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小说_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63 ℃
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小说_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

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

罗莱萨尔图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全文免费,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最新章节,罗莱萨尔图完整版,关键人物是罗莱、萨尔图的小说活灵活现的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它的作者是无水不渡,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章节阅读,《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讲述了:罗莱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穿越成为暴戾巴比伦王萨尔图手中的一把剑!还是晕血的那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罗莱萨尔图全文免费,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最新章节,罗莱萨尔图完整版,关键人物是罗莱、萨尔图的小说活灵活现的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它的作者是无水不渡,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章节阅读,《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讲述了:罗莱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穿越成为暴戾巴比伦王萨尔图手中的一把剑!还是晕血的那种!

免费阅读

  公元前约十八世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神之门古巴比伦。

  豪华宏伟的宫殿,巍峨壮丽的神庙,横跨幼发拉底河的大桥,跨海运输的商船。

  堪称庞然大物的古巴比伦王朝盘踞在世界地图上,北达托罗斯山脉,东近扎格罗斯山脉,以南至波斯湾,西临地中海。

  它如一头巨大的成年雄狮,震慑四方,锐不可当,择人而噬!

  可比起巴比伦军队和强盛,更能让周边国家胆颤、谈之色变的,却是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疯子。

  .

  身体在下沉。

  一点点,泡进了水池般,周围的声音和光影开始模糊,最后变成黑暗。

  罗莱晕乎乎的漂浮着,整个人软绵绵用不上力气,也无处落脚。

  他的身体在重组一样,透出很奇怪的感觉。

  光又投下来,他身体却僵硬挺直,像条冻带鱼。

  ‘我怎么了?’

  ‘这里是……梦?’

  恍惚之间,想尽快睡醒起身的罗莱感觉到有人抚摸自己的身体,一下一下,漫不经心又摸的他很舒服。

  而他的身体——不是说某个部分,而是整个身体都硬邦邦的。

  被对方抚摸的时候,罗莱有种手摸到墙壁,但他自己并不是手,而是那个墙壁的神奇感觉。

  唔,很舒服。

  可虽然舒服,他也知道这只在自己肩膀腰部来回摩擦的手掌,并不属于女孩子。

  因为他能清晰感受到对方手心的老茧、疤痕、以及灼热的体温,以及属于男性才有的力量和宽厚。

  随着那人的抚摸,头上的光线越发强烈,类似漂浮的无力感也逐渐退却。

  罗莱听见有人在大声讲话,奋力的,他睁开了眼皮!

  ……

  “王啊,求您收回继续征战亚述的命令!不要在增加更多奴隶了!”

  “南边瘟疫连连饥荒不断,奴隶多次暴动,强行征收税务和征兵已经让平民怨声载道,再不平衡内部,巴比伦迟早要走向灭亡啊!王——”

  罗莱一睁眼,就见他在高处,层层台阶和恢弘石柱宫殿下,一个身穿单肩白袍的男人跪伏在地上,生生泣血般谏言。

  他旁边站着许多同样穿着的男人,表情同样惶恐,甚至远离了那个男人好几步。

  罗莱惊讶。

  这里是哪里?

  白柱宫殿?巴比伦?还有像极了大臣的人……

  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难道——

  罗莱瞪大眼睛,难道我穿越成了什么古代的皇帝不成!

  真的假的?!

  一股中彩票的欣喜涌上脑壳,罗莱还没来及的说话,就听他头上忽然传来一声冷笑,接着又有人抚摸过他的身体。

  罗莱笑容僵住:……啊咧?

  大胆!

  我都穿成皇帝了,谁敢这么撸朕的脑瓜壳!?

  他做出一个扭头的动作,愤然看去。

  然后见到了那个胆大妄为者的——鼻孔。

  罗莱:嗯?这个男人的下巴好帅哦,emmmm这个角度……我躺在对方腿上啦?

  草,难不成我没穿越成王皇帝什么的,反而成了***的后宫妖女???

  不不不不——

  俺舍不得俺的小罗莱!

  罗莱惊慌失措下,忙去摸自己小兄弟,结果刚一抬手,他唰地血液逆流,吓傻了。

  ……特娘的。

  劳资……手呢??

