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小说_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夏雨桐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63 ℃
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小说_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夏雨桐

都市之终极奶爸

萧辰夏雨桐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夏雨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之终极奶爸章节列表,萧辰夏雨桐完整版无删减,故事递小说网为您带来作者冬风必达的小说《都市之终极奶爸》免费试读,该小说妙不可言、妙趣横生。小说预览:修炼千年,萧辰重回地球,却发现夏雨桐给他生了个女儿,而且夏雨桐还是某家族的神女,为了一家团聚,萧辰只能带娃打怪升级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之终极奶爸,萧辰夏雨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之终极奶爸章节列表,萧辰夏雨桐完整版无删减,故事递小说网为您带来作者冬风必达的小说《都市之终极奶爸》免费试读,该小说妙不可言、妙趣横生。小说预览:修炼千年,萧辰重回地球,却发现夏雨桐给他生了个女儿,而且夏雨桐还是某家族的神女,为了一家团聚,萧辰只能带娃打怪升级了!

免费阅读

  深夜,小区里的住户都已经熄灯睡觉,一个身穿黑衣黑裤的短发男子悄然出现在单元楼下。

  边泽仰头望着六楼的一扇窗户,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几步助跑,身体一跃就单手扣住了二楼阳台边缘,眨眼就爬上了三楼……。

  萧辰躺在熟悉的卧睡觉,回到人界后能够美美睡一觉对一个曾经生活在杀戮中,无时无刻都保持戒备潜心修炼的人来说是最大的享受。

  忽然,熟睡的萧辰睁开了眼睛!

  边泽从窗口翻进卧室,落地时脚步轻灵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迈步径直走向小床的方向,伸手从兜里小心翼翼掏出一只瓷瓶。

  只是,小小的单人床,可爱的卡通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枕头旁边还放着一个毛绒绒的卡通小熊。

  “小贱种不在?”边泽深深皱起了眉头。

  那位少爷可是出了名的薄情寡义下手狠辣,若是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回去肯定要受惩罚。

  按照正常情况,乐儿今晚是应该在爷爷奶奶家住的。

  只是,某个男人的归来让夏雨桐产生了危机感,生怕唯一的女儿被抢走,才特意接到别墅增强母女俩的感情。

  没想到一个意外之举,竟让乐儿躲过了危机。

  “哼!既然小贱种不在,就只能让两个老家伙吃点苦头了,回去也好有个交代!”边泽咬牙切齿,眼中透着恨厉。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忽然,一个冰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谁!?”

  边泽大惊,转头循声望去时,一股无形的气浪袭来,只感到脑袋像被铁锤砸了一般顿时眼冒金星,双眼一番昏了过去。

  萧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寒霜。

  伸手抓住边泽的衣领,像拎死狗一样提在手里,纵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身影从六楼落下,落地时脚尖轻点,身影灵活的跃出二三十米,几次跳跃就消失在夜色中。

  离吉祥小区不远的一处拆迁区域,萧辰拎着一百多斤的成年男子纵身一跃就落在了几十米高的废弃天台上。

  砰~

  萧辰把手里的男子像丢垃圾一样随手丢在地上,声音冰寒道:“若是三个呼吸内再不睁开眼睛,那你就不用再醒来了!”

  边泽脸上的肌肉动了动,见不能再装晕,急忙睁开眼睛。双手撑在地上往后挪动,警惕的望着眼前的男子。

  “你半夜闯进萧家想做什么,张少又是谁?”萧辰冷声问道。

  边泽脸色变换,色厉内荏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萧家?警告你,和张少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识相的就赶紧放了我,否则连累了你的家人就后悔莫及了!”

  “呵呵。”萧辰被气笑了,半夜鬼鬼祟祟翻进别人家还有道理了?

  萧辰连多说一句的心情都没有,迈出一步,脚尖轻点在对方小腹处。

  举重若轻的一脚瞬间击破边泽的丹田,浑厚的气劲把丹田绞得粉碎,多年的苦修毁于一旦!

