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师尊来了(周然)小说_师尊来了周然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93 ℃
师尊来了(周然)小说_师尊来了周然

师尊来了

周然 著

连载中免费 民间禁忌小说

师尊来了,男主角是周然的小说,师尊来了全文免费阅读,周然有几个老婆,《师尊来了》讲述了一个寓意深刻、让人神往的故事,故事递为你提供男主角是周然的小说在线阅读,故事人物丰满、文笔流畅。精彩预览:周然拥有系统,在不知名的山上教出了一群徒弟,没想到六年后下山,徒弟们竟然都成了各方大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师尊来了,男主角是周然的小说,师尊来了全文免费阅读,周然有几个老婆,《师尊来了》讲述了一个寓意深刻、让人神往的故事,故事递为你提供男主角是周然的小说在线阅读,故事人物丰满、文笔流畅。精彩预览:周然拥有系统,在不知名的山上教出了一群徒弟,没想到六年后下山,徒弟们竟然都成了各方大佬。

免费阅读

  看到周然站出来,在场所有人都不禁懵了。

  高洪民身为玉安交大第一附院急救科主任,在整个江东省都是颇具名气的医学界权威专家,他都救不过来的人,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哪来的勇气。

  站在高洪民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脸色难看无比。

  他叫宋志清,是玉安交大医学院的学生,高洪民是他的老师。

  在他眼中,周然此举根本就是在侮辱高洪民老师。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宋志清气愤的盯周然质问道。

  本来众多乘客对老师的质疑已经让他心生不爽,他很清楚,老师高洪民为了救治许老爷子已经尽了全力,现在这群人却想把责任推到老师头上,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明显屁都不懂的年轻人竟然想跳出来指导自己的老师!

  “这位先生,不要妨碍公务!”这时,一名身穿警服的美女走了过来,她本来有别的任务要执行,但是人命关天,她不能旁观,当下阻止周然。

  “高主任,请您务必全力救治病人。”说完,她用真诚的目光看向高洪民。

  “没错,老师不用理会这等哗众取宠的垃圾!”宋志清附和道。

  “蠢货!给我闭嘴!”宋志清话音刚落,高洪民突然冷喝一声。

  宋志清顿时愣在了原地,平日里,老师脾气极好,对待他人都很温和,对他这个得意门生,更是百般呵护,可现在,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自己。

  围观众人见到高洪民突然发脾气,也一脸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学生无礼,还请先生出手相救!”训斥完宋志清,高洪民转身恭敬看向周然客气说道。

  没有理会完全陷入呆滞的众人,周然拿着银针向躺在地上的许老先生走了过去。

  刘梅却急了。

  “你要做什么?你要是敢对老先生乱来,我就和你拼命!”她愤怒的盯着周然低吼道。

  “不想让他死就给我滚开!”周然冷喝一声,神色有些不耐烦。

  如果不是不想看到九死玄针被污了名声,他才懒得救人。

  刘梅被周然这一喝吓了一跳,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看向一旁的赵盈哀嚎道:“警官,不能让他去,他就是个骗子啊!”

  赵盈神色有些犹豫。

  地上躺着的是大明星许思瑶的爷爷,若是他在这里出了事,自己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她不懂高洪民的态度转变为什么会如此夸张,但眼下,已经没有她迟疑的时间了。

  “让他去!”就在这时,她的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赵盈看去,却见一个年轻男子不知何时起已经站在了她的身侧。

  赵盈一脸便认出了来人,正是张局让她来高铁站接的贵客——方寒。

  “除了他,在场没人能救得了许老先生。”方寒神色冷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许老爷子,仿佛是活是死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深知方寒身份的赵盈闻言,赶忙给一旁的两个年轻警察递了一个眼神。

  两人反应过来,立即将刘梅架开。

  众人见状,目光不由全部聚集在了周然身上,想看看这位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手段可以救活高主任都无法救过来的病人。

  就在众人以为周然会立即出手之际,周然却停在了原地,仿佛忘了要救人这件事。

  赵盈疑惑看向周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周然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刘梅,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一千万换一条人命,若是同意,我便立即救人!”

