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刚好我也喜欢你(毛肚好吃)小说_刚好我也喜欢你清司叶珣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46 ℃
刚好我也喜欢你(毛肚好吃)小说_刚好我也喜欢你清司叶珣

刚好我也喜欢你

清司叶珣 著

连载中免费

刚好我也喜欢你,清司叶珣小说在哪看,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清司叶珣最新章节,《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描绘了一个栩栩如生的世界,作者毛肚好吃字斟句酌、落笔如有神,故事递为您带来精彩试读,清司叶珣小说章节预览:青葱岁月里,清司和叶珣是两个不同的极端,彼此排斥却又彼此吸引,但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说出那句,原来你也喜欢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刚好我也喜欢你,清司叶珣小说在哪看,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清司叶珣最新章节,《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描绘了一个栩栩如生的世界,作者毛肚好吃字斟句酌、落笔如有神,故事递为您带来精彩试读,清司叶珣小说章节预览:青葱岁月里,清司和叶珣是两个不同的极端,彼此排斥却又彼此吸引,但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说出那句,原来你也喜欢我。

免费阅读

  有了期待,念书都变得没那么难捱了。

  仔细想想他和叶珣的关系也没有经历什么突然的大事件,导致关系突飞猛进;他们俩更像是扔进咖啡里的方糖,在无所察觉间就自然而然地融洽了起来。清司打瞌睡的时间肉眼可见地减少,他和叶珣一起上下学,一起吃午饭;偶尔课间他还会拿着看不懂的题目去找叶珣解答。

  对方对待他并没有太特殊,总是会沉声解答,顺带问上一句“中午想吃什么”。

  叶珣打篮球的时候,清司就捧着对方整理好的笔记在旁边看,看得犯困时垂头眯一会儿,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叶珣拿矿泉水瓶贴脸的冷醒。

  “冬天这么打瞌睡会感冒。”

  “我身体很健壮。”

  像这样略显搞笑的对话来来回回经历过几次后,叶珣也就不劝了,再看见清司打瞌睡便顺手将自己脱在一旁的外套给他盖上,自己则专心致志地在球场上发泄体力。

  “我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为什么跟佟清司玩得好啊……”周五下午,他们几个男生打着球,叶珣和关一鸣轮换下来去小卖部买水时,关一鸣忽然说道,“他在那儿坐着不尴尬吗,要不下次叫他一起打……”

  叶珣一边付自己那份钱,一边打开矿泉水仰头喝了口:“我和他应该很合得来才对吧。”

  “诶?”

  “都不怎么爱说话。”叶珣道。

  关一鸣皱眉皱出八字眼,思考了片刻才道:“好像也有道理。就是佟清司这人太不好相处了。”

  “有么?”

  两个人肩并肩回头,走往球场;关一鸣自顾自地评价起清司,说出来的东西和其他人的看法大致无异:“他就是很不爱理人啊,一副永远睡不醒的样子,跟他讲话也十句有八句不回;刚开学的时候我还问过他要不要一起打球,周末一块儿去网吧打游戏,他就摇头,话都不回一句。张科不是坐他前面吗,他也讨厌佟清司,说这人忒装了……”

  关一鸣说着,自然地看向叶珣,像是在等他的认同。

  叶珣倒也正看着他,只不过神情并不那么友善,比他平时的无表情看起来要更冷几分。

  关一鸣顿时语塞,“呃”地拖长了音。再怎么说也不该在叶珣面前说这些,佟清司和他关系好,这傻子都看得出来。片刻后叶珣错开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正坐着打瞌睡清司身上:“……他只是话少而已,我也话不多。”

  “那你肯定不一样啊叶哥,你成绩又好,谁找你帮忙你都帮……”

  但这话叶珣貌似根本没听见,他自顾自地加快脚步走向清司,轻飘飘地给了关一鸣一句“我先回去了”。关一鸣也拿不准叶珣是不是被他的话惹到了,霎时站在原地露出尴尬棘手的神情——他还是挺喜欢和叶珣来往的,况且对方还成绩好,没少给他抄作业。

