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怡然霍铭均小说_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夏怡然霍铭均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10 ℃
夏怡然霍铭均小说_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夏怡然霍铭均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

夏怡然霍铭均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夏怡然霍铭均小说免费,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章节列表,夏怡然霍铭均最全最新,故事递小说网为大家带来惟妙惟肖、文笔极佳的小说《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全文在线阅读,夏怡然霍铭均小说在线预览,小说描述了:夏怡然没想到,她的人生从十八岁开始,遇上霍铭均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然被命运扭转了原本的轨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夏怡然霍铭均小说免费,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章节列表,夏怡然霍铭均最全最新,故事递小说网为大家带来惟妙惟肖、文笔极佳的小说《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全文在线阅读,夏怡然霍铭均小说在线预览,小说描述了:夏怡然没想到,她的人生从十八岁开始,遇上霍铭均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然被命运扭转了原本的轨迹。

免费阅读

  霍铭均赶到时,夏怡然正蹲在街角,哭得泣不成声。

  他远远地看见他的女孩,缩成一团,抱住自己,悲痛不已。霍铭均的心也揪成了一团。

  他快速地停好车,走到夏怡然面前,下意识地想将她拉入怀里抱住。

  想到自己之于她只是普通朋友,霍铭均苦涩地笑笑,收回自己伸出的手。他最后只是蹲下来,蹲在她面前,与她平视,轻轻地叫了她一声,“怡然......”

  夏怡然泪眼朦胧地看向他,透过泪眼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来人是谁。“霍先生......”她像是快要掉下山崖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忍不住哭着扑进了他怀里。

  她太累了,这个世界那么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短短两日间,她失去了太多太多。男友的背叛,父亲突然去世,被继母赶出家门。

  即使她一向乐观,这一切真的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都无家可归了,她还要怎么乐观,怎么坚强地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只想哭,什么都不要想,暂时将要面对要解决的一切事情都抛开。只是哭,将所有的委屈、悲痛、不安都发泄。

  霍铭均的出现让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她是溺水的人,身处痛苦的深水中,生活的巨浪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她随时将要溺亡。霍铭均是她唯一能伸手抓住的一块浮木。

  她抱着他,在他怀里失声痛哭。眼泪一片一片地弄湿了他的衬衫。

  霍铭均伸出手用衬衫袖子给他擦着眼泪,抱着她轻声拍着安慰。

  哭着哭着夏怡然觉得自己好累,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怡然!”霍铭均惊慌不已,他看着突然晕倒在怀里的人,颤颤地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发现她气息正常,松了口气。

  霍铭均搂住夏怡然,一把将她公主抱抱起。他对身后的高秘书吩咐了一句,“回霍家,联系林医生。”

  小高应一声“好”,走向前去,给霍铭均拉开车后座大门。

  霍铭均抱着夏怡然弯身进去。

  他低头看着女孩苍白的脸,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心疼不已。霍铭均忍不住俯身下去,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印下怜惜的一吻。

  小高从后视镜看见霍铭均的动作,一个失神,踩下急刹车。好险!他差点超红灯!

  霍铭均淡淡地看他一眼,他赶紧笔直坐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心里却波澜万千,他从来没见霍总对哪个女生如此,如此亲密过。

  年轻有为的钻石王老五是单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还从不沾花惹草。那什么花丛过,片叶不沾身。大家甚至私底下怀疑霍总是不是......有那方面的特殊爱好。

  原来高高在上在霍总,不是不恋红尘,而是早就心有所属。小高从后视镜偷偷瞄了眼夏怡然。这位夏小姐,不简单。

  汽车一路开往霍家。霍家的家庭医生林医生早已经等候在客厅。

  霍铭均抱着夏怡然一路长驱直入,走向自己的卧室。小高赶紧招呼林医生跟上。

  林医生给夏怡然做完详细的检查,霍铭均看他表情正常,松了口气,“林医生,她怎么样?”

  “夏小姐没什么大碍,就是伤痛过度加上营养不够引发的突发性昏厥,应该多注意休息和调理。”林医生说着,开了些药。

  林医生给夏怡然挂好输液瓶,小高带着他离开房间。

  霍铭均守在夏怡然旁边,好看的剑眉因为担忧轻微皱起。他看着夏怡然,认真地将她的模样刻在心里。

  无疑,夏怡然是极美的。黑色的长发,秀气的眉毛,秀气的鼻梁,好看的嘴唇。笑起来会有两个好看的酒窝。

  漂亮的女人他见多了,她们美得千姿百态。比夏怡然漂亮的很多。但是在他心里,夏怡然和她们不一样。

  他记得有一句话叫做,这个世界上有千万朵玫瑰,但是她们于我而言,是普通而庸俗的,而且毫无意义。只有我的玫瑰,我用心浇灌,努力呵护过,她在我心里就有了和其她玫瑰不一样的意义。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从第一次遇见夏怡然开始,她就像是一道阳光,照耀进他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从那一刻起,霍铭均就决定了要好好守护她的笑容。