  手感受不到了,腿?嗷,我腿怎么也没了,还有我的脸……

  ——我脸皮怎么也没——

  咦,脸没丢,好像还硬了不少。

  哈哈,好事啊、咳,不是。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手没脚我怎么活啊,嘤嘤嘤。

  罗莱悲桑地抽噎,正抽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正撸他脑壳的男人低头,看了他一眼。

  罗莱也略过对方一排腹肌,向上数着肌肉块,泪眼朦胧的望向男人。

  对方赤着上身,姿态肆意斜靠在王座。

  几块白色和蓝色布料配合腰带缠绕在他腰间。

  张扬向后梳理的黑发,额前掉下几缕发丝,蜜色的皮肤覆盖在线条流畅肌理清晰的强壮身体上。

  罗莱甚至有些嫉妒对方身上竟没有一丝赘肉,还不会因为肌肉而显得臃肿。

  上扬入鬓的眉峰和锋利的眼型,让男人看起来极具攻击力。

  挺直鼻峰下,他唇角向下不悦地撇,唇形丰满。

  在罗莱眼中,这男人年轻英俊,五官特色鲜明透出一股不可一世的高傲张狂。

  可最吸引罗莱的,却不是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而是他的目光。

  压抑、克制、又嗜血疯狂。

  罗莱被他视线扫过,这一眼,就吓得他整个人都不敢呼吸!

  他从没见过哪个正常人会拥有这种眼神。

  幸好对方又因为下方大臣的话抬头,令罗莱放松下去。

  呼~

  好可怕。

  这家伙不会是个疯子,或者杀人狂吧?

  罗莱不敢吭声了。

  ……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减轻税役、安抚乱民,治理疫情和饥荒,决不能拔军攻打亚述,况且之前贤王之剑出现在亚述,民间谣言四起,说——”

  进言的大臣、布伽凡提卿头扣在地上,咬紧牙齿欲言又止。

  知道他要说什么的其他大臣简直快被这个吃了豹子胆的同僚吓死。

  连后退都已经不足以表达他们的慌张,大殿上顷刻跪倒一片瑟瑟发抖的人。

  神官也捂住眼睛,叹息着不敢多看。

  他们料到了口出妄言的布伽凡提卿的下场。

  闻言,王座上的男人冷笑变成大笑,随他仰头动作,巴比伦王左耳上,那的坠了菱形红宝石的黄金耳圈在阳光下折射出猩红的光芒,映照在他耳侧脖颈。

  他看似高兴,实则喜怒无常,笑声回荡宫殿中,对知晓他性格的大臣们来说无异于恶魔发怒的前兆!

  果然。

  这位疯狂的古巴比伦王,宣布死期一样骤然停下大笑,表情冰冷,双目爬满血丝俯视着下首跪伏的布伽凡提。

  “说什么?来,让本王听听,那些连我脚边尘土都比不上的低贱之人说了什么。”

  “……”

  “……”

  仪式宫殿寂静无声。

  别说!

  千万别说!

  大臣们和神官拼命给布伽凡提使眼色,我们可不想因为你被王迁怒!

  布伽凡提余光看了,冷冷一笑,对惧怕到冷汗直流的同僚失望至极,他抛却生死抬头直视头上的男人朗声道:

  “贤王之剑是传说之剑,传说它是战争女神伊什塔尔的佩剑,后来由女神赐予大地,只会出现在真正的贤王身边,历史上有名的君主身边纷纷有它的身影,甚至还出现在过《吉尔迦什史诗》上!连汉谟拉比王也曾佩戴过。”

  “可自从汉谟拉比王离世,贤王之剑失踪,后又出现在亚述——所有人都在说您根本不是神选的贤王,真正的贤王将会诞生在贤者之剑出现的亚述!”

  “您强行夺走贤者之剑后,是在渎神!”

  “巴比伦国内出现的瘟疫饥荒,都是因为您的狂妄和自大!再这样下去,整个巴比伦都将毁灭在您手上!”

  “您也会成为巴比伦史上最残忍的最后一任暴君——!”

  愤怒的嗓音回荡在宫殿。

  这通指着暴君鼻子骂的言论,直接吓晕了几个。

  剩下的都恨自己身体为什么这么好,怎么也不晕一晕。

  布伽凡提呼呼喘气,他说出来了……他真的说出来了……

  我知道我会死,但那又怎么样呢?

