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_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52 ℃
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_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

奶爸他不务正业

张宸 著

连载中免费

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全文免费,奶爸他不务正业章节列表,张宸完整版,小说《奶爸他不务正业》的作者是尬聊de老铁,整篇故事剧情无懈可击、风格无与伦比。故事递小说网为您提供《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阅读:张宸穿越平行世界,发现在这里,他多了个女儿,还有个影视巨星的老婆,为了能给女儿好的生活,为了能光明正大的站在老婆身边,张宸选择了无所不能的人设。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全文免费,奶爸他不务正业章节列表,张宸完整版,小说《奶爸他不务正业》的作者是尬聊de老铁,整篇故事剧情无懈可击、风格无与伦比。故事递小说网为您提供《奶爸他不务正业》张宸小说阅读:张宸穿越平行世界,发现在这里,他多了个女儿,还有个影视巨星的老婆,为了能给女儿好的生活,为了能光明正大的站在老婆身边,张宸选择了无所不能的人设。

免费阅读

  “闭嘴!QNMD,胡说什么?你丫的才肾虚!老子没有肾虚!”

  高元听了方大同的乱叫,他当然不会承认了。事实上,他也不可能承认。

  因为,他虽然是个富二代,可是说老实话,在男女关系的这个问题上,他还是挺洁身自好的!倒不是他是什么正人君子,纯粹是因为他怕乱搞的话,会染病而已!因为,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面,他就见识过不少的哥们因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所以搞到人不人,鬼不鬼的。

  而他呢,真的是算挺洁身自好的了!可是此刻却仍然是被人指为乱搞导致的肾虚,所以,也难怪他会勃然大怒了。

  “哟?还不承认?人家医生都说了,你的肾,问题挺大的!怎么?不想承认是吧?年纪轻轻的就肾虚了,还不是因为夜夜笙歌,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吗?你说是吧,医生?”高元发怒了,方大同却仍然不怕他,所以,依然是火上浇油地说道了。

  但在一旁听到他的这话的张宸就表示有点无辜了,“喂喂喂,说人家肾虚的人,好像只是你一个吧?咱可没说过他肾虚!”

  不过,按照他的性格,他也懒得多作解释了,反正,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了,真的是信不信由人了!于是说道了:“不是,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嗯,你的肾真的挺麻烦的,有时间的话,还是尽早去做个检查吧!迟了的话,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他是从对方的脸色上察觉出了端倪,这也是他在前世的时候,在医学研究院里所研究出来的成果之一了,也就是,可以从病人的脸色的细小变化,反向推断病人身体的大致状况,这应该算是传统中医的范畴吧,也就是所谓“望、闻、问、切”等这四个诊断步骤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病症,都能够仅仅通过“望”这一个步骤就能够大致判断出来的,但经过张宸的细致研究和深入探讨之后,这个准确率真的可以说是大大提高了。他刚才就是在和高元对话的时候,很偶然地发现对方的脸色中所隐藏的一丝细小的病症,当然,也还不能完全地确诊,所以,他才会好心提议高元尽早去医院看看的。可是,没有想到,这好心的一句话,竟然是惹来了高元那么大的不快。

  “你才快来不及了!混蛋,我看你的这诊所真的不想开了!”

  “茵茹,你走不走?走的话,我马上送你去第一医院!不走,我可走了!这种破诊所,我连多待一会都嫌倒霉!”

  高元怒气冲冲地说道。他是实在被气得够呛了,但偏偏人家也没有说什么太过份的话,所以,他一时也发作不得!只是,他此刻真的是连一刻都多待不下去了,于是,也不管在赵茵茹的面前失仪什么的了,直接就说道了。

  “高……高元,要不你先走吧!下……下午的活动,我们还要参加的。”赵茵茹说道。

  很奇怪,她是眼看着这场风波是怎么引起来的,她也眼看着高元真的是快气炸了,可是,在此时此刻,她却没有顺着高元的意思出门去第一医院看病,反而是自己主动留了下来,这让一旁的方大同听了,一时可真的是有点眉开眼笑了,因为,他直以为自己是赢下了这一局了。

  只是,原因自然不会那么简单了。

  赵茵茹原本确实是有点担心自己的腿上会留疤的,所以才会犹豫着要不要去第一医院。可是后来才想到了,伤口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她就觉得不用小提大作了,因为,她并不愿意放弃下午的义工活动。所以,她很自然地就选择了要张宸的这个诊所里进行消毒处理了。

  至于这到底会不会引起高元的不快?又会不会让高元对自己的观感变差?说老实话,那还真的是不在她的考虑范围的。

  因为,她无论是对方大同这个同乡校友,又或者是对高元这个高富帅,其实都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想法。

  特别是高元,这哥们其实出现在她身边也才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而且,他虽然没有许多高富帅的什么恶习,可是,端起来的架子也是很大的,赵茵茹是感觉到,像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庭背景,与她这样的普通人,距离差距还是挺遥远的,所以,也就并不太想纠缠在一起了,免得日后麻烦。

  像是这一次的义工活动吧,原本来高元是并没有报名参加的,后来是听到她有来了,所以,他才最终报名的。可是,报名归报名了,真到了实地分工之后,他竟然是连义工统一派发的马甲都不愿意穿的,所以,由此可见,这高富帅的圈子,与普通人的生活,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差距了。

  “好,好,好!不走拉倒!我自己走!”