  他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等待她长大。既然命运之神亲手将她送到他身边,他会牢牢地好好地护住自己的礼物。

  这一觉,夏怡然睡得极不安稳。无数张脸在她的梦里不停闪过,像黑白电影般在她脑海里一一上演。

  一会是小时候妈妈教她弹钢琴的画面。一会是爸爸和妈妈吵架。一会是高中校园里,她与朋友欢声笑语。一会是继母狰狞可怖的脸......

  整个世界一片灰暗,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追着她跑。她拼命地逃拼命地逃,穿过黑暗的森林,跑过冰冷的荒原,越过沼泽,翻过高山峻岭......

  不停地逃着,精疲力尽,恐慌不已。却跑不出这个灰暗而压抑的世界。

  夏怡然猛地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真好,她醒了过来。她就知道一切只是噩梦。

  霍铭均原本趴在床边守着她睡着了,被她的动静弄醒。他关切地伸出手摸摸她的额头,发现她体温正常,微微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

  “怡然,怎么样了?好些没?”他关切地问道。

  夏怡然眨眨眼睛,愣愣地看向他,下意识地点点头。

  霍铭均起身去给她倒水。

  夏怡然思绪依旧有些混乱,她环视了一下房间,黑白色的简洁风格,显示出屋子主人的性格。

  她看向霍铭均的背影。她这是......?在霍家?霍铭均房间?

  霍铭均端来一杯温开水,扶她坐起来,照顾她喝下。

  夏怡然乖顺地喝完,舔舔嘴唇,向他说声谢谢。虽然才认识霍铭均没多久,但是她感觉她每次遭遇困难时,霍铭均都会出现帮助她。

  生活充满苦难,唯一幸运的是,还能遇见一两个真心的朋友。她真的,心怀感激。

  “我朋友如果给予了我一些朋友该给的帮助,我不会总是客气地对他说谢谢,太见外了。”霍铭均摸摸她的头,笑着说道。

  夏怡然想想也是,脸色依旧苍白,却努力地回他一个微笑,“好,我下次不见外了。”

  霍铭均想问清楚一些她家里的状况,但看着她柔弱伤心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

  夏怡然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沉默了半响,还是对他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我连父亲的遗体都没见到,就被继母赶出了家门。她说父亲把家产全部留给了她。她还说......”

  夏怡然顿了顿,“她还说我爸,是因为被我昨天离家出走的行为气到病发,才突然去世的......”

  尽管已经很努力地克制着情绪了,夏怡然还是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想到父亲是因为自己才旧病复发的,她自责极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努力仰起头,试图不让眼泪掉下来。

  霍铭均皱起眉头来,他知道杨媛媛一定会想尽办法争夺家产,没想到她会过分到这种程度。看来,他还是低估了那女人的能耐。

  他拿出手机,调出通话记录递到夏怡然面前,上面一个“夏总,通话三分钟”的记录映入夏怡然眼帘。

  霍铭均想起她被欺负成这样,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地冷了三分,“你继母,她在说谎。昨天我带你离开之后,在游乐场给你父亲打过电话。”

  夏怡然愣住,接过他的手机仔细看起来。“16点42分”,没错,那个时间段他们在游乐场。时间吻合得上,而且霍铭均没必要对她说谎。

  他继续道,“我跟你父亲说了我会陪着你,并且说了我会送你去你朋友家过夜。他并没有生气,还很认同地表示,你的生日,你应该有足够的个人空间。”

  也就是说父亲并不是被自己气死的。等等......不对!杨媛媛确实在说谎。

  父亲怎么可能因为她没过生日就离家出走的事情生气,她又不是第一次不过生日。而且他们父女俩的关系刚刚缓和,他最近事事都顺着她......

  她太笨了,怎么当时没想到这些!

  夏怡然和霍铭均对视了一眼,看见了双方眼底的质疑,这件事,他们都觉得有蹊跷。

  霍铭均给她一个安慰和鼓励的眼神,“我在国外时,你父亲还写信给我,说他的身子很健朗。”

  夏怡然点点头,话里带着悲伤,“是的,他是从两个月前才开始身体变得虚弱。”夏怡然突然想了起来,就是那会,杨媛媛辞退了家里的厨师,说自己学习了很久的厨艺,以后要亲自做饭给父亲吃。

  夏怡然越往下想越记起了很多细节,越觉得细思极恐......

