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楚连翘顾闻寒)小说落花无果随风去_楚连翘顾闻寒版作者是夏小霜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1014 ℃
(楚连翘顾闻寒)小说落花无果随风去_楚连翘顾闻寒版作者是夏小霜

楚连翘顾闻寒版

作者是夏小霜 著

连载中免费

楚连翘顾闻寒小说全章节无删减,抖音热推楚连翘顾闻寒小说七年之痒,楚连翘顾闻寒全文免费,楚连翘顾闻寒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楚连翘顾闻寒小说无弹窗免费,由作家夏小霜所写的火爆虐文《落花无果随风去》又名《七年之痒》和《星光深爱你》主角是楚连翘和顾闻寒,小说讲的是楚连翘爱了顾闻寒整整七年,可她对他的爱还不足别的女人说的一句话,彻底失望的楚连翘带着腹中孩子离开,可一场意外让她和顾闻寒再次有了交集,那有女儿作为羁绊的楚连翘和顾闻寒兜兜转转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楚连翘顾闻寒小说全章节无删减,抖音热推楚连翘顾闻寒小说七年之痒,楚连翘顾闻寒全文免费,楚连翘顾闻寒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楚连翘顾闻寒小说无弹窗免费,由作家夏小霜所写的火爆虐文《落花无果随风去》又名《七年之痒》和《星光深爱你》主角是楚连翘和顾闻寒,小说讲的是楚连翘爱了顾闻寒整整七年,可她对他的爱还不足别的女人说的一句话,彻底失望的楚连翘带着腹中孩子离开,可一场意外让她和顾闻寒再次有了交集,那有女儿作为羁绊的楚连翘和顾闻寒兜兜转转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妈咪,那个就是爸爸吗?”娇娇望着楚连翘,“你为什么之前都不给我看他的样子呢?”

  “我……”楚连翘不知道怎么说。

  娇娇眼睛立马红了:“你真的会带他来见我吗?”

  裴子阳冷笑:“怎么可能,你妈骗你的,你爸爸不认你,他说你是野种。”

  野种两个字让娇娇小脸刷的白了,她急促了呼吸了几声,忽然眼睛翻白,昏倒过去。

  “医生!”楚连翘惊慌大喊。

  医生很快赶来,再次将娇娇送进抢救室。

  “楚小姐,快点缴费啊,不然娇娇就要停药了。”

  楚连翘苦涩应下,转眸,她看到一身痞气,依在墙边的裴子阳,不由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给娇娇看顾闻寒?”

  裴子阳冷笑:“这不是为了满足她的遗愿嘛。”

  他慢腾腾走到楚连翘面前:“你昨天是不是去找过他了,他那么有钱,你为什么不问他要个千百万?”

  楚连翘握紧手指:“你怎么知道我见过他了?”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楚连翘,我也不坑你,十万,三天之内,你给我十万,我就放过你和娇娇一个月,不然,我就天天过来,骂她是个没爹养的野种!”

  “你!”

  裴子阳得意大笑,晃荡着身体,愉悦的离开了医院。

  ……

  下午,娇娇抢救完,护士又来催了一遍费用,楚连翘不住请求,才让护士松口,答应再给她一点时间。

  楚连翘握紧娇娇的小手,决定再去找顾闻寒试试。

  离开医院的时候,又下雪了。

  楚连翘顶着大雪,转了好几趟公交,又走了半小时路,终于抵达顾闻寒的私人别墅。

  她曾经在这里住过十年,别墅佣人都认识她,却不敢私自开门。

  早在楚连翘当初被赶出顾家时,顾闻寒就严厉命令过,不准这个女人再踏入顾家一步。

  顾闻寒不在家,楚连翘只能等。

  雪越来越大,冻得楚连翘嘴唇青紫,头发和肩膀上满是白霜。

  傍晚时分,顾闻寒的车终于出现了。

  “顾闻寒!”楚连翘急忙扑过去,因为冻得太久,四肢僵硬,她路上狠狠跌了一跤,直接扑到了车轮下,差一点就被轧到手臂。

  车子急停刹车,顾闻寒一把推开车门,下车怒骂:“楚连翘,你故意找死吗?”

