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小说章节_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52 ℃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小说章节_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

娇娘福宝有点田

陆明萱 著

连载中免费

娇娘福宝有点田,女主角陆明萱的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全文免费阅读,陆明萱章节列表,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言简意赅、远见卓识,女主是陆明萱,故事递带来小说章节预览:陆明萱穿越之后,发现自己从肤白貌美大长腿变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相貌丑陋身材巨大男人还不知所踪的大胖子!陆明萱看着水中倒影,默默流泪,改变势在必行,这真是个大工程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娇娘福宝有点田,女主角陆明萱的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全文免费阅读,陆明萱章节列表,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言简意赅、远见卓识,女主是陆明萱,故事递带来小说章节预览:陆明萱穿越之后,发现自己从肤白貌美大长腿变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相貌丑陋身材巨大男人还不知所踪的大胖子!陆明萱看着水中倒影,默默流泪,改变势在必行,这真是个大工程啊!

免费阅读

  “饿了。”简哥儿说完,下意识又是捂住嘴,面上流露出懊恼,慌忙改口,“娘饿我才饿,娘不饿,我也不饿。”

  陆明萱啼笑皆非,“干了一下午活,怎么可能不饿。”

  陆明萱笑的很温和,对于小简哥儿在原主那遗留下来的心理阴影,并不苛责。

  陆明萱往厨房走去,打算简单做点晚饭。

  经过菜地时,发现地里稀稀落落长着几颗营养不良的青菜。

  原主懒惰,从不肯好好照料菜园子,以至于菜园子基本没什么收成,种豆角和南瓜的架子上连颗幼苗都没发出,唯有几颗青菜靠着老天垂怜,才有那么点儿可怜的收成。

  简哥儿瞧见她失望的样子,眼里登时闪过一丝惧怕,随即低下头认错,“娘,狗……行简错了,是行简没照料好菜园子,娘别生气,行简这就去浇水。”

  他毕竟年纪小,只是个不到五岁的小朋友,指望着他养活原主根本不可能,在他的小脑袋瓜里,有很多事情还不明白,比如怎么施肥,捉虫,以及根据季节调整浇水量,这些都需要大人的言传身教。

  原主好吃懒做,下菜园子的次数屈指可数,如此一来,小家伙得到指点的机会少的可怜。

  陆明萱温和地摸摸他的脑袋,“不怪你,是娘的错,从今个起,娘要好好打理菜园子,你若是想学种菜,可要好好看娘是怎么做的。”

  “好。”陆行简仍有些忐忑不安,下意识地点头。

  以前娘可从不会主动认错,若是发现菜地里连一颗能吃的菜也长不出,只会怪他偷懒不浇水,狠狠暴打他。

  陆明萱好笑地看他一眼,“你这么聪明,一定学的很快,以后和娘一起照料菜园子,好不好?”

  陆行简得到她的鼓励,立刻站直了身体,使劲点着小脑袋,“娘放心,我会好好学。”

  时候不早,陆明萱拔了几颗青菜,往厨房走去。

  一进厨房,迎面飞过来几只苍蝇,陆明萱厌恶地直皱眉。

  中午熬粥时,陆明萱就发现厨房里很脏,不过那会儿做苞谷珍,不需要用到案板和刀具。

  可眼下,她看着粘着一层厚厚油垢的案板,瞬间恶心的没了食欲。

  “行简,今个晚饭估计得稍微迟些,娘要先把厨房拾掇拾掇。”

  陆明萱并不是过于追求完美的人,但做饭的地方还是马虎不得,不说整理的多么纤尘不染,至少也要干净卫生才行。

  这案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用抹布擦,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清理干净,须得用流动水才行。

  陆明萱思忖了一下,直接把案板拆卸下来,按原主的记忆,吭哧吭哧往河边扛去。

  还别说,这原主虽然又丑又肥,力气倒是挺大的,扛起二十多斤的案板,丝毫不吃力。

  小河边很是热闹,几个姑娘凑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浆洗着衣裳。

  当她们看见陆明萱扛着个案板走过来时,就不约而同停止了说笑,一个个瞧着她的目光里,全都是鄙夷和不齿。

  “呼……”陆明萱把案板放在河边的鹅卵石上,轻轻舒了口气。

  原主毕竟体态胖,虽有那么几分力气,耐力却不佳,只走了这么十多分钟路,就已经满头大汗。

  陆明萱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只是,刚抬起胳膊,她的动作便是一僵。

  低下头在腋窝处嗅了嗅,她登时被一股臭气险些熏晕过去。

  擦,这天杀的陆G妇,居然还有狐臭!

  那股味道极难形容,像是什么东西腐烂过后的恶臭味。

  陆明萱只闻了一下就不敢再闻,心里打定主意,从今天还是,一定要把个人卫生搞起来!

