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苏霍霆琛小说_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秦苏霍霆琛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04 ℃
秦苏霍霆琛小说_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秦苏霍霆琛

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

秦苏霍霆琛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

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秦苏霍霆琛小说,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秦苏霍霆琛完整版无删减,《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形象鲜活、辞藻华丽,主要剧情发展多变,让人流连忘返。故事递提供秦苏霍霆琛小说在线阅读:秦苏遭受男友背叛,心如死灰之下离开那个圈子,再次相遇,前男友带着未婚妻挑选戒指,在她无措之际,霍霆琛抱着孩子出现,对她说,老婆,回家么?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秦苏霍霆琛小说,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秦苏霍霆琛完整版无删减,《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形象鲜活、辞藻华丽,主要剧情发展多变,让人流连忘返。故事递提供秦苏霍霆琛小说在线阅读:秦苏遭受男友背叛,心如死灰之下离开那个圈子,再次相遇,前男友带着未婚妻挑选戒指,在她无措之际,霍霆琛抱着孩子出现,对她说,老婆,回家么?

免费阅读

  五年后。

  “苏苏啊,虽然咱们是卖奢侈品的,可能不能别让你的笑容,也变成一件奢侈品?”

  宽大的办公室里,经理一脸无奈看着眼前的女孩,轻叹着摇摇头。

  这个秦苏年纪不大,性格却特别老成。

  从五年前应聘来做奢侈品销售,整个百货大楼就没有人见她笑过。

  就算是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笑意不达眼底。让人觉得她只是一个漂亮的娃娃,不带任何感情。

  这跟他们服务行业露八颗牙齿的标准相去甚远。

  “苏苏啊,你这个性子就不能改改吗?不要那么高冷……”

  “又有人投诉我了?”秦苏淡淡道。

  “客户就是上帝,你对上帝没好脸色,人家不投诉你?”

  经理没告诉她,这已经是这个月她第三次被投诉。

  秦苏抿抿唇,“又是新客户吧?”

  经理顿了顿,竟没话反驳。

  确实,每次都这样,新来的客人总会投诉秦苏摆着一张臭脸,可这一点也不影响秦苏连续五年都是这家奢侈品大楼的销售冠军。

  她总有办法把最贵的、最不好卖的奢侈品卖出去。

  她总能精准的抓到客户心理,三言两句扭转局面,让客户欢天喜地去刷卡付钱。

  而这些客户并非没见过世面,反而都是江州城里非富即贵的人物。

  除了不爱笑,秦苏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销售人才。

  所以经理也没有太过苛责,只是拍拍她肩膀又叮嘱了几句,就让她出去了。

  秦苏刚一出门,围在办公室门口看热闹的几个同事都迅速各归各位,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秦苏低垂着眼眸,从她们面前走过。

  她就连工装都跟她们不一样。

  她们穿香奈儿风格的职业套裙,而秦苏五年来只穿白衬衣和黑色窄脚裤,外加一双黑色平跟鞋。

  就算穿戴普通,也无法遮掩她清丽动人的气质,和玲珑有致的身材。

  “秦苏啊,”这时一个同事面带笑容走过来,手搭在她肩上,“有位客人你去招呼一下呗?”

  秦苏不动声色躲开她的手,“在哪?”

  “一楼珠宝专柜。”另一个同事笑笑,“哎,这位太太很是难缠,来过好几次,每次都不满意我给她的推荐,还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就是,听说她买条项链都要人跪着给她试戴,她有那么长的脖子吗?”

  “苏苏,你小心应付啊!”

  那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不怀好意的神情。

  这种事发生不止一次了,每回有棘手难缠不好对付的客人,同事们都会推给秦苏。

  谁让你是销售冠军,能者多劳啊!

  她们每回都等着看她翻车,可每回秦苏都能顺利完成任务。

  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秦苏乘电梯,径直朝一楼珠宝专柜走去。刚走到一半就听那边一阵嘈杂。

  几个销售人员围着一位太太谄媚恭维。

  “薄太太,这款戒指的原料是Cashmere地区产的蓝宝石,产量稀少,十分珍贵呢!”

  “这么大一颗更是不多见,还是由英伦皇室御用的设计师设计的,跟您的气质特别般配!”

  “是吗?”那位薄太太摊开手,欣赏着无名指上那颗深蓝色鸽子蛋,撒娇的问身旁男人,“湛哥哥,你说好看吗?”

  湛哥哥?

  秦苏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有颗炸弹飞过来,把她的世界炸的一片狼藉。

  她呆呆看着那边,脚底好像生了根,寸步难移。

  薄湛,秦晴……

  秦苏咬紧嘴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五年了,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他们。

  他们两个在买戒指,那个曾经属于秦苏的怀抱,此刻被另一个女人霸占了。

  薄湛揽着秦晴的肩,温柔的对她笑着,还在她耳边低语。

  而秦苏耳边猛然响起他五年前的话:

  “秦苏,我不会要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只要一想到你给别人生过孩子,我就恶心!”

