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萧无双池鸿歌小说_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萧无双池鸿歌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20 ℃
萧无双池鸿歌小说_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萧无双池鸿歌

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

萧无双池鸿歌 著

连载中免费

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萧无双池鸿歌小说,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全文免费,萧无双池鸿歌最新章节,萧无双池鸿歌小说是作者白桃养乐多创作的,小说整体一针见血、清新质朴。故事递提供《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在线阅读。小说在线试读:萧无双穿越过程中弄丢了自家的系统,好在他还记得主线任务,只是没过多久,他懵了,他费尽心力救下的男主,为什么变成了反派头子池鸿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萧无双池鸿歌小说,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全文免费,萧无双池鸿歌最新章节,萧无双池鸿歌小说是作者白桃养乐多创作的,小说整体一针见血、清新质朴。故事递提供《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在线阅读。小说在线试读:萧无双穿越过程中弄丢了自家的系统,好在他还记得主线任务,只是没过多久,他懵了,他费尽心力救下的男主,为什么变成了反派头子池鸿歌?

免费阅读

  萧无双动作一顿,微眯着眸子看池鸿歌背在身后的九华,暗中在想他为何不用剑,薛怀二徒弟善使枪,哪有跟人家赤手空拳打的道理。

  游季尘嗤笑,掌门首徒又如何,没有实力,只趁了掌门的势,也配让他叫师兄?

  他把持长枪在手,在掌中轮转一周,冲上前去,使一招枪法中最简单的“刺”,池鸿歌一挪步擦着对方枪尖而过,围观弟子倒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池鸿歌在台上活动肩膀,显然没把游季尘放在眼里,他扬起唇,好脾气地笑道:“要不要猜我为何不用剑?”

  游季尘回身以一招右手刺枪攻来,只想速战速决,问道:“为何?”

  猎物中计了。

  池鸿歌侧身而过,暂不抵挡只是躲避,他抬起眼睛,游季尘得以清楚看到其中的嘲讽,那是一种至始至终没放在对等地位的嘲讽。

  只听他温文笑道:“因为你还不配我出剑。”

  池鸿歌偏头,毫不掩饰眼中的恶意,他趁游季尘愤怒恍神间,握住对方的枪尖,四两拨千斤地避过他的双手刺枪,将全身灵力释放开来。

  众人还未看清他的动作,只见他已经到游季尘的身后,游季尘招架不住灵力的压制,而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为池鸿歌拖延的时间已经足够了,他将游季尘左手反剪身后,一脚踢在对方膝弯踹下台去。

  池鸿歌在台上拂去衣袍灰尘,又向游季尘一拱手,知道自己赢的没有什么悬念。

  纵然游季尘枪术精湛,用最基础的枪法,枪意也有如疾风雷电,以攻为守,几招平凡的招式都有惊人威力,在同级已可称为佼佼者。

  但他弱点也太明显,就是心性不足,没有策略,没有城府。

  更别提池鸿歌修为还比他高一个小境界。

  见游季尘片刻不走,池鸿歌眨眨眸,掩下嘲笑的意味,淡淡道:“承让。”

  游季尘显然是心中不服,对着池鸿歌冷笑:“就你,还想拜在薛长老门下,自不量力,也不知道掌门师伯看上你哪点,不过你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池鸿歌略一点头,哦,原来是带着怨怼来的,还好没拜薛长老当师父,有这种同门师兄弟,生活肯定很辛苦。

  萧无双从徒弟身上移过视线,神色平静地看了薛怀一眼,只这一眼,薛怀汗毛都竖起来了,脊背瞬间挺直,在高台喝到:“游季尘,愿赌服输,你在台下不依不饶成何体统,给我回来!”

