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殡仪馆的火工周凌峰小说_殡仪馆的火工周凌峰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34 ℃
殡仪馆的火工周凌峰小说_殡仪馆的火工周凌峰

殡仪馆的火工

周凌峰 著

连载中免费 民间禁忌小说

殡仪馆的火工,男主周凌峰小说,殡仪馆的火工全文免费,周凌峰最新章节,小说《殡仪馆的火工》的主角是周凌峰,该文文铺锦绣,字吐珠玑,不愧是人气高涨的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小说免费阅读:周凌峰身为殡仪馆的火化工,这些年来,在殡仪馆里见过不少事情,人人都说恶鬼可怕,但在周凌峰看来,世间最恶的,还是人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殡仪馆的火工,男主周凌峰小说,殡仪馆的火工全文免费,周凌峰最新章节,小说《殡仪馆的火工》的主角是周凌峰,该文文铺锦绣,字吐珠玑,不愧是人气高涨的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小说免费阅读:周凌峰身为殡仪馆的火化工,这些年来,在殡仪馆里见过不少事情,人人都说恶鬼可怕,但在周凌峰看来,世间最恶的,还是人心。

免费阅读

  几分钟后,我心里头就跟抹了蜜似的将那张写着方雪儿手机号码的纸条给撕成了碎片,然后迅速将那个号码保存在了我的国产五百块手机里。

  一进火葬场里,我刚将那一袋子方雪儿送我的零食拿到泉叔的面前请他也吃一点的时候,忽然,我只觉得心头骤然的传来了一阵绞痛感,瞬间让我有些站不住脚!

  “傻小子,你怎么了?”泉叔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异样,连忙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道。

  我刚想摇摇头说没事,可是很快,随着那心绞痛一停,猛地似是一团黑暗砸向了我的脑海里,我顿时只觉得两眼一抹黑,整个人便是再也无知觉的软软摔向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处黑暗的地方,而在这黑暗中,却是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老头子开始还对我笑嘻嘻的说感谢我送他上路,而就在我诧异这个老头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时,老头子却是突然面色严肃的问我是不是捡了一枚玉戒;我老实回答是,结果老头子却是仰天叹了口气,最后则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不要将玉戒交给任何人,还有,玉戒不是凡物,以后可以的话,多用他造福他人,千万别被财迷了心窍,否则必遭报应……

  对于老头子的话,我只是心头一紧,可要等我再问他玉戒到底是什么东西时,我却突然顿觉得鼻子下一疼,很快脑子便是一冲就恢复了清明。

  紧接着,我微微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在我的身前,正有一片瞬间让我脸色燥红的白皙风光映入我眼帘中。

  “小弟弟你可终于醒来了,累死姐姐我了。”一声略带着几分嗔怒的女音响起,是那刘姐在按着我的人中穴开口道。

  刘姐的白大褂每次都是解开了三个扣子,那扣子中的饱满每次都是被我看个正着,我一见刘姐的目光看来,连忙就是一把坐了起来。

  “刘姐,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抬头看了下,发现自己正是躺在那专门推棺材用的小车上,身旁则是围着泉叔和刘姐,还有那个灵车司机李强。

  刘姐嗔笑了一声道:“你刚才昏倒过去了,是泉叔和强哥把你背过来的,我这边刚好有药油,所以就帮你擦了擦顺便按了会人中……”

  刘姐的话音徐徐落下,而我则是忍不住挑了下眉,脑海里却是迅速想起了刚才恍若做梦一般的那个老头子。

  而就在我想起那个老头子的模样时,紧接着,我则是很快记起来之前被送入天炉里的那具血尸,不正是和那个老头子长得挺像的吗?

  一想到这里,我先是脑子一愣,很快,后脊骨却是瞬间一阵冰凉!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居然梦到了那个变成血尸的仙爷?

  我想着梦里那个老头子对我所说的话,不自觉的伸手摸向了口袋里,果然,口袋里的玉戒还在!

