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小说_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47 ℃
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小说_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

遥不可及

温洛承林绪 著

连载中免费

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小说在哪看,遥不可及by纠结的枰子,温洛承林绪完整版无删减,在这样的好日子里故事递为您带来有温洛承林绪的小说《遥不可及》,小说里的情节描写铺陈细腻,让人清风扑面,纠结的枰子是这部小说的作者,小说精彩选读:温洛承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那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听话又乖巧的林绪,怎么就这么消失无踪了?温洛承后悔了,他一点都不想放林绪走。年上文,喜欢的不要错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遥不可及,温洛承林绪小说在哪看,遥不可及by纠结的枰子,温洛承林绪完整版无删减,在这样的好日子里故事递为您带来有温洛承林绪的小说《遥不可及》,小说里的情节描写铺陈细腻,让人清风扑面,纠结的枰子是这部小说的作者,小说精彩选读:温洛承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那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听话又乖巧的林绪,怎么就这么消失无踪了?温洛承后悔了,他一点都不想放林绪走。年上文,喜欢的不要错过。

免费阅读

  深夜,灯火通明的急诊科格外安静。

  今夜只在前半夜来了一个发烧的小女孩和一个醉酒的男人,简单处理后送到了急诊病房观察着,后面就清静多了,没什么人来就诊,值班医生和护士难得偷个闲。

  林绪将发烧的小女孩安置在病床上,在细小的胳膊上扎上针,小女孩轻微哭了两声,咳嗽着喊妈妈。

  “妈妈,我想吐,头好疼。”

  “没事,医生说了,输完液就不疼了,妈妈陪着你呢,你乖啊。”

  “妈妈,我想哥哥了......”

  “佳佳乖......”

  林绪拿出病例看了一眼:女,11岁,近期反复发烧感冒,今晚22时高烧惊厥就医,口腔内少量疱疹......

  最后诊断结果:疱疹性咽峡炎

  “验血了吗?”

  女孩妈妈点点头:“结果还没出来,医生说先在病房输液观察。”

  林绪点点头,将输液瓶挂好后准备帮她们去拿化验结果。

  “爸爸。”

  衣摆被那只无力的小手拉住:“爸爸......”

  林绪疑惑地回头,女孩妈妈尴尬地想将小手扯回来:“抱歉,她烧太厉害有点不认识人了。”

  女孩突然用力捏紧了衣角,眼神有点涣散:“爸爸......你不要我了吗?”

  林绪退回来蹲下握住她的手:“她爸爸呢?”

  女人神色微痛:“去年离婚了,孩子不知道.....”

  “爸爸,我头好疼,我会死吗?”

  林绪摸摸她的头:“不会,叔叔会治好你的。”

  正在轻柔安抚的手突然一顿,林绪皱眉又仔细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侧,有软软的凸起。

  “医生说是咽峡炎?”

  女人忙点头:“对,高烧惊厥抢救过来后医生做了检查,说是嘴里长了疱疹,是咽峡炎。”

  林绪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将桌子上的玻璃杯拿过来在小女孩的皮肤上用力按压下去,几块棕色的皮疹立刻显现了出来。

  不对!

  林绪猛地站起来:“验血结果什么时候出?”

  “护士说要半个小时后。”

  林绪立刻跑了出去,“我现在去拿!”

  清晨5点天已蒙蒙亮,淡淡的白雾烟笼着整个医院,病房开始陆陆续续传来轻咳和儿童哭闹的声音。

  再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值班医生拿着保温杯去泡了一杯茶,路过杂物间看到一名护士正在里面翻找东西。

  “雯雯,干嘛呢?”

  年轻的医生停了下来,看着小护士弯腰翘起的臀,忍不住上手轻拍一下。

  “啊!刘医生你!”雯雯娇嗔着站直了腰瞪他,旖旎的情愫在两人之间激荡。

  “快下夜班了,早餐想吃什么,哥哥带你去。”

  “谁是你妹妹,老占我便宜!”

  “那不做妹妹,做我女朋友好了,我把工资卡给你,嗯?”

  雯雯羞红了脸,被追了大半年了,他总这么油嘴滑舌地撩她。

  “最近我背上不知长了什么东西,痒死了,你帮我看看?”

  “哪儿?”

  刘医生推着雯雯进了杂物间,“先进去,后背上面我够不着,我把衣服拉起来你帮我看一下。”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啊,你讨厌,唔......”