  她想到某种可怕的可能,不确定地看向霍铭均。

  霍铭均双眉紧蹙,脑海里闪现出跟那个女人有关的一些画面。

  他对杨媛媛这女人素来没什么好感,所以也没有特别注意过。唯一有印象的是,她的交际圈非常乱,是个很爱慕虚荣的人。

  “我听说,她之前家道中落,挨过一段时间没钱的苦。”霍铭均接着说道,理智地为夏怡然分析,“我觉得以她爱慕虚荣的性格,为了钱去做一些泯灭良心的事,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夏怡然不寒而栗,她顺着霍铭均的话开始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我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未娶。直到半年前,杨媛媛突然出现。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突然被她迷住了心窍,要娶她进门。明明他们才认识半年......”

  夏怡然顿了顿,接着说,“杨媛媛也就比我大了五六岁,我不懂她那么年轻为什么要嫁给我父亲。而且,我看得出她并不爱父亲。”她看向父亲的眼神,没有母亲看着父亲时的那种光彩。

  “我以为杨媛媛她,只是单纯地贪慕夏家太太的位置。如果父亲突然去世,这件事背后真的有什么阴谋......”那她一定不会放过杨媛媛的!

  霍铭均看着她,认真说道,“放心吧,我会帮你查明真相的。”

  夏怡然一听,猛地抬头看向霍铭均。这个许诺太重了,她已经麻烦了他这么多,她不想再亏欠他的恩情。

  霍铭均读懂了他的想法,面不改色地撒谎,“或许你并不知情,你的父亲曾经给过我莫大的帮助,救过我一命。”

  他一副感激零涕的样子,“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救命之恩呢?”

  夏怡然没想到父亲和他竟然有这么深的渊源,难怪霍铭均屡次三番地帮助她。

  霍铭均看着她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着她可爱的神情,眼神温柔,“所以你尽管住在霍家吧,让我帮你一起查明真相。”

  她本来想拒绝。但是转念一下,自己现在确实潦倒无助,身无分文,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谈什么查明真相。

  她思虑再三,还是接受了霍铭均的好意。在霍家暂时住了下来。

  住在霍家的这段日子里,霍铭均一直很忙,她隐隐知道霍铭均家世不简单,但他始终没跟自己介绍过他的家世,夏怡然也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开口问。

  而且这段时间,她多了很多的空闲来回想以前的事情,一开始还总是不自觉就会掉下眼泪,但每到这个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霍铭均的样子。

  这天她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正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的霍铭均在一旁轻轻地帮她摇动着秋千。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局促道,“霍先生,你、你站很久了吗?”

  霍铭均笑了笑,对她摸摸头的动作已经很熟悉了,“叫铭均就好了。”

  夏怡然咬着唇,总觉得叫“铭均”不够尊重他,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叫道,“铭……铭均先生……”

  他看着她赧然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拿出手中的夹心糖递给她,“呐,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记得你喜欢吃,特地带回来的。”

  她接过糖罐,仔细看了看……这是小的时候她最爱吃的夹心糖!因为是进口糖果,那个时候还很难买来着,妈妈每次都特地让人从国外买回来,不过妈妈走后,她很久都没有吃了……霍铭均是怎么知道她喜欢吃这个的?

  说到这个……之前在暮食,秦修也说过,他一直记挂着一个小丫头……莫非……

  他们以前真的见过?

  看着抱着糖罐发呆的夏怡然,霍铭均有些恍然,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第一次在夏家看到她时候的场景,那时的她穿着碎花裙子坐在树荫下。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阳光刚好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在她白皙的脸上,恬静而美好。

  那一刻,这个女孩儿不期然的进入他的心里,让他决定要守护她。

  “在想什么?”霍铭均唇角勾了勾,把心里的情绪掩藏,淡淡的问道。

  夏怡然紧紧地抱着糖罐,对上霍铭均淡然的墨瞳,终究还是问出了口,“以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霍铭均一直挂念的那个女孩儿,会不会是她?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有了很深的期待。

  “你觉得呢?”霍铭均不答反问。

  夏怡然愣了下,再次仔细地打量起霍铭均,那样一张英俊如雕刻般的脸,如果她见过绝对会记得。

  可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她的心情变得莫名失落。

  察觉到她眸光的黯然,霍铭均以为又勾起了她的伤心事,不禁有些自责。

  “听李姨说,你在外面做了一下午,先回房间休息吧。”霍铭均语气温柔,宠溺的眸光紧紧地把她包围。

  夏怡然点点头,从秋千上站起来,麻木的感觉从脚上传来。她身体踉跄了下,直直的朝前倒去。

  “啊。”她惊呼一声,做好了摔倒的准备。

  下一秒,她的身体跌落在温暖的怀抱之中,一抬头柔软的唇划过他菲薄的唇。

  两个人都呆立在当场,如同电流同时击中他们。

  霍铭均喉结不受控制的滚动了下,不知道多少词出现在梦中的吻,竟然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真的实现。