  布伽凡提忽然豁达了,他能为巴比伦做的他做了,他对得起前代宰相的父亲,也对得起那些受苦的子民!

  这种生死不顾的‘最后一言’嗓音浑厚。

  震慑到了搞不懂状况的罗莱。

  他就算再蠢,也明白了脑瓜顶上正释放‘死亡冷气’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王,而底下的人敢这么跟王说话,按照他看过的那些电视剧推断,这人一定死定了。

  嗯?

  这么说……这个被激怒的王不会现场剁人吧?

  罗莱小脸煞白。

  我晕血啊!

  要是这个王盛怒下来个现场版血溅三尺砍大臣,血刚喷出来的一秒,罗莱绝壁能晕死在旁边助兴!

  况且他晕血很严重,捂眼睛也会被自己想象给生生吓过去。

  我到底穿成了个什么玩意儿?

  一会儿能不能先溜走?!

  罗莱慌得一批。

  而更让他崩溃的还在后面。

  那个巴比伦王,竟然提着罗莱站了起来!

  罗莱:……

  提?

  提!!!!!

  罗莱张大嘴巴,下巴掉在地上。

  不是、怎么回事?

  我难道连人都不是?!

  罗莱焦急的四处环视,直到他无意中看到光可鉴人的地面上,他自己的倒影……

  大臣还是大臣,王还是那个王。可男人身边并没有自己的身影。

  啊嘞。

  我呢?

  罗莱看了半天,将视线拉直,才不敢置信的顿悟。

  他好像、大概、八成、也许就是男人手里拿着的——那把剑哦。

  罗莱:…………

  ……

  …………哦呵呵,说鸡还说巴,文明去他妈!

  .

  在罗莱崩溃自闭之际,男人一步步走下台阶,浑身散发死亡气息,令高大年轻的疯王宛如死神再临。

  他是真的要砍死大臣!

  “布伽凡提,你胆敢对王不敬!”暴君的脸狰狞残暴,“我会砍下你的头,让骑兵带去你的家,再杀光你宅邸中所有的亲属和奴隶,包括的你的孩子!”

  “!!!”

  一脸坦然赴死的布伽凡提终于慌了。

  他死不要紧,可他的母亲还有妻子孩子还在家中,明明按照巴比伦律法不会殃及家眷,这个暴君!

  “王,这都是我一个人的罪责,你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嗯?”

  暴君盯着面容一片惨白的臣子,感受着对方的绝望的后悔,满足的哼笑,然后他高高扬起刚掠夺到手的贤王之剑。

  “我才是巴比伦的王,不服从王命的人,都该死!去冥河对面忏悔吧布伽凡提!”

  布伽凡提瞳孔紧缩:“不、王,求您放过他们——不————!”

  “哼。”

  暴君冷酷的脸,没有半分仁慈。

  与此同时还有人在剑里哀嚎。

  那就是我们可怜的罗莱。

  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将插进别人的脖颈,砍断动脉和血管,大片大片血雾喷洒染红自己。

  罗莱土拨鼠尖叫:啊啊啊——特喵的我晕血————ON————!

  剑猛地挥下!

  布伽凡提闭眼:我死定了。

  而罗莱两眼一翻……自己把自己吓晕了。

  因为失去意识所以他没看见,随着他的昏迷,雪亮沉重、剑身还有两条青色放血槽的贤王之剑也发生了变化、

  本应锋利无比刚硬十足的剑身竟然悄无声息绵软下来。

  于是在暴君力重千钧、高举长剑一斩而下时——

  “啪!!”

  一剑变成一大嘴巴。

  “…………”布伽凡提捂着火辣辣的脸。

  “…………”巴比伦王震惊的看着手里的面条剑。

  “……………”下巴落地的诸位围观大臣。

  嘶——

  说好的暴君怒斩贤臣,血溅三尺头颅滚地呢?

  我们都准备好哭了,宁这少女怒抽登徒子弟的既视感是肿么回事??