  十分钟后,急诊科的走廊响起了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和急速奔跑的脚步声。

  林绪抱着一个小小的身体从楼梯下上冲下来,跑进急救室。

  “医生呢?医生!”

  值班小护士吓了一跳,一看他怀里瘫软昏迷的身体也急了:“今天刘医生值班,我去找找他!”

  小护士跑出去边跑边喊,茶水间、值班室、观察室、卫生间统统找遍了,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二十分钟后,

  “人呢?”林绪急出一头汗。

  小护士快哭出来了:“我找不到啊。”

  “打手机!”

  小护士一指桌子:“他手机在这儿呢,没带!”

  林绪要疯了:“给我急救药!马上!”

  小护士打开药箱拿出药,略带犹豫:“没有医嘱不允许用的。”

  “出事我担着!”林绪拿起针管将药缓缓推进女孩静脉中。

  “她必须立刻高氧治疗!”

  “不行,没有医生签字没有用的。”小护士脸色发白:“没有医生签字,我们开不出药也做不了任何检查......”

  “艹!”

  林绪急得乱转,突然护士尖叫一声:“她心跳没了!”

  他立刻冲过去掰开眼睛查了瞳孔,心一凉,马上做起了心肺复苏。

  “去找医生!再去找——”这愤怒的一喊整个楼层都被惊动了,纷纷跑出来看是怎么回事,然后立刻都投入了找人大军。

  “医生我求求你,救救她,救救我的孩子!”

  温洛承今晚做了一夜的手术,从晚上八点一直站到凌晨4点,出手术室时全身被汗浸透了。

  去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穿戴整齐下了楼准备回家。

  刚走到一楼就听到走廊里闹哄哄的,他放慢脚步向那边望去。

  抢救室里刘医生一脸灰败地呆呆傻站着,一个女子坐在地上哭得已经没了声音,林绪满脸的汗珠不停地滴落在已经没了心跳的小小身体上,手上机械地持续做着心肺复苏。

  小护士在一旁红了眼:“林绪,别做了,她已经死了,你已经做了一个多小时了,停下吧。”

  林绪仿若没听见,眼睛直直地看着女孩没有任何血色的脸,胳膊早已酸到没有知觉了,可动作依然继续着。

  他能感觉到掌心下的生命在一丝丝流走,那小小的身体已经冰冷,任凭林绪全力按压也激不起对外界一丝反应,那颗柔嫩的心脏已经彻底静止了,一个生命就这么在自己手下逝去......

  叔叔说过会治好你的.......

  林绪眼眶涨得快要裂开,一滴泪混在汗水里一同洒在了女孩的脸上,下唇被咬出了深深的血痕,他从没想如此绝望!

  小护士终于看不下去上前拉开了他:“林绪!你冷静点!你——”她惊住了,看着林绪血红带泪的眼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林绪别开脸猛推开门脚步错乱地躲进了楼梯间,感应灯乍亮将他满脸的泪水照得无所遁形,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片刻后灯灭了,黑暗中他悲伤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疯狂如潮水般将他湮没......

  “发生了什么事?”

  “温,温院长!”

  刘医生的脸更白了,呆愣几秒后开始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值班,我吃坏了肚子去了趟厕所,只有十分钟!真的!然后,然后病人突发急症,没有及时赶回来抢救......不对,是林绪,林绪没等我回来私自乱用了药,现在病人已经,已经死亡......”

  坐在地上已经伤心欲绝的女人闻听立刻喊叫起来:“你胡说!十分钟!林医生抱着我女儿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你撒谎!撒谎!都是你!都是你——”

  女人突然站起来扑向了刘医生,被一旁的护士们拦了下来。

  “他撒谎!我们所有人都去找他!他根本不在卫生间!”

  温洛承目光一转,看向小护士:“是吗?”

  刘医生立刻紧张地向她看去,她苍白着脸犹豫了半晌才小声道:“不知道,我,我没去卫生间找过。”

  刘医生心跳从嗓子眼又回到了胸腔。

  “林绪用了什么药?”

  刘医生赶忙将那支针剂递了过来:“这个小女孩是疱疹性咽峡炎,他却当急性脑膜炎处理,简直是胡闹!她来医院的时候已经高烧惊厥一次了,估计是身体原因又惊厥了,林绪他什么都不懂,胡乱用药!他......”

  温洛承转头问小护士:“这是他用的药?”

  她慌忙点头:“是。”

  “刘医生离开了多久?”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温洛承再次问:“是十分钟吗?”

