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小说_宋霖贺琅宋霖贺琅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70 ℃
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小说_宋霖贺琅宋霖贺琅

宋霖贺琅

宋霖贺琅 著

连载中免费

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宋霖贺琅全文免费阅读,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章节列表,宋霖贺琅大结局,最近特火的小说《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讲述的是宋霖与贺琅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作者荒木泽代创作的佳品,故事递提供小说精彩章节:穿越前,宋霖说,没有贺琅他无法存活,穿越后的他,是一名死灵法师,他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在贺琅身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宋霖贺琅全文免费阅读,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章节列表,宋霖贺琅大结局,最近特火的小说《温柔的利用金手指的方法》讲述的是宋霖与贺琅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作者荒木泽代创作的佳品,故事递提供小说精彩章节:穿越前,宋霖说,没有贺琅他无法存活,穿越后的他,是一名死灵法师,他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在贺琅身边。

免费阅读

  贺琅醒来后,五个人终于围坐一桌正经吃了一次饭。

  别看都在桌上,贺琅其实只是陪坐,毕竟他已经不用吃东西了,纯靠宋霖供能。

  说到宋霖,他也不得缩在房间里吃独食,被拎出来一起上桌。不过五个大人均认为他还需要食补,依旧给他开了小灶。

  宋霖解释了一遍“我吃得多才能给贺琅提供更多的力量”的思想是错误的,但除贺琅外的其他四人浑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地施行“填鸭计划”。贺琅要宋霖多吃则纯粹因为他脸色不好,看起来之前消耗的力量还没完全补回来。

  一边吃着,夏红一边说她跟进到的赵家人动态:“他们在宋霖没回家的第二天就报警了,不过只提供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宋霖之前每天都会去图书馆。虽说我们也做了些处理吧,但赵家人根本没出来找过就整天和邻里街坊嚷嚷找不到,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不错。”

  “下落不明四年才能宣告死亡,他们还有的熬。”严少君接话道,“不过他们是宋霖的监护人,代管遗产,恐怕不到四年就会把那些钱财挥霍一空。”

  “他们现在就代管着我妈的餐馆,盈利全进他们腰包。”宋霖的筷子戳了戳碗里的肉,露出个嘲弄的轻笑,“随他们去吧,我下个月成年,监护人一撤,让他们吃多少吐多少。”

  贺琅嗤笑一声:“你现在还挂着自闭症患者的名号,可不是满十八周岁就能解决问题的。”

  “我无所谓。”宋霖回道,“反正这事你们负责解决,不是吗?”

  贺琅问:“回收遗产后你打算怎么处理?”

  “尽快全部变现。”宋霖道,“买一点黄金,剩下的全买好一点的玉吧。”

  贺琅还不知道玉的作用,严少君几个倒是明白:“虽然你母亲留下的遗产不算少,但对于‘好一点的玉’来说,也不过眨眨眼的事,你以后的日子不过了?”

  宋霖奇怪地看着他:“贺琅不是说养我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宋霖这副天经地义吃定贺琅的模样,实在有点欠揍。而且他能决定一下把所有财产都花出去,看来以后贺琅也够呛。

  贺琅看四个下属居然完全不质疑宋霖说要买玉的决定,明白这里头恐怕有他不清楚的事,直接问道:“买玉是做什么用的?”

  “贮藏魔力,以防之后自身魔力不足。”宋霖对贺琅也算是有问必答了,“应该越好的玉就能贮藏越多魔力,但具体的种类、品质与贮藏比之类的,我还没试出来。”

  他没钱可花,唯一一把防身的蝴蝶刀还是摸来的,当然没有试的条件。

  严少君眯了眯眼:“我看你那时把用完的玉扔了……所以这是一次性的?”

  宋霖想了想:“对于这个品质的,肯定是一次性的了。我在街上见过一些比这个贵的,应该能重复使用。但具体几次嘛……”

  抱歉,没钱,试不了。

  贺琅听完后心里也算有点底了,朝宋霖问道:“那两块玉是为我消耗的?”

  “不然呢?我拿来吃吗?”宋霖瞥他一眼,“以后还有很多东西要消耗在你身上,你可是很金贵的。”

  夏红忽然感慨:“我还以为贺队不用吃饭了能省点钱呢,结果是变得更花钱了啊!”

  “花钱能解决的事,已经算是好的了。世界将乱,以后有些东西,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到手。”宋霖说道,“不过你是我养的,断然没有叫你无法成长的道理,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这话一出,四人均是一愣,然后默不作声地看了贺琅一眼。先前贺琅说养宋霖的时候,四人还觉得不算啥,现在宋霖说养贺琅……虽然是事实,但还是怎么听怎么别扭啊!