  呵,他恶心她……

  秦苏心口一紧,步步后退。

  秦晴还在四顾张望:“不是说你们的金牌销售会来吗?现在她人呢?”

  秦苏紧捂着耳朵,没命的往回跑。

  她也不知道要跑向哪里,慌不择路中猛然冲进一个房间。她后背贴着门板气喘吁吁,抹一下额头的汗珠,心还扑通扑通跳着。

  半晌她做了个深呼吸,定定神。

  这个房间挺宽敞,三面巨大的落地穿衣镜,清晰的照出她此时有多狼狈。

  带着金丝边的天鹅绒帘子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秦苏虽然在这里工作了五年,可这高端商场如宫殿一般,有时她还是辨不清方向。

  她想自己大概是无意间闯进了更衣室,看这考究的装潢,应该是VVIP客人才有权使用的。

  秦苏刚想道歉,却见帘子后面露出一个小小脑袋。

  秦苏吓了一跳。

  那个小人儿怔怔看着她,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既惊讶又慌张。

  这时他小手一松,遮着他身体的丝绒帘子忽然落下来——

  “啊!”秦苏不由得睁大眼睛。

  小男孩有五六岁的样子,全身光溜溜的,只有脚上踩了一双拖鞋。

  他身边散落一地的小衣服,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试。

  小男孩手足无措站在那,同样瞪大眼睛看着秦苏,接着小脸涨成猪肝色,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又是愤怒又是委屈。

  秦苏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她只好轻轻走过去问:“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小男孩看住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胖嘟嘟的小手猛的交叉在身前,挡住关键部位……

  秦苏怔了怔,慌忙垂下眼皮,微微颔首。

  “你!”小男孩怒气冲天,“你看了我的身子!”

  秦苏哑然。

  “爸爸说了,偷看男人身子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这话……秦苏还真接不上。

  “哼!”小萌宝奶凶,“女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话音刚落,小男孩就匆忙裹了几件衣服,哒哒跑出门。

  秦苏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只把刚才那句话当做小孩子的气话。

  她轻轻拉开丝绒帘子,将小男孩试过的衣服一件件整理好。

  小衬衫,小西裤,小小的手工麂皮鞋。

  均是国际一线大牌,质地精良,裁剪考究,还有很多都是限量版。

  秦苏又在那堆衣服里发现一块小小的腕表,想必是那个小男孩匆忙之中落下的。

  她认得这个牌子,每一块表都是纯手工制作。

  单这块小腕表就要耗费一个技艺纯熟的老匠人三个月时间。

  小男孩这身行头应该是天文数字了。

  看来这小家伙来头不小。

  秦苏压压唇角,这种家庭的小孩还是少惹为妙。

  她耳朵轻轻贴在门上,听外面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这才悄声把门打开。

  然而外面这阵仗——

  秦苏刚恢复正常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门外站着一圈黑衣保镖,人高马大,个个神情肃杀目光冷酷的盯着她。

  秦苏迫使自己镇定下来,绕过他们直接去了走廊。

  然而无论她走到哪,这群人就跟到哪。他们不说不笑不动手,就这么静静跟着,更让人忐忑不安。

  气氛好似一根绷的紧紧的橡皮绳,随时会断裂。

  “那个……”秦苏迫不得已,只好回身解释,“我跟各位无冤无仇,干嘛一直紧追我不放?”

  黑衣保镖们把她团团围住,还是不出声。

  “你们是那个小弟弟的人吧?”秦苏问,“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闯进更衣室……”

  “就是她!”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叫喊,“就是这个女人偷看我!”

  秦苏抬手,半遮着脸。

  “哼,”小家伙委屈的控诉,“我都被她看光了啦!”

  秦苏刚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只见保镖们自动分开两侧,一个男人抱着小男孩款款走来。

  秦苏愣住了,感到呼吸都快要停止。

  这一大一小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同样精致深邃的五官,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男人身材挺拔健壮,骨子里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冽气场,当他走近秦苏时,似乎有一团低气压笼罩上空。

  秦苏抬头,无意间撞上那双深沉冷凝的眸子,眸底寒光乍现,仿佛夜行的猛兽,让人过目不忘,却又不敢靠近。

  “先……先生。”秦苏一个标准的职业化鞠躬,“这是个误会,我不知道您家少爷在更衣室里,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

  “不是故意的?”

  男人挑眉,锋利的目光似乎能洞穿一切。

  “真的不是。”秦苏感到压迫,“先生,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说着她转身想走,而保镖们自动拦住她的去路,根本不需要男人交代。

  秦苏有些慌,手心泌出一层冷汗。

  “你说你不是故意的,”男人的声线冷若冰霜,“那就证明给我看。”

  证明?