  众人互相看了看,犹豫着点了点头。

  “所以就是林绪没等刘医生来,私自拿了药抢救,用错药致人死亡?”

  屋里的人都不吭声了。

  温洛承上前查看了一下尸体,声音冰寒如霜:“这件事院里会查清楚,病人是因何死亡,刘医生是否擅离职守,都会一条条查明白!现在都回各自岗位上呆着,上班后统统到行政办公室开会!”

  温洛承沉着脸迈出抢救室,四下望了望,看着那扇紧闭的楼梯间门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林绪啊林绪,你在急诊科混得也太失败了!

  让我看看,这会儿你又躲哪哭呢......

  温洛承动作很轻,几乎没有惊动感应灯,去往负一层的楼梯上坐着一个人,看背影悲伤又孤独。

  门关上的刹那感应灯亮了起来,察觉到有人进来林绪动了一下,但没起身。

  温洛承慢慢走下去,刚走到他面前林绪突然站了起来,避开他就要往上走。

  “林绪。”

  林绪垂着头没看他,想要视如无睹离开,下一秒却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久违的古木香透过温热的身体钻进了他的鼻腔,再次刺激了他的泪腺。

  他的手掌在他背上轻抚着,一下一下,那股强大的安全感将他紧紧包裹,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他的心终于有了着落。

  头顶的灯光灭了,世界突然变得很安静,只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林绪静静趴在他怀里,不知为何这样的安慰让他泪水开了闸一样泛滥在他身上,止也止不住。

  “难受就好好哭一场。”

  林绪的眼泪流得更汹涌了:“我答应了她会治好她的.......”

  温洛承心一揪,那声音让他心疼了。

  “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我知道,我知道......”

  安慰的声音很轻很轻,渗透进身体将悲伤层层驱散。

  林绪哭得很厉害,却没发出一丝声音,第一次看着生命在眼前逝去,他竟无能为力,可明明他能做更多的!说不定,说不定——

  说什么都没用了,没有如果,只剩自责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三天后调查结果出来了:刘医生误诊加擅离职守被院方予以辞退,林绪急救处理正确无误不予追责。

  处理完急诊科的事后,温洛承去外地做了两台手术。

  一周后,当他拿着一纸调令站在急诊科要人时居然被告知人已经被调走了?!!

  “谁把林绪调走了?”

  “心内科主任,吴俊新!”

  “他?!什么时候?”

  “就昨天,刚调走!”

  “艹!”

  心外科和心内科在仁泰医院是怎样的存在?

  林绪不清楚,可温洛承和吴俊新心里再清楚不过。

  这些年随着介入水平的发展,心内抢了不少心外的病人,逐渐有压倒之势,医院不再是心外独强,心内已有并驾齐驱的势头。

  心内底气越来越足,病床一张难求,甚至有年轻人觉得不久的将来,心外早晚会被他们取代。

  他们嫌弃心外太野蛮,动则就是开胸动刀,哪有他们心内的微创更讨病人欢心。

  心外也看不上心内,本来好好的两个部门,你用你的药,我开我的刀,一个内科一个外科,偶尔互相鄙视一下斗斗嘴,也没什么可比的。

  可你偏偏要去动刀做手术,好吧,就是往心脏血管里捅根线,微创而已!问题是不小心捅漏了,还得他们心外来擦屁股,补窟窿,你说憋气不。

  这几年两科因为病人到底该去哪科手术的事也闹过几场别扭,但都因温洛承的无谓态度化解了。

  温洛承的原则是,他们心内想要就给他们,出问题了还得往这边送,有什么好抢的。

  可林绪不一样,他温洛承难得动了心思想要的人,吴俊新居然先下手给抢了,这就不是抢两个病人那么简单了。

  心内的实习生挺多的,三个和林绪同校,还有十几个其他地市院校的。

  第一天相处很和谐,都是一起来做底层的,惺惺相惜什么的还是有的。

  第二天那些人便不搭理他了,林绪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不管他再努力,那些谣言总能轻易毁了别人对他的看法,就像在急诊科一样。

  没人会和他多说什么,即使是正常的交接工作,也恶意地不愿和他多说一个字。

  他只能比别人耗费更多的时间去看病例、医嘱,看每天的检测结果,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看不懂的就自己翻书,一个个记下来背心上,才能让自己跟上别人的脚步。

  林绪不知道这次调动是因为什么,或许是那次急诊事件,让他彻底得罪了值班医生?也或许是急诊科终于不想要自己了.......

