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小说_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小吾君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71 ℃
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小说_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小吾君

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

小吾君 著

连载中免费

迟晚晚余竹杳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迟晚晚余竹杳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言情白合文《再亲我一下》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再亲我一下》全文讲述的是:迟晚晚的一生过得糟糕至极,所以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的人生会有重来一次的那天,再度回到十六岁,这一次,她决定要将对余竹杳的真实感情表达出来,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她必然要一件一件补回来.....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迟晚晚余竹杳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迟晚晚余竹杳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言情白合文《再亲我一下》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再亲我一下》全文讲述的是:迟晚晚的一生过得糟糕至极,所以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的人生会有重来一次的那天,再度回到十六岁,这一次,她决定要将对余竹杳的真实感情表达出来,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她必然要一件一件补回来.....

免费阅读

  岱安的夏天最是反复无常,上午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就开始乌云密布。

  雨要下不下,阴云堆在天边,明明是午后,昏暗的却像是在傍晚。

  岱安一中每个班都开了灯,高一2班也不例外。

  这会儿正好午休快结束,同学进进出出,桌椅摩擦碰撞的声音将人吵醒,惹得一些在班上午休还没睡醒的人皱起了眉。

  午休结束铃响起的时候,班上便更吵嚷了。

  进班打招呼聊天的,起身去卫生间的,喊人让一让的,询问下午是什么课的,在上课前开始拿书拿笔记本的……迟晚晚就是在这种环境里被推醒的。

  她睁开了眼睛,盯着面前的课桌有些愣神。

  桌上摆着高高的书,在左侧有一张贴起来的课程表,自己的手臂被枕出了一片红。

  “晚晚晚晚别睡了,等会儿上课了,赶紧趁上课之前来吃东西,新口味的薯片,吃吃看。”

  声音从身后传来,迟晚晚有些机械的扭过了头,看着记忆中的脸庞,更加恍神了。

  这算是她灵魂消散前产生的错觉吗?

  她明明已经死了很久,亲眼看着余竹杳为她报仇。记忆的最后一幕是余竹杳来到墓园和她聊天,在最后余竹杳轻轻地亲了一下她墓碑上的照片。

  那一瞬迟晚晚似乎真的觉得那个意味不明的吻落在了她的灵魂上,下一刻她就失去了意识。

  所以现在是让她回溯到过去,再去看一眼记忆中的故人吗?

  看着宋姝姝桌上摆着的书上面大大的‘高一’两个字,迟晚晚又觉得有些困惑,她最遗憾的时光的确是高中,不过应当是高三。

  如果她没有在高考考完后上继母的当,就不会被当做货物被卖进大山,就不会因为逃亡而重伤失去记忆,也就不会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也就不会被谋杀,不会见不到余竹杳了!

  她心里念着这个名字,面前的人也念出了这个名字。

  “余竹杳,你看看迟晚晚,她是不是睡傻了?怎么看着我一动不动的,眼珠子都不转,难道是被本宫的美色迷到了?”

  宋姝姝的手在迟晚晚面前晃了晃,一边说着一边感叹自己这该死的足以颠倒众生的魅力。

  迟晚晚急急忙忙的转身去看余竹杳,如果这是记忆回顾,那她一定要在灵魂消散前多看几眼余竹杳。

  和二十二岁那个冷漠又疲惫的余竹杳比起来,现在的余竹杳还带着鲜活的漂亮。

  迟晚晚失忆了四年,直到临死前头被撞击受到刺激才想起来从前的事,或许是巨大的不甘让她死后也没有消散,徘徊在自己的尸体旁,日复一日的想着从前。

  当余竹杳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几乎都有些不敢辨认。

  记忆中的好友已经变了许多,让她心疼的忍不住想抚平她眉间的所有风霜。

  命运不曾优待她,竟也苛责着她心心念念的人。

  她贪恋的看着面前少女的侧颜,似乎要把每一寸线条都刻在心里。

  “可能是睡傻了。”

  余竹杳一边写着数学题一边笑,没抬头看迟晚晚,等着迟晚晚闹回来,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身边都没有声音。