  古巴比伦王宫。

  能工巧匠将王的宫殿打造的华贵大气,穹顶高阔,雕刻精美的神明雕像镇守四角,根根竖条纹的白石柱支撑其间,地板光可鉴人。

  白纱顺石柱绑成扇形,营造出重叠飘逸的姿态。

  拥有独特美感的古拙铜花瓶里插着宽大的棕桐叶和孔雀羽毛靠墙壁和桌椅摆放,动物皮毛鞣制的地毯平铺在王榻之下。

  红色带穗子的软麻布和白垂纱重合,绕床柱遮出床幔。

  偌大宫殿有着近百盏烛火,在王睡眠时,只留下靠近殿门附近的十几盏,方便侍女和女官守夜,也方便王在起夜时有微光不至于摔倒。

  垂头站立在石柱前的侍女们身穿单肩白裙,仿佛没有生命的花瓶,静的悄无声息。

  直到王榻之上传来明显的梦呓声。

  未睡醒的男性嗓音沙哑痛苦,又带着一抹郁躁,听起来火气十足仿佛被噩梦魇住。

  侍女眼珠微微转动,去看站在对面的女官。

  “拉塔斯女官……”

  “住嘴。”

  名叫拉塔斯的老女官瞪了她一眼,低声呵斥:“守你的夜,闭紧自己的嘴巴。”

  侍女犹豫:“可是王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们真的不用去叫醒陛下吗?”

  拉塔斯女官冷笑:“上一个这么做的,已经被惊醒的王扭断了脖子!王早有头疼病,不想被头痛的王当成发火的工具,就装作不知道!”

  “可……”

  侍女被她的话吓到瑟缩,再看周围其他侍女早已习惯连头都没敢抬起的模样,侍女只好闭紧嘴巴,垂下头不再吭声。

  .

  “唔……”

  “该死……”

  痛苦的呓语逐渐清晰激烈。

  挂在墙壁上昏迷至今的罗莱被吵醒,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立刻检查自己现在的身体上有没有血。

  当他没发现自己身上有血痕后,又耸着鼻尖仔细嗅嗅,等一丝血腥味都未闻到,罗莱呼地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

  虽然不知道他晕倒后为什么没有砍成人,但没有血就是万幸。

  要是闻到血腥味,他能表演个当场反复去世!

  况且我这是什么运气啊……罗莱瞧着自己的‘钢铁之躯’哭丧着脸。

  人家穿越重生啥的,都是牛批哄哄的主角。不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吧,再不济好歹也是可萌可帅爆炸的猛兽啥的,在看看他。

  噗——连活的都不是。

  而且他明明晕血,却穿成了剑,这该不会是什么诅咒吧?

  差点泪洒当场的罗莱冷静一下,就发现他这视角还挺奇怪,像是漂浮在什么贤王之剑上的一样,没有实体,视野开阔,连脑后勺后面的景色都能看得清,跟开了蓝光6M似的,还自带放大缩小功能。

  这个好玩!

  罗莱兴致勃勃四处打量,然后就注意到了来自旁边华丽的王榻里,传来的男人的闷哼。

  咦?

  床上躺着的,应该就是白天的那位古巴比伦王吧。

  他这是做噩梦了吗?

  怎么没有侍女过来叫醒他?

  ……真奇怪。

  罗莱听见那一声声痛苦的shen.吟,老好人的属性又开始犯病,忍不住做出‘探身’的动作想要往床边去。

  谁知道他剑身没动,但玄乎乎的意识还真的靠近了王榻。

  罗莱惊喜:阿勒,看来我没完全被囚禁在剑里面嘛!

  他喜滋滋以‘阿飘’的动作飘到床边,撩开了厚重的床幔,然后——差点被八块腹肌闪瞎狗眼!

  罗莱吸溜口水:这个巴比伦的王身材也太~~~好了叭~

  这胳膊、这长腿、这九头身、这胸肌!

  特喵的劳资是胸肌控啊!!!