  林绪有种随波逐流怎么也爬不上岸的感觉,曾经幻想的未来缥缈的抓不住,他陷入了一个怪圈,只要身在其中,就永远不得翻身。

  一周后的晨会上,林绪意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挂断等晨会结束打了过去。

  “林绪,奶奶病了,你能请假吗?我在赶回去的路上。”

  “什么!奶奶什么病?”林绪声音一紧。

  “听你大伯说好像是脑出血,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但瘫了半边身子,你现在能请假回去吗?”

  “我现在就去请假!”

  林绪挂了电话就跑去找带教老师,说明情况后带教老师只是悠悠看了他一眼。

  “按规定咱们科的实习生不能随意请假,如果你真的有急事的话就去找主任请,我可做不了主。”

  林绪有些火,明明之前别人请假都是找她请的,到自己这里她居然让他找主任?

  林绪压着火出了办公室,主任就主任吧,这假他必须请!

  他鼓足勇气上了楼,找到主任办公室敲了半天的门,后来经过的护士告诉他主任在做手术。

  林绪没有离开,站在门口一等就是一上午,带教老师打电话让他下去干活他也没去,固执地守着门等。

  午饭过后一群医生终于下了手术回来,领头的吴俊新一看门口等的人,回头对手下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其他事下午再讨论。”

  几道疑惑的眼光看向林绪,随后便各自离去。

  林绪看吴俊新拿钥匙开了门,犹豫一下跟了上去叫:“吴主任!”

  吴俊新回头看他:“找我吗?进来说。”

  主任办公室很大,光线充足整洁有序,里面还有间小套房,看样子应该是间休息室。

  林绪走到办公桌前才开始感到紧张,双手不自觉紧握。

  “你是新来的实习生吧。”

  林绪诧异他居然知道,忙点头:“对,我叫林绪。”

  “嗯,我知道你。”

  林绪心一凉,他知道自己?那那些传言......

  不管了,请假要紧!

  “主任,我家人生病了,我想请假回老家一趟,希望您能批准。”

  “家人病了?请几天?”

  “是我奶奶,突发脑出血,我想请两天假,今天下午赶回去,明天就能赶回来。”

  “唔......”吴俊新沉思。

  林绪捏紧了衣角,生怕他一句不批,自己就完了!

  “老家远吗?”

  “不远。”

  吴俊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那这样吧,我给你五天假,你回去好好陪陪奶奶,脑出血这个病很凶险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你打我电话,我这边认识不少心脑血管的专家,也能给你出出主意,我的电话你记一下!”

  “?!!”林绪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没拿手机吗?那我给你写一下。”

  “不不,拿了,我拿了!”林绪还有点回不过神,愣愣地拿出了手机。

  “你电话多少,我给你直接打过去吧。”

  林绪机械地报出自己的电话,紧接着手机便响了起来。

  “这是我的号,你存一下,有问题就联系我,随时都可以。”

  “谢谢,谢谢主任!”林绪瞬间眼睛变红,鼻子酸胀。

  以为他会像王淮那样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没想到......

  林绪得了五天的假,带教老师很意外,其他实习生更意外。

  林绪虽然让人讨厌,但手脚麻利干活不挑,最难应付的病人都扔给他了,还是分担了很多工作的。

  现在人一走,他们身上的活不仅多了,还更难做了,纷纷对此发出怨言。这几个月是心脏病的高发期,是科里最忙的时候,就是主管医生去请假都最多只给半天,他居然被批了五天?!

  他凭什么就能拿到这么长的假!

  难道他又走了什么捷径......

  林绪不知道自己走后又在科室掀起了怎样的恶评,他现在一门心思全在生病的奶奶身上,行李也没拿便匆匆赶到了车站。

  列车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飞驰,终于赶在最后一抹晚霞消失前到达了终点。

  小小的城市车站有些破旧,路边停着许多等着载客的电摩托,一看有人从出站口出来纷纷涌上来拉客。

  林绪躲开无数双手挤出了车站,他的大伯早已等在路边,等林绪找到他时立刻发动车带他去了医院。

  奶奶还在昏迷中,身上插了很多管子,林绪看着那头花白的乱发喉头发苦。

  病房里挤满了奶奶的子女,有些吵杂。

  林绪坐在病床前默默将头抵在了奶奶手心,以前他回来奶奶都喜欢摸他额前的发,现在她动不了了,这只右手和整个右边身子都不会动了,只剩下了带着旧伤的左手。

  安静地在奶奶身旁趴了会儿,林绪站起来去找了主治医生,详细问了病情。

  因为送的及时奶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后期恢复治疗仍需要很长时间。

  林绪把检查报告看了个遍,本想给吴俊新发过去让他帮忙看一下的,但想想还是没发。

  虽然他的宽容体贴让人感动,但对林绪来说,他仍是个陌生人。

  没想到晚上临睡前吴俊新主动打电话来要了那些检查报告:“你拍过来我明天拿给我朋友看看,不用担心,好好照顾你奶奶。”