  “我没有……”楚连翘手脚并用,爬行到顾闻寒脚边死死拽着他,“顾闻寒,娇娇真的是你的女儿,不信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楚连翘赌咒发誓,“如果我骗你,那我就把我的心挖出来!”

  这次务必要成功,娇娇已经没有时间了

  顾闻寒满脸不屑:“我要你的心来做什么?楚连翘,你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会信!”

  “顾闻寒,我求你了……”楚连翘焦急道,“娇娇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做一个亲子鉴定就能知道,我要是骗你,我不得好死!”

  她眼眸含泪,凄然道:“求求你了……”

  顾闻寒垂眸,盯着了她许久,咬着声线道:“好,那我就去做一次亲子鉴定。楚连翘,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好,那我就去做一次亲子鉴定。楚连翘,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

  当晚他们就去鉴定所,做了加急的亲子鉴定。

  三个小时后,鉴定结果出来,医生将顾闻寒叫到办公室。

  楚连翘独自坐在休息椅上,很奇怪,明明娇娇就是顾闻寒的亲生女儿,可楚连翘却莫名的预感不安。

  总觉得……要出事。

  她坐立不安的站起来,在走廊里来回踱步。

  几分钟后,顾闻寒怒气冲冲的从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他扬手,狠狠将那份鉴定结果砸在楚连翘的脸上。

  “贱人,你果然骗我!”

  “怎么可能?”楚连翘捡起结果,难以置信的盯着那个无血缘关系的鉴定结果,“这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顾闻寒,我们换一家……”

  “够了!”顾闻寒耐心尽失,“你到底还要玩弄我到什么时候?这样浪费我的时间,有意思吗?”

  他说着,一步跨到楚连翘面前。

  “我再说最后一次,楚连翘,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顾闻寒推开她,大步往外走。

  楚连翘在原地怔楞了片刻,急忙追上去。

  不行,不能就这样让顾闻寒走了。

  娇娇还等着见他最后一面,而她,也需要钱,去缴纳医疗费,以及打发那个裴子阳。

  “顾闻寒!”楚连翘大喊他的名字,但顾闻寒头也不回,眼看着就要上车了。

  楚连翘顾不得其他,几步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顾闻寒的腰。

  顾闻寒瞬间僵住,眸底满是震惊意外,和一点藏在眼底最深处的惊喜。

  “好,我们抛开鉴定结果不说,孩子始终是无辜的,现在她就快病死了,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见你一面。”楚连翘哭起来,“只是见你一面而已,闻寒,你不要这样小气,答应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楚连翘软下了嗓音,抽噎着撒娇:“只是见一面……”

  顾闻寒绷紧了脸色,半响没有说话。

  “你答应我去见面,作为回报,我也可以答应你一个,不,十个条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楚连翘带着哭腔的嗓音可怜极了,“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给你。”

  顾闻寒用力攥紧了拳头,心绪翻涌,半响后,他寒声开口。

  “好,我可以去见你那个野种一面,但你也给我记住,你欠我十个条件。”

  楚连翘满脸惊喜,眸子也变得晶亮动人起来,她连连点头,习惯性的蹭了一下顾闻寒的后背,随后才放开他的腰。

  “我记住了。”楚连翘擦掉脸上的泪水,扬起笑容,“闻寒,谢谢你。”

  顾闻寒垂眸,目光晦暗,狠狠扫了过楚连翘可怜又动人的脸,喉间动了动,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打开车门要走。

  “等等!”楚连翘想起钱的事,硬着头皮道,“还有……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顾闻寒此刻的心情意外的不错,没多犹豫便答应了。

  反正他顾闻寒,最不缺的就是钱。

  顾闻寒抽出支票夹,极其大方的直接给了楚连翘一百万。

  递过去支票时,他深沉的眼眸牢牢盯着楚连翘纤白的脸。

  “记住了,你欠我十个条件,如果你敢食言,我就扒了你的皮,然后把你扔进黄陵江!”