  “啊~!”边泽痛的张嘴大叫。

  砰!

  一只有力的大脚踩在脸上,硬生生把张大嘴巴发出的痛呼给咽了下去。

  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耐心不好,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边泽面若死灰,痛的冷汗直流,苦修几十年眼看就要突破先天境界成为宗师级人物,若是机缘之下甚至有望进入练气期成为修真者。

  完了,一切都完了。

  冰冷的警告在耳畔响起,吓得他打了一个哆嗦。

  修为虽然没有了,但替张家买命多年也有不菲的积蓄,至少还能做一个富家翁,如果把小命也丢了……。

  在求生欲的支配下,边泽很光棍的全招了。

  背后的指示者叫张浩,家里有一栋在天海市能排进前三的大型超市,是一个新冒起的富二代。

  一年前就是张浩指示边泽对熟睡的乐儿下了寒毒!

  只是张浩嫌寒毒的折磨不够,下令边泽趁着夜晚想要再次下毒。

  萧辰从兜里掏出一只从对方身上找到的小瓷瓶:“是这个吗?”

  “是的。”边泽看着熟悉的瓷瓶,毫不犹豫点头承认。

  忽然,一阵微风拂过,仿佛连空气都变得冰寒起来。

  之前他已经检查过,小小的瓷瓶里装的是一种名为噬骨粉的奇毒,只要粘在皮肤上就能侵入骨髓,每逢月圆之夜浑身骨骼就像遭到无数小虫啃噬一般,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中毒者因为深入骨髓的剧痛不断抓挠,直到皮开肉绽,身上找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才会在数月后痛苦死去!

  萧辰面若寒霜,心底泛起滔天杀意!

  竟然对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女孩使用如此狠毒的手段,所有参与的人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知道的都说了,求你放过我吧。”边泽忍着剧痛哀求,已经被空气中弥漫的杀意吓破了胆。

  “张浩在哪里?”萧辰声音冰寒,没有任何的感情。

  “张~张少让我完成任务去北郊的别墅找他。”边泽急忙抬手指向北边。

  萧辰像拎死狗一样提起边泽,从废弃天台纵身跃下。

  北郊一栋豪华别墅,一个全身穿满名牌的年轻男子从车里下来,迫不及待打开了大门。

  后座,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紧跟了上来,肩膀上还扛着一名失去意识的女子,从修长婀娜的身姿和黑发下精致的脸庞判断,是一个美女!

  张浩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雪茄,贪婪的望着沙发上双目紧闭女子的娇美容颜。

  洋洋得意的说道:“哈哈,你不是高傲吗,从没有女人能逃脱本少爷的掌心!”

  中年站在一旁,神色淡然,类似的事情他已经做过很多次,早已经麻木了。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对自己保护的这个纨绔的某些做法很是厌恶,但看在丰厚的报酬和辅助修为的药材上,慢慢也心安理得起来。

  特别是近期突破练气期需要大量修炼资源,所以对这位无法无天的纨绔少爷更是言听计从。

  “这里没啥事,你可以走了!”张浩迫不及待的赶人。

  中年人刚要恭声告退,忽然眉头皱起望向大门位置。

  砰~!

  一声巨响,厚实的防盗大门在巨力冲击下整个飞了起来!

  厚重的防盗铁门径直向着一脸懵逼的张浩撞去。

  “少爷小心!”中年男子身形闪烁挡在铁门冲击的前方,一记鞭腿抽出,荡起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流。

  砰!

  几十斤中重的防盗铁门被一脚抽飞,伴随铁门落下,貌似应该还有一个类似人形物体。

  中年男子看清地上扭曲的人形物体,瞳孔猛地收缩。

  “边泽!”

  类人形物体竟然是受了少爷指令去给萧家孽种下毒的边泽,只是现在已经没了气息!