  贺琅也有点别扭,他沉默了两秒,吩咐道:“阿君,找人带宋霖去看玉,尽量看没加工过的。要是有合适的先记在我账上,不必等到宋霖的事倒腾完之后。”

  严少君应道:“明白了。”

  宋霖也不矫情推辞:“既然如此,那我的遗产接管过来之后也不必给我了,你们自行处理吧。我最近要去看看中药店和植物园之类的,你们给我张交通卡就行。”

  严少君瞥他一眼:“你还要搞魔药不成?”

  这话本来是严少君的毒舌发作,没想到宋霖还点点头:“我本来就更擅长炼金,只是搞不清这里的东西什么对什么功效,得亲自比对。”

  祁野冷笑一声:“你还当你是魔法世界来的了,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犯熊呢?”

  “玉说买就买,要张交通卡倒还意见挺多。”宋霖摇头失笑,“我也不是问你们。贺琅,你的决定也是不给我交通卡,是吗?”

  “不是交通卡的问题……吃不下就别吃了。”贺琅夹走他碗里那块被戳得极为难看的肉,扔在一边,“你和我们进出,可能会被有心人盯上,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宋霖想起见这男人的第一面,猜到了几分,回道:“行,那就劳烦贺队安排了。”

  贺琅挑眉。看来这小孩说尽量听从自己的指挥,不添乱,倒不是句假话。

  说完了宋霖的事,宋霖找个借口下桌回房了,徒留桌上一半还没碰的“小灶”。祁野低声骂了一句:“矫情。”

  严少君瞥他一眼:“喂猪都未必比这多,你当人人都和你的食量一样?换我我也跑。”

  “严少君!你说谁是……!”

  “行了,别嚷了。”未成年一走,贺琅整个人就沉下来,面露冷厉,“我躺着的这几天,情况如何?”

  “擅自带感染者出研究中心,私自用枪,谋杀……”夏红紧紧皱着眉头,“你的军衔已经被撤,据说他们还准备提起公诉。”

  “妈的,这帮瘪三!”祁野骂道,“利用三岁的孩子威胁孙大成,要孙大成杀了贺队,还好意思反咬一口!”

  夏红叹道:“孙大成要是及时和我们说,或还有一丝生机。如今他和她老婆都没了,他那三岁的女儿……恐怕也不好过。”

  何况乱世或来,一个失去父母庇护的弱小生命……

  严少君的眼镜划过冷厉的光:“无论如何,孙大成就是背叛了我们。”

  “这事,是我判断失误。如今孙大成已死,负主要责任的就是我。”贺琅沉声说道,“要不是我轻易听信孙大成说妻子想死在家里的愿望,就不会帮他这一把。要不是我太相信孙大成会绑好看好他的妻子,就不会被他妻子咬到,又在对战中私自用枪。他们罚我,表面上纠不出一点错,你们不要因为这事和他们起冲突,不然就又给他们抓了把柄。”

  夏红没好气道:“晚了,我们已经被记过然后勒令回家反省了。”

  贺琅一愣:“你们……”

  “要不是尸体火化了,我还能再给他补几枪!”祁野咬牙切齿道,“这就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操!我现在想想都嫌恶心!”

  “同生共死的兄弟是没错的,错的是孙大成这个忘恩负义的人。贺队当年脱离撤离的队伍,就为了把他从战区背回营地,想来他是忘了。”严少君把眼镜脱下来,边擦边沉声道,“夏红说得没错,要是他把女儿的事一开始就和我们说,事情或许还有转机。落到今天这地步,真是愚昧至极。”

  “这事,我会和家里人说清楚,顺道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如今的状况。”贺琅眯了眯眼,双眸里透出一丝戾气,“如果宋霖的预计属实,恐怕他们整我就不单单是派系斗争这么简单。天下将乱,谁掌握的武装力量越多……”

  严少君把眼镜戴回去:“谁就有可能掌权。”

  夏红冷笑:“这可太他妈有意思了。”

  贺琅又想起一事:“孙大成他老婆,原本后脑上插了一刀,我补打了一枪才盖掉的,被人发现端倪了吗?”

  “没有。感染者的死亡时间表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们无法发现当中的误差。”严少君顿了顿,才有些不可置信地猜测道,“贺队,你该不会想说她后脑上那一刀就是那把蝴蝶刀插的吧?”