  楚连翘点头答应,明亮的眸底始终带着星光,她望着顾闻寒道:“那我们说好了,明天早上十点,医院门口,不见不散。”

  顾闻寒深深看了她一眼,沉默地钻进了车里。

  第二天一早,楚连翘就兑换了支票,缴付医院的欠费,随后又去附近银行取了十万块现金,放在包里。

  这十万她会分两次给裴子阳,用来买娇娇的一个月清净。

  医生说,娇娇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太久了,楚连翘不想娇娇的这段日子还被那个混蛋打扰。

  她和裴子阳说好下午见,但楚连翘回到医院门口,就被裴子阳拦住。

  “你弄到钱了?”

  楚连翘一把甩开他:“我今天下午会给你五万,一个月后,再给你五万。”

  “行啊。”裴子阳说,“正好我没钱吃饭,你现在就给我。”

  楚连翘冷脸道:“拿了钱就滚,不然剩下那五万,我死也不会给你。”

  “好,我都答应你。”能有钱拿,裴子阳十分好说话。

  楚连翘从包里取出信封,递过去。

  裴子阳立马打开,倒出来人民币,迫不及待的清数起来。

  “别数了,一张也没有少你的。”楚连翘说完要走,却被裴子阳扣住手腕。

  “老婆,谢谢你啊。”他裂开嘴一笑,随后突然俯身,要亲楚连翘。

  “你干什么?放开我!”楚连翘拼命挣扎。

  裴子阳紧紧搂着她的腰,不顾楚连翘的抗拒,在她脸上亲了几口。

  “我谢谢我老婆嘛,你真好。”说完,他还捏了一把楚连翘的挺翘的弧度,随即立马松手,一步退开,让楚连翘挥过去的巴掌落空。

  裴子阳晃了晃手里的五万现金:“谢谢老婆啊。”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离开。

  楚连翘憋着一肚子怒火,一转身,竟然看到了顾闻寒!

  他就站在两米远的地方,脸色阴冷,发着狠的盯着她。

  楚连翘愣了一下,随即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拿钱给裴子阳,以及被亲,被叫老婆的事,全都被他看到了!

  “不是那样的……”楚连翘小跑过去,“闻寒,你听我……”

  啪!

  顾闻寒一巴掌打在了楚连翘的脸上,力道没有很重,却扇得楚连翘大脑空白。

  “楚连翘,你玩我?”顾闻寒字字咬牙,带着狂怒,“你结婚了?你问我要钱,到底是为了你那个野种,还是为了养这个男人?”

  “我没有……”

  顾闻寒冷笑:“我竟然还相信你,真是我愚蠢!你的孩子,就和这个男人生的吧?”

  “不是的,娇娇她真的是你女儿?”

  顾闻寒冷眼看着她:“你还在撒谎。”

  “闻寒,你相信我……”楚连翘握住顾闻寒的手,被他大力甩开。

  “别碰我!”顾闻寒往后退开,“楚连翘,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我一定,弄死你!”

  说完,顾闻寒转身大步离开。

  “闻寒,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楚连翘心里慌得厉害,急忙追上去。

  顾闻寒钻进车里,重重关上车门。

  楚连翘扑到车前,用力拍打车窗:“闻寒,我真的没有……”

  车子一声轰鸣,向前开去。

  楚连翘被行驶的车子带得差点摔倒,她踉跄几步,转身追着车狂奔。

  “顾闻寒,你停下!”

  车子并没有减速,仍旧向前开着。

  楚连翘拼尽全力,拼命追着车尾。

  “顾闻寒!”

