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谢思安)小说_陆明萱谢思安娇娘福宝有点田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470 ℃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谢思安)小说_陆明萱谢思安娇娘福宝有点田

陆明萱谢思安

娇娘福宝有点田 著

连载中免费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谢思安)第一次在哪,抖音热推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全文免费阅读,陆明萱谢思安小说最新章节,陆明萱谢思安全文免费,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娇娘福宝有点田》是由作家丝丝小雨所写,主角是陆明萱和谢思安,小说讲的是陆明萱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到古代成了丑陋懒惰的农门恶妇,看到原主悲惨下场的陆明萱决定利用前世知识洗白自己并手撕渣男贱女,看陆明萱如何在发家致富的同时顺带撩个绝色美人当夫君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娇娘福宝有点田(陆明萱谢思安)第一次在哪,抖音热推小说娇娘福宝有点田全文免费阅读,陆明萱谢思安小说最新章节,陆明萱谢思安全文免费,热推已完结的女频爆文《娇娘福宝有点田》是由作家丝丝小雨所写,主角是陆明萱和谢思安,小说讲的是陆明萱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到古代成了丑陋懒惰的农门恶妇,看到原主悲惨下场的陆明萱决定利用前世知识洗白自己并手撕渣男贱女,看陆明萱如何在发家致富的同时顺带撩个绝色美人当夫君的....

免费阅读

  陆明萱站在原地,看着三三两两离开的人群,心里就犯起一阵嘀咕,这原主人缘是得有多差?起先被李凤兰冤枉时,所有人都叫嚣着让她受惩罚,最后发现她是受害者,反倒没人帮她说半句话儿。

  算了,眼下顾不得想这些,她得好好梳理一下原主的情况。

  陆明萱拖着酸痛的身体,凭借原主的记忆往陆你家走去,可还没走几步,脑袋里突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疼得她瞬间变了脸,跌跌撞撞靠在路边的大树上,才不至于摔倒。

  三三两两的路人瞧见了,不但没一个过来扶她一把的,妇女们反倒把自家的汉子看的更紧了,紧紧挽着自家男人的胳膊,扯着他们跑远了。

  陆明萱见谁也指望不上,只得强忍着刺痛,抱着脑袋蹲你,期待能自行缓解。

  说来也怪,这刺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后痛感便消失了,与此同时,一股更加汹涌的记忆强行钻入脑中。

  这些记忆都不属于陆明萱,而是原主的。

  陆明萱这才知道,巧合的是,原主也叫陆明萱,她所在的地方,叫大宋朝,却不是她熟知的那个赵家掌权的宋朝,完全是一个陌生的朝代。

  这地方叫丰谷村,隶属于柳江州滨河县下面的宝江镇,是一个有着四百多户人家的大村落。

  这陆你今年刚十九岁,算是个苦命人,十四岁嫁人,刚成亲半年便丧了夫,留下个拖油瓶儿子王狗蛋。

  说是儿子,其实就是陆你从人伢手里买来的婴孩,这女人又懒又馋,嫁人后本打算吃用夫家一辈子,谁知道丈夫居然死了,为了不被婆家扫地出门,她就想了个歪点子,在丈夫去世还未过头七时,当着婆家所有人的面,宣布自己怀了身孕。

  自那起,陆你便开始了为期十个月的伪装孕妇生涯,直到满十个月,偷摸地让儿子王狗蛋呱呱坠地。

  在陆你的观念里,有没有丈夫是次要的,能每天过上好吃懒做的日子才是重中之重,与其再嫁不招人待见,还不如赖在王家混吃等死。

  她打的好主意,给老王家生出个儿子来,她当娘的怎么说也该有一席之地。

  谁成想,儿子“生”出来后,头几年,王家还算是善待她,直到王狗蛋过了四岁,模样是越长越不像他爹,渐渐的,村里的闲言碎语就多了起来。

  公婆听得多了,心里就有了想法,今年年初就找借口把陆你从家赶了出来,再也不许她在家里白吃白喝。

  陆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隔三差五没了粮食就带着儿子上公婆家去闹,如此厚着脸皮蹭粮,日子才算是勉勉强强过着。

  不过,这女人也不是个死脑筋,看出婆家靠不住,而自己又上了年纪,总不能一直这么得过且过着,须得赶紧找个下家接盘,这才动了改嫁的念头。

  可她想嫁谁不好,偏偏瞅上了李凤兰的小儿子谢思文。

  谢思文可是谢家最宝贝的儿子,不但长的清秀俊美,打小就被谢家人送进学堂念书,谢家举全家之力培养他,打算供他读出个名堂来。

  谢家当成宝贝的儿子,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你祸害了,而那谢思文本人也是心高气傲,每每见了陆你,眼睛都要长到天上去,根本不拿她当回事儿。

  可这陆你却是盲目自信女人,骨子里还有那么几分勇于挑战自我的不服输精神,明知道谢思文对她无情,却还是不撞南墙不死心,谢思文对她越是横眉冷对,她反倒越挫越勇,削尖了脑袋往上扑。

  谢思文哪吃她那套,陆你越是热络,他表现得越是反感,起先每回见了她是绕道走,近来,他索性一见面就是一顿冷嘲热讽,常常引得村中人看笑话儿,次数多了,陆你也有些吃不消,心态就越发浮躁起来,寻思着既然走常规路数得不到谢思文,那就来点儿手段。