  她心里暗暗寻思着,要不要就地跳下河水洗个澡,恰在此时,一阵风迎面吹过,下游那几个洗衣裳的姑娘纷纷捂住鼻子,一个个嫌弃地盯着她。

  陆明萱老脸儿悄悄一红,不必说,一定是闻到了她的狐臭味。

  “呃……不好意……”陆明萱尴尬地站起身,朝着那几个姑娘表示歉意,可话没说完,她们一个两个三个的,都纷纷站起身,端盆的端盆,拿衣裳的拿衣裳,一个个如见了臭老鼠一般,绕开她老远,跑到她的上游去。

  细细碎碎的议论声随风飘来。

  “瞧她那案板,像在泥里滚过一圈似的,她用河水洗了案板,咱们怎么洗衣裳啊!”

  “邋遢死了,我真的服了她了,又肥又丑又脏,还恬不知耻的和秀巧比美呢,不要脸!”

  “好了好了,你们小声些,她若是听到了,跑过来寻麻烦,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哧,秀巧你怕她做什么,咱们三个人,她一个人,还能把咱们吃了不成。”

  “就是,再说了,现如今她名声坏了,我看村里谁向着她?保不齐她再闹事,里正就把她从村里赶出去呢!”

  她们嘀嘀咕咕的话儿,陆明萱自然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再仔细一看,被两个姑娘簇拥在中间的那位漂亮姑娘,可不就是村中的村花林秀巧,昨个陆G妇就是借着林秀巧的名头,才把谢思安给骗过来。

  那几人感觉到她的目光,声音立时又更小了一些,左右两个姑娘都不屑地把脑袋偏开,只有林秀巧,抬起头朝她笑了笑。

  陆明萱正想说这姑娘还算有几分礼貌,谁知下一刻,她便听到那林秀巧低声与左右交代:“她的名声已经烂臭了,咱们若和她攀扯上了,只会带累咱们的名声儿,往后若和她碰上了,只管笑一笑,离她远点才是,也省得她来找咱们的麻烦。”

  我去……这活脱脱一笑面虎啊!

  陆明萱暗暗翻了个白眼,敢情这林秀巧还是个高段位的绿茶。

  陆明萱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听了这些闲言碎语,那点儿因为“狐臭”而来的难为情立马一扫而空。

  她不理那些闲话,默默刷洗着案板,没一会儿,便把案板上的油垢洗的干干净净。

  陆明萱把抹布拧干,擦干净案板上的水,站起身把案板在肩头固定好,就打算回家。

  不远处立时又传来一阵嘲讽。

  “哟,你们看她,今个倒像是转性的,以往从不见她干活儿呢!”

  “兴许是肥的没脸见人了,这才走动走动,减减肥。”

  “八成是,要说她变勤快了,母猪都能上树了。”

  “要我说啊,说不定她今个装模作样的干活,就是做给谢思文看的,你们想,村学不就在这边吗,她呀,估计是想着法的引起谢思文的注意呢。”

  “昨个被谢思文他娘骂成筛子了,今个还来?”

  “简直不要脸!”

  “贱妇!”

  “女子中的耻辱!”

  陆明萱秉持着骂人没当面骂到她头上就一概不理的原则,权当什么也没听见,面无表情地从那三个少女身边经过,大步往家方向走去,小行简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做饭呢。

  她哪里知道,今个她来河边洗案板,又被几个姑娘渲染成了努力接近谢思文的不要脸举动。

  走着走着,陆明萱突然听见右边小道内传来一阵喧哗声。

  她驻足观望,按原主的记忆,这条小巷尽头是村里的学堂。

  这个点儿接近下晌,估计是学堂下学了。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小道上,陆明萱下意识看了一眼,居然看见谢思文背着个书包,正往这边走来。

  和原主的记忆里差不多,这人打眼一看倒是样貌堂堂,不像他那位二哥谢思安一副女相,棱角分明的脸上,五官分布的恰到好处,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如果忽略他刻薄的薄唇和上挑的眼稍,倒也勉强算得上乖巧小奶狗那一款的。

  陆明萱暗自里品头论足了一番,并不打算搭理谢思文,抬脚往前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谢思文在看到她时,脸色不由自主浮现出耻辱。

  今个这贱女人差点就把二哥给办了,还勾搭的二哥胳膊肘往外拐,打麦场当众落他娘的脸面,害的他全家都抬不起头来,今个在学堂,还被同窗拿此事取笑于他,他可忍不下这口气。

  她眼下竟然还有脸再跑来找他献殷勤,他非得好好羞辱她一顿不可。

  在两人即将要擦肩而过时,他眼底浮现出浓浓的不屑和高高在上,嘴唇一扯,正要张嘴发难。

  谁知刚嘴巴刚张开,居然发现这女人竟完全忽视自己,面无表情地从他面前走过,仿佛他是空气一般。

  谢思文表情僵在脸上。

  他可不是个能隐忍的主,一看这娘们今天竟敢目中无人,顿时满心窝火地追赶上陆明萱,在她身后大叫:“陆氏,你这个不要脸皮的贱人,你给我站住!”