  血肉之躯和厚重的防盗铁门对撞,妥妥作死的节奏。

  虽然已经变形扭曲,也足以证明后天武者身体强度远超常人。

  张浩吓得急忙躲在沙发后面不敢冒头,连沙发上的美女也顾不上了。

  “是谁杀了他?”中年男子后背渗出了冷汗。

  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在凡俗中已经属于高手,只要不去招惹神秘恐怖的修真者是很难被人灭杀的。

  一个后天武者,竟然被当成保龄球一样砸门,下手的人至少也是先天武者,甚至可能是修真者!

  宽大的客厅里诡异的安静,中年男子的目光死死盯着大门位置。

  嗒~嗒~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身姿挺拔的帅气青年走了进来。

  只是,青年帅气的脸上挂满寒霜,深邃的眸子中满是杀意!

  中年男子同样在打量对方:和以往见到的练气期前辈不同,身上没有灵力波动,看来应该只是先天武者而已。

  “呼~”中年男子心底松了口气,只要还是在武者的境界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一个年轻后生而已,凭借几十年的格斗经验,收拾起来还是有把握的。

  萧辰只是扫了一眼中年男子,发现年龄对不上,就懒得再多看一眼。

  冰冷目光移向躲在沙发后面,贼眉鼠眼的年轻男子身上。

  “你就是张浩?”

  在冰冷无情的目光下,张浩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惧意。

  “少爷莫慌。”中年男子安慰了一句,傲然问道:“不知道边泽怎么得罪了阁下,竟然下如此毒手!今天若是没有一个满意的交代,别想活着离开!”

  张浩看到保镖傲娇的模样,心里顿时也有了底气,嚣张的叫道:“本少爷就是张浩!哼,竟然敢杀了边泽,就算他只是本少爷养的一条狗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欺辱,小子,你死定了!”

  理是那么个理,可从这个纨绔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味了呢?

  中年男子听了,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透着一丝不满。心中的不满转到了对面帅气青年,倨傲的说道:“目中无人的小子,看来要给你点厉害瞧瞧才知道老实!”

  “快动手,废了他!吓得本少爷什么兴致都没了,待会非得好好折磨他不可!”张浩满脸兴奋,眼中满是残虐。

  中年人五指成爪,忽然发动攻势向着对方的肩膀抓取。

  苦练了三十多年的铁爪功,连在钢筋混泥土上都能留下深深的抓痕,若是抓在血肉之躯上,整条胳膊就算是废了。

  等到中年男子冲到近前,萧辰才不急不缓的一巴掌扇出,随意的模样就像在驱赶苍蝇。

  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不屑,这种速度的攻击轻易就能避开。

  下一秒,中年男子目光凝固了,眼中的不屑变成了惊惧和不可置信。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巴掌像是有某种玄奥的轨迹般,竟然无法闪避,眼巴巴看着把脸送到巴掌下。

  中年男子心底发出最后的咆哮:修真者,他绝逼是修真者!

  砰!

  一团血雾炸开,场中已经已经没有中年男子的身影。

  张浩一愣一愣的双眼发直,亲眼目睹保镖被一巴掌拍爆,震惊得目瞪口呆!

  萧辰目冰冷,淡淡说道:“该你了。”

  “魔鬼,你是魔鬼!不~不要过!”张浩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向后爬,地面被拖出一条腥臭的水渍。

  萧辰微微蹙眉,脸上露出厌恶之情,屈指一弹。

  嗖~

  张浩感觉脑袋被撞击,双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萧辰取出小瓷瓶,拔掉瓶塞直接把粉末灌进了张浩张开的嘴里。

  噬骨粉,粘在皮肤上就会渗透骨髓,连筑基期修士一不小心都会中招。

  直接整瓶灌进嘴里,啧啧~那叫一个酸爽!