  萧无双以掌中文火煨好茶,轻笑一声,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薛怀这徒弟真是耿直,不仅耿直还没什么规矩,跟他师父年轻时比真是有过之无不及。

  容梨看着池鸿歌点两下头,转过头来跟萧无双赞道:“第一场是我徒弟,他还算给人面子,没有为难你的新弟子,第二场赢的实至名归。”

  萧无双是知道容梨为何能得那么高的声誉了,不仅实力强悍、炼药天赋无人匹敌,还性子温和实为君子,最重要的是还会说话,从不会让人难堪。

  萧无双略微一笑,替徒弟承下了夸奖,脸也不红:“这比试,他应付得来。”

  另一边,薛怀也道:“他倒是有你当年的风采。”

  萧无双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忙摆手:“有甚我当年。”

  薛怀白了他一眼,接道:“我是说你气人的风采。”

  萧无双会意点头,一脸了然:“过奖过奖,明显是你技不如人。”

  他看向江师妹,却看到师妹身边的姑娘死盯着他徒弟,萧无双刚端起茶的手一顿,脑子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茶,心中想道,难道她对小歌有意思,这种姿色,不会是男主的后宫吧?

  身材火爆,娇俏可人,性格率直,一袭朱衣夺人心神,应该就是他师妹江月陵最宠爱的小徒弟了,传闻天资绝顶,引无数弟子倾慕。

  萧无双又看了看罗婉兮,又艳羡地看了徒弟一眼,心想,如果我是男主,我也会喜欢的吧。他在心中悲叹,等把男主养成厉害的主角之后,他一定要找一位家世心性俱佳的美女,两人生死不渝,天长地久。

  这时罗婉兮翩然上台,好脾气地叫道:“大师兄。”

  同框了同框了,不愧是帅哥美女,在一起倒是般配。

  萧无双喝了一大口茶,心里有点酸,他刚捡回来的徒弟就要送人了,竟然有点舍不得。主要是他徒弟太乖太听话了,没质疑过什么,也没不服从过他说的话,实在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很有成就感。

  罗婉兮得池鸿歌应答,高声道:“弟子倾慕掌门师伯已久,只是不知师兄哪里入了掌门的眼,此特来领教高招,师兄断不要拒绝。”

  萧无双一口将茶水喷了出来,有点被呛着了,心中嚎道:您搞错对象了,正主在你眼前呢,你表他师父干嘛啊,跟男主抢妹子,纯是不想活了。

  罗婉兮看都没看池鸿歌,反而对着萧无双一脸含羞带怯。

  怯的萧无双胃疼。

  这是求爱吧,这是告白吧,这是为他争风吃醋吧。他江师妹那么温婉贤淑的一女孩,怎么养出来这么大胆的徒弟的。

  萧无双想池鸿歌应该会推脱,反正三场比赛不打满也没什么,赢了两场风风光光的下来已经足够了。犯不上耗尽体力跟罗婉兮再打一场,虽然他相信他徒弟。

  池鸿歌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罗婉兮的神色有些不善,还是应道:“指教不敢,尽力一试。”

  罗婉兮娇笑,神情有几分期待:“师兄可要小心了,刀剑无眼,被误伤了不要怪师妹。”

  她从剑鞘中抽出自己佩剑,剑身薄而轻,却暗含让人不可小觑的威力,池鸿歌不答,眼神中带了一点谨慎。别人感受不到,但他感受罗婉兮的灵力外放,不过三到五成,就让他额角渗出细细密密的汗,他们之间差了一个境界,金丹与筑基的差距,并不是零星的一点半点。

  罗婉兮尚不能御剑,想着速战速决,便抢占先机,在池鸿歌还未拿剑时跃步持剑。

  她佯作抱怨道:“莫非我也不够师兄出剑?”

  言罢眼神一凛,朱衣美人带着一股战意飞掠而至,剑气满天而起,斜斩一招,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萧无双与容梨皆微皱起眉,连罗婉兮的师父江月陵都目露忧色,越阶比赛方都点到为止,哪有这般殊死搏斗的?

