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何双容之衍)小说_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洛橘著何双容之衍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64 ℃
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何双容之衍)小说_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洛橘著何双容之衍

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洛橘著

何双容之衍 著

连载中免费

何双容之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何双容之衍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主角是何双和容之衍的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故事递为大家带来《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何双容之衍)全文章节精彩阅读,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容之衍摇了摇头,因为在这里他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答案,更是知道是谁弄出的一切最重要的来龙去脉。哗啦间,一道光影朝容之衍刺来,他下意识的往后躲过了一个暗杀。他夺门而出,他一直逃,逃到了外面的树林子。可是,追他的人穷追不舍,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何双容之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何双容之衍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主角是何双和容之衍的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故事递为大家带来《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何双容之衍)全文章节精彩阅读,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容之衍摇了摇头,因为在这里他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答案,更是知道是谁弄出的一切最重要的来龙去脉。哗啦间,一道光影朝容之衍刺来,他下意识的往后躲过了一个暗杀。他夺门而出,他一直逃,逃到了外面的树林子。可是,追他的人穷追不舍,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免费阅读

  清晨吹来的每一缕微风都扇动着树枝上的叶子,何花端着面盆洗漱的东西进来,挽起床纱,睡得四肢八仰的小姐。

  “小姐,该起床了。”

  何双揉着惺忪的眼眸,看着眼前的一切环境。哀叹一声,“我怎么还在这个鬼地方。”瘪瘪嘴一副难受的模样。

  这几天在何府,何双想尽了一切可能的办法回去,凡是做任何事情都被何花阻止。

  天雷混动,轰隆的雷声,下着连夜大雨。何双跑出去,抱着大树,仰着头希望雷公可以劈她一下。却不料,何花跑出来硬扯着何双进去,噼里啪啦闪过雷电。

  再者就是,何双找了一个二楼的阁楼层,从二楼看向一楼的阶层,数着就有十几层。何双憋了一口气,脚踏空往下踩之际,被何花拉住手往回拉。

  何双又一次想死的计划又失败,总之何双一有什么动静,何花就会出现来阻止。

  数着日子如约而至,已经将近婚事到此。她还在这个身体里,总不能她去成这个婚吧。

  既然她来到了这里,占据了这个身体,就不能当个扯线木偶,跟着别人的步伐走。

  隔天起床,她就决定了,这个婚她是退定了。

  退婚烦心事,招数天下有。

  绝食,不吃不喝。

  这个老爷子一看就疼爱他闺女,一定舍不得他闺女这样。

  何花端着厨房做好的菜在何双面前,可何双一口都没吃,确实把这丫头给急坏了。

  “小姐,你这样不吃不喝是不行的,熬坏了身子怎么办啊!”

  何双抬眸看了一眼桌上的美味佳肴的菜色,由不得的咽了一下口水,她是真的饿了。

  但是,剧情不对啊,这消息都放出去了,这老爷子怎么会舍得呢?

  “何花我问你,我爹知不知道我绝食这件事?”

  何花眨着眼睛,望着性情大变的小姐。

  “老爷知道,但是他说……”何花后面的声音太小了,几乎都听不见。

  “说什么?”这可把何双急性子急坏了。

  “老爷说让小姐饿几天,这样小姐才能老实成亲。”

  嘿,这老头子不按剧情走是吧,那么她也就没必要守规矩,开始大吃大喝着。

  何花看到自家小姐终于肯吃饭,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放下了。

  “小姐,你总算肯吃饭了。其实,你何必和老爷顶撞了,老爷也是为了你好。”

  “诶,我问你,你家小姐……不是,我到底喜不喜欢容之衍啊?”