  闻言,围观众人皆是愣住了。

  世上还有品性如此恶劣之人?许老爷子现在性命已经丢了大半,他竟然还在这里趁火打劫。

  赵盈也没想到周然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看向周然的眼中顿时充满了厌恶。

  “老师,别理他,他根本就是个骗子!”宋志清满脸涨红怒视着周然,医者父母心,无论什么情况下,当然应该救人为先。

  话音刚落,便见高洪民直接跪倒在了地上恳求道:“前辈,还请您尽快出手,再不救人就迟了啊!”

  宋志清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高洪民,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瞠目结舌。

  围观众人见状,对高洪民肃然起敬,于此同时,看向周然的眼中一个个都变成了怒意。

  “对你这等医术不精之人,他剩下的时间自然是不多了,真不知道谁是你的老师,也不怕丢人。”周然淡淡道。

  周围众人也神色呆滞,他竟然当众侮辱柳神医?

  “我现在的心情有些不爽,一千万算是心情损失费。你们考虑好了,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到时候就算救过来了,也会有一些脑部损伤。”顿了顿,周然继续说道。

  宋志清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已经将高主任看做了自己的父辈,周然当众侮辱高洪民学艺不精,他恨不得上去和周然拼命!

  “答应他!”正在赵盈无法抉择之际,一旁的方寒出声道。

  赵盈皱眉,咬牙看向周然道:“我可以答应赔你一千万,你最好能把人救活!”

  “好说。”见赵盈答应,周然立即将檀木盒从宋志清的手里夺了过去。

  “睁大眼睛看好了!”他对着跪在地上的高洪民冷喝一声,下一刻,他已经出手了。

  只见他的手在空中留下数道残影,普通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第八根银针已经稳稳扎在了许老先生心脏左侧。

  高洪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师从柳神医,见过多次柳神医施针的他自然要比普通人眼力好,可即便是他,也只能看个大概。

  即便如此,他也能看得出来,周然施针的手法比他的老师柳神医更加娴熟!

  即使之前有所预料,此刻他的内心也不禁掀起了惊涛骇浪。

  第八针下去,许老先生的手突然动了一下,但很快变再次恢复了原装。

  对此,周然没有丝毫意外,直接从檀木盒中取出了最后一根银针。

  九死玄针!九针下去,可以活死人,亦可夺人性命!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一脸惊骇,九死玄针那可是柳神医的绝技啊,难道说眼前这位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竟然也能将九死玄针全部施展出来?

  高洪民整个人都吓傻了!

  身为柳神医的亲传弟子,他很清楚,以老师的水平也只能施展到第八针,根本达不到施展第九针的地步!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在九死玄针的造诣上,比他的老师柳神医还高?

  没有理会众人,周然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认真之色。

  这第九针,对力道和时机的把控要求极高,不得有丝毫偏差。

  蓦然,他动了。

  这一次,他的动作更快,众人甚至只感觉眼前一花,一根银针已经稳稳的扎在了许老先生的心脏位置。

  见到这一幕,高洪民呆如木鸡。

  柳神医曾告诉过他,第九针因为对准的是病人心脉,对施针者要求极高,稍有不慎,救命手法便会成为杀人手段。

  而眼下,第九针稳稳的扎在了许老先生的心脉位置,没有丝毫偏差!

  他究竟是谁?

  九针施展完毕,周然神色轻松的退到了一旁。

  “救活了吗?”

  “好像没有啊。”

  “死骗子,在警察面前也敢行骗,真是找死!”

  见许老爷子依旧躺在地上,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众人不由纷纷怒视周然。

  赵盈紧张的看着许老先生,盯了许久,见老先生依旧没有活过来的迹象,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放心吧,他已经被救活了。”这时,身旁的方寒神色轻松道。

  赵盈正准备说什么,却见高洪民已经将手搭在了许老先生的手腕上,紧接着,他用颤抖的声音低吼道:“有脉搏了!”