  可不论她怎么追,车子还是越开越远。

  楚连翘心里怕极了,好像不追到顾闻寒,她就真的,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顾闻寒的车,驶入繁密车流。

  楚连翘追着他的车尾,大脑空白,不慎跑进了车道里。

  “滴滴!”一辆行驶的轿车猝不及防,猛地撞上了楚连

  “啊!”楚连翘惊叫了一声,侧腰被撞到,身体失控倒地,摔出半米远。

  车子急刹,惊险的停在楚连翘脚跟后,差一点就轧上了!

  “你怎么样?”司机急忙下车来看情况。

  楚连翘趴在地上,顾不得身体疼痛,急忙抬头,寻找顾闻寒的车的踪迹。

  已经消失不见了。

  哪怕她在车后出了车祸,顾闻寒也没有停下来看一看。

  “你怎么样啊?”司机没耐心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完全不看红绿灯,直接横穿马路,你是故意碰瓷的吗?”

  “我没有。”楚连翘垂下视线,她试着动了动身体。

  车子撞到了她侧腰,可能伤骨头了,也可能只是撞青了,疼痛很强烈,但楚连翘还能活动。

  她知道这事是她横穿马路在先,也不想坑人,便咬牙撑起身体,说道:“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司机看她脸色惨白,嘴巴动了动,说出来却是:“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那我就走了。”

  楚连翘点点头,扶着侧腰,走上人行道。

  腰部疼得厉害,她走几步就得缓半分钟,磕磕绊绊的花了小半个小时,她才回到医院。

  楚连翘在医院大厅里坐了很久,等到侧腰疼痛不那么明显了,她才上楼,去女儿的病房。

  顾闻寒刚发了那么大的火,估计是不会来了。

  那她要怎么和娇娇说呢?

  楚连翘想不出合理的理由,之前裴子阳还擅自给娇娇看了顾闻寒的照片,害她现在重新找人来冒充也不行了。

  楚连翘靠着走廊墙壁,突然有些绝望。

  哒哒的高跟鞋声,突然出现在走廊里。

  楚连翘闻声看过去,瞧见来人的脸,瞳孔猛然一缩。

  是顾薇雪!

  从小寄养在顾家的孤儿,是顾父好朋友唯一留下的血脉。

  当年楚连翘也被收养进顾家后,曾经与顾薇雪关系十分亲近,直到顾薇雪发现楚连翘与顾闻寒的恋爱关系以后,她陡然翻脸,甚至,差点把楚连翘推进池塘里淹死。

  后来楚连翘被下药,和其他男人一起被关在房间里,导致顾闻寒误会她的事,也是顾薇雪一手策划。

  “你来干什么?”楚连翘冷下脸,半分好脸色也不愿意给她。

  “听说你女儿快死了。”顾薇雪轻轻勾起唇,笑容温婉得体,“我过来看看她,毕竟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女儿要死了,我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不需要!”楚连翘寒声道,“顾薇雪,你别以为我忘记你曾经算计我的那些事了,我女儿没多少时日了,你现在别来挑战我的耐心,不然,我可不会对你客气!”

  顾薇雪笑意婉转:“好,我不去打扰你的宝贝女儿。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再见你了,毕竟我现在有丈夫有儿子,生活美满幸福,没必要再来找你置气。”

  楚连翘意外:“你结婚了?”

  “是呀,你还不知道吧?”顾薇雪笑吟吟的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这是我的全家福,你看看?”

  楚连翘不想伸手去接,顾薇雪也不介意,亲自把手机屏幕送到楚连翘面前。

  楚连翘一抬眼,便看到了屏幕正中间的顾闻寒。

  她心脏狠狠一疼,仔细再看。

  顾闻寒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男孩生的玉雪可爱,眉眼像极了顾闻寒,依靠在顾闻寒怀里,怯生生的望着镜头。

  而顾薇雪,则挽着顾闻寒的手臂,依偎在他身边。

  多么和谐幸福的一家人啊!

