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岁岁长相思(梁思席韫)小说_梁思席韫版岁岁长相思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76 ℃
岁岁长相思(梁思席韫)小说_梁思席韫版岁岁长相思

梁思席韫版

岁岁长相思 著

完本免费

梁思席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梁思席韫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男女主角是梁思席韫小说名字是《岁岁长相思》,故事递为您提供岁岁长相思小说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岁岁长相思小说主要讲述了:梁思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在等待席韫,明明自己才是席韫明媒正娶的妻子,却为何在他的心里,自己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梁思席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去哪看,梁思席韫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址,男女主角是梁思席韫小说名字是《岁岁长相思》,故事递为您提供岁岁长相思小说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岁岁长相思小说主要讲述了:梁思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在等待席韫,明明自己才是席韫明媒正娶的妻子,却为何在他的心里,自己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免费阅读

  席韫带着人走进了梁思的院子,这是他成婚一来第一次踏进这个院子,竟不知她的院子竟这般荒凉,除了从她府邸带来的两个陪嫁丫鬟和刚进王府打发的几个奴才,再无他人。

  “砰”得一声,席韫将门一脚踹开,他看着屋内简单的陈设,脸色越发阴沉,他走进里屋,发现梁思正躺在床上,身边的绿萝正在给她上药,边上药边哭,“小姐,您受委屈了!”

  看到席韫走近,梁思摆了摆手,“绿萝,你先出去。”绿萝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小姐,奴婢就在外面侯着,您有事就叫我。”

  “你来我这作甚。”梁思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绿萝叫你小姐?你可是本王的王妃,以后叫你的婢女注意些,否则我不介意帮你教训教训她,还有你这院子,给谁装可怜?旁人看到还以我亏待了你!”席韫呵道。

  听到席韫的话,梁思闭了闭眼,反问他:

  “你的王妃?你善待我?你怎么好意思这么说!你说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那你来过我这儿几次,你说你善待我,可你连我院中的人都认不全,更不要说帮我装点院子。我嫁来王府的第一天,你连我的院子都没踏进来过,你说你善待我?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来吧!”

  不等席韫反驳,梁思卸了口气:“罢了,这些我都不在乎了,如果你来是为了和我讨论这些琐事,你就走吧,别再来打扰我了。你和云烟两个人让我恶心。”

  本来心里有些愧疚的席韫听到梁思这番话,“啪”,一巴掌甩在了梁思脸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配提本王的烟儿。本王这次来,就是来要你那解毒的丹药,快把药给我,烟儿还等着这药救命呢。”

  “凭什么,那是我的东西,是我爹爹给我的嫁妆,她云烟有什么资格用!”

  “就因为她的毒是你下的!你就应该将要拿出来,捧在手里送给她,如今我来问你要,已是给足了你面子,你别不知好歹!”席韫气急。

  梁思怒极反笑:“我下的毒,哈哈哈哈,可笑,证据呢,席韫,你凭什么认定是我?我梁家的女儿堂堂正正,永远不会做这种腌臜事。”

  “你们梁家堂堂正正?堂堂正正得用功勋换来我和你的婚姻?堂堂正正的逼我的烟儿放弃我?你知不知道,当初若不是她,我早就死了。从那时起,我就答应她,要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们梁家,害得我和云烟当初分离,害得她终日郁郁寡欢她亲口告诉我,你们梁家人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你因为嫉妒给她下毒,烟儿从不会撒谎。”

  梁思低吼道:“当初将你从边关救回来的是我!不是她!是云烟她趁我因为气力耗尽晕过去,骗你的!是云烟她要趋炎附势离开你,你永远都是这样,从来都不信任我。”

  席韫不想再听梁思话,掐住梁思的手臂,恶狠狠的问道:“闭嘴,那件事我调查过了,第一个见到我的人早已和我讲明,当初背着我走出来的人是云烟,你还在这里撒谎!最后问你一遍!药!在哪里?”

  “呵,调查,那个人分明是受了云烟的恩惠,故意这般说的,可笑汐国风华绝代,智勇双全的贤王,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傻子!”一滴泪顺着梁思的眼角滑落。

  “你若将药给我,我便饶了你今日这口无遮拦之罪,如若不交,我今日先杀了你,再找那丹药。”

  梁思看了一眼席韫,他的眼睛同以往一般清澈,可没有自己的一点影子。

  她抿了抿唇,吐出来一口郁结在心里的浊气,缓缓开口:“梳妆台右边第二个柜子里!”说完便转过身去,再也不愿看席韫一眼。

  席韫在梁思窗前驻足了一会儿,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转过了身,拿着药离开了。

  绿萝见席韫离开,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小姐,您没事吧,王爷他没欺负您吧?”

  梁思摇了摇头,安慰她说:“没事,他没对我怎么样。”

  绿萝这才松了口气。

  “梓鸳没事吧?””

