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简心言聂远霆)小说_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兔兔轩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66 ℃
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简心言聂远霆)小说_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兔兔轩

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

兔兔轩 著

连载中免费

简心言聂远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简心言聂远霆)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聂远霆简心言,主要讲述的是一场盛世婚礼,简心言遭人陷害,名誉扫地,当场被退婚,被娘家扫地出门,一时之间成为婚礼上的笑柄,神秘总裁聂远霆从天而降当众宣布,这个秦家退婚的女人,他要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简心言聂远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简心言聂远霆)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聂远霆简心言,主要讲述的是一场盛世婚礼,简心言遭人陷害,名誉扫地,当场被退婚,被娘家扫地出门,一时之间成为婚礼上的笑柄,神秘总裁聂远霆从天而降当众宣布,这个秦家退婚的女人,他要了!

免费阅读

  简心言正想好好跟秦木白解释一下,那边却挂了电话。

  刚刚给公公婆婆敬过早茶的简心羽刚回房间,就看到秦木白正在给简心言打电话,她急得连忙挂上电话,将手机藏在身后。

  这一边,简心言愣是没有回过神来,秦木白是有多么讨厌自己,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打过来只是想羞辱她一番吧。

  “少夫人,你没事吧?”看到简心言愣出神,夏印关心地问了一声。

  “哦,没事。”简心言别过脸去,湿润的眼睛闭上,深吸几口气,努力将情绪平复一下。

  好在林教授不在婚礼现场,因为要去欧洲参加一个十分重要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林越没能出席自己助教简心言的婚礼,原本觉得十分遗憾的简心言,此时却觉得是件好事,林教授对自己犹如亲生母亲对女儿一般,好在这尴尬丢人一幕没有让她看去。

  这一天,在简心言在认真改课件中度过,天蒙蒙黑的时候,聂远霆的车子驶入别墅。

  不知道对夏印说了什么,她竟然主动离开了房间,聂远霆闭门,笑容可掬,简心言却是一阵冷汗,她惧怕只有他们二人的世界。

  “我的小野猫,有没有想我?”

  聂远霆脱掉外套,直接上前用手环住坐在电脑前改课件的简心言,“我刚才骗夏印说奶奶想吃她做的冰糖雪梨,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独处时间,所以要速战速决。”

  “你混蛋,救命……”简心言大声呼救,可惜整个楼层的佣人,都被聂远霆遣散。

  ……

  半个小时后,夏印回到门房门,一手端着老母鸡汤一手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拧动把守,却发现门上了锁,夏印一脸狐疑。

  “哎,嗯,夏印啊,我正在洗澡,稍等片刻哦。”

  此时不挂一物的简心言,哪里敢让夏印进来,她凶恶小脸对准聂远霆,恨不能将他扒了皮扔进油锅煎。

  “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聂远霆起身开始穿衣服,这一天他人在公司,脑子里却全是那个女人鼓腮生气的金鱼脸,平时工作效率极高的他,今天只完成了原定三分之二的工作,就连晚上的股东大会也被自己取消,索性早点回家。

  股东们自然都看过新闻,纷纷想到霆少新婚燕尔,哪里有心情工作,对于临时取消会议也没多说什么,一个个上来恭喜,不过那笑中总多了些戏谑成分。

  聂远霆吭一声,他们一个个连忙收住笑意,纷纷拿出手机,说要转个份子钱。

  穿好衣服后,聂远霆打开房门,夏印端着汤走进房间,看到衣衫不整二人,不禁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小屁孩子懂什么?”聂远霆说着走出房间,看了一眼夏印端着的汤,冲着简心言做出一个搞怪表情,那是幸灾乐祸。

  夏印红了脸,低头对准简心言,“少夫人,夫人吩咐快些喝了这补汤。”

  看着油腻的汤水,想着刚才聂远霆幸灾乐祸的表情,简心言一阵恼火。

  第三日,正是传统习俗中的娘家回门。

  聂远霆推掉了所有工作,一大早便穿好定制西装,熨帖料子剪裁得体,愈发衬得他笔挺抖擞,一抹高大身影等在了简心言房门口。

  金色的劳斯莱斯将聂远霆与简心言送到了简家,虽然也是别墅,但是比起聂府却逊色不少,好比四合院与空中花园的区别。

  看到门口的车子,简心言认得那个牌照,正是秦木白的车子,看来有人先他们一步回门。

  简仁华听到佣人说大女婿来了,连忙丢下正在寒暄着的小女婿,满面笑意快步迎了出去。

  简心羽伸手想要拉住父亲却是徒然,她气愤不已看向自己母亲,吴美芬亦是摇摇头,母女两相对无言叹气。

  “木白哥哥,来,坐这里。”简心羽收回眼神,立马又是一脸柔和笑意,温柔地搀着秦木白的胳膊,将秦木白让在了沙发主位上。

  “哎呦呦,来就来嘛,拿这么多贵重山参、礼品做什么喽,我这大女婿就是客气。”

  一脸谄笑的简仁华将聂远霆和简心言带进屋内,看到秦木白坐在了沙发中央,连忙招手对着简心羽,“哎,心羽,姐姐姐夫来了,还不赶紧起身迎接。”

  秦木白与简心言四目相对,尴尬氛围填满了不大的房间。

  聂远霆直接挡在了简心言面前,冲着秦木白打声招呼,“妹夫,你好啊!”

