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错付年华(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_错付年华减重姝百里弘基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19 ℃
错付年华(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_错付年华减重姝百里弘基

错付年华减

重姝百里弘基 著

完本免费

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完结了吗,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全章节去哪看,重姝百里弘基小说全文去哪看?主角重姝百里弘基的小说名字,重姝百里弘基是什么小说里的主角,女主角叫重姝男主角叫百里弘基的小说名字是《错付年华》错付年华(重姝百里弘基)全文主要讲述的是:重姝万万没有想到,百里弘基会杀了她的至亲,灭了她的国家。原来他是前朝余孽,而他接近她,也只是利用她报仇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完结了吗,重姝顾孟瞿(百里弘基)小说全章节去哪看,重姝百里弘基小说全文去哪看?主角重姝百里弘基的小说名字,重姝百里弘基是什么小说里的主角,女主角叫重姝男主角叫百里弘基的小说名字是《错付年华》错付年华(重姝百里弘基)全文主要讲述的是:重姝万万没有想到,百里弘基会杀了她的至亲,灭了她的国家。原来他是前朝余孽,而他接近她,也只是利用她报仇而已。

免费阅读

  顾孟瞿来了!

  将军收回自己的手,赔着笑脸说道:“我这不是怕美人寂寞了吗?就……”

  顾孟瞿不敢想象,如果他迟来一步,会发生什么。

  他怒了。

  这也是重姝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的顾孟瞿。

  他双眼通红,未等将军把话说完,顾孟瞿一个嘴巴子就扇到将军脸上。

  将军看不惯顾孟瞿好些时日了,此刻也顾不上同僚情分,开始还手。

  重姝实在不愿顾孟瞿为了她而触怒百里弘基。

  她嘶哑着嗓子喊:“顾孟瞿,你别打了!”

  她的声音根本就没能传到两人的耳朵里,若不是狱卒听见了这边的动静赶紧来阻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顾孟瞿抹了把嘴角的血丝,打横抱起重姝就要离开。

  他的吼声,像是野兽要开战的前兆。

  “让开!”

  将军想拦,却也拦不住。

  重姝被带回了顾孟瞿的将军府。

  顾孟瞿是大将军,方才要她性命的也是大将军。一个朝代两个将军,这只能说,百里弘基一开始就没信任过任何人。

  顾孟瞿抱着她刚刚跨入了将军府,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出现了。

  “阿瞿,晚上想吃些什么?需要我提前给你准备吗?”

  那般语气,那般亲切,甚至连重姝一眼都没看。

  这是真心相爱之人间的默契吧!重姝转过头,想看看那女子,却只瞥到她的背影。

  好生眼熟!

  顾孟瞿觉察到她的动作,眸里的柔光消散,换上了那副冷漠厌恶的样子。

  “很在意?跟你没关系,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清楚,站在我身边的人永远都不会是你。”

  重姝把脸埋起来,装作不在意。

  何时起,顾孟瞿对她也有那么大的怨气了?她不敢回想,也不愿回想。

  儿时言笑晏晏,至今都可当作一场笑话。

  重姝被扔到柴房。

  透过门缝,依稀可见那两男女互相打闹的模样。她真是异想天开,会觉得顾孟瞿带自己回家,是为了保护她。而今看来,只是为了多一个让他可以嘲讽她的机会罢了。

  夜已深。

  重姝身心俱疲,却无论如何都睡不下去。她缓缓支起身子,柴房门却打开了。

  来者是重姝曾经的闺中密友,云坞。云坞的身影与重姝记忆中的背影重合,使得重姝一下子就愣在原地。

  云坞,居然跟顾孟瞿在一起了?

  “重姝,好久不见呢。”云坞笑着跟重姝打招呼,语气尽是软绵绵的笑意。

  然而重姝却笑不出来了。云家曾经跟重家是合作关系,现下……云家居然还能保住?难道是云家出卖了……重姝不敢想,只能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云坞,好久不见。”

  云坞拿着饭盒进来,在她面前蹲下。“姐姐,这么多天不见,你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

  重姝不敢确定云坞是不是真心实意的在关心自己。但是眼下的情况,她只能应和道,“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云坞轻笑,俯身在重姝耳边轻声道:“我可怜的姐姐啊!你这是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呢?”

  她“咯咯”的笑着,明明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声音却带着一股狠劲。“实话跟你说吧,为什么我们家族可以保住,而你们家就剩下你一个人。”她故意拖长尾音,声音带着无尽的暗示。

  重姝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有一种无名的冰冷瞬间笼罩了她。

  不,她不想去想,不想去猜,她宁愿这辈子都被蒙在鼓里。

  可云坞偏不能如她所愿!