  如果直接杀掉张浩就是太便宜了,让他尝尝自己提供的奇毒滋味,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折磨。

  不到三分钟,噬骨粉发作,皮肤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点,一根根青筋像蚯蚓一样凸起,看起啦瘆人无比。

  “啊~!”噬骨的剧痛让张浩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双手在身上疯狂抓挠。

  萧辰眼中露出不耐烦,正打算出去抽支烟透口气,等地上的家伙痛的没力气叫唤时再回来。

  目光转动时不由愣了愣,沙发上昏迷的女子被黑发遮挡的脸庞隐隐有些熟悉。

  萧辰把遮面的黑发挠开,露出了女子精致的五官,果然是乐儿的老师林小雅。

  如果换了不相识的人也就懒得管了,可对方是女儿的老师,就不能当做没看见了。

  和老师处好关系,是每个家长潜意识共识。

  “林老师,林老师,醒醒。”萧辰摇了摇对方的肩膀。

  很快,林小雅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目光却呆滞无神。

  额~

  萧辰怔了怔,瞬间明白林小雅应该是中了手段,下意识就连退三步拉开距离。

  他可是有女儿的人了,很洁身自爱的好不!

  只是以林小雅目前的状态,把她一个人留在别墅里不安全,无奈之下只能拎进浴室丢进装满冰块的冷水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呀,好冷!”被冰水一惊,林小雅清醒过来。

  “清醒了就赶紧回家。”萧辰留下一句话后,转身就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留恋。

  “你~你是……!”林小雅抹掉脸上水珠,慢慢回想起了在酒吧发生的事情。

  更糟糕的是,救她的人还是自己学生的父亲!

  萧辰一脚踢晕痛苦哀嚎的张浩,抓在手里走出了别墅,几次跳跃就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看着离去的挺拔背影,双手掩住绯红的俏脸:“羞死人了~!”

  在一处幽静的院子里,一名须发斑白的老者躺在摇椅上,半眯着眼睛问道:“阿成,叶家的人送走了?”

  被称作阿成的中年人身体消瘦,留着两撇小胡子,狭长的眼睛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阿成是培养多年的心腹,有着练气期五层的修为,以往不少脏活都是安排他去做的。

  听到问话,急忙恭敬的答道:“回老爷,叶管家已经回燕京了,少爷也暗吩咐去办那件事了。”

  叶家是燕京的老牌家族,甚至还有宗门的背景!

  哪怕是走出一个管家,作为附属家族的张家也不敢轻怠。

  张自重满意的点了点头,上次接到叶家的指示对一个小贱种下毒,让主家很满意,为此还特意夸奖了儿子张浩办事得力。

  没想到才过了一年就又有任务派下,这可是立功露脸的好机会,对付几个普通人也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况且张浩身旁还有后天武者守护,完成任务没有人任何难度。

  至于被残害的萧姓一家人,那不是张自重需要考虑的问题,为了得到叶家重视,让儿子将来能进入宗门,萧家人也算死得其所了。

  忽然,一个物体从墙外飞了进来。

  阿城目光一凝,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纵身一跃就要把飞来的物体一脚踢飞。

  眼见凌厉的一脚就要踢中目标,阿成看清了落下人影的相貌,急忙收回剔出的脚,伸手接住了来人。

  “少爷,您怎么了?”阿成把张浩小心翼翼放在地上,轻声呼唤。

  “是谁,是谁竟敢伤了浩儿?!”张自重看着儿子四肢扭曲变形的凄惨模样,苍老的脸上满是愤怒!

  张自重年轻时抑郁不得志,老婆也和他离了婚,蹉跎半生才在一次意外的机会下得到叶家尝试,从此事业蒸蒸日上成为天海市有数的富豪。

  直到五十岁了才好不容易老来得子,兴奋的大摆流水席,对这个儿子是百依百顺,简直要宠上天了,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

  不过,张浩虽然纨绔,但还不至于没有脑子,清楚的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到底是谁对他下手的呢?

  张自重斑白的眉头紧锁,沉声吩咐道:“赶紧把少爷带上楼医治,快!”

  阿成小心翼翼抱起瘫软的张浩,急匆匆回到卧室,拿出珍贵的疗伤治疗。

  约莫过了半小时,张浩才悠悠醒来。

  虽然珍贵的疗伤药有镇痛的作用,但浑身的疼痛还是让他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

  张自重见到儿子醒来,沉声问道:“浩儿,是谁伤了你?我不是派了人保护你吗,他们人呢?”