  与此同时,躺在地上的许老先生手指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

  “高主任没能救活的人被他救活了?”

  “活死人!神迹啊!”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一个个都宛若被雷劈了一般。

  赵盈重重的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人总算是救过来了。

  “小兄弟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想办法报答。”许平章躺在地上,虚弱的说道。

  “那倒不用,我救你是为了钱,让许思瑶给我一千万就成。”周然干脆利落的回道。

  施展一次九死玄针,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他救人,必须得给钱,这是规矩。

  可以是一块,也可以是一亿,诊费多少,全看他的心情。

  许平章一怔,没想到周然会这般干脆。

  这时,几名医生终于挤过人群赶到,高洪民见状,站起身来将许平章的症状告知生。

  许平章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也需要静养数日才行。

  等许平章被急救科医生推走,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周然身上。

  “敢问前辈和家师可否有渊源?”送走许平章,高洪民看向周然的神色愈加恭敬。

  在周然说出九死玄针的特性后,高洪民心中已经有所猜测,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训斥宋志清。

  常人只知九死玄针是救人绝技,却不知它也是极其厉害的杀人手段。

  周然能救活许平章,用的便是九死玄针,而全部将九死玄针施展出来,就连他的师父柳神医都做不到。

  医术一道,达者为先,他叫周然一声前辈也没什么不妥。

  “连九死玄针这么简单的医术都学不会的笨蛋,我会和他有什么渊源?”周然冷哼一声,不爽的回道。

  说起柳丰,周然便一肚子火气。

  当初他只跟着自己学了三个月,没等九死玄针全部学会便要急着下山,说是早下山一刻,就能多救活两个人。

  如果不是他学艺不精,怎么会教出来这等医术辣眼睛的徒弟。

  “前辈当真不认识家师柳丰?”高洪民诧异看着周然问道。

  据他所知,当今世界,懂得九死玄针绝技的只有他的师尊柳神医,周然既然能将九死玄针全部施展出来,又怎么可能不认识柳丰。

  “不认识。”周然没有丝毫迟疑回道。

  高洪民盯着周然,见他神色认真,不由失望的摇了摇头。

  “人我救了,那一千万想必你一定有办法帮我讨回来吧。”周然转身看着赵盈淡淡道。

  说完,他不再理会众人,直接向着高铁站出口走去。

  如果没有这个小插曲,此刻他应该已经到家了才是。

  赵盈神色复杂的看着周然离开的背影,片刻后,看向一旁的方寒问道:“你怎么能确定他能救得了许老先生?”

  “他很强!比我强很多!”方寒神色凝重的回道。

  赵盈眼中闪过一抹骇然,方寒的身份她是知道的。

  比方寒还要强,他究竟是什么人?

  坐在计程车上,周然看着街道两侧的灯红酒绿,一时间有些出神。

  六年前,玉安还远没有现在这般繁华,仅仅六年没回来,这里到处高楼林立,变得他都快要认不出来了。

  也不知道爸妈和嫂子怎么样了?自己投湖后,他们应该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吧。

  玉安相府小区,一处上世纪九十年代建造的老小区。

  这里便是周然出生的地方,周然的父亲周振斌是私生子,这里是奶奶私底下买给周振斌的房产,周家其他人之前并不知道此事。

  后来周然随父亲一同搬回周家别墅,回这里的次数便很少了,直到六年前那件事发生,周振斌一怒之下带着一家人重新搬回了这里。

  周然从车上下来,目光停留在了小区下面的一家“周记菜馆”。

  菜馆内,灯火通明,隐约能看到人影走到。

  周然深呼吸一口气,明明玉安的大夏天能热死人,此刻,他却感觉浑身多了几分凉意。

  “爸妈,嫂子,我回来了!”他攥紧拳头,大步向着菜馆内走去。

  一个干净淡雅的小包间内,四个大汉心满意足的看着餐桌上所剩无几的菜品,为首的光头中年人舒服的打了个饱嗝。

  这时,包间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的女人,她未施粉黛,浑身下上却充满了韵美,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让人忍不住惊叹好一个红颜祸水!

