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听说你曾爱过我(顾青陆陵光)小说_听说你曾爱过我安凉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965 ℃
听说你曾爱过我(顾青陆陵光)小说_听说你曾爱过我安凉

听说你曾爱过我

安凉 著

完本免费

顾青陆陵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听说你曾爱过我(顾青陆陵光)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听说你曾爱过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陆陵光顾青,主要讲述的是顾青一开始不叫顾青,她一出生便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她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天夜里,她趁着傻子他爹不注意,从魔爪中逃了出来,后来她遇见了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儿,男孩儿叫陆陵光,从那一刻起她便暗自发誓,她要永远和陆陵光在一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青陆陵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婚恋宠文听说你曾爱过我(顾青陆陵光)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听说你曾爱过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陆陵光顾青,主要讲述的是顾青一开始不叫顾青,她一出生便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她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天夜里,她趁着傻子他爹不注意,从魔爪中逃了出来,后来她遇见了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儿,男孩儿叫陆陵光,从那一刻起她便暗自发誓,她要永远和陆陵光在一起....

免费阅读

  山里要比外头凉快些,但是进入七月也很热了。

  我被爷带过来的时候就身上一身衣服,到了老葛家,老葛也没有想过要给我买衣服,倒是老葛媳妇给了我两件她不要的衣服。

  老葛对他媳妇的态度很奇怪,他喝酒喝多了之后就会打他媳妇,有时候还拖进屋子里打,打得媳妇不断哀求的声音我离了几十米都能听到,但是酒醒之后,他又对媳妇很好,从来不吝啬在媳妇身上花钱。

  老葛媳妇的衣服都是老葛特意从城里带回来的,颜色很鲜艳,而且式样跟我们村里人穿的都不一样,衣料轻薄不说,领口还开得很低。

  我的个头比不上老葛媳妇,那衣服一穿,整个衣服往下面跨,大半个胸口都露在了外面。

  我当时并不在意,因为一直吃不饱,我的个头比同龄人都小一些,身板也没有发育,看着跟男孩子也没有区别。

  而我们那乡下,七八岁的男孩子在夏天光着屁股蛋到处乱跑比比皆是,谁也不会在乎。

  何况,我只想着多做事才有饭吃,除了家里的那些事,还要去杂货店帮忙打扫搬东西,清理厕所,偶尔还要帮着老葛收钱,一日里忙得气都不能多喘几口,一点都没有发现,那两道开始变化的目光。

  那一夜,白天的气温很高,晚上也没有凉快多少,很闷,很热。

  土屋里不透什么风,墙体又薄,被晒了一天,更是跟蒸炉一样。

  我便第一次打开了房门睡。

  因为太热,我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就觉得身上突然一重,然后一股子刺鼻的酒味传入鼻中。

  我一惊而醒。

  月光从门口照了进来,正好打在了趴在我身上男人的脸上。

  是老葛!

  见我睁眼,老葛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另外一只手去撕我身上的衣服。

  他的力气很大,随手一撕就将我的上衣给撕裂。

  风吹在了身体上,虽然还是带着燥热,我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他身体压得我很难受,还撕了我的衣服,口里喷出的酒气直接喷在了我脸上,难闻的让我想呕。

  下意识的,我便扭动身体,想将他给推下去。

  “别动!”老葛将整个身体都覆盖在了我的身上,一边用腿去分开我的双腿,一边带着狞笑的说:“你这妞,年纪不大,倒是长了一身细皮嫩肉,你别动,叔疼你,以后,叔给你吃肉,还有糖,叔都买给你吃。”

  我不知道他想干嘛,但是吃肉和糖我是知道的。

  那两样,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曾经是最渴望吃到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本能的知道,我不能要那肉和糖,我做了那么多事,老葛都没有让我吃过一块肉,一颗糖,现在却能这么轻易的给我?

