”。首先很抱歉地通知,当你们进入这个游戏时就代表着——你们已经死啦!但本游戏提供给各位一个获得新生的机会,完成十次游戏挑战,即可重新获得生命。游戏规则与请注意每次副本说明……】

  【下面将进入本游戏副本说明——养鬼人以驭鬼为生,在家中饲养恶鬼无数。死后,养鬼人的孙女请来除鬼师,想要除去家中鬼怪。作为除鬼师的你接下任务,赶赴目的地……】

  -------------------------

  游戏?副本?这是在什么地方?

  荆桓抬眼看去,一道血红色的古朴红漆木大门立在眼前,两个散发着幽暗光芒的纸皮灯笼悬挂在上方,无风自动,用极其微弱的光芒照亮这门前几平米的地方……以及六个人……和一具残破的尸体。

  尸体已经冰冷,它的头不见了,脖子处呈现撕裂的伤痕,鲜血淌了一地。

  这人荆桓认识,正是之前坐在驾驶位的疲劳驾驶司机。他试图冲进灯笼外的黑暗中,紧接着便被一只浑身漆黑恶臭的怪物给咬断了脖子。

  “这到底是什么鬼!?他真的死了!?”

  “救命!救命啊!!!我不想呆在这儿,放我出去!”

  “……我肯定在做梦,这一定是假的……”

  耳边充斥着惊恐的尖叫声和咆哮声,剩下五个人中的四个浑身发抖地挤在灯笼下,恐惧到表情狰狞。

  这种状况已经维持几分钟了,荆桓漠然坐在一边的台阶上,思考着现状究竟如何。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进入到一个残酷的修罗地狱中,结果没想到是这种场景……

  一个游戏?不同的副本?这东西是谁弄出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荆桓再次抬起头打量瑟缩在灯下的那群人,应该也是同他一样经历了死亡,再清醒就出现在了这个莫名的地方,被告知是一个死亡游戏。

  起初并没有人相信,都认为这是个整蛊游戏,甚至还进行了自我介绍。这五人中有一对小情侣,女方叫赵芯萌男方叫宋坚凯,此时正哭得稀里哗啦抱团在一起。

  剩下是两男一女,女的是位长发御姐名为易苗,男性其中一人荆桓也认识,是先前在公交站台上劝说无效的小胖子……另一个,则比较特殊了。

  “现在知道这是个真的会死人的游戏了么?都说了不要乱跑,后果都看到了吧?”

  这人穿着一身奇怪的大马褂,留着小胡子,头发扎了个发髻,活像个大街上算命的神棍。

  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慌张,搓着小胡子一脸高深:“说实话,你们真的很幸运能遇到我。我可是通过了两个副本的玩家了,其他新人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有老人带着通关。”

  通过两个副本的老玩家?

  荆桓打量着他,这人名为卜台清,自称生前是个大师,在众人茫然的时候便向大家说了一大堆副本相关的事情,还想让所有人都听他安排。

  但一开始没有人信他,都觉得是个脑子有病的疯子……直到那位司机冲进了灯笼外的黑暗中……

  “大师!大师我不该不信你!求求你救救我!”那对小情侣中名叫宋坚凯的男人率先有了动作,涕泪横流地冲到了卜台清面前,试图抓住眼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他的女友赵芯萌甚至直接跪下了,哭得直抽抽:“我,我也想回去,我不想呆在这儿,我不想死……”

  卜台清长袖一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恐怖游戏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有新人和自己组队,那遇到危险这些新人就是绝好的替死鬼。

  他随即又恢复成市外高人的样子,叹气道:“你们已经死了,想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首先我们得齐心协力把这一关过了,你们觉得呢?”

  两人立即点头:“……是,是的,大师说得对,求大师帮帮我们。”

  卜台清满意点头,对着周围其他人道:“那么各位,现在已经不是慌乱的时候了,大家必须团结起来,配合一下我听我指挥……”

  “不好意思,我不和你同路。”

  荆桓懒得看这人继续演戏了,他坐在台阶上右手撑脸,懒洋洋开口直接打断了卜台清鼓舞人心的台词。

  卜台清一下噎住,脸上的表情又像是要装高深又像是愤怒。

  他强压火气面对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新人,结果看到对方的脸就愣住了。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太好看了,再昏暗的灯光都挡不住这张妍丽的脸。

  见到美人,卜台清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说道:“这位朋友,你也看见刚刚是怎么死人的了,现在我们就像是在玩一个恐怖游戏,必须合作才行,恐怖游戏里单独行动就是死啊。”

  荆桓冷声回答:“但是和你在一起也见不得安全,你以为没人发现你是怎么把人给害死的?”

  他看向了地上的尸体。

  卜台清浑身一震,立即反驳:“你在瞎说什么!?这里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人是自己冲进黑暗中找死的!”

  荆桓观察着他的表情,露出了一丝冷笑,说:“然后呢?你以为没有人看见?在他发现怪物准备逃回光里的时候,你把他推了回去。”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卜台清。

  卜台清则脸色发黑。

  真是该死,他不应该因为那个男人冲撞了他就一气之下把人重新推了回去,当时如果把他救下来了的话……他就能顺利在这群人之间立下威望了。

  有一群新人可以听他指挥的话,遇到危险完全可以让他们去送死。但现在,其他人已经开始不信任他了。

  站在一旁的长发御姐易苗努力回忆了一会儿,说:“他好像确实站得离那个人最近,最后好像还把什么东西敲回了黑暗里,我还以为他是在反击怪物……”

  卜台清叫道:“我那就是在反击啊!谁知道扑过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荆桓看着他急于解释的模样,也不打算再理会这种人。

  他对组队也没有兴趣,比起抱团取暖,还是一个人闯关更有意思一点。

  要闯关的话……得先从进门开始吧。

  他想着,单手抚着小腹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转身往红漆木大门走去。谁知才刚站起,旁边传来卜台清的喊叫声。

  “怎么可能!?你肚子……你怀了鬼胎!?”


标 签在逃生游戏里带球跑荆桓嬴慕天 荆桓 嬴慕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