  这时,身旁的泉叔则是开口问道:“傻小子,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谢谢泉叔关心,也许是路上坐车太累了……”我脱口而出道。

  “那你在这里躺会吧,刚好也没客上来。”看到我脸色还有些发白,泉叔这一次反倒没有打击我,居然还主动关心了我一句,让我顿时有些愕然。

  很快,泉叔和李强便是走了出去,说是要喝酒,而刘姐则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眯着眼睛道:“小弟弟,姐姐救了你,你可要打算怎么报答姐姐呢?”

  “呃,刘姐你又在开我玩笑了。”我一见到刘姐那脖子下打开的纽扣,脸上顿觉得一阵发烫。

  我低头看了下自己所坐的小车,心头一紧忙不迭的跳了下来,这小车一般都是用来推棺材用的,我这个大活人躺上去,明显自己都有些渗得慌。

  “咯咯,真可爱,姐姐就喜欢你这样的,长得帅又害羞。”刘姐瞥了我一眼,嘴角似是还勾着一丝魅惑人的笑容。

  我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下一秒钟,那刘姐则是凑近了我一些,然后在我耳边悠悠道:“好弟弟,要不你请姐姐吃根香蕉怎么样?”

  “啊,香蕉?”

  说实话,当听到刘姐的话,我先是蒙圈了一下,紧接着便是自然反应就想起了此前曾在网吧里打游戏时看见别人偷偷看的那种岛国教育片;瞬间,我脸色刷红,心跳疯狂加速起来……我心想,这刘姐还真是大胆,我可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就要这样公然说这个真的好吗?

  可就在我犹豫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我却是看到刘姐此时正一脸戏虐地一边拿起此前方雪儿送我的零食袋,一边从里面捏出了一串香蕉。

  我靠,这一下我终于知道,我又丢人丢大发了;我脸红得跟个猴子似的在那刘姐笑声中,仓皇跑了出去……

  而在几个小时后,当看到泉叔从外面给我带回来了一个盒饭的时候,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刚才泉叔会那样开口关心我了。

  大爷的,敢情泉叔之所以会关心我,原来是因为今天晚上就轮到我来值夜班!

  火葬场里虽然一般都是白天才有人送尸体过来烧,可我们里头却是也有个晚班制度,虽然只用上到晚上十一点就可以休息,可对于我这个才是第二天上班的人来说,无疑却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情。

  在火葬场上班,白天看见那些尸体什么的就已经够怕了,而到了晚上居然还要上夜班,然后在火葬场里拿个手电筒巡逻下什么的,这显然更是让我无法接受!

  按照泉叔的说法,上晚班的时候,如果没尸体烧,就得去巡逻一圈火葬场,防止有些偷鸡摸狗之徒进来偷东西;可天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火葬场啊,谁会那么不长眼来火葬场偷东西?

  而就在我有些无语的时候,泉叔则是悠闲地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些上晚班的事情和巡逻注意事项后,不等到下午五点的时间,他就已经和那司机李强勾肩搭背的下班去了。

  一时间下,偌大的火葬场里,已然就剩下了我和那化妆间的刘姐两个……

  随着天色越来越黑,我竟是莫名的感觉到温度越来越冷,我在焚化间里连连试着抽了两根烟后,最后咬咬牙,索性就捂着脸向隔壁的化妆间走去!

  我心想,今晚就算是被刘姐给那个那个了,也总比自己被吓神经了好……

  不过好景不长,就在我舔着脸皮和刘姐相见甚欢的聊了好几个小时后,刘姐也是终于要下班了。

  我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正是晚上十点,而明天的早班泉叔最快也要八点才回来,刘姐一走,我一个人势必要在这火葬场里呆上个将近十小时。

  一想到这里,我心头顿是咯噔一下,整个人便是感觉上了贼船一般;难怪说火葬场的工资会高,难怪说这里会这么少员工,敢情原来这么坑爹!