  就算我小,我也知道这不可能。

  就如同爷说的,带我买新衣衫一样……

  我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可老葛的身体太重,按着我嘴巴的手也很有力,我再用力也无法动他分毫。

  情急之下,我张嘴,对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啊!”老葛疼叫了一声,手松开了我的嘴,反手就狠抽了我一耳光。

  我眼前一片金星,嘴里冒出了血腥味,头被抽到一边,脖子半天都动不了。

  “不识抬举!”老葛恶狠狠的说:“你是我花了两千块买来的!你就是我的一件物件,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

  天气燥热,他的手却像是蛇一样的阴冷,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满脸都是惊恐的看着他,低低的说:“叔,叔,我听你的,你别……”

  老葛看着我,很是满意的笑:“对,你听话,你听话我就不打你,我还会给你糖吃。”

  他口里的酒气伴随着口臭,那喷出的气体差点没有让我被熏晕。

  “爹?”眼瞅着他就要咬上,门外传来了一声唤。

  老葛停住了动作,转头往门口看去。

  葛木壮提着还没有拉起来的裤子,光着屁股蛋,满脸好奇的看着我们,又唤了一声:“爹?”

  老葛的脸上闪过一道奇异的神色,半坐起了身子,对葛木壮招手:“儿子过来,正好,今天爹就教你一个好事,过来过来。”

  葛木壮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迈步之时,他的手松开,那没有系好的裤子直接掉在了地上,他也不管,只用一对特别亮的眼睛盯着我。

  老葛移开了一点身体,指着我对葛木壮说:“这是你媳妇,你知道媳妇是用来干啥的?今天爹就教你!”

  我脑袋被熏得发昏,身体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袋一片空白之中,我下意识的摸到了床边的一块砖头。

  那是我为了稳固木板床,而从后院里偷偷摸过来的一块崭新的红砖。

  毫不犹豫的,我拿起了那块红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老葛的后脑勺敲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求饶服软,也许是想着要和自己儿子一起做的事而特别兴奋,那时候老葛只看着葛木壮,压着我的手也放松了一些。

  让我得以一砖头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老葛发了一声闷哼,便歪倒在了木板床上。

  “好玩!”葛木壮愣了一下,叫了一声后,便向我冲过来,口中叫道:“我来!我来!”

  那一板砖已经用了我全部的力气,但是听到葛木壮这么叫,我也不知道从哪又涌出了一股力气。

  我看着葛木壮,心里恶狠狠的想,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

  我推开了老葛,在床上站了起来,这样,我的高度就能够上葛木壮了。

  在他笑嘻嘻的冲到床边的时候,我拿起了那红砖,对着他的头顶砸了下去。

  红砖在葛木壮的头上碎成了两片,有鲜红的血液从他头上冒了出来。

  葛木壮呆呆的看了我一会,便噗通一声,直接倒地。

  我在床上喘了两下,跳下了床,从外面的衣架上拿下晾晒的衣服穿上,然后扭头便往村外跑去。

  跑出篱笆门的时候,我听得新屋那边有声响,随后有灯光从卧室的窗户里照了出来。

  我头都不敢回的,撒开腿便往村口跑。

  村口外面便是那条公路。

  我在杂货店里帮忙的时候听那些停车休息的人说过,那条路通向一个很大很大的城市。

  我不知道那城市对于我会意味着什么。

  但是现在,我只能拼命的往那条路跑,跑得越远越好。 也许是上天终于开眼了一回。

  我跑到村口的时候,正好有辆客车停在了杂货店前面,开车的司机对着下车的乘客叫:“快点快点,等下被那老葛听到了,就会来收钱了!”

  就着杂货店前一盏昏黄的白炽灯,车里的乘客都往简易厕所涌去,车门边反而没有了人。

  我矮着身体借着夜色的掩护溜到了车门前,看着司机已经缩回了头,便赶紧上了车。

  然后一直跑到了最后面,找了一个放置了很多行李的地方,将身体缩了进去。

  我刚藏好,乘客便纷纷回来,司机问了一声都上车了,便踩了油门。

  汽车一路前行,摇摇晃晃中,我不觉睡了过去。

  明明身体还处于极度紧张之中,明明脑中还晃动着葛木壮那满头血的样子。

  却是沉睡了过去。

  梦都没有的沉睡。

  一直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说:“喂,起来了,到站了。”

  我猛的一惊,睁开了眼睛,同时下意识的身体往后面缩了一下。

  有人伸手从我身后提了个大包出去,同时将我又往旁边推了一把。

  我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车上一片嘈杂声,乘客们正拿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往车下走。

  “你家大人呢?”喊我的那人提了包之后又回头问我。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虽然和老葛完全不一样,但是看到他转头的样子,我的心便猛的一抖,身子一矮,从他胳膊下钻了过去,穿过人缝挤下了车。

  脚落在地上,我便被烫得跳了起来。

  好热!