  秦木白没有接话,直接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他不想与这个抢了自己女人的男人说话。

  倒是吴美芬接过话茬,“我都没看出来我们家心言是嫁入豪门的命,我也算是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啦。”

  “姐姐,你今天穿的好漂亮啊!听闻聂家人有专门的服装设计师,姐姐穿上这样上档次的旗袍,气质都提升不少。”简心羽虽是夸赞,话里话外却多了别的意思。

  聂远霆淡笑一声,欣赏的目光划过身边女人,对着自家小姨子说,“是旗袍的主人穿出了它的神韵,可比挂在那里多了生气和灵气。”

  “霆少真是护妻心切。”不远处,秦木白的声音冷冷传来。

  “好啦好啦,既然二位姑爷都到啦,赶紧开饭吧,今天我是花大价请来了天香厨的大师……”不等简仁华说完,简心言径直上了楼。

  “心言,你这是什么态度?”简仁华略有不满。

  “我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简心言冷冷地说,“然后滚出这个家!”

  “这孩子,都让我惯坏了。”简仁华对着聂远霆解释,尬笑两声。

  看到简心言上楼,吴美芬拉住自己的女儿简心羽,“走,咱们娘俩说会体己话。”

  简心羽拉着吴美芬进屋,连忙锁上房门。

  “妈,上次那药还有吗?”吴美芬本想问问女儿的婚后生活,却看到简心羽一脸神秘加紧张地开口给自己要药,她顿时一头雾水。

  “什么药啊?”吴美芬糊涂。

  简心羽急得跺了一下脚,凑上前来眼中闪过忧郁,幽幽地说,“妈,从结婚到现在,秦木白根本就不碰我,每次到了晚上,他都会喝的酩酊大醉。”

  “那就施展你的魅力啊!”在吴美芬看来,自己的女儿美艳不可方物,所有男人都应该趋之若鹜把持不住。

  “能试的办法我都试了!”简心羽叹息,蕾丝皮裙女仆装,可盐可甜清纯风,任她搔首弄姿摆弄半天,秦木白愣是没有半点反应,喝完酒倒头就睡。

  索性简心羽横下心来走下下之策,上次网购来的迷药还剩些就在吴美芬手中,趁着回门将剩下的拿回去。

  “就是上次,买来去迷简心言的药啊?从照片上看药效很好呢!”简心羽尽力压低声音,脸上露出奸邪之笑,她都已经计划好了,既然秦木白油盐不进,那么她就只能像对付简心言那般对付他了。“哦!”吴美芬恍然大悟,像做贼一般蹑手蹑脚翻腾出一个白色药瓶。

  简心羽过于兴奋的脸扭曲起来,她已经想象出来秦木白被下药后的样子,倒三角紧实的肌肉冲着她来吧,期待已久。

  许是过于兴奋,简心羽的声音也大了许多。

  “妈,你别看简心言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圣女模样,喝了兑了药水的红酒后,那可是比谁都开放,不过可惜她自己从酒店房间跑了出来,没睡到咱们花钱雇的牛郎,却冲上了花花大少聂远霆的车子,上演一场活色生香的现场直播啊……”

  简心羽憋着嘴,一副看透了玉女实责是欲女的假象。

  嘭……

  门外,有玻璃坠地碎裂的声音,简心羽与吴美芬吓了一跳,这才发觉有人在偷听她们讲话,吴美芬连忙将白色药瓶重新藏回暗格中,简心羽快步迈腿打开门,一脸错愕的简心言就站在门外。

  掉在地上的除了简心言平日用得笔记本电脑,就是水晶球撞击后的碎渣,这个是秦木白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漂亮的水晶球里有他们二人的迷你雕像,是秦木白花高价请法国的设计师亲手做的,简心羽嫉妒很久的礼物……

  一地碎片,犹如此时简心言的心!