  陆明萱脚步连顿都没顿,只当听不见,继续往前走去。

  谢思文顿时恼羞成怒,以前都是这女人发花痴地追赶他,他为了避开她每每不得不大步逃开,今个居然反了。

  他气的疾步跑上前,堵在陆明萱面前,极尽所能地搜刮恶毒词汇辱骂她:“肥猪婆,你还要不要点脸?啊?前脚坑完我二哥和我娘,后脚就跑来我这里献殷勤?你还真当你是美女了,也不看看你那肥胖……”

  陆明萱只觉得耳边粘了只嗡嗡嗡的苍蝇,烦躁地打断他,“起开,好狗不挡道。”

  谢思文口里的话噎住,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这还是以前那个见了他便两眼发光,恨不得倒贴的陆氏?还是那个任由他讽刺羞辱也不还嘴,自轻自贱的陆G妇?

  她到底玩的是哪出。

  他偏不让,反倒变本加厉地嘲弄道:“陆G妇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娶你的,哪怕是我二哥,我爹娘也不会允许他娶你的,你以为你强亲了他几下,就能顺利嫁进我家门,也不瞧瞧你这副尊容……”

  他当然不相信陆明萱是想嫁给他二哥,而是本能的以为,陆明萱图谋嫁给谢思安,就是为了近水楼台,方便与他亲近。

  陆明萱无语地打断他,“我说,你别自我感觉那么良好行不?自信是好事,可你自信的有些盲目。你听好了,不管以前是怎样的,如今我对你半点兴趣也没有,你到底让不让,再不让开,我就喊人了。”

  谢思文又一次的被陆明萱给惊得一呆。

  这女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不知想到什么,他蓦地眯起眼睛,冷笑道:“见献殷勤没用,现在又在这故作矜持,怎么,想玩那套欲擒故……”

  话还没说完,陆明萱直接丢给他一个后脑勺,转身绕了一大圈,从另一条路走远。

  “你……”谢思文恼火地站在原地,准备了一肚子奚落打压的话,却根本没机会说出口,他气的胸口像憋着一团火,怎么也浇不灭。

  不过,今个陆G妇的表现,他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就是在欲擒故纵,总而言之,她对自己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无妨,不管她接下来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让她得逞的,也不看看她那张蛤蟆皮一样的脸,也配喜欢追求他?

  谢思文站在原地,阴晴不定地寻思了一阵,方才甩袖离去。

  陆明萱回到家里,把案板铺好,小行简已经摘洗好了青菜,递上案板。

  陆明萱快速切好菜,又从鸡窝里摸出两颗鸡蛋,简单地做了两盘菜。

  家里的猪油只够炒一两顿菜的量,米缸也快空了,陆明萱用尽了米缸里最后一点米,做成一锅米饭。

  小行简在旁目视着她舀米的动作,嘴上不敢说什么,面上却悄悄流露出一丝不舍。

  陆明萱心里一阵好笑,又莫名觉得酸楚。

  这么小的孩子,正是天真顽皮的时候,可眼前这小家伙却被迫早早担忧起生计问题。

  她蹲下,平视着陆行简的眼睛,温声说:“乖行简,别可惜,这些米面就是用来给人吃的,若分成三四顿吃,每顿都吃不饱肚子,又有什么意义呢?”

  陆明萱是不赞成原主那种扣扣索索的吃法,在她看来,既然做饭,就要保证这一顿是能吃饱的。

  再者,米没了,面没了,等于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在被逼无奈之下,往往会为了生计爆发出巨大的能力。

  原主好吃懒做,总是会给自己留些余地,对此,陆明萱很是瞧不上眼。

  米面粮和钱一样,不是抠缩节省出来的,后世有句话说的好,能花才能挣,说的就是这个简单的道理。

  有手有脚的,只要人勤快不懒惰,还怕吃不饱肚子么。

  陆行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知道了,娘。”

  他大大的眼睛闪过迷茫,却不敢问陆明萱,粮食吃没了,明天该吃什么呢?

  陆明萱厨艺不赖,没多大会儿,两盘香喷喷的炒菜便出锅了,她张罗着陆行简一起端菜端饭,母子俩总算吃了一顿十成饱的饭。

  吃饱喝足后,天色也不早了,陆明萱洗过碗筷,再一次的走进厨房,烧了两大锅热水,将小简哥儿浑身上下都粗略洗了洗。

  一次根本无法彻底洗干净,小家伙实在是太脏了,估计得有大半年没洗过了,脖子和耳后,都结了一层黑黑的污垢。

  陆明萱只是粗略给他洗了洗,脖子就白了一截儿,看着小家伙粉嫩嫩的耳朵,陆明萱莞尔一笑,“后每晚娘都给你洗澡,这样身上就不会藏污纳垢了。”

  陆行简直愣愣看着陆明萱,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见陆明萱看过来,慌忙躲开视线。

标 签娇娘福宝有点田 陆明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