  他看着叶珣走到长椅边上,垂头将手里的矿泉水瓶往前递了递,蹭到佟清司脸上。那个天天就知道打瞌睡、没有朋友的懒癌倏地被凉醒,接着便非常自然地拿起自己身上披着的外衣,递还给叶珣时仰起了头,不知在说什么地嘴角上扬。

  其实佟清司还长得挺帅,这点就算身为同性的关一鸣都不得不承认。

  但就是这种长得帅的家伙,不理人就显得更装了,也难怪没几个男生和佟清司来往。

  ——

  “回家了吗。”清司眯着眼将棉衣递到叶珣手里,“我想吃冰激凌……”

  叶珣垂着头看他,接过衣服利落地给自己套上:“那等下绕路过去。”

  刚开始发现叶珣的衣服盖在自己身上时,清司小小地吃惊过一阵;可对方拿走衣服时毫无波澜,甚至没多说一句废话,清司的悸动与小心也就这么消失了。都说一回生两回熟,接触的次数多了,那些使他心跳加速的接触变成了日常。

  但它依然甜蜜。

  其他人对此见怪不怪,叶珣经常提前离开,和清司一起。

  篮球场上的热闹还在继续,清司没什么形象意识,背微微佝着,手插在口袋里没什么精神地问道:“明天周六了。”

  “嗯。”

  “去你爷爷家吗,你过来接我还是……”

  “去我家。”叶珣难得的不好意思,匆匆瞥了他一眼,“就在那个十字路口的便利店附近,你明天在那里等我,一点半?或者两点?”

  “那就一点半……你爸妈在家吗。”

  “不在,但我弟弟在。”

  “你还有弟弟啊……”清司惊讶道,“几岁?”

  “五岁,叫余琛。”

  “跟你不同姓?”

  “嗯,不是同一个父亲。”叶珣说,“你不是也有姐姐?”

  “诶,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看见了,你姐姐从楼道出来,站在你背后。”叶珣说,“你们长得很像,她很漂亮。”

  “是还挺好看的,但是她有男朋友了。”

  高中男生聊到“漂亮女性”,思绪就很容易朝着恋爱的方向行进,以至于清司都没读出来这句话似乎是在拐弯抹角地说他好看。他只是突然一下对自己姐姐都有了危机感——叶珣本来就很成熟,至少在同学里显得异常成熟,不会就真喜欢比自己年龄大的女性吧?

  还没等叶珣回话,清司已经接着道:“你不会喜欢我姐姐那种吧,我不会帮忙哦。”

  ——他当然不要帮自己喜欢的男人追求别人,那也太胃痛了。

  “你想多了。”

  “哦是吗,反正她有男朋友了,最近才说的。”

  这天也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他们闲聊着绕路去了麦当劳,买了第二份半价的冰激凌,一边吃一边回家。和叶珣待在一块儿的时候清司能感觉到自己的迟钝,每每回忆闲聊的内容,他都能找出好几处自己像智障似的地方。

  也是到了晚上洗过澡躺在床上,他捧着叶珣的物理笔记看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心跳不已。

  他明天,要去叶珣家,度过一整个下午。

  “……能不能有什么进展呢。”他猛地把放下笔记本,就盖在自己心口,隔着它都能触摸到自己过快地心跳,“或者直接告白?……走之前告白比较好吧?不然说出来万一尴尬,连一下午的独处都没了。……算了,现在告白毕业之前可能都没办法说话了。”

  清司仰躺着自言自语了一阵,又抱着笔记本侧过身,在柔软的被褥间蜷缩起来。

  不得了,一开始想这些,脑海里的画面就开始不断播放,无法暂停。叶珣垂眼看书时的模样最让他着迷,尤其是跟他冷漠外表有些不匹配的纤长睫毛;但从那种不配并不让清司觉得迷人、可爱,就好像发现林间狩猎的金钱豹也会同猫似的伸懒腰,反而更显可爱。