  林绪躺在奶奶身边,听着耳边检测仪器的滴答声,在这样一个夜,这样的关心安慰深深触动了他。

  他忍不住再次发自内心深处地感谢:“谢谢您,吴主任!”

  “客气什么,你是我心内的人不是吗?好了,早点休息,明天等我电话吧。”

  林绪握着奶奶的手,突然觉得自己的厄运可能真的要结束了,他终于遇到了一个不看轻他,肯帮他的人,无比的庆幸!

  林绪在医院陪了奶奶一夜,中间订了无数个闹钟以保证每两个小时给奶奶翻身预防褥疮,几乎一夜未眠。

  林绪在医院寸步不离呆了五天,奶奶中间醒过好几次,每次看到他都会笑。

  她恢复的很好,这让林绪放心很多。

  离去的那天是大伯和父亲一起把他送到车站的,他的姑姑婶婶们都还在病房伺候着,病床前的一群孝子看的同房其他病友纷纷嫉妒,夸奶奶有福气,林绪走得很安心。

  他现在还没开始工作,奶奶却突然生病,想到考研的话还有三年才能参加工作林绪不禁犹豫了,奶奶的病让他等不了那么久了,他想立刻就将她接到身边照顾。

  可不考研的话进不了好医院,到时候那点微薄的工资能撑得起他和奶奶的生活吗?

  面对未来林绪再次犹豫来了,他需要好好想想......

  林绪回去后销了假,立刻便有一堆活儿分派给了他,连值的夜班也比别人多了两倍。

  看着忙得连饭都没空吃的林绪,其他人终于平衡了些,把之前烫手的工作纷纷甩给林绪后才觉得日子又能过了。

  可惜不到两天林绪又走了,被吴俊新直接调到了手术室。每天只用陪着主任在手术室观摩,其他什么都不用做,成了主任身边最清闲的红人。

  而事实是除了每天陪主任上手术,吴俊新真的没有再派任何活儿给他。

  林绪这样诚惶诚恐地过了一星期后,面对大量突然空下来的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他早已习惯了忙碌,像现在这样反而适应不了。

  “主任,真的没有别的事让我做吗?”

  吴俊新放下手中的书扶扶眼镜:“觉得没事可做了?”

  “嗯。”

  “那好,我来问你,准备考研吗?”

  “这个......”

  “考研现在是你们的必经之路吧,如果想留在仁泰,或者说想留在A市的任何一家三甲医院,不考研是不可能进去的。”

  “我知道,只是,我还在考虑。”

  “嗯,那你有考虑过专业的方向吗?”

  林绪抬头,有些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如果你计划考研的话,可以考虑心内这个专业,我手下有不少学生,这一届的名额还有一个。”

  “......”林绪睁大了眼,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你考虑好了给我说一声,我先给你留着。”

  “主任......”林绪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表达自己此刻的情绪。

  “怎么?你选了别的人做导师吗?”

  “不,没有的!”

  “还是你不想我做你的导师?”

  林绪忙摇头:“怎么会!主任您对我特别好!”

  吴俊新笑:“那你考虑一下吧,不过不能太久,下个月之前吧,给我答复。”

  “嗯!谢谢您,真的,谢谢您!”

  吴俊新挑挑眉:“真这么感激的话就请我吃个饭吧。”

  “啊?哦,好!我请您吃饭,您想吃什么?我去订位置!”

  吴俊新看着他:“你会做饭吗?”

  “我?”林绪指指自己:“会的,会一点。”

  “那行,改天去你家给我做顿饭吧,这样才够有诚意。”

  林绪怔住了,觉得有些突然又有说不出的别扭,最近接二连三的好事砸过来让他都有点懵了,他猜不透吴俊新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

  那些传言他肯定知道的,可却依然如此看重自己,林绪疑惑了,可看吴俊新淡笑着还在等他答复,只好点头:“好,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嫌不嫌弃的,尝尝才知道。”

标 签遥不可及 温洛承林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