  虽然,记忆里有原主留下的片段,但不完整。她还是问清楚的比较好,她记忆里的容之衍是个胖墩墩的小胖子。

  难不成,容之衍长大成了武大郎。

  “小姐,你当然不喜欢容之衍啊,不然你也不会逃婚,摔伤了身体,躺了一天一夜。前天晚上,醒过来一会儿,然后又睡了。”何花阐述着原主先前的状况。“你喜欢的是卓云凌,卓大侠。

  西湖两岸,中间有个凉亭显得格外隐蔽。

  凉亭中,女子穿着淡雅的衣裙,微凉的风吹起她的耳边的发丝和衣带,她的美是让人看了一眼就无法忘怀的惊艳。却偏偏这样的美人,眼眸中淡淡的忧伤和消愁。

  随着踏步走来的脚步声,女子惊喜的转过身看向来人,眼中的喜悦慢慢转化为哀伤。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你婚事已定,何必来见我这个局外人呢。”女子背过身去,终不再看男子。

  男子身穿淡蓝色衣褂,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

  “倩倩……”他轻声唤起女子的名字,“我也是迫不得已,娶双儿并非我的意愿,父命难为。”

  她转身看向男子俊俏的面容,无奈的轻笑出声,语气里多少有些无奈。

  “容之衍,你哪里都好,就是太优柔寡断。”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香包,“本来是打算我们成亲的时候给你的,可是终究没等到,却等到了你成亲,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她将香包塞进容之衍的手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容之衍低头望着手中的香包,心里百味陈杂。

  香包里有淡淡的兰花香,这是初见林倩倩时的象征。

  那是一个赏灯会上,她站在湖边的岸上,出了一个灯谜。如果谁回答正确的话,她就和谁坐船游一遍湖面。

  容之衍永远都忘记不了这个夜晚,他走上去对上了她出的灯谜,蓦见面前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

  他轻松自然的说出了谜底,女子眼眸略显惊讶但很快瞬时不见,明眸皓齿声音清甜,“这位公子猜对了,小女子我也应守诺言,公子请。”

  那晚,离开船头后,他顺手摘了岸上的一支兰花赠予她。

  也是那一晚之后,他们相处频繁,过往日子良久后才知她是明月教的人。

  何双站在原主的书橱前,翻到了好几张画像,都是男子的画像。

  褐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灰红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红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武功深不可测,温文尔雅,他是对完美的最好诠释。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

  她不由的赞叹道:“好帅啊!”

  何双看着画像,愣是觉得他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何花推门进来,嘴里念叨着,“小姐,这是管家让我送过来给你,过几天的嫁衣。”却看到她家小姐拿着卓大侠的画像端详。

  谁说她家小姐失忆的,爱慕之心从来没变过。

  何花朝何双走近,边说着,“小姐,你又在看卓大侠的画像了,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卓大侠,可是你都要嫁人了。有些人是要放下了……”

  “卓大侠……”何双细声反复的念着,杏眼瞬间放出光彩,“卓云凌是吗?”

  何花看到何双如此大的反应,也是习以为常,对于何双来说卓云凌是她的命。

  而对于童代代而言,卓云凌是她在游戏里的一个角色,当时她就是hold不住这个角色,因为他武功和级别都是很高的。但是游戏里给他的武器只是一把扇子,一把扇子走天下路,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破解扇子的招数,就穿越到这个鬼地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

  “唉,不对啊,我这不是可以亲身面临着看卓云凌耍他手中的扇子了。诶,何花你知道卓大侠在哪吗?”

  “小姐,卓大侠浪迹天涯,我们这种小人物怎么会知道他去哪了啊!而且,他人在天一阁,每天阁里的事情都有需要他去办的。”

  天一阁!游戏里对人物的标配好像也是这样的,证明这里的人物和游戏里面的标配都是一样的,可惜她才玩了几天没有熟悉清楚整个江湖的人物细节,不然她现在把这个世界颠覆都可以。

  “小姐,这样不好吧。”何花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姐用梯子爬到了屋檐顶上。“你这样我该怎么向老爷禀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何双正奋力跨在屋檐下,正想着怎么下去。

  她才不会那么容易妥协,好不容易来一趟古代,难道要将她封锁在这偌大的何府不出去,她才真正不愿意。

  “小姐……”何花急的差点哭出来。

  何双看了一眼何花哭啼啼的样子,无奈的说道:“行吧,我答应你,我出去之后尽快回来。”

  可现在问题是,上去容易下去难。

  “你有什么法子能让我下去吗?我总不能卡在这,不上不下吧。”何双现在跨在墙上面,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何花将梯子递给何双,“小姐,你小心点。”

  何双将梯子打横的往外面的墙上斜着放,然后转身脚刚踏上去,才发觉踏空。整个人连身子都是往下坠。

  “啊!”惊叫着,紧闭着眼睛。

  不会吧,她现在是刚穿越过来就毙命,真绝!