  池鸿歌不敢托大,瞬间抽出九华剑抵挡,提起唇角似笑非笑:“师妹自然是配的,你跟上一位可不同。”

  喜欢他师父,还敢当众表白,何止不同,简直是大胆至极。

  两剑交错相抵,剑锋碰撞的声音沉闷、宛如雷鸣,池鸿歌周遭的压力没有丝毫减弱,对方越阶的灵压澎湃,甚至能感受其中蕴藏的一股杀气。

  而罗婉兮眼见剑身似霜雪一般的掌门佩剑在他手中,还有什么不明白,掌门是当真对新收的弟子好,让他们多担待着这位大师兄呢。

  她慎重以待,不敢再下杀手,想着能折辱他一番,让他下不来台就足够了。

  罗婉兮退后半步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右手持剑左手掐诀,她将手指收伏掌心,使的是道门最基础的五雷决。霎时间比舞台上风起云涌,阴云与黑幕笼罩在这一方区域,罗婉兮足尖点地翻至半空,神情间隐然有几分期待与快意。

  论剑术她技不如人,可论符咒与术法,同阶中还未遇到敌手。这次是比池鸿歌高了一整个境界,她又怎会输,又怎能不兴奋。

  罗婉兮如飞仙一般自空中坠下,她大喝一声,一手凝决收拢在胸前,一手持剑横劈落向池鸿歌的太阳穴,两招衔接得浑然天成。

  池鸿歌看着罗婉兮,在原地动也不动,自语道:“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

  他敛下瞳中红芒,闪身避过了第一道力,抬腕提剑撞上第二道,九华剑与利剑再次碰撞,是要硬抗下金丹修士尽全力的一击。

  罗婉兮剑势霸道,宁要自损八百也不愿卸力收回剑招,自己衣袖处添了数道裂痕。

  也只有罗婉兮知道,他们两个人竟隐约打了个平手,甚至看起来处于劣势的那方,反而尚有余力,能不动声色接下剑招。

  雷决炸在池鸿歌身前,场中尘土飞扬,诸人只得听见兵器相撞清脆声音与闷雷阵阵不绝之音。两人身形暂辨不清,未到半刻钟,池鸿歌自烟尘中后退,他站定步子,唇边溢出一丝鲜血,冷笑道:“师妹好生厉害。”

  罗婉兮面颊泛白,体内气血翻涌,怒喝:“你……!”

  方才他使了什么歪门邪道,在一瞬间能将气息提至金丹期,跟她不相上下?还有他刚才的眼神,怪异得很。可她说不出口,就算她说了,没有证据抓不到把柄,也一样不做数。

  她望向池鸿歌右肩一处凹陷,心中想道,无论怎样他怕是都不能持剑了,此次她赢的已经没有悬念了。

  高台之上的萧无双垂下眼,已经开始用水决清洗茶盏了,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战局如何,也无担忧之色。

  容梨心神都有些跟着紧绷,见掌门师兄如此,低声问道:“师兄……”

  萧无双把茶具收好,摇了摇头,知道他要问什么,食指抵在自己唇上:“嘘。”

  最后一道剑刃碰撞声。

  让众人心中都颤抖起来,而后罗婉兮跌跌撞撞地退后了十余步。

  池鸿歌确实无法“持剑”了,他是心随意动,以气御剑。一招击退,一招紧随而至,锋利刻薄的刃凌空抵在了罗婉兮的颈侧,只消动上一下,便能在其上多一道血痕。

  观战的弟子终于炸开锅,忍不住低声议论。

  “只有元婴修士才能御剑,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瞧着倒像剑法中的凝神,能做到的都是极有天赋的,我们玄云近百年来才有两位。”

  “不是只有掌门能做到吗?还有一个是谁,我做弟子有十余年了,岂会不知,莫不是在诓我?”