  贺琅疑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

  “你只说那把刀捅过她,没说是往后脑勺插进去!”严少君回道,“真的插进去了?没入头骨的那种?”

  贺琅点头:“就跟插西瓜似的。”

  四人顿时没话说了。头骨可不是西瓜皮!何况那把蝴蝶刀为了好看,还是弯刃!

  夏红神情严肃:“贺队,能插进去,是因为刀……还是人?”

  “我认为都有。”贺琅回道,“而且这把刀就是他加工过的,算起来,其实全因为人。”

  夏红沉吟道:“这么说,他并非我们所想的那么弱不禁风。”

  “他确实不是。”贺琅回道。如果这几人见过宋霖捅他太阳穴的场景,现在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然而这件事,会成为他和宋霖烂在心里的秘密。

  夏红又道:“贺队,你给我看看……”

  嘭——

  粗暴的开关门声音传来,众人一扭头,便看到宋霖沉着脸快步走出来。他看也不看餐桌旁几人,径直往别墅门口方向走去。

  贺琅边站起来边喝道:“站住!你去哪?”

  “回家。”宋霖没彻底停下,倒是慢了一些,“有人要动我的东西。”

  “你刚刚不是随便他们,之后再一一讨回吗?”严少君瞥他一眼,“你那家里能有什么东西碰也不能碰的?话又说回来,你怎么知道你东西被碰了?”

  说话间,贺琅已经快步走到宋霖面前,将他拦下:“谁?要动你的什么东西?”

  宋霖对贺琅确实包容,径直回道:“赵家人,一直想进主卧,但主卧被我锁住了,锁匠也打不开的那种。现在……恐怕是在直接劈门。”

  夏红之前就觉得赵家人不是好东西,闻言更是冷笑:“厉害,你才失踪7天,他们就想彻底鸠占鹊巢?”

  宋霖懒得和他们继续说,抬起脚就要继续走,被贺琅摁住肩膀:“等等,我不反对你回去,但你不能一个人就这样出去。”

  男人看向几个下属:“夏红、严少君、林小勇,跟他走一趟,见机行事。”

  三个人站起来,挺直背脊:“是。”

  “不是我说。夏红能打,严少君能嘴炮,这我知道。”宋霖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又看向贺琅,“林小勇是干嘛去的?”

  “他是开机关的专家,门锁更是不在话下。”贺琅笑了笑,“你对门做了什么超出普通人常识的事吧?需要遮掩的话,林小勇的本事足够唬人。”

  宋霖不知是不是真的认同了贺琅的说法,但又扫了一眼林小勇后,淡淡道:“那就走吧。”

  贺琅又道:“你别动手,留给他们处理。”

  宋霖睨他一眼:“刀都被你收走了,动手个屁。”

  说罢,他率先走了出去。

  三人快步跟上,贺琅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又响起一茬:“严少君,给他安排个手机!”

  “明白。”严少君转身关上门。

  严少君、夏红、林小勇三人跟着宋霖进了小区,对宋霖“突然变怂”的演技叹为观止。

  他们在短短七天内和宋霖打过嘴炮、探讨过正事、还有那么几秒的对峙和交手,当时的宋霖,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棘手的人物。

  尤其他还能用蝴蝶刀轻松捅穿头盖骨!

  然而宋霖一回到小区里,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沉默寡言、不谙世事。小区门口聊天的大爷大妈一看到他,立刻围上来,七嘴八舌地关心。这个摸摸他的头,那个拉拉他的手,还有人想看看他身上受伤没有。他们问了两句宋霖上哪去了,宋霖直勾勾地看着人不回答,他们也不生气。

  毕竟是个自闭儿,别对他要求太多啦。

  众人这么热情,要感谢宋霖的妈妈。当年她怕一不小心没看住儿子,和居委会、物业、经常在小区里溜达的老人们都打过招呼,逢年过节送点小慰问,请他们多关照自己儿子。尤其物业的几个保安,没有不知道宋霖住哪的。万一哪天宋霖在小区里瞎溜达忽然不记得家了,他们也帮忙送回去。

  于是宋霖还在人群里发呆的时候,一名保安大叔站了出来,扯着宋霖准备送他回去。

  夏红等人赶紧跟上。

  保安大叔警惕地扫他们一眼:“干什么的?”