  她奇怪的偏头,对上了迟晚晚的那双似乎盛满流光的眼睛,仿佛心被人揪紧。

  眼前的迟晚晚明明还是她熟悉的模样,看起来乖巧娇憨,眼睛大而明亮,嘴角挂着安静的笑,明明应当是温情的,可她忽然觉得很悲伤。

  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在片刻间如潮水将她淹没,仿佛身处灰色的孤岛。

  余竹杳感觉到自己喉咙艰涩,她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听见迟晚晚开口了。

  “余竹杳,你再亲我一下。”

  迟晚晚情不自禁的说,仍记得那个亲吻,落在冰冷的墓碑上,却像是落在她的心尖上,如雪花渐化,轻柔又带着绵长的凉,转瞬即逝又似永恒。

  余竹杳忽然从那种那种难以呼吸的绝望中脱身了,她还来不及思考自己的奇怪反应,像是只被踩中了尾巴炸毛的猫。

  “我才没有趁你睡着偷亲你!”

  什么啊!怎么忽然说这种奇怪的话!

  余竹杳的脸在发烫,感觉自己像个正在喷气烧水壶。

  迟晚晚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莫名,不过她也没有解释,只是看着余竹杳笑。

  在彻底的死亡之前能和余竹杳说话,真的太好了啊,哪怕消散也不觉得遗憾了。

  “你们两个搞什么啊,快点薯片吃不吃,黄瓜味儿的超好吃!赶紧拿,等会上课了啊!”

  宋姝姝看着前面奇奇怪怪的两个人,把薯片袋子递了过去,催促的说。

  余竹杳为了遮掩自己的慌乱,匆匆拿了一片,塞进了迟晚晚的嘴里。

  “吃吧你,堵住你的嘴,瞎说什么呢,我可没做过那种事!好吧也不是没有,那不就是在五年级吗,那个旧账你还翻。多大的人了,怎么睡一觉就这样了。”

  余竹杳有个毛病,她只要一紧张就会很多话。

  平时是个酷姐,一到紧张的时候就成了嘟嘟囔囔的逼逼机。

  迟晚晚下意识的咀嚼起了食物,清爽的黄瓜味刺激着味蕾,让这一切的场景显得格外真实。

  迟晚晚心里忽然划过了一个可能性,她因此瞪大了眼睛,浑身因为不可置信和激动而颤抖。

  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腿,疼痛刺激着神经,仿佛在向她诉说着这现世的真实。

  之前一直忽视的背景好像一下就在眼前清晰了起来,那些正在聊天的同学,挪动桌椅的声音,放着粉笔的讲台,因为灯光而反光的有些看不清的黑板。

  后面的宋姝姝还在和同桌聊昨天看的电视剧,情绪高昂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她……真的重生了?

  “杳杳,你掐我一下。”

  迟晚晚还是不敢相信,神色恍惚的朝着余竹杳伸出了手。

  “你怎么了,把你手放回去,就你那细皮嫩肉掐一下就红的找什么虐。”

  余竹杳停止了絮絮叨叨,面色也渐渐从爆红变为平常的模样,听见迟晚晚这个要求,一脸嫌弃的把她的手推了回去。

  她哪里舍得掐迟晚晚让迟晚晚疼。

  迟晚晚立马换了目标,把头往后扭,把胳膊往宋姝姝面前一递。

  “姝姝,掐我一下。”

  宋姝姝乐了,说:“怎么回事小晚晚,你还真睡傻了啊,梦到什么好事了吗,梦见余竹杳亲你了啊?”