  随着回想起来的画面越来越丰富,动态越来越真实,清司闭上了眼。

  身体里仿佛有什么开关被打开了,青春的躁动在血液里嚣张地流窜,逐渐将感官引向令他羞赧又难以抗拒的方向。

  他在被褥里蜷缩得越发厉害,松开了睡裤的系带;他仍旧抱着叶珣的笔记本,刻意收敛的呼吸间仿佛又嗅到叶珣身上的味道。

  ——

  翌日午后,天气难得地回暖了些,清司戴着耳机站在便利店门口。

  他学着叶珣的做法,一路走过来都在听英语朗读,时不时嘴唇翕合着无声跟读。他手里还提着白色半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满满当当装着零食和饮料。

  叶珣过来的时候他正因为手被勒疼而将塑料袋换了个手,瞧见对方远远走过来时挺拔的身姿,清司下意识地摘掉一只耳机,迅速迎上去:“你好准时!”

  “还好,你等很久了?”叶珣说着,伸出手去接他手里的袋子。

  清司并不忸怩——他确实不喜欢提东西——索性交给了他,还从袋子里抽出一根冰棍来:“没,五分钟左右?”

  “往这边。”叶珣说着,忽然朝他胸口伸出手,一下抓住他挂着的耳塞,再学着他之前干过的事侧着头塞进自己耳朵里,“……嗯,有长进。”

  “……我很聪明的。”清司抿着嘴笑起来。

  “我知道,看得出来。”叶珣说,“体育考试你打算怎么办,全都不及格也很麻烦。”

  “……你杀了我我也不及格的。”

  “下周开始跟我打球,多少有点用。”

  “真的要?我几乎不打……”

  清司咬着冰棍,叶珣提着东西领他往自己家走。

  叶珣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远,从见面地点走过去不过十分钟,去学校应该和他从自己家出发差不多的时间。他跟在叶珣身后,看着对方打开门,还未来得及往里看一眼,里头便传来哗啦地声响,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

  “小琛?”叶珣柔声喊了句。

  清司这才歪着身子从叶珣身侧往里面看,就看见一个红着脸手足无措的小孩跑出来,歪歪扭扭地扑到叶珣身上:“哥哥……”

  “你干什么了?”

  “……碗摔了……”犯了错的小孩委屈又心虚地说着,这才注意到哥哥的肩膀旁边还有个脑袋,“这是谁?”

  叶珣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挪开了些,这才进门脱鞋道:“哥哥的同学……你去玩吧,我来收拾。”

  清司好奇地看看小孩,又看看叶珣,眼眸中的惊喜不亚于发现新大陆——叶珣好温柔,平常完全看不出来的温柔。

  “进来吧。”叶珣并未发现他的心思,只将客用的拖鞋摆出来,回头朝他道,“我先进去收拾,你带上门。”

  “好。”

  极其普通的客厅,极其普通的装潢。

  清司脑补过叶珣家会是什么样,但怎么想也偏离不了叶珣的气质,总觉得他家该也是那样,一水的冷色调。可实际与他想的大相径庭,木质的地板,普通的玻璃茶几,还有茶色的长沙发,怎么看都和清冷漠然的气质搭不上边。

  小孩狐疑地观察了他一阵后,果然乖乖按叶珣说的在沙发上坐着玩他的玩具;清司一边看叶珣收拾碎瓷片的背影,一边在沙发上坐下,刚好碰到一根毛线绳。

  ——叶珣的妈妈喜欢织围巾来着。

  他拿起来看了看,毛线绳的两端接着成了绳圈,看起来像是翻花绳用的。

  也不知怎么的玩心顿时就上来了,他将绳圈套上两手的手腕,灵巧地拨弄了几下后递到了小孩面前:“来玩吗。”

  余琛扬起小脸看他,不太乐意地瘪着嘴。小孩比叶珣好懂,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太喜欢和生人打交道的类型。清司的积极性并没被打击,他又往前递了递手,微笑着挑挑眉:“喏,玩一下嘛。”