  “她没事,奴婢已经替她上过药了。”

  梁思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都怪我,让你们跟着我受委屈了。”

  绿萝急忙摇了摇头:“奴婢们和小姐一起长大,小姐好,奴婢们就好。”

  梁思笑了笑,轻声吩咐到:“绿萝,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一会儿。”

  “那奴婢就先出去了,小姐有事吩咐一声就好了。”

  待绿萝出去,梁思才将头埋进被子里轻声抽泣。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只是睡梦里的她,依然皱着眉头。

  “小姐,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自打我们被禁足,烟侧妃掌权,我们俸禄被克扣也就罢了,我们还有小姐您的嫁妆可以抵用一会儿,可您看这饭食,还没府里下人的饭菜好!真是一群狗仗人势的东西。”绿萝拎着送来的食盒抱怨着。

  而主座的梁思笑了笑,“罢了,就吃这些吧,只是委屈了你们。”

  绿萝撅了撅嘴,“奴婢才不是为了自己呢,奴婢是为了小姐。小姐,你的伤刚好,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可是您看看,这才两个月,您都瘦了一大圈了。”

  梁思好笑的看着她:“我倒觉得这样不错,不用看到王爷和烟侧妃。”

  绿萝立马接到:“小姐定是口是心非,您心里一定是想着王爷的”。

  梁思身子一僵,身边的梓鸳看到梁思的模样,立刻接口:“别说了,吃饭。”说着白了一眼绿萝,绿萝心知自己说错了话,摸了摸鼻子,没再答话。

  可正在这时,院门开了,云烟被人左拥右簇的走了进来。

  她看着梁思的饭食,施施然的走了过去,挥了挥手,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笑盈盈的对着梁思说:“妹妹在这陪姐姐一道用膳,姐姐不介意吧?”

  梁思睨了她一眼:“我介意你会不坐?”

  云烟也不闹,挨着梁思便坐了下来,吃了两口饭,云烟转过头,贴近梁思耳朵悄悄说:“姐姐,我有喜了。你猜,我的孩子如果留在了你的院子里,王爷会怎么样对你?”

  说着便叫了起来:“快来人呐,我的肚子好痛!”

  梁思一惊,急忙站了起来,她没想到,云烟居然狠心到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伤害。

  听到消息的席韫匆匆赶来,一进门,便听到云烟的呼救,他冲进屋内,发现云烟正抱着肚子哀叫,而她身边的梁思正站在她旁边,愣在原地。

  席韫三步并作两步,将云烟打横抱起,喊到:“叫太医,快叫太医来。”

  云烟捂着自己的腹部,“王爷,我们的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她的裙摆上隐约可见流下的血迹。

  一声一声的痛呼从内室里传了出来。一盆接着一盆的热水端进去,端出来的却是一盆盆血水。

  太医匆匆赶到,搭完脉后长叹一声:“王爷,您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

  席韫死死的拉着太医,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侧妃误食了滑胎的药物,如果只是少许,那老臣或许还有法子,可侧妃吃的太多了,臣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待会儿开一副汤药,让侧妃体内的胎儿流干净,才不会影响侧妃日后的生产。”

  一瞬间,云烟的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他抓住席韫的衣袖哭诉道:“为什么?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我今日过来,就是想和她缓和关系,告诉她,我原谅她了,我不追究她对我下毒了,可是为什么她还要害我的孩子?”一句话,将自己为何突然来找梁思,自己的滑胎都推卸在了梁思身上。

  席韫顿时便相信了这幅说辞,他将头转向梁思的方向,看着梁思,一双眸子里一片猩红,“你说,为何烟儿在你院中小产。”

  梁思勾起唇一笑,“我说,那个孩子是她自己弄掉的,你信吗?”

  云烟挣扎着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我知道你怨我,怨我抢了夫君的宠爱,可那是个孩子啊,你怎么忍心?”

  梁思盯着她:“我怎么忍心?我若知道今日之事,在当初遇见你的时候就应该杀了你。”

  席韫看着梁思,“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为什么烟儿会在你的院子里落胎。”

  梁思走近席韫,“你给我机会?我说她自己弄掉的孩子,你信吗?”

  “放肆!来人,给我将王妃拉出去,杖责三十,她什么时候说出来,什么时候停。再派人手,给我将这院子里里外外搜清楚。”说着,梁思就被人拖了出去。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饭桌上:“太医,你过去查查这饭食。”

  太医赶忙过去,拿起云烟用过的碗,轻轻嗅了嗅,赶忙放下,朝着席韫说:“王爷,这碗里有藏红花的气味。”

  话音刚落,一个婢女便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启禀王爷,这是从王妃枕头底下搜出来的藏红花。”


标 签梁思席韫版 梁思席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