  夏怡然白皙的脸颊瞬间变得滚烫,目光躲闪的低下头,“霍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她通红的小脸儿,霍铭均觉得她更加可爱。

  他自然知道夏怡然不是懂得男人的女人。

  “我也不是故意的。”霍铭均学着她的语气说道:“这只是个美丽的意外。放心,不会影响你在我心里的形象。”

  一句玩笑话,瞬间化解了夏怡然的尴尬,让她唇角扬了扬。

  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和霍铭均相处的感觉。

  虽然霍铭均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却从来不会让她感觉到任何的压力。

  霍铭均看了眼时间,“李姨做好了晚餐,如果没有人享用,她会很伤心。”他顿了顿,不动声色的推开夏怡然,“走吧。”

  他迈开长腿朝别墅走去,不想再让夏怡然尴尬。

  看着霍铭均挺拔的背影,夏怡然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把酝酿了几天的话说了出来。

  “铭均先生,感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不能一直都依赖你生活,我能养活自己。”她咬了下嘴唇,继续说道:“我想出去工作。”

  以前有爸爸和夏家做她的依靠,夏怡然不用为了生计而操心。

  如今爸爸不在了,夏家又落在杨媛媛的手里,她必须为以后做打算。

  霍铭均的身体僵了僵,缓缓地转过身,单手插兜的站在那里,剑眉微蹙的望着夏怡然,“在我这里住的不舒服?还是有人说了什么话?”

  别墅里有几十个女佣和保镖,他突然带了个女人回来,难免有人说闲话。

  他身上的气势陡然变得凛冽,不似面对夏怡然时候的温柔,仿佛随时会杀人。

  “没有。”夏怡然连忙解释,被霍铭均的表情吓到,有些惊恐的望着他,“我只是……不想做一只米虫。”

  还有一点她没有说出来,她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夺回爸爸留下的一切,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家的财产落入杨媛媛的手里。

  意识到夏怡然的害怕,霍铭均收敛了表情,点点头,“找工作的事情我记下了,我会安排。”

  夏怡然想要拒绝,可霍铭均根本不给她机会,转身朝别墅走去。

  ……

  吃过晚饭,夏怡然回到房间,开始在网上投简历。

  没有工作经验,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夏怡然没有好高骛远,而是应聘了一些助理类的职务,把最后一份简历投到CR娱乐公司的人事部邮箱里,夏怡然关闭了电脑。

  看了眼时间,夏怡然想到还在书房工作的某人,决定亲自给他做一份甜点送过去。

  走进厨房,夏怡然看到正在做夜宵的李姨,由心的笑了笑,“李姨,晚上好。”

  在别墅的这几天,李姨对夏怡然很照顾,让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

  “夏小姐好。”李姨语气恭敬,“夜宵还没有做好。”

  “和您说过,叫我名字就好。”夏怡然故意撇了下嘴角,“我是这里的客人,又不是主人。”

  李姨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做夜宵。

  她看着霍铭均长大,从来没有见他对哪个女人用心过,更不用说带回别墅来。显然,少爷对夏怡然是动了心,说不定哪一天夏怡然就会成为霍家的女主人。

  “李姨,您不要做宵夜了,我想给霍铭均做一份甜点。”夏怡然说道。

  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霍铭均帮了她很多,给他做甜点当做报答。

  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

  李姨愣了下,正要说:少爷从来不吃甜点。

  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看向夏怡然的目光越发的柔和,这女孩儿心思单纯,不像其他女人存了目的的接近霍铭均。

  李姨退了出去,厨房里只剩下夏怡然一个人。

  妈妈去世之后,只剩下夏严和夏怡然相依为命。

  为了让爸爸开心,她会学着做一些甜点之类的小吃。每一次夏严吃到甜点,都会说她是贴心的小棉袄……

  想到爸爸,夏怡然的眼圈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做好甜点,夏怡然端着乘坐电梯上了楼,停在霍铭均的书房门前。

  咚咚……

  “进来。”霍铭均语气淡漠的应了声,透露着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

  这样的语气和面对夏怡然时候全然不同。

  夏怡然愣了下,不知道霍铭均究竟是什么样的出身,为什么他举手投足都带着贵族气息?

  整理了思绪,夏怡然推开房门。

  英式风格的豪华装修的书房,霍铭均坐在环形办公桌后,身后是几排高大的书架,整个书房透露着奢华。

  “你还没休息?”

  霍铭均有些意外的看着端着餐盘走进来的夏怡然,目光扫过餐盘里的甜点,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他讨厌甜食。

标 签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 夏怡然霍铭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