  “竟然是你们害我……”简心言怒吼起来,冲上前去抓住简心羽的长发,她恨不得锤死这对坏心肠母女,亲手毁灭她幸福的恶人。

  “去到木白哥哥面前说清楚!”简心言不知哪里来的大劲,竟然可以揪动简心羽,吴美芬见状不妙,连忙冲上来与简心羽一起推搡简心言。

  简心羽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绝对不可以让秦木白知道事情的真相,扭打间简心羽瞅见距离她们不远处的楼梯,歹毒一计涌上心头,既然今日被简心言撞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推她下去摔死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平日喜爱户外运动的简心羽拿出吃奶的劲,双手紧紧箍住简心言的胳膊,迎面推着她向后连连却步,吴美芬惊呆,呼喊一声,“心羽,你要做什么?”

  “你去死吧……”伴随着一个恶毒的声音,简心言脚下一滑朝后摔去,求生的本能却让她的手紧紧搂住了简心羽的细腰。

  “哎呀,不好!”简心羽尚未反应过来,二人就顺着楼梯滚了下去,犹如一个大球,哗啦哗啦的声音突然惊动了坐在客厅聊天的人。

  嘭……

  一声巨响,二人停止下来,不过幸运的是简心言,她最后一刻刚好坐在简心羽的肚子上。

  “心羽啊!”吴美芬哭着从楼梯上踉踉跄跄冲下来,毫不客气推开坐在简心羽身上的简心言,看到地上一滩血,吓得面色苍白,“你不要吓妈妈,心羽,我的小心肝!”

  “姐姐……我……我知道你妒忌……我可以嫁给……木白哥哥……”简心羽并未昏迷,却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脸上许多小口子流着血,扑闪扑闪大眼巴巴流下眼泪,像只可怜的小绵羊一般看向简心言,断断续续说着。

  “可是你竟然,就因为这个……推我……”简心羽说完,闭上眼睛,后脑勺撞在地上不晕不疼是假的。

  “我,我没有!明明是她推我下来的!”看到简心羽倒打一耙,简心言顿时口拙委屈,四处寻求信任的眼神,可是所有人都像看着嫌疑犯一般望向她,这个简心羽向来会演戏,家里人都觉得她是温柔善良的代名词。

  “你们都不相信我?”简心言望向秦木白的眼神,终究失望收回,看到秦木白走到简心羽身边,着急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分明就是你推的心羽,我可是亲眼所见,心言啊,我自问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你好狠的心呐!”吴美芬拽着简仁华,哭丧嚎叫起来,“仁华啊,你可要为我们娘俩做主……”

  简仁华看向简心言的目光尖利犹如刀子,可是碍于聂远霆正站在身边,职能稍微压住怒火,“心言,你怎么可以推妹妹?”

  眼泪似是断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滴落下来,简心言轻叹一声,刚才想要告诉秦木白的话,也硬生生被压进肚子。

  简心羽腰部腿部多处韧带受伤,被送进医院。

  今天真是霉气冲天,聂远霆捉住简心言冰凉小手就要走,再留在这里也是多余。

  秦木白冲上前来,粗鲁将简心言从聂远霆身边扯去,歇斯底里大吼起来,“简心言,你就是这样恶毒的女人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我没有推她,真相是简心羽母女害我!”

  简心言说出的真相,却只换来秦木白一阵无情嘲讽。

  一道大力出击,聂远霆的拳头落在了秦木白左眼上,他将简心言藏在身后,老鹰护幼崽似的护住她。

  “离我的女人远点,下一次可不是拳头这么简单。”

  秦木白一阵疯笑,他太痛苦了,直到金色劳斯莱斯驶远,他还站在道路边,握成拳的右手抬起在面前缓缓打开,里面正是那两个仿真小人,是他重金请法国知名设计师姜女士为他与简心言亲手制做的,二人的迷你雕像。

  见证了他们爱情的雕像,此时正静悄悄躺在秦木白骨节分明的大手中微笑,嘲讽到冰点的笑。

  此时此刻,这对恩爱小人儿,却成了秦木白心口最大的痛,秦木白是在二楼捡到他们的,在一地碎渣中,他小心翼翼捧起他们攥在手里。

  当初定情的水晶球已经破碎,好比绝尘而去的简心言一去不返,秦木白觉得有一只大力的手,在撕扯着胸口部位。

  车子里,令人窒息的沉默,许久聂远霆开口,“让医生帮你处理下伤口。”

  “你相信不是我做的吗?”

  简心言仰起头,她亦是受了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刚才简家人只顾着照顾简心羽,却没有一人注意到这个可怜的女人,聂远霆探出手,雄性气息袭来,简心言犹如鲶鱼一般躲开,而他只不过想抚摸一下她的伤口。

  “我相信你!”许久,聂远霆吐出几个字,却没有再看简心言。

  车子转弯,再过一个路口就到聂府,忽然,司机吱一声猛然刹车,巨大的惯性让简心言与聂远霆差些撞到前座上,聂远霆剑眉怒拧就要发作,司机连忙解释,“霆少,那小姐的法拉利正横在前面。”


标 签错婚替爱霆少别太坏 简心言 聂远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