  “我们是他妈妈的生前好友,在街上碰到宋霖瞎晃悠,送他回来。”夏红赶紧道,“不过我们只记得小区,不记得具体地址了。”

  保安大叔想了想,这几人都送宋霖回到小区了,宋霖刚刚和他们走一起也没什么反应,应该确实不是陌生人。暂时相信了说辞,保安大叔便默许了他们跟着。

  后面还跟着好几位“护送”……呃,其实是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们。

  到了宋霖家门口,保安大叔正准备敲门,结果宋霖哗啦一下掏出了钥匙,两三下开了门,一把推开。

  尾随的大爷大妈们:……果然有热闹!

  只见斜前方的一个房间门口,门还死死锁着,门板却已经被锯出一个大洞!一把电锯躺在门边不远处的地上,几块大小不一的木板被扔在旁边,木屑飞得满地都是。好好一个干净整洁的家,一下就变成了施工现场。

  站在房间门附近的赵家夫妇俩一回头,看见这么多人站在家门口,傻了几秒,赵家男人忽然喝道:“你们干什么!”

  论怼人,大爷大妈们可是半点不怵的:“不干什么,送宋霖回来罢了。倒是你们在干什么,宋霖几天不回来,你们就想把他家里拆了呀?哦哟哟,这么大个电锯,哪个犄角旮旯找的呀?”

  开玩笑,赵家人想趁宋霖不在家开房间的门,这事在大爷大妈们的圈子里没有不知道的。现在锁依旧没开,门直接破洞,大家还猜不到他们的意图?当人傻的吗?

  宋霖小姨察觉形势不对,赶紧迎过来:“不不,你们误会了。宋霖几天不着家,我们实在着急,就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她边说边伸手想扯站在最前面的宋霖,“霖霖,你可回来了,小姨都担心死你了。你到哪去了?有没有……”

  宋霖甩开她的手,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小姨下意识地想先把家门关上,谁料夏红把门一摁,轻松把严少君和林小勇先让了进去。

  严少君进门后先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打开摄像,回头冲众人道:“我们可能要帮宋霖报警,还请各位做个见证。”

  大爷大妈们内心雀跃:……那就不客气啦!

  赵家男人冲严少君怒道:“你是谁!你们这样是私闯民宅!”

  严少君的手机镜头对准他:“宋霖带我进来的,屋主的事,用得着你皇帝不急太监急吗?”

  “你敢说……!”赵家男人冲上来想抢手机,严少君退了一步,夏红顶了上来,“干什么,猥亵呀?”

  夏红穿了一件夹克外套,没拉拉链,黑色的低胸吊带勾勒出性感的胸脯。被摸一把她是不怕的,摸完正好把对方手折了。

  若在平时,赵家男人指不定会胆肥一把,但这时惊慌大过色胆,他硬生生刹住了。宋霖小姨赶过来,她深知女人才好对女人下手的道理:“这位姑娘,你可别乱说话,明明是你们擅闯。宋霖是自闭症患者,他不能明辨是非……”

  “哎,对,就这么拿,再转一圈……”严少君的话打断了宋霖小姨。他举着手机指挥,而林小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戴上一副手套,提着那把电锯在镜头下展示:“行了,放到外面去,待会儿交给警察叔叔。相信上面的指纹能帮叔叔们一点小忙。”

  林小勇就边往外走边说:“阿姨叔叔们让让,小心碰着,别沾上你们的指纹……”

  看热闹的群众们依言让开了,然后在赵家男人要来追得时候,又默默站回去挡着路。

  恰在这时,轻微的咔嚓声传来,宋霖用钥匙打开了那扇破了大洞的门。

  严少君用手机记录着眼下发生的一切:只见镜头里,那扇门被宋霖推开,宋霖进到了房间里。镜头跟进,却见宋霖到了里面后环视了一周,然后走到衣柜前,猛地拉开柜门!

  赵甜甜躲在衣柜里!

  “哟,这小姑娘,找线索找到衣柜里呀?”夏红给后面没进来的围观群众“直播”,“你几岁啦?学校里教过男女有别吗?诶,你看你把宋霖的衣服踩的……”

  赵甜甜平时只是色厉内荏,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惊慌失措地跳出来跑到亲妈身旁。她本来钻进来后也没躲着,可是外面的动静太吓人,她下意识地就躲起来了。结果倒好,被宋霖逮了个正着。

  赵甜甜以为到母亲身边就安全了,然而宋霖乌黑的眼珠子盯着她,伸出手:“还回来。”

  这还是宋霖第一次和赵家人说话,话语中却没有赵家人一直以为的怯懦。他的语气深沉,面色冷凝,不知为何生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赵甜甜被他盯得浑身一抖:“什、什么?”