  “还有,死庸医,你丫的给老子等着!老子不让人来拆了你这破诊所,老子跟你姓!”

  高元离开前,怒极反笑,他指着张宸的鼻子,狠瞪了他一眼,放了一翻狠话,然后就离开了。

  而张宸被他指着骂,一时摸摸鼻子骂,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了。

  在这个世界上,好人可真的是难做啊!自己明明是在帮他,自己明明也没有说什么太过份的话,可怎么偏偏事情就变成这样的结果了呢?不过吧,他对高元临走之前的那几句狠话,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因为,他很清楚的一点就是,对方如果是不相信他的话,不去医院做检查的话,很快的,他也许就再也起不来了,所以,又怎么可能来找他的麻烦呢?

  不过吧,这一点,却是赵茵茹他们所不知道的,所以,看到高元离开了之后,赵茵茹来到张宸的面前,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了,“医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哦。没事,快点坐下吧!我马上帮你消毒。”

  张宸也没有多话,只顾着拿出自己的用具,准备开始帮赵茵茹消毒了。

  而这个时候的方大同,大概是有点闲不住了,又可能是因为他对高元的情况太好奇,太想证实高元真的是得了“肾虚”了,于是就问道了,“哎哎,医生,你说那高元真的是肾虚吗?是不是天天晚上去玩,所以才搞成这样的?”

  张宸:“……”

  他很想表示一句,他真的是没有说过高元肾虚啊,为何他们就非要认为高元是肾虚呢?不过,眼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对这个问题都那么有兴趣了,同时,也是因为当事人并不在现场,所以,他想了想就说道了,“不是。你们真的都误会了!他不是肾虚,如果我看得没有错的话,应该是肾癌。”

  “肾癌?不可能吧!”

  张宸的这一番话,直接就让在场的三个人,同时都震惊了。

  什么?肾癌?这可能吗?怎么可能呢?看高元的脸色,完全不像是得了什么绝症的感觉啊!而且,更何况的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肾癌还能通过察颜观色就能看出来了的啊!要确诊癌症,不是都需要专业的医院,专门的仪器通过病理分析才能最终确诊的吗?怎么眼前的这医生,单凭一面之缘,就敢断定人家得了肾癌呢?

  赵茵茹等三人的心里同时想道。一时间,他们心里对张宸的评价可谓是都直线下滑了,因为,他们是认为,张宸完全是不学无术的,高元肾癌吗?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吧!不过,他们一时间倒是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们的思维想法,还处于被张宸的说法所极度震撼的状态当中。

  而张宸,当然也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的想法的,于是,就继续说道了,“嗯,肾癌!不过,现在还在早期,所以,早发现,早治疗,还是能够通过手术的方式彻底根治的!但是,如果他再拖延多几个星期甚至是几个月的话,按照第一医院的医术水平,恐怕就没有办法了。”张宸说道。

  他的这一番话,说得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他也是大致有了解过这个时空里的所谓医学水平,所以,这话他说的也是问心无愧。因为,以高元现在的情况,那个所谓的第一医字是肯定还能治的,但是,再拖几个月的话,基本上就是毫无办法了。到时候,即便是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把人救回来了。所以,他刚才提出让高元尽早去做检查的建议,绝对是出自好意的。

  “…….”

  只是,他的这种好意,在场的赵茵茹等三个人,兴许是真的理解不了了!所以,听了他的话之后,反而一时都沉默了。

  而张宸也不想管其他的,看到他们沉默了,于是,就加快完成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了:不过就是一个最简单的伤口处理而已,就是完全没有学过医的人,只要是有消毒药水的话,也是能够做得很好的。

  所以,没多久之后,张宸就完成了。

  而完成之后,赵茵茹他们也没有多留,事实上,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压根都不相信张宸了,所以,给了十块钱的诊断费之后,就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张宸还是有给赵茵茹开了一片“布洛芬”的,也就是传说中的止痛片,并且嘱咐她,今天之内,注意不要喝冷水了,一定要喝热水!还有,晚上回家之后,最后拿红糖煮个鸡蛋,吃了会好受一点的。

  “咦?我伤的不是脚吗?为何不能喝冷水呢?”

