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小说章节_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36 ℃
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小说章节_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

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

安晴纪楠 著

连载中免费

安晴纪楠最新章节列表,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全文在线阅读,安晴纪楠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安晴纪楠大结局无删减阅读,安晴纪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作者是莫婉婉,故事递网提供《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安晴从小在乡下长大,被亲人找回后回到都市成了海城安家千金,众人都认为安晴是豪门又一个笑话,虽可怜可总归要把之前粗俗习惯改掉,不料京城顶级权贵纪楠牵着满身矜贵的安晴走上了红毯,看这对双强夫妇安晴和纪楠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安晴纪楠最新章节列表,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安晴纪楠)全文在线阅读,安晴纪楠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安晴纪楠大结局无删减阅读,安晴纪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作者是莫婉婉,故事递网提供《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安晴从小在乡下长大,被亲人找回后回到都市成了海城安家千金,众人都认为安晴是豪门又一个笑话,虽可怜可总归要把之前粗俗习惯改掉,不料京城顶级权贵纪楠牵着满身矜贵的安晴走上了红毯,看这对双强夫妇安晴和纪楠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免费阅读

  安晴十分紧张的坐着梳妆台面前,手上拿着一把梳子缓缓梳着头发。

  他们,快要回来了吧?

  以后,我该怎么办?

  陈云刚出生在医院就被人换走,安晴代替她的身份在安家生活了十几年。

  直到前两个月,安晴的体检报告被人寄到安海平的公司,血型与林舒和安海平不符。

  林舒和安海平当即做了亲子鉴定,果然安晴不是他们俩的小孩。

  看到鉴定报告的林舒一时情绪崩溃,几度昏死过去。

  后来,从当时住院的人查起,发现还在襁褓中的陈云被一个护士抱走。

  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却得知护士把陈云扔在了一个福利院门口。

  可是,当他们去到福利院又得知福利院没有在那天抱进一个婴儿。

  应该是被其他人抱走了。

  线索就这样断了,林舒每天以泪洗面。

  然后,又是一封邮件发到安海平的邮箱。

  上面写着:临云镇,陈云。附上一张陈云的照片。

  看到那张照片,林舒跟安海平马上去往临云镇。

  那张脸,一看就是林舒跟安海平的孩子。

  现在,那位安家的大小姐马上就要回来了。

  她有些恍惚,自从知道自己不是安家的孩子之后,她就活在恐惧当中。

  对自己的未来十分迷茫,尤其是看到林舒和安海平是如何费劲心力找他们遗失在外的女儿之后。

  她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林舒那种带着厌恶的眼神。

  让她不寒而栗。

  房门被敲响,她的手忍不住一抖,几根头发就被拔下来。

  “谁?”她问道。

  “是我。”门口传来晴朗男声。

  是哥哥……

  安晴慌忙放下手中的梳子,跑过去打开房门。

  “哥哥……”她小声叫道。

  门口的男生身高一米八左右,身穿格子衬衫,样貌俊朗,气宇轩昂。

  这是安家大少爷安皓阳。

  “晴晴,等会爸妈就要到了,下来客厅吧。”安皓阳说道。

  “是。”安晴扶着门板轻声应道,低着头看起来小心翼翼的。

  看见她这副模样,安皓阳叹了口气。

  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说道:“你叫我一声哥哥,就是我的妹妹,你不用太担心。”

  他做出承诺,说这句话就意味着,就算安家真正的大小姐回来了,她也会是安家的小姐。

  “好!”安晴脆声应道,眼眸亮晶晶的,带着明显的喜悦。

  楼下。

  安老爷手上拿着一份报纸,仔细读着。

  安老太手里拿着一瓣橘子,一口吃下去说道:“不管怎样,晴晴我们养了那么多年,她就是安家的小姐。这个毕竟是后来的,就是安家二小姐。”

  安老爷皱着眉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来的是你亲生孙女。”

  “哼,我孙女我享过她一天福没有?这么多年是晴晴一直陪在我身边。”安老太冷哼一声。

  安老太示意身边站着的张嫂再帮她剥个橘子,继续说道:“不管怎样,晴晴就是我的孙女,就是安家的小姐!”

  跟安皓阳走在楼梯上的安晴听见这句话,嘴唇微抿。

  突然间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她在心里对那个即将回来的女孩道歉。

  对不起,我没有想分走你的宠爱的。我只是,不舍得。

  我会对你好的,希望你不要怪罪我。

  等安晴两人坐在客厅二十分钟后,黑色奔驰停在海城安家别墅前。

  “夫人。”开门的是张嫂,见到林舒后面的陈云与陈方茹,面带诧异。

  不是说去接安家小姐吗?怎么还有个老太太?