  刘虎出神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由轻轻吞了吞口水,和她比起来,他以前上过的那些女人简直不算女人。

  “刘哥?”直到旁边的小弟提醒,刘虎才回过神来。

  “萧小姐,你家欠我们金老大的五十万究竟什么时候还?”刘虎贪婪的上下打量萧静玉,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心中意图的想法。

  这等女人他是没机会尝了,不过过过眼瘾还是可以的。

  面对刘虎的目光,萧静玉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年近三十的她,早已不是只知道任性的小女孩了,她面露微笑轻声道:“我们不是已经还了二十万了吗?剩下五十万,今年明年两年一定能还清。”

  “不行!”话音刚落,刘虎立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金老大的意思是五十万必须在三天内还清,我们有急用!”刘虎盯着萧静玉说道。

  “三天?你们当初借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萧静玉皱眉看向刘虎,三天的时间,她根本做不到。

  “废话少说,我只给你三天时间,要是到时候见不到五十万,你这破店也就别想要了!”刘虎继续说道。

  “要我说,你们当初就不应该为了寻找那个废物的下落,浪费这些钱,现在后悔也没用!”刘虎说着,脸上多了几分不屑。

  关于周然的事情,他可是听说了不少。

  “你闭嘴!”萧静玉的脸上突然布满了寒霜怒斥道。

  “一个和小叔子睡在一起,萧家都不敢认的贱人而已,你装什么装?”见萧静玉神色冰冷,刘虎心中也多了几分火气。

  萧静玉咬牙冷冷盯着刘虎等人,没有说话。

  “金老大说了,那五十万还不上来也不打紧,只要你陪他一晚就行,要我说,一晚上五十万,你也真够贵的,怕是镶了钻吧。”刘虎兴奋的盯着萧静玉,曾经的萧家大小姐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现在却只能被他这等小人物侮辱,那种心理上的快感是无可比拟的。

  “你们给我滚!”萧静玉的脸冷若寒霜。

  她深知论下三流,她绝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请他们四人离开。

  “回去告诉金天龙,五十万我三天之内会还给他的。”萧静玉扭过头冷冷说道,连多看刘虎等人一眼的意思都没。

  “你这是何必呢?一个二手货罢了,五十万一晚算是很高的价钱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刘虎仿佛完全没有看到萧静玉眼中的厌恶。

  “考虑你麻痹!”就在刘虎一行人准备离开之际,一声怒骂传进了包间。

  下一刻,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包间内。

  哐啷!

  包间的门被用力闭上,发生巨响。

  看到来人,萧静玉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诧异、震惊、难以置信、激动、欣喜等情绪在心中交织,一时间五味杂陈。

  “你是,周然?”萧静玉两眼含泪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周然满是愧疚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对不起,这段时间你受苦了。”

  萧静玉轻轻摇头,用手捂住嘴巴,眼泪大滴大滴滑落下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接下来,交给我吧。”周然轻轻拍了拍萧静玉的肩膀,柔声道。

  下一刻,他的眼中已经燃烧起了无边怒火。

  既然他已经回来,就绝不会再让家人和嫂子受到欺辱。

  “你是谁?”刘虎愤怒的目光落在周然身上,冷冷问道。

  “你口中的那个周家废物!”周然回道。

  “你没死?”刘虎有些震惊。

  六年前,周然和嫂子萧静玉的事情成为了整个玉安的笑柄,一直流传至今日。

  据刘虎所知,那件事后,周然便投湖自尽了,萧静玉之所以会欠金老大这么多钱,就是急病乱投医,不断寻找周然下落所致。

  虽然周然的尸体从未被找到过,但没人认为他还活着,而现在,他竟然活着站在了自己面前。

  “没死又如何,你不过是周家的废物罢了,装什么比?给我弄他!”刘虎冷哼一声。

  伴随着一声令下,刘虎身边三人立即向周然冲了过来。

  “小心!”看到这一幕,萧静玉不由低呼一声。

  刘虎等人虽然不是什么练家子,但他们作为金老大的手下,打架斗殴是常事,一般人哪是他们的对手。

  “不知死活!”周然冷笑一声。

  面对扑过来的三人,他不退反进,握紧拳头砸了过去。

  周然的出手速度极快,三人甚至来不及反应,他的拳头便砸在了三人的右小臂上。

  蓬!