  “还有,怎么回家还要煮红糖鸡蛋呢?这对伤口的恢复也有什么帮助?”

  “还有,还有。只是指甲长那么一段的小伤口而已,至于开片止痛片吗?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了?”

  赵茵茹一开始离开一心诊所的时候,可真的是满脑子的疑问的。可是,一直到当天下午,等她回到了家之后没有多久,她才终于明白,张宸到底为何要这么做了。

  “疼!好疼啊!疼死我了!”

  到了晚上,赵茵茹回到自己的寝室里,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从小腹那里以排山倒海般的声势涌来了。

  “茵茹,你……你怎么了?”

  看到赵茵茹疼到直不起腰,躺在床上冷汗直冒,她的同寝室的室友就连忙上来关心了。

  “我……我恐怕是那个要来了!哎,奇怪,还不到一个月啊,怎么就来了呢!早知道,我今天就不去做义工了!”

  赵茵茹躺在床上,已经痛得是有点怀疑人生了。

  她这是来月事了,不过,却有痛经的毛病,所以,每次月事要来的那几天,她通常都是痛到难以自抑的,只能是躺在床上死撑了。

  她倒不是没有去看过医生的,可是,医生说了,像她这种还未经历过人事的女孩,痛经多半只是原发性的痛经而已,所以,根本无需治疗;

  或者换句话说,基本上是无药可治的,所以,还能如何呢?只能是平时注意多保暖,还有月事要来的时候,注意多休息,仅此而已。

  当然,真疼起来的时候,也可以喝点热牛奶,吃点红糖鸡蛋什么的,实在是疼到受不了的话,倒是也可以试试吃一片布洛芬什么的,但是,确实是不能多吃的。

  “咦?布洛芬?那不是今天那个医生给我开过的止疼药吗?”

  赵茵茹也是痛到实在没有办法忍受了,所以,这才回想起来,她的寝室里就有一片“布洛芬”的。而且,她很快地又想起了,当时她离开一心诊所的时候,张宸是有嘱咐过她千万别喝冷水的。可是,她却偏偏没有放在心上。

  她今天是在街道做了有一天的义工工作了,又渴又累的,所以回来了之后,她很自然地就喝了一杯冷开水了。可是,没有想到,正是这杯冷开水,直接就让她这一次的痛经是疼到了没有办法忍受的程度了。

  “帮……帮我倒一杯热开水来!还……还有,我的包!”

  赵茵茹现在只想着怎么止痛了,根本无暇去细想其他的什么东西。好在,她的室友大概也是早就知道,她的痛经一向是很厉害的,所以,听了她的话,很快就将热水和她的背包给送到了她的床前了。

  而赵茵茹呢,也很快地就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找出了那一片布洛芬,就着热水就吃下去了。然后,又过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小腹部的疼痛才算是慢慢缓解。一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有暇去细想,张宸到底是怎么知道会知道她的月事要来的。

  “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月事今天要来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啊!他还知道我有痛经的毛病?连止痛药都给我准备好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赵茵茹心里想道,一时间实在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原来,她的月事可不仅仅只是会痛而已,它还不准时。也就是传说中的“月经不调”!

  在以往的时候,她就试过连续快两个月才来一次月事的,那时候,她还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因为,每次月事来的时候,她都像是在受刑一般。可是,后来才知道了,那是“月经不调”,是不好病症。所以,她才去看了医生,不过,效果却仍然一般。因为,她的月事,还是没有几次是“准时”的,而且,通常都是推迟的,很少说会提前的。可是,偏偏,这一次,它就提前了好几天的时间了,所以,赵茵茹才会被它搞得那么的措手不及的,因为,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来月事啊!

  可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张宸是怎么知道的呢?这是赵茵茹所想不明白的。

  “难道是,他看出来了?不可能吧?他连脉都没有把啊!”

  赵茵茹的心里想道。她实在是很难相信,一个医生仅仅是能凭着病人的脸色就能看出病人所患的疾病的,比如,之前张宸说高元是患了肾癌,赵茵茹她们就是压根都不相信,就连方大同这个“情敌”也是不相信的,因为,这实在是太过荒谬了,这种本事,就连是大医院里最老资格的老中医都不具备啊,可怎么一个小小诊所里的年轻医生,竟然懂得这个?

  可是,你要说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吧,眼前的事实却又证明了,这是可能的!否则的话,张宸怎么会给她开这么一片布洛芬呢?而且,还嘱咐她别喝凉水和煮红糖鸡蛋吃!这不都是传统应付痛经所会采用的比较有效的舒缓方法吗?

  “可是,这么一来,高元难道真的患了绝症?是肾癌?这不可能吧!”

  赵茵茹想到这里之后,直接就是惊恐了。

  没错,她确实是对高元是并没有什么意思的,可是,却同样是不忍心看到他真的患上了癌症的,毕竟,大家都是大学同学嘛。她很难想象,自己身边那么熟悉的人,竟然突然得了绝症?而且,还毫不知情,完全没有去检查,去求医?