  “嘘!不能提,那可是门派中的禁忌……”

  罗婉兮盯着池鸿歌,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强笑出来:“我输了。”

  萧无双比众人反应都快,好像就等着这一刻,率先在座位上鼓起掌,隔空向他师妹一挑眉,神色中掩不住骄傲,好像在说“看,我徒弟厉害吧”。

  江月陵莞尔而笑,温柔绰约,很认真赞同地点点头,即使输的是她得意弟子,也无半分不甘。

  池鸿歌缓缓地收剑入鞘,挪了两步就不动了,稳住身形在场上站定。

  萧无双自高台绕过来,向罗婉兮问道:“有没有事?”

  他们之间尚有一段距离,池鸿歌装作是在问自己,快速接话回答:“弟子无事,谢师父关心。”

  萧无双:“……”

  他倒是没好意思重问一遍。

  眼看着男主女配的感情线要崩了,他尽量圆一下,没想到这小孩还挺不领情的。那就算了,女配没了还有女主嘛,反正强扭的瓜不甜。

  容梨不知为何也下台来,露出温和的笑容,招呼池鸿歌过去。

  池鸿歌回首一望,看着师父对他点头,他才向着容梨走过去。容梨笑得疏朗,可开口第一句便问“你早就知道他是掌门了吧”,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听得云里雾里,池鸿歌心底倏然一惊。

  他调整好面部神情,略微愣了一下,又很是自然地露出一点笑来,似乎没太听明白容梨在讲什么。

  容梨也不好再开口,哪怕他心中已有答案,在对方没认下之前都是妄自揣测,他的笑意有些淡淡的:“小心一点,别被掌门师兄发现了。”

  这回是当真让池鸿歌听不懂了,什么事,或者说哪些事?但他回头看了一眼萧无双,再转回身来神情认真,轻声道:“他是我师尊,我永远都不会害他。”

  容梨隐去眉间的担忧,只是略有感慨:“伤口易好,心病难医。”

  对待正人君子就要有君子的做法,萧无双秉持着不听墙角的原则,看见两人说完,才过来握住徒弟的手,向容梨示意离开。

  池鸿歌带了一点惊诧,师父居然会主动拉着自己。

  就算指尖冰凉,没什么温度,他也觉得一点一点的暖意涌上心头。

  没有责问,没有呵斥,没有不满,他的师父宽容随性,外表看起来冷,但心里是暖的,对待身边的人是出于真心的好。而他恰好贪恋那份暖,从他记事起,还未有人不求回报地善待他。

  师父现下拉着他,可能就是看到他在台上两步走的实在费力,那他的师父这样温柔而且细心,他可不可以再多要一些?

  “师父,我……脚扭了,你可不可以背我?”

  萧无双一挑眉毛,回头一看这小孩拿着“你不背我我就哭”的神态看着他,不禁失笑:“啊?多大了还要人背?”

  “今年十六了……”池鸿歌扁扁嘴。

  萧无双一怔,想着他看起来倒是要小一点,年纪显小脸还好看,还真有点天然的优势,不让人觉得反感或是女气。

  他摇了摇头,揶揄道:“谁在看台上那么凶来着,谁三连胜了?不是挺强的吗,嗯?”

  池鸿歌吸了吸鼻子,以为师父摇头是拒绝自己的意思,倒也在他意料之内。

  萧无双看他盯着鞋尖,一动不动,启唇直接道:“走不走了?上来。”言罢半蹲下去,向着池鸿歌招手。

  池鸿歌眼睛一亮,扑在萧无双肩膀处,双手环过对方脖颈,用面颊蹭了蹭他的颈后。

  “别乱动,你怎么像个兔子。”萧无双动了动脖子,只觉得有些痒。

  池鸿歌闻言埋首在他肩颈处,不动了,倒是乖得很,只是小声唤道:“师父……”

  萧无双却隐约有一种熟悉之感,好像他曾经在哪也这样背过人。

  可他一时没想起那么多,便也笑着轻声应道:“在呢。”

标 签穿书后我救错了主角 萧无双池鸿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