  林舒找到了女儿,这段日子的憋闷一扫而空,“张嫂,你带陈阿姨跟云云进去,给他们安排好房间。”

  说完又转头看着陈云说道:“云云,等会你跟陈阿姨看看房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直接说,改到你们满意。”

  “老太太,安小姐。”张嫂上上下下用及其隐晦的眼神打量两人一眼,开口说道:“请进。”

  说着,当先侧过头在前面带路,暗叹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了,这位安小姐看起来就不是好欺负的。

  陈方茹一路走过,看到装修精致的欧式建筑。

  手指无意识攥住衣角。

  停在大厅门边,张嫂拿出拖鞋放在门口。

  陈方茹略带紧张的换下自己的布鞋。

  这双布鞋已经有些年头,跟安家干净透亮的地板相比,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两人换好鞋一进去,就看到四人坐在客厅沙发上。

  安老太略带挑剔的目光就看过来,“张嫂,不要忘记消毒,我听说乡下人不太爱干净,不要带来什么病菌传染给我们。”

  这话一说出来,陈方茹满脸尴尬。

  她虽是乡下人,但一向爱干净,身上没什么灰尘。

  安老太的目光如芒在背,但是陈云就在她身边,她努力忽视安老太的目光,挺直腰板。

  “我们虽然是乡下人,但我们不是那种不爱干净的人。”

  她不能让人看轻陈云。

  安老太扯了下嘴角,耷拉着眼皮说道:“你说没有就没有?要是带进来什么病毒,我们生病了几百个你也不够赔的。这丫头是安家的骨血,接回来很正常,你又是什么人配进我安家的门?”

  语气里满是嫌弃。

  陈方茹脸涨得通红,身体气的发抖。

  她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陈云握住陈方茹的手,开口说道:“安家的门风就是这样的吗?那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家,我们也不稀罕。”

  说完拉着陈方茹就要离开。

  晚一步进来的林舒和安海平看见这一幕赶紧把陈云拦下来。

  “妈!你在干什么!”安海平语气里有着责怪。

  林舒开始抹眼泪,“我可怜的孩子,刚进家门又要被赶出去。”

  “我干什么?”安老太站起来用手指着他吼道,“你看你去哪里找回来的人,刚进门就给我甩脸色,那看来我以后是要看她脸色过日子?”

  “妈你在瞎说什么?”

  “吵什么吵?”安老爷发话了,“孩子刚刚回来,吵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说话的时候只看着安老太。

  安老太嘴巴动了几下,最终没说什么。

  安老爷话不多,但是作为安家的大家长是有几分威严在,也是这个家唯一能镇住安老太的存在。

  安老太一坐下,安晴马上递水给她。

  安老太喜笑颜开道:“还是我家晴晴懂事。”

  “丫头。”安老爷看着陈云说道,“你奶奶说话没个轻重,我向你道个歉。好不容易回来了,大家就是一家人,不要动不动就说离开,你爸妈也不容易。”

  林舒死死抓住陈云的手不放开。

  陈云看了眼林舒,林舒满脸的泪水,又转过头看看陈方茹,陈方茹满脸担忧。

  脚步没有再移动。

  “云云,这是你爷爷,奶奶。”安海平指着老两口介绍,到安晴的时候顿了顿。

  继续说道:“这是安晴,是你……姐姐。这是安皓阳,是你哥哥。”

  听出安海生语气里的迟疑,安晴眼里闪过一丝黯然,面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冲陈云笑。

  安皓阳也笑着说道:“妹妹好。”

  眼里是止不住的好奇。

  这个妹妹看起来,好像很不一般。

  少女身穿黑色短T上衣,迷彩高腰黑裤,一双黑色马丁靴踩着脚底,头发高高绑起,细长的眉毛下眼尾上挑,一看就不好惹。

  跟安晴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人物,如果说安晴是温室里娇养的花朵,她就是野外独自生长带刺的玫瑰,虽妖艳但拒人千里之外。

  介绍完之后,张嫂带着陈云和陈方茹去看房间。

  林舒给陈云留了上好的房间,采光好又通风,之前没想到陈方茹也会来,现在只能委屈陈方茹先去客房睡。

  他们俩的房间在三楼,路过二楼的拐角处时看到一间半敞开的房间,里面摆着的名贵钢琴露出一个角。

  陈云多看了一眼。

  张嫂看了陈云一眼,恭敬回道:“那是晴晴小姐的琴房。”

  安晴不是安家小孩这件事安家的仆人都知道,下了封口令不给往外传。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心人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先不说私底下怎么讨论,那跟安晴定下婚约的徐家就上门试探过口风。

  他们作为仆人一时也摸不准主人家的想法,叫晴晴小姐总归是不出错。

  陈云懒洋洋跟在张嫂后面,漫不经心想着,看来安晴过得挺好的。

  先去的客房,客房很单调。

  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书桌还有一个床头柜。

  “这是洗手间,热水器会用吗?”张嫂打开卫生间的门仔细向陈方茹介绍。

  说完,站在陈云面前说道:“小姐,要去看你的房间吗?”