  这是多么可悲和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一想到这里,赵茵茹顿时就在自己的床上待不下去了。于是连忙起身,直接就拔通了高元的电话了,在电话里,她倒是没有说让高元去做什么检查的,毕竟,她怕高元会不相信,从而拒绝了她。可是,她却是约好了高元,第二天要在仁爱路见面的。而仁爱路,正是第一医院的所在地。

  她想的是,不管是哄还是骗都好,终究还是要让高元进到大医院里去做一个彻底的检查的,这样一来,她才能够安心。否则的话,如果是因为她的原因导致了高元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的话,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原谅自己的。

  “张医生,你晚上有时间吗?我从朋友那里拿到了两张《华夏之声》的海选现场的门票,要不,我们晚上去看演出吧?”

  赵茵茹联系高元到第一医院检查的事情暂时不提,我们先说回还留在诊所内的张宸。

  那天中午,他自从赵茵茹她们走了之后,终于是等来了期待已久的午餐了。吃完午餐之后,下午的诊所倒是多了几个病人进来看病。不过,却都是一些小毛病而已,张宸随便给他们开了点常用药,就打发他们离开了。

  而这点常用药,事实上也是收不到多少诊费的。所以,一整天的时间下来,他也就仅仅收入了七八十块钱而已。而且,这还是没有扣掉药物成本、水电费、屋租、税还有给王燕的工资之前的总收入。所以,看到这点收入的时候,张宸可真的是有些无语了。他是知道自己的这个“一心诊所”的生意是很差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能差到这种程度。

  就这种程度的所谓收入吧,就别提什么能攒到多少钱,在燕京这个大城市里买车买房,给小馨月提供多好的生活了,那基本上连他最基本的日常开销都是维持不了的。一想到这里,张宸的心里就情不自禁地感觉到一阵烦燥了!

  而这个时候,下班以后的王燕却来约他去看什么歌唱比赛节目的海选现场看表演?可是,他又哪里有这个心思去看什么节目呢?所以,当然就是婉言拒绝了她。

  只是,王燕这一次却似乎是并不想那么容易就放弃似的,于是就接着说道了,“不是啊!张医生,《华夏之声》这个节目现在很火的!网上对这个海选现场的门票,可是炒到了一千多块钱一张呢!还是我认识燕京赛区的一个朋友,所以才拿到这两张票的!就……就一起去看看嘛,放松一下不是也挺好的吗?”

  “还是不要了!我这个人,是并不太喜欢听歌的!”

  张宸说道。他实在是有点拿这个热情的小姑娘没有办法了。倒不是说,他不能直接跟小姑娘的说清楚,他与她之间是并没有可能的。可是,他细心回顾以往王燕的言行举止,似乎又发现了,王燕是从没有对他直接表明过心迹的。所以,他就算是想明确表示拒绝,那也是无从谈起的。

  总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跟人家小姑娘的说,“你不要对我有意思,我对你可没有意思”这样的话吧,这话要是真说出来了,搞不好人家小姑娘的脸皮薄,直接就辞职不干了!到那个时候的话,估计他可就又得头痛了!因为,一个诊所里面,如果是没有一个小护士的话,那也是根本不行的。

  “哎,为什么不要呢?你又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陪我听听歌,散散步不是也挺好的吗?而且,这个《华夏之声》现在在网上真的很火的,电视也有直接转播比赛的视频的。到时候我们幸运的话,搞不好还能被摄像机拍到,到时候上了电视,可就露脸了,你说,是不是?”

  “……”

  张宸沉默,心里就表示道了,他一个前世是研究员,这一世又是一名医生的人,实在是不太能理解王燕这种小姑娘的脑回路。被摄像机拍到了,放到了电视上,这就露脸了?那根本是一点脸都没露好吗?反而是浪费这一大个晚上的时间,那才是真的无聊了。他心里想道,有这个时间的话,他还不如是去跟小馨月的打个视频电话呢,反正,分开已经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了,所以,他真的已经是又开始想念那个小家伙圆圆的小脸了。

  “咦?对了,也许这么说的话,以后她就不会再缠着我了吧!”

  张宸想到了小馨月,于是脑子里突然一激灵,倒是想到了一个似乎是可以间接地对王燕表示拒绝的方法了,于是,只见他顿了顿之后就说道了,“不是,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是可以去一下的!不过,今天晚上,确实不行了。”

  “为什么不行?”

  王燕不服,继续追问道。

  “嗯,我今天晚上和女儿约好了,要视频的!”

  张宸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你的女儿?你什么时候有个女儿的?”

  于是,王燕闻言,直接就惊呆了。

标 签奶爸他不务正业 张宸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