  她挤眉弄眼的,刚刚的话她可是听到耳朵里了啊。

  “宋姝姝。”

  余竹杳咬牙切齿,宋姝姝立马投降。

  “开玩笑开玩笑。”

  “晚晚啊,你这小嫩手叔叔我可下不了手,让你婶儿来啊,她是毒妇。”

  宋姝姝因为名字的谐音,人送外号‘宋叔叔’,她欣然接受,到处认侄子侄女,对外宣布她同桌钟笑同学是她的大房夫人,人送外号‘钟婶婶’。

  “去您妈的。”

  钟笑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宋姝姝翻了个白眼,手在迟晚晚的胳膊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力度不重,却让迟晚晚越发感觉到了真实。

  心情从激动到平静,迟晚晚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她看着讲台上唾沫横飞的数学老师,甚至有些恍惚的想,是不是她所记得的那些都不过是一场荒诞不经的噩梦,她一直都在这里,只不过是午睡了一会儿,然后被人推醒,回到了现实。

  可当她仔细辨认了一下黑板上老师写的东西以及他讲的题目,迟晚晚确定,之前的都是真的,她回到了少年。

  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她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课本上那些知识熟悉又陌生,每个字和字母都认识但题都不会做。

  她又偷偷的去看余竹杳,心里悄悄的开心。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做鬼这种神奇的事儿她都经历过了,重生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能回来真的是太好了,能再看见余竹杳真的太好了,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余竹杳记笔记的手停顿了一下,在一旁空白处的‘正’字上面又添一笔。

  上个数学课都偷看她好几次了,等她下课再和迟晚晚清算,不好好上课看她干什么!

  余竹杳继续看黑板记笔记,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迟晚晚无心听数学课,拿出了草稿纸,用点做时间线,梳理这些年她经历的事情。

  十八岁那年,高考完的那天,余竹杳和她越好第二天见面,余竹杳要对她说一件事。

  第二天,她准备出门的时候,被继母叫住帮忙送货,送东西的半途,她被打晕了。

  再醒来是一辆面包车,她被绑着听着人贩子在和卖家讨论她的价格。

  她想逃却挨了一顿打,她试图讲条件,只要把她送回去,可以给她更多的钱,可人贩子嘲笑她异想天开,因为她就是被联系好被她妈卖掉的。

  她心如死灰。

  同月,她被卖进了山里。

  买她的是一对兄弟,第一天就想□□/她。

  好在她那时候来了生理期,有着外表的优势她假装顺从,给他们讲道理。

  他们买她来就是为了生孩子,如果他们非要在这种情况下强来的话,她会染病,孩子也生不出来。

  容易得妇科病是真的,但迟晚晚也不知道会不会妨碍生育,反正这两兄弟没有读过书,贫穷而愚昧,于是迟晚晚躲过了当晚的不幸。

  迟晚晚的生理期只有五天,为了延长时间,迟晚晚不惜将自己下 身划破来制造血液欺骗那两个人,努力讨好给他们洗脑,煮饭洗衣伺候的周到。

  那大概是最绝望的时光,被困在逼仄肮脏的空间里等不到救赎。

  在第八天的时候,兄弟中的一个要上山打猎,另一个要去耕田,迟晚晚拿出十二万分的热情伪装自己,表示自己没有见过山,想要一起去,可以采蘑菇,并且暗示今晚回来就可以那个。

  那两个人果然昏头,弟弟带着迟晚晚上了山。

  迟晚晚在他放松的时候逃跑了,她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拼命的向另一面跑,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就算是装死摔死也不可以被抓回去。

  她在密林里跑了很久,直至体力不支滚下了山坡。

  当时的迟晚晚以为自己要死了,但她没有。

  她被一个热衷于自己找食材的顶级厨师救了,但命运格外喜欢摆人一道,因为颅内淤血加上惊吓过度,迟晚晚忘记了过去。

  迟晚晚在草稿纸上画了一个实心的圆,这算是她人生的另一段开始。

  茫茫人海难以寻人,失忆的她被厨师收为弟子,开始学习做菜。

  师父夸她很有天赋,他没什么传男不传女的思想,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都倾囊相授。

  那时候迟晚晚觉得他教的很着急,后来证明她的预感没错,师父肝癌晚期,时间已经不多了。

  二十一岁,迟晚晚的师父去世。

  师父没有儿女,迟晚晚料理好他的后事,带着他的厨具和他临终托付去往了另一个城市。

  彼时迟晚晚还不知道,她会死在那个城市,在她的二十二岁。


标 签再亲我一下迟晚晚余竹杳 迟晚晚 余竹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