  刘姐看着我,一双挺好看的眼睛扫量了我一圈,而在她临走前,则是故作神秘地对我说道:“傻弟弟,第一次上夜班不用太紧张,等下十一点你就去把门关了找地方睡觉去。”

  “嗯,谢谢刘姐提醒,唉,我就怕睡不着,把自己给吓个够呛!”我皱眉如实说道。

  “咯咯,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刘姐对我眨了眨眼睛,我看着眼前这么一个韵味十足的女人,若不是她自己跟我说都已经生了孩子,我还真不相信刘姐居然快要三十岁了。

  只见刘姐顿了顿,随即再次说道:“傻弟弟,别说姐姐没有关照你,记住了,上夜班的时候,千万不要去后面那排小屋子那边转;还有半夜要是听到什么声音,也别害怕,你就吼几声就行了。”

  “啊?半夜还会有声音?”这下我是彻底蒙圈了,这火葬场都没人了,半夜咋可能还有声音?

  不过再等我想的时候,径直就是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好了傻弟弟,姐姐走了,莫要牵挂姐姐哟。”刘姐调皮对我眨了眨眼睛,很快便是走出了化妆间。

  而我见状连忙就是跟她走了出去,心想顺便就把火葬场的门关了算,然后再去随便巡逻一圈找个地方果断睡觉得了。

  黑漆漆的夜色里,火葬场的门口正是点着一盏不知道什么年代生产的老黄灯,暗淡的灯光下,我看见刘姐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那夜色中……

  我定了定心神,幸好刘姐的家就在火葬场不远处,不然的话,这个时间点估计她也不敢一个人回家。

  刘姐一走,我迅速将火葬场的铁门给关了上去,然后回到化妆间将拿出手电筒,心想着随便巡逻下就完事。

  而就在我拿着手电筒刚巡逻没几分钟,已经被我关上去的铁门处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原本寂静无声的夜幕中,突然而来的这敲门声顿是把我吓得够呛,一颗心更是像径直掉入到了冰窖中一般发寒!

  我脸色瞬间苍白,就连眼睛都有些不太敢往铁门处看去!

  “傻弟弟,开门,是姐姐我。”

  这时,铁门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我一听,便是是迅速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刘姐,妈蛋,这也太吓人了!

  我惺惺地迅速跑过去开了铁门,只见刘姐正是满脸幽怨的看着我,说:“姐姐忘记拿东西了,刚想回来拿,门就被你锁上了。”

  听到刘姐的话,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脑袋,一阵尴尬的轻笑。

  刘姐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回到化妆间里拿起了一个装衣服的包包,这才重新和我告别道:“傻弟弟,姐姐这下可真的要回家去了。”

  “嗯,刘姐再见。”我看着刘姐那有些戏谑的笑容,心头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说刘姐你要不再陪我会,我一个人守这夜班实在是渗得慌。

  不过男人的尊严还是要的,在刘姐那戏谑的笑容下,我还是咬牙坚定的说自己没事,不就是一个夜班吗?小意思!!

  刘姐放心的离去,等我看到刘姐的身影已经远去后,我则是再次迅速的关上了铁门,心里头似是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大爷的,这火葬场的夜班,真不是人上的啊!

  铁门一关,我再次抓起手电筒草草在火葬场里巡逻了起来,火葬场这边的建筑物不多,基本就是分为两部分,前边是一个吊唁厅和家属休息用的场所,后边则是火葬场的主要组成;包括焚化间和化妆间,加上一个小仓库和小办公室……

  当然,这里边除了小仓库里头放着一些还能卖钱用的祭奠用品外,其他的地方几乎就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焚化间里的两台大火炉,化妆间里的各种廉价化妆品,这些东西别说是小偷,就是三岁的小孩子,都懒得要。

  巡逻完了火葬场的内部,我则是来到了火葬场的外边,火葬场的外边建有男女厕,这个我自然是懒得进去巡逻,而在另外一边后头,则是有一排小黑屋。

  我定眼看去,发现这排小黑屋的设计也有点古怪,完全就是一排小黑屋,里头更是黑漆漆的;第一天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个是火葬场员工休息场所,后来当我问泉叔里头是干嘛用的时候,结果泉叔则是对我轻笑了几声,说我想知道里头是什么,进去看不就清楚了……