  “连翘,我们的儿子今年五岁了,算起来,和你女儿差不多大呢。”

  楚连翘身体一晃,差点没站稳。

  孩子一样大,这说明,顾闻寒出轨,就在她被顾薇雪诬陷的前后。

  “当初闻寒赶你走,也不只是因为发现你出轨,更是因为,我那时候,也怀孕了。而你,太碍眼了。”

  “连翘啊,你这些年,你是不是一直因为闻寒误会你而感到痛苦?”顾薇雪笑得愈发甜美温柔,“其实你大可不必呢,因为闻寒也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她说道,柔情的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

  “其实早在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和闻寒睡过了,毕竟我和他一起长大,又同住一个屋檐,年少时一时懵懂,偷尝禁果,也很正常。”她掀起眼皮,盯着楚连翘笑,“你说是吧。”

  楚连翘说不出话来,她大脑一片凌乱。

  “只是闻寒自己过不去心里那一关,他觉得他只是把我妹妹,所以没办法接受我是他的女人,直到,我怀孕了。”

  楚连翘闭上眼。

  顾薇雪走近,动作温柔的帮楚连翘整理微乱的衣服。

  “这些年,一直让你被闻寒误会,我很抱歉,所以现在为了弥补你,我会劝服闻寒,让他来见你这个女儿最后一面。”顾薇雪笑容里的得意再也藏不住。

  “所以,你是不是很开心,你女儿,临死之前,终于得偿所愿了呢。”

  “滚!”楚连翘猛然推开顾薇雪,“离我女儿远点!”

  “那恐怕不行呢。”顾薇雪笑着说,“好歹你女儿和我儿子是兄妹,哦,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儿子比你女儿稍稍大几天。”

  她提一次儿子,楚连翘的脸就白一分,仿佛尊严全都被扫到了地上。

  “滚,你给我滚!”楚连翘再也无法忍耐,几下把顾薇雪推走。

  顾薇雪该说的话都说完了,顺着楚连翘的动作往前走。

  “那好,那我今天就先走了,改天,我再和我老公一起来看你们。”

  “你滚啊!”楚连翘用力把她推进楼梯间。

  顾薇雪踉跄几步,差点从阶梯上滚下去,但她完全不恼,唇边的笑容也愈发得意洋洋,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她走之后,楚连翘靠着墙壁,缓缓抱紧膝盖痛哭出声。

  被赶出顾家的这些年,她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委屈,又为了当初的误会,解释了多少遍?

  她如此痛苦,而顾闻寒呢?

  顾闻寒不仅早就背叛了她,还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指责她下贱,无耻,还骂他们的女儿是野种!

  而其中真正的受害者,分明就是楚连翘!

  楚连翘无比后悔,后悔自己对顾闻寒的无底限信任,更后悔自己这几年一遍遍犯傻的解释。

  顾闻寒,你真是个大混蛋!

  楚连翘抱紧膝盖,越哭越伤心。

  “妈咪?”娇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妈咪,你怎么了?”

  她担忧的看着楚连翘。

  “谁欺负你了吗?”

  “没有。”楚连翘连忙打起精神,把女儿抱进怀里。

  这段时间娇娇病情严重,动不动就进抢救室,身体瘦弱得厉害,抱在怀里也没了孩子身体该有的柔软奶香,而是干枯瘦弱,沾满了消毒水的涩味。

  楚连翘更加心疼,紧紧抱着娇娇。

  “宝贝,妈妈对不起你……”

  没能让你健康的活下去。

  “是爸爸不能来看我了吗?”娇娇咧开嘴笑起来,“没关系呀,有妈咪陪着我也是一样的。”

  楚连翘哑口。

  娇娇埋进楚连翘怀里,明明难过得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却还是安慰楚连翘,“反正我已经见过爸爸照片,所以也算见过了,我没有遗憾了。”

 

标 签楚连翘顾闻寒版 楚连翘顾闻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