  不光是地上热,烫得我那上得山下得河的光脚板生痛生痛,连空气都好像起了火一样,烫得我皮肤都痛。

  而脑袋更是一阵发晕。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鞋都没有穿?”旁边有人叫了一声。

  我打了个激灵,也顾不得烫脚,扭头看到一个门,便撒脚往那门跑去。

  正巧两辆客车同时开进了站,下车的人很多,闹哄哄之中,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从那门旁边溜了出去。

  走到门外,我一下愣在了路边。

  那个时候的湘城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遍地高楼,拥挤繁荣,不过,对于一个刚从山村里出来的孩童来说。

  那些楼,那些路,那些路上拥挤的人群。

  我愣了足足有五分钟!

  太阳高升,气温更加高,这里不比我们村,到处都是大树,热了对树荫下躲躲,也不过是出身汗而已。

  这里道路上的树并不大,树荫不过是遮了小片地方,暴晒在阳光下的人行道很烫人。

  不过,我已经顾不得去想烫脚的问题。

  我的肚子咕咕作响,饿了!

  我从车站往旁边走,走了不远,站在了一个粉店的门口,我拼命的咽了一下口水。

  “走开,莫挡我生意。”一个女人走到门口,满脸嫌弃的挥手赶我。

  我看了她一眼,默默的走开。

  我沿着那铺着石砖,图样很漂亮的路往前走,路的旁边有很多店铺,每一个店铺里的东西都比老葛那杂货店里多上几倍,还有各种各样的食品店,肉香,菜香,起劲的往我鼻子里钻。

  我羡慕的看着那些以前见都没有见过的食物,努力的吞着口水的尽量离那些店子远些。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走到身体都没有一丝力气,头也晕晕的,我看到了前面有一个桥。

  那桥下面不是河,而是行走着汽车的马路。

  我没有力气去惊讶,而是赶紧的走到了桥下面的人行道上,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

  我弯曲着身体坐着,抱着膝盖,将头埋在了臂弯里,将一直咕咕叫着的肚子也藏在了最里面。

  我脑袋一片空白,眼眶里有湿意,却没有眼泪流出。

  这里是城市,是村里人说过的,有着一切荣华的大城市。

  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做梦都没有梦过的。

  可是,这里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这街上拥挤的人群嘈杂的人声,我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甚至,现在我喉咙都快冒火了也不知道往哪里找水喝。

  我茫然,我无措,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迈。

  但是我并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我砸了老葛的头,跑出了那个村子。

  就算,就算等着我的是饿死或者是渴死,我也不后悔!

  “叮”的一声脆响在我面前响起。

  我惊了一下,抬头去看。

  就见一个硬币在我面前转悠了一下悠悠然的落下。

  在杂货店帮老葛收钱的时候,他教过我,那是一个两分钱的硬币。

  我的心一跳,伸手按住了那个硬币,然后朝周围看去。

  一个中年女人正收回手准备往前走。

  我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对她说:“姨,你钱掉了。”

  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随后笑着又丢了一个硬币给我,然后转身便走。

  我呆了呆,刚准备弯腰去捡那个一毛的硬币,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那个硬币。

  我再度呆了下,然后手就被人抓住,一个比我高了一个头的男孩凶狠的扳开了我的手,将那两分的硬币抢走后,猛的将我推倒在地。

  地是粗糙的水泥地面,我手一撑在上面,便搓去了一块皮,痛得我叫了一声。

  “你从哪来的?晓不晓得规矩?”男孩站在了我身边,从上往下的,用我能听得半懂的话吼我。

  他不光个头比我高两个半头,身板也很是壮实,还一脸的凶恶。

  我瞬间判断出来,我打不过他!

  “是个女孩子。”那捡起了一毛硬币的男孩站在了这个男孩的身边,笑嘻嘻的说:“从来没有见过,你新来的?”

  比起那凶男孩,这个男孩长得很瘦,跟一根竹竿一样,个头也只比我高了大半头。


标 签听说你曾爱过我 顾青 陆陵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