  蓬!

  蓬!

  伴随着三声惨叫声传来,原本冲向周然的三人直接倒在了地上,一个个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小臂。

  他们的小臂直接被砸骨折了!

  刘虎抬头,面露惊骇看向周然。

  据他所知,周然以前完全是一个被酒色掏空的废物,否则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秦家和周振东算计了。

  可眼下,他甚至没能看清发生了什么,三个手下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至少也是练家子的水准,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萧静玉的脸上也尽是难以置信美眸中露出几分异彩,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周然吗?

  不再理会倒在地上的三人,周然目光转向刘虎,冷冷道:“跪着向我嫂子认错,我就放了你。”

  “周然,你还以为你是周家那个少爷吗?没了周家,你不过是条丧家之犬罢了,你最好能明白这一点。”刘虎看着周然,有些谨慎说道。

  他是金老大的人,以金老大在玉安市的身份,他还真不怕没了周家庇护的周然。

  “你不跪?”周然冷声道。

  刘虎正欲说什么,却见周然笔直向他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我是金老大的人!”刘虎的眼中多了几分慌乱。

  周然能轻松放倒自己的三个手下,他现在唯一的依仗便是金老大了。

  “我让你跪下!”周然冷喝一声,猛然抬脚对着刘虎踢去。

  刘虎面露震惊,他本能的想向一旁躲去,但下一刻,他便感觉自己的膝盖传来一阵刺痛。

  咔嚓!

  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清脆响声传来,刘虎不禁抱着自己的膝盖跪倒在地上惨叫着。

  他的膝盖已经彻底碎了!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保持半跪着的姿势,面容扭曲不已。

  原本倒在一旁的三人正准备起来,见到刘虎的惨状,明智的选择了装死。

  “两条路,跪在地上认错,或者我把另一个膝盖也踢碎,你再认错。”周然神色冷漠的看着刘虎说道。

  自己离开的这六年,嫂子恐怕没少受刘虎等人的欺负。

  “我认错!我认错!周大少,我错了,你就饶了我们吧!”刘虎闻言,赶忙跪倒在地上,膝盖传来的疼痛让他有些跪不稳,他也只能忍着。

  他是真的怕了,他从来没想到,这个沦为玉安上层的笑柄的周家废物手段会这么狠。

  “我让你向我认错了吗?”周然皱眉,脸上尽是不耐。

  刘虎这才反应过来,忍着剧痛赶忙爬到萧静玉面前,哀求道:“萧大小姐,我错了!您就放过我们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磕头。

  原本在一旁装死的三人见状,赶忙纷纷爬了过来,跪在刘虎身后一边磕头一边认错。

  萧静玉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为了寻找周然的下落,她不惜去借了高利贷,时常被刘虎等人骚扰。

  可现在,嚣张无比的刘虎等人却只能跪在地上求饶。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周然,他回来了。

  回过神来,萧静玉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刘虎等人,冷冷道:“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和这种人,计较太多反而麻烦。

  刘虎赶忙磕头:“这就滚!这就滚!”

  他正准备带着三个手下离开,一道人影挡在了他们身前。

  刘虎抬头,却见周然正笑吟吟看着他。

  刘虎的心猛然一颤,惊惧道:“我们已经磕头认错了啊!”

  “金老大是吗?回去告诉他,三天之内,自废一臂上门认错,否则后果自负。”周然俯视着刘虎,冷冷说道。

  “明白!明白!”刘虎赶忙点头,而后带着三个手下头也不回的逃了。

标 签师尊来了 周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