  而就在刚才,刘姐则是交代我巡逻的时候,尽量不要靠近这火葬场后边的小黑屋;我不知道这小黑屋里头是放着什么,但我心里清楚刘姐应该是不会害我的,她让我不要靠近,我不靠近不就得了。

  草草巡逻一圈后,我一眼望向这灯光稀疏的火葬场内部,心里头竟是有些森森然的感觉……

  然而就在我前脚刚要准备踏进化妆间去睡觉的时候,忽然,身后则是传来了一道软绵无力的敲门声。

  火葬场的大门就一铁门,铁门一敲,那声音自然是很清晰可听;可这一道软绵无力的声音响起,我顿是脑子一愣,心里头想道:难道是刘姐不放心我,又跑回来了?

  我连忙回头往那铁门处看去,可在那暗淡的黄色灯光下,我却是没看到有任何身影。

  我不禁皱眉,刚才的这道敲门声很是微弱,也许是风声不一定?这冬天快到了,夜风自然也是带着些劲道……

  我摇摇头,就要再次抬腿往里头走去;但我的脚步还没落下,我身后处的铁门,则是再次传来了一道敲门声;而这一次的声音,明显比之刚才的要响亮了不少!

  我毫不犹豫的回过头看去,然而依然看见那铁门外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身影!!

  这一下,我瞬间心底发毛,后脊骨更是阵阵发凉!

  这特么的怎么回事?没人怎么还有敲门声?

  “当!”

  敲门声再次响起,我再也难以忍住心头的惊诧,我回身向着那铁门处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可双腿更是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

  “是谁?”我有气无力的对着那铁门外喊了一声,可那空荡荡的黑漆门外,毫无回应……

  “到底是谁在外面?”我再次厉声吼了一句,然后靠近到铁门处抬头往外头看去!

  然而铁门外,在那暗淡的黄灯下,别说是人,就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敲门声已经停止,我站定在铁门旁,心里头一阵发虚;泉叔曾对我说过,只要火葬场的铁门一关,管他是什么东西都进不来;可是这莫名其妙的敲门声,却是敲得我有些冷汗直流。

  我迅速转身离去,心想明天再问问泉叔那敲门声是怎么回事,怎么时不时的还会响……

  而就在几秒钟后,我人还没走远,原本传来敲门声的铁门处,则是响起了一道幽幽的女人声音。

  “请问,你看见过我妹妹吗?”

  女子的声音十分好听,我猝不及防下的猛回头看去,只见在铁门外,已然多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妙龄女子……

  一阵夜风吹来,却见白裙女子乌黑的丝丝发缕在铁门外任由夜风地拂动下不住飞扬着,时而贴着她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拂过她那红润又轻抿的双唇。秀气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小巧且带着灵动。

  我定眼细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那宛若樱花瓣的轻抿双唇,在那略显暗淡的灯光下,我似乎都能看到她那双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是一轮如月牙一般的瞳眸;我心头一动,更是发现此时她脸上正带着几分惘然,眼神里更是流露出了几分迷茫和无助……

  我蓦然站定,铁门外的这个白裙女子,竟是美得几近让我窒息,这种美,更是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脱俗……

  “请问你有见过我妹妹吗?我找了她很久,但却一直没有找到她……”白裙女子脸上挂着几分忧虑再次说道。

  我摇摇头,这两天上班来,别说是小女孩子,就是连正常人都很少看见,我又怎么可能见到过她妹妹呢。

  而随着我的摇头,白裙女子顿是低头微微叹了口气,我抬头看去,发现在她轻轻颤动的睫毛下,竟是流出了两行泪水……

  我向来我都极怕女人哭,无论是大妈级的还是未成年的小丫头,她们一哭,我心头就会跟块豆腐一样;我皱眉看向白裙女子道:“这里是火葬场,一般人都不会来这里的,要不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话音落下,白裙女子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一时间下,在面对这张足以倾城的脸蛋,我心神恍若失守。

  “谢谢你,我再去找找看。”白裙女子幽幽轻声道。

  很快,白裙女子缓缓转身离去,看见她妙曼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我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小小的失落;天知道,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我居然没能要到电话号码!!