  刹间,腰上一热,也没有预料跌在地上的疼痛感。惊的她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唯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面具下一双凤眼,那双眼眸更是色如墨玉,深邃凌厉得似乎能一下子穿透人心。

  “小姐,你没事吧?”何花在上面轻唤。

  何双立马从这陌生男人怀里抽离,这时才看清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步履闲雅,一身青色锦缎长袍。虽戴着面具,都无法挡住他五官俊美的让人惊叹。

  “小女子在此谢过公子的救命之恩。”何双躯了一下,眼眸望向男子。

  男子却一直没做表态,何双能感觉这男子一直看向自己,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

  何花顺着梯子,慢慢爬下来。拉着何双的手急切地问道,“小姐,你有没有伤到哪,给我瞧瞧。”

  男子什么话都没说,凛然的转身远去。

  何双心想这等身段的男子,如果面貌丑陋这得多扎心啊。

  她再看向对自己身体正在上下其手的何花,说道:“我没事。”眼神还遥望那远去的身影,“何花,你说那男子是何方人士?”

  何花淡淡的说道:“可能是这附近居住的富家公子,这里的住所都是些非富即贵之人。”再次思索之下,还是有所不安。

  “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你别怂啊,我们好不容易出来,当然溜达一圈才回去啊。”何双拉着何花的手立马的开溜。

  市井里的热闹与人气和清冷的何府山庄截然不同,这街道上与电视上上演的相差无几。摆着小摊子卖着物品和小吃,何双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很多。

  每一个摊前何双都去过一遍,“这个簪子好看,何花给钱。”

  “小姐,你等等我。”何花都来不及给钱。

  何双手拽着糖葫芦,停在一个像极了书院般的门口。

  “这是什么地方,里面很多人。”一副探究的样子,刚问出口,身子却已经走进去。

  何花赶紧跟上前,解释道:“这是天一阁的名人坊。关于很多大侠的模样画册都在此行销,因此很多人来购买。”

  何双落步在一副一身灰红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俊美男子的画像前。

  “这不是家里的那幅画吗?”

  “小姐,卓大侠的画像你多的是,这也只是你其中的一副收藏而已。”

  何双听到何花的说辞,由不得哆嗦了一下,这原主也是个疯狂痴迷之人。

  最末,何双想离开的时候,被挂在角落的一副画像所吸引过去。

  画像里的男子,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无可挑剔的俊容,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

  何双看了许久,其身上的那块墨玉,似乎是他身份的象征。

  “这人是谁啊?”

  何花摇摇头,表明她也不知。

  卖画的掌柜,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何大小姐今日不买卓大侠的画册了?”顺带看了一眼眼前挂的画像,“这是墨大侠的画像,你要吗,也就只此一张了。”

  “墨大侠?”何双歪着头,看着画像说不出的一种熟悉感,“为什么只有一张了。”

  掌柜轻笑说道:“这墨大侠之前也是天一阁的人,他可是当年火爆人物,但此后天一阁自从换了阁主之后,他便销声匿迹都有五年之久了。在江湖上也少有听闻他的事,他也就此离开了天一阁,我这小店也是卖天一阁名人的画册。”

  何双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难不成天一阁是古代的练习生培训公司,培养出的都是明星,经过这家店营销所谓大侠名号的画册。

  忽然的高声呐喊,“这里唯此一本卓大侠所有经历编成的一本书,限量版有三本,先抢先得。”

  话一毕,一大堆女人往那里抢,简直是水泄不通。

  这就是古代般的追星吧,何双扯了扯嘴角。


标 签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洛橘著 何双容之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