  “姐姐那么聪明,应该猜到了吧?我们云家啊,早就已经跟当今皇上联手。要除掉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重姝气怒,果然是这样!一把掀翻了云坞带来的饭盒。

  “滚!带着你的东西滚!从我的面前消失!”

  她云坞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他们云家背叛了重家,现在她云坞还要过来奚落嘲讽她。过去的姐妹情谊,全是假象!

  云坞笑意盈盈的看着里面的菜汁流了出来,溅到自己裙子上。

  然后瞬间变脸,惊慌失措的喊着:“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我只不过是给你送菜而已。你怎么可以……”

  说着,云坞还拿了破碎的陶瓷碟子,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口子。

  速度之快,分明就是早有预谋。

  重姝看着云坞做完这一切之后,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砰——!”

  柴房门猛地被人踹开,顾孟瞿冲了进来。

  他看见地上的云坞,勃然震怒,不由分说,一巴掌就“赏给”了重姝。

  “重姝!你该死!”

  重姝捂着脸,嘴角露出的,尽是嘲讽的笑容。

  顾孟瞿将云坞扶起来,语气像是淬了毒似的,“若非今日邬儿心善给你送饭,你以为你会有饭吃?然而你就是这么对邬儿的吗?重姝,你真是一个心狠手辣、蛇蝎心肠的女人!”

  说着,他一把抱起云坞然后离开。

  月光洒下来,显得这方天地有点凄凉。

  可都比不上重姝的心凉。

  邬儿……

  重姝突然笑了,先是很小声,然后声音越来越大:“哈哈哈,重姝,你就是全天底下最傻的傻子!人家早就暗中勾结在一起了,只为了害你入地狱。可你呢?还傻乎乎的,把人家当闺中密友!”

  她闭上双眸,眼泪从眼角留下。

  翌日。

  这一夜重姝睡的很不安稳,她做梦了。

  梦里她又见到了从前。那时候顾孟瞿还是那么温柔,虽然会在她面前舞剑,但是对她完全没有舞剑时的凌厉。

  那时候,他们在栀子花盛开的日子,曾经许下了永不分离的承诺。

  顾孟瞿会在栀子花树下舞剑,重姝会提着饭盒,在树下的石凳上等他。久了,重姝还会伏在桌面上睡着。此时顾孟瞿就喜欢折断一支带花的嫩芽,别在她的鬓间,等她醒过来。

  而今,物是人非事事休。他不再舞剑,她也不可能再提着饭盒去等他了。

  重姝本以为可以装睡混过一天,然而顾孟瞿一脚踢开门,还是把她惊醒了。

  “滚起来,你还能睡着吗?云坞现在还虚弱着,你必须给坞儿道歉!”,顾孟瞿面色冷淡,一席话说得理直气壮。

  重姝有些恍惚,“如果我不呢?”

  顾孟瞿勾唇,“呵,那也没关系,你对云坞做了什么,我也会在你身上做一遍!”

  说着,顾孟瞿拖着重姝就外走,到了云坞的院子。随手一扔,重姝便狼狈的摔在地上。

  云坞一双眸子带着楚楚可怜,看向顾孟瞿的时候还有几分乞求:“姐姐昨天也只是无意之中伤了我,我已经说了,不要再追究姐姐的责任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顾孟瞿轻拍这云坞哄道,“邬儿,我知道你心善,但是心善也要分人。对于她这种人,你不需要一丁点的仁慈之心。”

  由始至终,顾孟瞿没看过重姝一眼。

  重姝的心中一痛。

  呵,知道云坞心善?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人我带过来了,你想如何处罚,全都听你的。”

  云坞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但是很快压了下来,故作无奈:“阿瞿,我都说了,我不怪姐姐了……罢了,既然既然你觉得姐姐有罪过,那就让她给我端药过来。如此,就当是抵过了吧。”

  她有气无力的说着,看着顾孟瞿的眸子盛满了温柔。

  顾孟瞿岂会不如云坞所愿?当即命令重姝。

  “没听见坞儿的话吗?去把药端过来。”

  重姝爬起来,动作之慢,如同一个木偶人了。

  然而当她捧起药碗的时候,却发现烫得惊人!

  重姝下意识就放手了!

  “咣当”一声,碗连带着药,都掉落在地。

  云坞当即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已经说了不和姐姐计较伤我一事,为何姐姐还要打碎我的药碗?”

  她眼眶发红,看的顾孟瞿心疼极了。

  顾孟瞿黑着脸走了过来,一脚踹在了重姝的身上:“重姝你放肆!你知道坞儿伤得有多重吗!大夫说了要好好喝药调养,你却将坞儿的药碗打翻。用意何在!重姝挨了这一脚,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忍着痛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些汤药太烫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摔了。”

  然而顾孟瞿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邬儿早就命人将汤药放在这里,怎么还会烫?你撒谎也该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标 签错付年华减 重姝 顾孟瞿 百里弘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