  白天英姿飒飒的王者躺在雪白的床褥上,未穿寸缕。

  正值壮年富有活力的皮肤呈现蜜色,肩宽腰窄,每一丝肌肉纹理都仿佛雕塑馆里大师最完美的手笔。

  他头枕深红金穗的圆枕,向后梳理的黑发此时被汗水打湿,散落在枕上。双眼紧闭,面容刚毅英俊。哪怕在睡梦中上扬的眉峰以及紧皱的眉心,都不怒自威,高傲不可冒犯。

  罗莱羡慕地用手指戳戳对方略硬的胳膊,仔细观察。

  这才发现这位年轻的王此时双手紧握,全身绷起,丰满的嘴唇紧抿,时不时从鼻腔和喉咙溢出几声闷哼。

  不知是疼痛,还是噩梦,让这人本就狂躁的面容,更加宛如快爆发的火山。

  “这不像是单纯的噩梦。”

  反而像头疼。

  以前寝室里的室友喝多了脑袋疼就是这样,脸和嘴唇发白,头上呼呼冒冷汗。

  沉思一会,罗莱默念一句:得罪了。然后钻进王榻里,悬浮在空中检查巴比伦王的面容。

  看着对方的脸,罗莱鬼使神差般冒出一种念头,让他将自己手的部分,贴上了男人的额头。

  谁知刚一贴上,一缕缕暗紫色的雾气竟然从这位王的耳朵和双眼冒出,蛇一样自发的往罗莱不存在的身体里钻!

  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短短瞬间。

  等罗莱吓的‘喝!’的一声惊呼,从对方头上拿开手已经来不及。

  吸收掉紫烟后他轻飘飘的身体重了很多,而床上的巴比伦王也停下shen.吟,头疼仿佛得到了缓解。

  罗莱:……

  刚才那紫色的烟雾是什么鬼东西!?

  这玩意不会有毒吧?

  罗莱心有余悸看看自己虚无缥缈的身体,见到没有任何变化后才刚刚松一口气,下一秒他的身体内部就传来一股奇怪的感觉,只是一个眨眼,空中飘着的意识,快速凝聚成了女子巴掌大小的小人!

  没有半点防备的罗莱哇地尖叫着从空中摔落,‘啪叽’摔在了年轻王者的脸上。

  更凑巧的是,男人正好张开了嘴巴。

  于是,缩小的罗莱一屁股就坐进了人家嘴里,还卡住了……

  罗莱:“…………”

  罗莱(松口气):额滴娘,幸好爸爸屁股大,不然本书主角都没活过前三章……呃不对!

  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缩小了?!

  还变身???

  他顶着左额上的青色小角,身穿两条青色竖纹的白袍,垂头看着自己宛如橡皮泥捏出来的小jiojio和小爪爪。

  察觉到屁股痒痒的,他怔怔往后一捞,捉住了一根中间是青色,尖端是黑桃心,宛如小恶魔同款且不受控制左摇右晃的尾巴。

  人,有点懵……

  不是、内什么——

  这是啥?

  罗莱揪住自己的尾巴。

  这又是啥?

  罗莱又用自己丁大点的小爪子摸摸自己头上的青色角角。

  沉默半响,他差点唱出他童年某个动画片儿歌:‘我头上有犄角~犄角,我身后有尾巴~尾巴,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

  ……摔!

  神特么头上有犄角!

  神特么身后有尾巴!

  谁也没说过他接的是剑成精的剧本、而且还是古巴比伦文明的贤王之剑成精啊!

  刚才我还说自己连活的都不是,现在就特喵的给劳资升级了是不?!

  麻蛋贼老天!

  被五雷轰顶雷到头晕眼花的罗莱揪住自己尾巴发呆,丝毫没注意到他坐着的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

  不知如何是好的罗莱忽地觉得周围有点冷。

  他搓搓手臂。

  冷静、

  一定要冷静!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出去。

  罗莱吸口气,小爪子撑住男人的嘴侧,打算把自己卡在人家嘴里的屁股拔出来。

  嘿——咻!

  嘿——咻!

  ——咦?

  这个男人的嘴巴怎么越合越紧吖?

  如同Q版小精灵的罗莱顶着角角抬头,然后看见自己屁股底下的大脸上,已经睁开眼皮的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珠,自上而下紧贴眼眶死死盯着自己,随着他的动作还咕噜噜的转动,也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

  罗莱:“……”

  罗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掌大的小东西嗷呜喷出两管眼泪!

  小尾巴和头发吓到呲花。

  一泡尿好悬没尿在年轻的巴比伦王嘴里!

  极度惊恐之下他嗓子眼挤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噗叽———!”

  妈呀!

标 签穿成巴比伦暴君的剑 罗莱萨尔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