  陈云随意坐在床上,“不用,告诉我在哪里就好。”

  张嫂告诉陈云她的房间在隔壁两间,然后下楼让人把他们的东西搬上来。

  东西搬上来之后,陈云把门锁了。

  陈方茹看着一尘不染的漂亮房间,这还只是间客房 ,略微思索,好半晌才说道:“这位张嫂看起来人挺好的,你这一家都不错,就是……你奶奶,哎。”

  陈云将黑色背包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倒,零零碎碎的东西洒满桌面。

  听到陈方茹说的话笑了一下,“我已经有奶奶了。”

  陈方茹脸上有担忧,但也欣慰一笑。

  看见陈云在摆弄自己的东西后没打扰她,陈云身上的秘密不少,但是谁身上没几个秘密?

  这是她跟陈云的相处法则,在过去的十八年里她们都是这样相处。

  只是有时候这孩子身上装的东西还是太骇人听闻了,上次她帮陈云拿包时看到包里装着一把带有寒意的枪,可把她吓了一跳。

  后来陈云说是玩具枪,她笑了一下,全当自己信了。

  陈云漫不经心摆弄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一台厚重的黑色小型笔记本电脑,上面贴了个小猫咪的贴纸,显得十分违和。

  又拿起一个超薄的手机,摆弄两下随意扔在桌面。

  还有一个十字架项链,非常别致,不是金属之类的做成的,而是藤蔓一样的东西缠绕成十字架的形状,看起来有几分诡异。

  她用食指拎起项链,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看了一会又随手扔在桌面。

  剩下的就是一堆小小白色塑料瓶,每个瓶子上都贴了一些贴纸。

  她随手拿起一个小瓶子,上面贴了一个笑脸。

  把药递给陈方茹,“先吃着。”

  陈方茹伸手接过,放进兜里,还用手摁了一下。

  她知道这个药不普通,她能活到现在就是靠这个药。

  把桌子上的东西直接扫进包里,背上包,打开门出去找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公主房,粉红色的壁纸,大大的公主床,带着蕾丝花边的蚊帐,铺着毛绒绒的地毯。

  陈云直接走进去,书柜上摆满了书,衣柜里全是衣服,床上还摆着一些玩偶,一看就是精心布置过的。

  伸手拿起床上摆着的小兔子玩偶,用手轻轻抚过它身上的毛,非常舒服。

  看着这一切,陈云想,当时布置的时候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吧。

  虽然不是她喜欢的风格,但是这份心意她领了。

  心里的排斥好像没有那么深了。

  不多一会,张嫂上来敲门。

  “小姐,夫人让你下去准备吃饭了。”

  楼下,安老爷正跟安海平说话。

  安家的小姐找回来了,怎么说也要把她的身份坐实,而且作为安家大小姐,公司股份她是有继承权的。

  他们在商量什么时候举行宴会,在海城豪门面前公开她的身份,还有就是陈云在临云镇被退学了,要给她找个学校。

  “听说是休学了一年,在原来的学校记了大过,送进一中可能有点麻烦。”安海平想着查到资料上写的东西就眉头微皱,他的女儿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该受了多少苦。

  听到这句话,安老太嗤笑一声,带着刻薄说道:“我安家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学校退学的孩子,就她这样还想进一中?不如找个贵族学校送进去混日子。”

  一中是海城最好的高中,传说中花钱也进不去的学校,除非特别有钱,比如给学校捐栋楼之类的,才会让你免试入学。

  这样的学校校风自然严格,升学率也是一等一的高,进了这所学校的就是半只脚进了重点。

  安晴就在这所读书,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绩好,家境好,样貌好,性格好,才艺好,妥妥的五好少女。

  安晴在一旁安静的听着,知道陈云并不优秀之后,心里有一股隐秘的喜悦升起。

  好像这样,自己就胜利了一点。

  安皓阳靠坐在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上,歪着头摁着手机好像在跟人聊天。

  听见安老爷跟安海平聊天的话语,眉头一动,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实则在仔细听他们说话。

  这个妹妹,果然是个不好惹的。

  听到楼梯口的动静,他随意抬头瞥一眼。

  一时间怔住。

  女孩的头发披下到腰间,脸颊边几缕碎发,柔和了身上的冷硬,更像画卷里走出来惑人的妖精。

  --


标 签纪少你的夫人又掉马了 安晴纪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