  “幼稚,我才不要玩!”小孩道。

  “来嘛,陪我玩一下嘛。”清司说着,连哄带撒娇地用手背蹭了蹭对方柔软白嫩的脸颊。余琛更讨厌了,一边躲闪开一边拿这个哥哥毫无办法地伸出手:“哼。”

  肥嘟嘟的手指钻进绳与绳相交的空隙中,动作笨笨地挑起绳结翻出来。

  清司更来劲了,立刻和他玩起了下一轮。

  餐厅那边叶珣仔细地将大块瓷片捡起来,再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地扫过一遍才算完。他收起扫帚打算叫清司去他房间时,一侧目便看到的是这副场景——他家有些认生的弟弟正和清司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幼稚却可爱地翻着花绳。

  清司略长的刘海垂着,将眉眼遮得模糊不清,但难以遮住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悠闲懒散,带着某些妙不可言的纯粹与温柔。

  叶珣站在原地多看了几眼,对方约莫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忽地抬头看向他:“你收拾完了么。”

  他这才走过去,拎起塑料袋道:“嗯,来我房间;小琛,哥哥下午要学习,你自己看电视。”

  余琛看起来相当听叶珣的话,连忙收了手,将毛线绳从指间扯下来,认真地点了点头:“好——”

  清司同样乖乖起来,抓着自己的包跟上叶珣的步伐:“诶,弟弟一个人玩啊,感觉好可怜……”“他不能看那种电影。”叶珣只这么说道,“还是你想一边跟他玩一边看书?”

  “我就随口一说……”

  踏进叶珣房间的那一刻,清司心里的小人简直一蹦三尺高,快要蹦出心脏。房间可以说是他们成年之前最最隐私的地点,这里面的所有都是叶珣每天使用的、每天看着的,哪怕一本书一个摆件,都代表着叶珣某一时间的心情。而现在它们映入了清司的眼睛里,就好像他打破了时间的阻隔,接收到了某时某刻叶珣的心情。

  这种感觉比肢体的触碰更让清司兴奋。

  但房间里最显眼的还是正面墙款的书桌,上面放着两个显示器和一整排的书,以及一些零散的文具。

  “诶,两个显示器……”显示器正开着,其中一个界面上正放着股市的图,清司惊讶道,“你会炒股啊?”

  叶珣很自然替他抽出椅子,自己则往电脑椅上坐下,操作了两下电脑:“不是股市,是期货交易。”

  “……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厉害。”清司说着,随意地放下包,就在叶珣旁边坐下,眼睛仍然盯着他看不懂的画面。这问题好似难倒了叶珣,对方犹豫了片刻,捡了个比较好理解的说辞道:“就是低价买高价卖,或者反过来……”

  “不明白。”清司失笑道,“听起来好难。”

  “你如果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再解释解释。”叶珣侧过身对着他,“先学习还是先看电影?”

  “学习好了。”清司说,“我倒是不想知道这个东西具体是什么,只是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叶珣的手伸过他眼前,从排列整齐的书里抽出一本辅导书,翻开到某页放在清司面前:“简单来说,赚钱。”

  “诶,赚到了吗,”清司垂下眼看,书上的题目作答处都是空的,但稍微仔细点就能看到没能完全擦除的铅笔印,“亏了不会跳楼吧……”

  “请你喝豆浆的钱就是这么来的。”

  叶珣说着,自己也抽了本习题出来,就在电脑前拿笔开始做。清司见状没再就着他听不懂的话题继续往下问,收回神来打算把注意力放在习题上。但他没看两眼视线就飘向了面前的书——除了五花八门的教辅书籍,还有些他看得明白的闲书,和几本标题中带“交易”、“期货”的厚实资料书。

  班上那些同学肯定想不到,叶珣不但样样都好,还能有时间学他们这些小屁孩想都不会想去的事。

  至少对清司而言,这类东西也是父母那辈人才会花时间去做的。他实在想不出叶珣从哪里挤出来的时间,能一边把保持着自己的优等生成绩,一边做这些那些,还花时间花功夫替他补习。

  那些铅笔印就能说明,叶珣提前准备好了他该看的笔记、该做的题,甚至一点点将自己做过的答案都擦干净。

  天才……这绝对就是那种万中无一的天才吧?