  张浩看到自家老子,顿时各种委屈涌到心头,疯狂咆哮道:“爸,杀了他,杀了他,替我报仇啊!”

  “少爷,是谁做的?”阿成急忙追问,能杀掉先天武者,把张少打成重伤,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不能小觑。

  张浩眼中满是恨意,咬牙切齿说道:“不认识,但是应该和萧家的小贱种有关!”

  边泽是受了他的指令行事,结果被反杀,然后对方打上门来,其中必定和萧家有关联。

  只是有一点不明白,萧家只是一个普通家庭,那个冷酷的青年为什么要帮他们呢?

  “浩儿,你安心修养,爸一定会把伤你的人抓来,让你亲自报仇!”张自重轻声安慰,混浊的眼中却透着一抹恨厉。

  老来得子当成宝贝一样宠着的儿子被人伤成这幅凄惨模样,老张心里杀意凛然。

  就在两人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张浩脸色聚变,身上冒出密密麻麻的红疹,喉咙里发出凄厉的惨嚎。

  阿成仔细检查了一遍,凝声说道:“不好,少爷中了噬骨粉的毒!”

  “怎么会这样?!”张自重听到噬骨粉的名字顿时脸色大变。

  噬骨粉是叶管家送来的,包括上次的寒毒也是。

  两种都是天下奇毒,传闻无药可解!

  或许有解的方法,只是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还请不动那等强者出手救助。

  在噬骨粉首次发作的时候,萧辰嫌吵得呱燥,把张浩也打晕了,也压制了毒发,现在清醒过来,浑身噬骨的剧痛也续上了。

  张自重把所有珍贵的药材都拿了出来,希望能缓解儿子的剧痛,卧室里一阵鸡飞狗跳,一直折腾到下半夜才安静下来。

  只是这个时候,张浩已经痛的神志不清,只剩下半条命了。

  退出卧室,张自重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声音阴冷道:“查,立刻去查是谁做的,我要灭他全族!”

  “是!”阿成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急忙恭声领命。

  ……

  萧辰悄悄回到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然后陪着母亲去市场买菜。

  晚上请了二舅一家来吃饭,买了一满满篮子菜。表妹喜欢吃海鲜,还特意买了二斤鲜活的大虾。

  下午的时候,夏雨桐打来电话,临时接到剧组通知要到郊外的翠微山取景拍戏,只能让萧辰去接女儿放学,并且严厉叮嘱不准买甜食。

  对此,萧辰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

  接宝贝闺女放学,他最喜欢了!

  踩着时间点,萧辰买了一串香甜的糖葫芦守在了幼儿园外,和其他家长一样等待开门。

  叮~

  随着一声铃响,小孩们在老师的带领下陆续走了出来。

  乐儿远远就看到了精美诱人的糖葫芦,大眼睛忽闪忽闪,兴冲冲跑了过去,撒娇道:“粑粑,你最爱的小天使想你了~!”

  萧辰溺爱的摸了摸小脑袋,打趣道:“乐儿是想吃糖葫芦了吧?”

  乐儿咬下一块甘甜的汤汁,美滋滋的说道:“嘻嘻,都想都想。”

  这时,根在一旁的林小雅见到男子,想到了昨晚的事情,俏脸微红:“萧~萧先生,昨天~谢谢你。”

  萧辰神色淡然,毫不在意的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正美滋滋吃着糖葫芦的乐儿听到谈话,仰起小脑袋左看看右看看,脆生生的说道:“粑粑已经有可爱的女儿了,不能随便泡妞了哟~。”

  林小雅俏脸通红,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乐儿拉了拉萧辰的衣角,附在耳旁神秘的说道:“如果粑粑能每天买一串糖葫芦,乐儿就可以不把泡妞的事告诉麻麻哟。”

  “这孩子……!”萧辰满头黑线。

标 签都市之终极奶爸 萧辰夏雨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