  “我的玉。”宋霖近了一步,“放在桌上的,不见了。”

  “……我才没拿!”赵甜甜梗着脖子,“你别想污蔑我!”

  严少君现在一听到“玉”就有点条件反射:“你的玉?你妈妈留给你的吗?”

  宋霖没说话,只是抻着手,又往前一步。赵甜甜吓得又往母亲身后缩了一点,尖叫道:“你别想碰我!私自搜身是违法的!”

  夏红抚掌大笑:“你还懂法律,看来学校里教得不错!”她忽然沉下脸,锐利的视线射向赵甜甜,“那你就等警察来人赃俱获吧!”

  “说的不错。”摄像师严少君跟着冷冷一笑,“对了,可得提醒他们带个女同志,万一这小姑娘说女性只能女性来搜怎么办呢?”

  夏红啧啧两声:“哎,入室盗窃判多久来着?对了小姑娘,你几岁啊,满十四了吗?有十六吗?有没有前科呀?”

  这两人的语气带着狠厉,赵甜甜忍不住瑟瑟发抖。到了这个节骨眼,小姨也意识到自己女儿恐怕真拿了东西,可眼下是绝不可能自己拿出来了!这个宋霖,明明私下说的话甜甜马上就会还了,偏偏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

  “让让,让让,怎么这么多人?”

  门外忽然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我们是警察。谁报的警?”

  众人扭头一看,喝,一老一年轻,两位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门口出示了警官证,然后走了进来。

  林小勇举起手:“我,我报的警。”

  “你报警说发生入室盗窃?具体是怎么回事?”年轻警察走过来,“嚯,这门上怎么这么大个洞!”

  “他们为了强行进入房间破的。”林小勇指了指赵家的男人,又道,“门外有个电锯,就是用那个锯的。”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这都是误会啊!”宋霖小姨赶紧跑出来,“我是宋霖的小姨,现在是他的监护人,我们就住这儿呀。自己开自己家的门,不算违法吧?入室盗窃那更是没影的事儿啊!”

  她男人也解释道:“我们前几天还上旁边的派出所报失踪,就是因为宋霖没回来。我们今天这么做,也是为了进他房间找点线索,不得已而为之呀!”

  “哎,我说小姑娘,这时候想扔了赃物啊?”夏红忽然高声道,“你不是说你没拿吗?!”

  “……不,才不是我拿的!”赵甜甜叫起来,“它本来就掉在这里的!你们污蔑我!”

  “行,你继续睁眼说瞎话。”夏红嘲弄她,又抬手去搭严少君的肩膀,被严少君躲开了她也不介意,“咱们有视频为证,你要不要看图说话?”

  年轻警察走近他们:“还有视频?”

  “有的。”严少君示意了一下手机,“怕他们破坏现场,我一进来就开始摄影了。”

  “行,待会儿拷给我。”年轻警察走到墙边,掏了副手套把掉在地上的玉石捡起来,扭头和前辈对视了一眼,然后冲赵家人道,“你们三个,都走一趟。报警人,屋主,还有愿意去笔录的目击者,都跟我们走。”

  派出所其实就在小区旁边,于是大爷大妈们纷纷表示同去。

  一路上,宋霖和夏红走得边缘一些,夏红凑在宋霖身边悄悄道:“你居然真把玉放在桌上啊?我以为是你诈她的呢。”

  “她本来就拿了玉。”宋霖淡然道,“只不过我原本是放在抽屉里,被她翻到的而已。”

  夏红讶异道:“你都没开抽屉就知道玉被拿了?”

  宋霖瞥她一眼,不再回话。夏红耸耸肩,好吧,他都能在几十公里外感知自己门被砸了,当面感知一下自己的玉算什么,对吧?

  队伍前面,赵家人和严少君走得有些近。因为警察在场,赵家男人不好做什么,只能压低声音和严少君发狠:“你厉害。等着瞧,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总有你们不在小兔崽子身边的时候。”

  他老婆是宋霖的监护人,只要宋霖出现,不怕宋霖不回来。

  “你这话说得没错。不过,我手里这份视频,要是给你女儿的学校看到了怎么办?同学们排挤她怎么办?”严少君眯了眯眼睛,森冷轻笑,“总有你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走在稍前面一些的赵甜甜瞪大眼,回头惊道:“不,你不能……!”

  “我能。”严少君瞥了她一眼,如同利刃划过她的脸。

  “忘了告诉你,我还开着录像……”严少君轻轻一点自己的上衣口袋,“所以,再威胁我试试?”

标 签宋霖贺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