  房间里开始安静,能听见电脑机箱细微的风扇声,还有他们各自写字时笔尖滑过纸张的声响。清司认真做着题,在做完某个大题后暂时把精力从学习上抽出来,放松似的随口问道:“你也不怎么花钱,怎么就忙着赚钱了。”

  那话题分明已经过去有段时间了,可清司姗姗来迟的问题,叶珣还是能平静的接上:“我家负担两个孩子有点吃力,所以尽可能在毕业之前,攒到大学的学费。”

  “……太懂事了吧。”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叶珣漠然的侧脸,非常养眼。清司索性支着脑袋,专心欣赏起男色来:“有点夸张。”

  叶珣头也没抬:“已经攒够了。”

  “这个这么赚钱?”清司惊讶道,“那你教教我。”

  对方倏地看向他:“我可以,你不可以。”

  “为什么?因为智商差距吗?”

  “因为这个需要绝对理性,”叶珣瞥了眼辅导书,很快视线又回归他脸上,直白地与他对视,“而你刚好很随性……做完了?”

  自己这样盯着对方看,好像不太妙……清司后知后觉,立刻将书推过去,说:“啊这题不会做了……”

  “我看看。”

  叶珣直接靠了过来,两个脑袋几乎要挨在一起地看一本辅导书。对方三两下读完题,拿着自动铅笔在题干上画圈:“主要是注意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嗯……”

  “这样就会解了吧,你套这个公式,然后……”

  清司看完他圈出来的部分,就知道这题并不难,他自己会做。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中断现在的氛围,甚至希望干脆靠在叶珣肩膀上,听他慢条斯理地说完整本书的内容。

  ——

  有许多“喜欢”根本经不起深入推敲,无论是人还是事物,从喜欢上的节点起便宛若一场盛大而刺激的赌博,谁也无法在最初就预测到自己是会越来越沉迷,还是在看透本质后感到失望与厌恶。

  可清司在这场赌博里取得了完全胜利。

  他和叶珣相处的越多,求知欲便越多;他了解叶珣越深,喜欢便越深。

  想知道叶珣的一切,想搞清楚叶珣喜欢的一切事物。他甚至赌气地想,把叶珣喜欢的类型套出来,他依葫芦画瓢变成的那样的人好了。

  但清司很清楚,自己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变成又软又可爱的女孩子。

  ——

  “就坐这里看吗,还是……”下午四点的时候清司的学习计划顺利达成,他一边合书一边问,再顺手从塑料袋里抽出一盒草莓牛奶,看着叶珣的脸插上吸管猛嘬了一口,“你要吗?”

  叶珣直接从他手里拿过来,就用他嘬过的吸管开始喝:“去床上看,有投影。”

  “呃……”清司惊讶地眉头都皱了起来。

  叶珣瞄了他一眼,晃了晃手里的牛奶:“你介意?”

  ——介意又怎么样,喝都喝了,四舍五入这都算接吻了。

  ——而且他一点都不介意,还有点窃喜。

  “不介意……”他又拿了一瓶出来,朝后看了看叶珣的床,靠墙那边还放了好几个抱枕,“那我上去啦?”

  “嗯。”

  叶珣的床很软,靠枕也软,但最要命的是这里到处都是叶珣的气息。清司盘着腿靠上墙,嘬着牛奶尽量克制自己的心猿意马,叶珣去利索地拉上了窗帘,设置好投影仪,在电脑上打开电影文件后连显示器也一并关上。

  整个室内忽地就暗了下来,只剩下墙面上投影的光。

  清司的心跳开始咚咚加重,盯着片头的画面不敢往叶珣那边看;但他能听见叶珣提了那袋零食过来扔在床上,还能感受到对方上来时床垫微微的凹陷。那人就坐在他身边,一双长腿随意地伸着,手肘碰着他的手肘。

标 签刚好我也喜欢你 清司叶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