  我回到了化妆间,巡逻也巡逻过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那就是找个地方睡觉,睡他个到第二天早班,反正铁门也关上了。

  我特地将化妆间里的灯光弄暗了一点,然后在睡意涌上来的时候,很快我便是昏昏入睡;而在梦中,我却是感觉到自己又重新被一片黑暗所包围住了身体,我在黑暗中肆意狂奔和叫喊,可却得不到一丝回应,等我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却发现在自己身前又出现了一个光点。

  那个光点向我的身体慢慢悬浮飘来,它那耀眼的白光下,瞬间就驱散了我的周围的光芒;而还没等我来得及欣喜,我却又看见这个光点竟是笼罩住了我的左手,紧接着,它就是一块阴寒的冰块一样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我只觉得那光点的阴寒像是一根银针一般就从我的无名指上直接此入了进去,让我顿觉得无名指传来了一阵剧痛,很快,我便是醒了过来。

  而等我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是一团浆糊,可等我看见我左手无名指上已然多了一个东西时,我蓦然的脑子一愣,紧接着心头大震!

  只见我左手无名指上所多了那个东西,浑体泛白,而且在那白亮的电灯光下,我清楚的看到,这个东西正是我之前在那个仙爷骨灰上所捡到的玉戒!

  “这怎么可能?”我直接就是脱口而出喊了起来,玉戒虽是我捡到的,可却也被我放进了口袋啊,怎么可能会被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呢?

  我迅速就是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可化妆间里此时根本就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影,这玉戒只可能是我自己把它给戴上去……

  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刚才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可能还把玉戒拿出来戴到自己的手指上呢?还有,我所做的那个梦,又怎么那般巧合?刚好梦见了我无名指上有个光点沾了上去,结果一醒来就是无名指戴在了那里。

  我强忍住心头的震惊,伸手就要将无名指上的那枚玉戒给拔出来;可真等我动手去拔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

  那玉戒被戴在无名指上,我伸手去拔却根本拔不出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除了让我的无名指一阵酸痛外,那玉戒却依旧崭然不动的卡在我无名指上!

  “奇了怪,这无名指不但会自己戴上去,居然还拔不下来了……”我脑海里一阵狐疑不已,不过好在无名指也不经常用,这玉戒戴上去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否则的话,我肯定要给自己给吓个够呛。

  我摇摇头,看来得找个时间去看看这玉戒是怎么回事才行了,这从骨灰上捡出来的东西,难不成还沾上了不干净的玩意?

  一想到不干净这三个字,我浑身又是一阵发凉;妈蛋,我这可是在火葬场上班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火葬场不干净的?到处都是死人骨灰,还有尸体燃烧后所产生的那种味道,也难怪外面的人会管我们叫做臭焚尸匠,那尸体燃烧的时候产生的味道就跟油烟味一样缠在我们身上久久不能散去……

  我出去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哪个酒楼厨房的学徒在学习做菜烧饭;可天知道,这油烟味是我在焚化间里烧尸时弄上的……

  大半夜的一醒来,我就觉得身体有些发冷,我抬头看了一眼化妆间外,发现外头的灯光暗淡,此刻竟是寂静得几欲让我恐慌。

  我强行再次闭上眼睛想要睡着,可十几分钟过去了,眼睛虽然是闭着的,可心头却是一片烦躁不已。

  就在我准备找点事情干的时候,忽然,寂静的化妆间外头,却是微微传来了一道古怪的声音。

  我眉头顿是紧锁起来,一双眼睛直接睁开向屋外看去!

  可化妆间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影,我皱眉,可下一秒钟,那古怪的声音则又是再次响起;这一次,这声音我听得很是清楚,似是一阵在微微喘 息的声音。

  这声音略带着几分沙哑,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沧桑年老的人经过许久的沉睡后醒来所发出的那种呼吸声,声音轻微,却是带着几分令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呼……”

  伴随着喘 息声再次响起和落下后,紧接着,我耳朵一动,便是听到了在化妆间的隔壁处,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标 签殡仪馆的火工 周凌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