  这不,陆你就想了个“美人计”,想要和谢思文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假借了村里最漂亮的少女林秀巧的名头,约谢思文来家里见面。

  当时天刚蒙蒙亮,她上谢思文上学堂的必经之路去堵人,谁知好巧不巧,经过的人却是谢思安,她错把荷包给了谢思安,又说林秀巧要与他见面,商谈要事,地点就在自家,成功诱得谢思安那个傻帽来了家。

  陆你心心念念等着谢思文,沐浴后,抹了香粉,把自己拾掇的香喷喷的,特意只着内衫,待“谢思文”刚一跨进厢房门,二话不说就没脸没皮的把人往炕上拉。

  谢思安哪料想到等待他的是这等阵势,当即吓得脸色发白,不断闪避,两人拉拉扯扯间,陆你本就松散的衣裳直接滑落大半,露出她肥厚的肩膀。

  她再怎么丑陋也是个女人家,老实巴交的谢思安当即羞的低下头,连看都不敢再多看她半眼。

  这不要脸的陆你,黑灯瞎火的,趁着人家大脑空白之际,居然握着谢思安的下巴就来了个法式强吻,还把他的腰带给解下来,就连那要紧的地方,都被她不知羞耻地撸了好几把。

  谢思安老实且又胆小懦弱,哪里是陆你的对手,要不是谢思文中途冲了进来,这俩人险些就要办成了事儿。

  看到正主谢思文,陆你傻眼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弄巧成拙搞错了人。

  她气的一把推开谢思安,赶忙拽着谢思文喋喋不休的解释,可话儿还没说几句,李凤兰不知道打哪儿得了消息,居然风风火火冲进院子,瞧见陆你衣不蔽体的样子,再一看自家老三在场,当即气的火冒三丈,将陆你连撕带拽地弄到了打麦场子里,当着全村面羞辱她。

  陆明萱根据原主的记忆,差不多把这件事儿给捋顺了,顺带着,也把原主这么多年来在村中的关系也给捋了捋。

  梳理过后,陆明萱险些把持不住再去寻死一回。

  这原主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啊!

  居然在村里风评那么差,可以说整个丰谷村,就没有几个人待见她的,前些年陆你也只是有些泼名,自打她好吃懒做的赖上婆家后,名声就急转直下,尤其是当她看上谢思文,不检点的种种事迹被传开后,就成了全村人都不齿的人物。

  村里的男人将她当成荡妇毒母的代表,女人们则是把她看成妇女队伍中的耻辱。

  陆明萱头大地揉了揉脑袋,今后要顶着这女人的身份过日子,还不如叫她死了算了!

  她咬牙切齿,正沉浸在无穷尽的懊恼当中,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不男不女的嗓音。

  “你……你别难过,我,我娶你就是。”

  陆明萱蓦然回头,就对上了谢思安一张白皙漂亮的嫩脸。

  他眉宇间透着几分担忧,正忐忑地望着她。

  对上陆明萱的视线,他立时羞赧地偏开头,露出半截白皙的脖颈。

  望着眼前这个举止中流露出明显自卑的男孩,陆明萱有点明白过来了。

  这时代不像后世,大众审美趋向于男女莫辨的粉嫩小鲜肉,在大宋朝,男人就该阳刚俊美,女人才可以漂亮,谢思安也许并不柔弱,可他这比女人还漂亮的长相,就自动让人忽略了他的力量。

  也难怪就连原主也瞧不上这谢思安,作为一个男人,他长成这副不男不女的样儿,性格又老实软弱,一张口比姑娘家还羞怯,村民不把他视作怪物才不正常。

  “你刚才说,要和我成亲?”陆明萱回过神,问。

  谢思安咬住唇,不敢看她,弱弱说:“是。”

  陆明萱翻了个白眼。

  就算她陆明萱不是原主那么肤浅,以貌取人的人,也不能逮着个男人就成亲吧。

  她张嘴想拒绝,可一想到刚才多亏了谢思安站出来替她申冤一番,她总归得客气点。

  便耐着性子柔声说:“没事儿,我不用你娶,你回去告诉你娘,叫她放一百个心,我对嫁进你家可没半点兴趣。”

  谢思安以为她还在想着他三弟,目光立时黯淡了一瞬。

  不过,他掩饰的极好,敛了眼皮,尽力收敛着破锣嗓,平和而委婉地劝她说:“娘要给三弟找一户书香门第的姑娘,你……你还是莫要想他了,你名声差,我娘不会答应的。”

  陆明萱就撇了撇嘴,这小子也太不会说话了,这亏得是换了个灵魂,若是让原主那个倒贴不成还不死心的女人听见这话儿,非得上去给他几巴掌。

  好在现在换人了,她陆明萱可是个高情商的女人。

  “你说的没错。”陆明萱诚意十足,且发自肺腑地说:“所以我真的没想再纠缠他。”

  她低头拍拍身上的土,“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先回了啊,记得转告你娘。”

  想到家里的王狗蛋还等着她去善后,陆明萱又是一阵心塞。


标 签陆明萱谢思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