  秦苏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抱着男孩转身,只留给她一个修长的背影。

  一个年纪稍长、管家模样的人上前,恭敬的抬手微笑:“这位小姐,请。”

  秦苏有点懵:“去哪?”

  管家毫不含糊:“搜身。”

  秦苏惊叫,后退了好几步,猛然被保镖一边一个抓住手臂,动弹不得。

  “放开我!”她拼命挣扎,“你们凭什么这样做?这是犯法的!”

  管家冷冷看向秦苏,笑容逐渐收敛。

  “小姐,霍先生有令,还请配合一下。是您自己上去,还是保镖扶您上去?”

  秦苏耳边嗡的一声。

  难道这人就是江州城里赫赫有名的……霍霆琛?

  商场上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的霍霆琛,真是跟传闻中一模一样,甚至比传闻还可怕。

  秦苏吞了吞口水,亦步亦趋的跟着管家的步伐,从专用电梯直接上了顶楼。

  她才知道这家百货大楼隶属霍氏集团,而顶楼是霍霆琛的私人空间。

  房间很大,却有些昏暗,霍霆琛端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一双长腿交叠着,清冷的目光紧紧锁住眼前的女人。

  孩子被管家带了出去,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了秦苏跟霍霆琛两人。

  秦苏环顾四周。

  这不像个办公室,倒像个审讯室。很多高科技审讯工具排排摆放,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落地窗边那台测谎仪。

  霍霆琛坐在这,一身黑衣,加上凛冽的气场,如地狱里走出的修罗。

  秦苏心头轻颤,竭力让自己镇定。

  “说吧。”霍霆琛抬眼看她,“为什么要偷看我儿子?”

  秦苏咬紧嘴唇,轻轻摇头。

  “我说过了,我不是故意的。”

  霍霆琛眯起深如古井的双眸。

  霍氏富可敌国,同时也树敌无数,尽管他保护的很好,可依然免不了有人打他孩子的主意。

  这些人知道霍家的孩子有多金贵,知道用孩子要挟他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而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文弱清秀,可他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要坐在那儿试试吗?”霍霆琛似笑非笑,视线落在测谎仪上。

  秦苏只用余光瞥了一眼就心底生寒。

  测谎仪旁边还有很多她没见过的工具。

  如果他在这对她刑讯逼供……她会不会死?

  如果她死了,江州只不过多了个失踪人口,凭霍霆琛一手遮天的势力,没人会追查她的下落……

  秦苏的手攥紧衣角,微微发颤。

  “看来你比较期待被搜身。”霍霆琛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眼光滑向她胸前工牌。

  “你叫秦苏?”

  秦苏一慌,立即捂住胸口。

  男人脸上冰冷戏谑的笑容越发明显。“放心,我没兴趣占你便宜。”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女人走进来:“霍先生,小少爷的情绪已经安抚好了,请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霍霆琛缓缓起身,踱步到窗前,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背对着秦苏。

  他面色清冷,眉心微动,稍微侧了侧头,重重吐出两个字:

  “搜身!”

  保姆面对着秦苏,礼貌的笑容很有距离感。

  秦苏看向霍霆琛。

  宽阔的脊背,挺拔的身姿,冷漠的背影……

  这男人就算背对着她,依然散发着凛冽迫人的气势。

  “小姐,请配合一下。”保姆轻声说。

  秦苏咬住嘴唇:“搜完了身,就能放我走吗?”

  “这得看小姐您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了。”

  霍霆琛身边的人,即便是个保姆,都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容不得人反驳。

  秦苏有些窘迫,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面无表情抬起手臂。

  保姆很仔细的在她身上摸了一遍,都是女人,再加上秦苏心底坦荡,自然全程配合。

  “小姐,请把衣扣解开。”

  秦苏的脸一下子红了,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她抬眼,那个背影岿然不动。

  秦苏咬咬牙,手指艰难的放在扣子上,一颗一颗把衬衫扣解开。

  里面只有一件贴身衣物,她的好身材一览无余。

  霍霆琛却在这时候微微侧头,余光刚好瞥见那纤巧的锁骨和胸前脖颈的大片雪白肌肤……一幅春色上号的画卷。

  他心头忽而有种异样的感觉,不过只泛起了点点涟漪,转瞬即逝。

  秦苏低呼一声,本能的把手抬起来护在身前。保姆皱了皱眉,把她的手挡下来,再三提醒:“小姐,麻烦配合一下!”

  秦苏默默把手放回原位。

  霍霆琛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便立刻转过脸去,毫无波澜。

  此时秦苏也在偷偷打量霍霆琛,隐约看到他露在外面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仿佛艺术家的雕塑。

  他似乎偏爱黑色,从头到脚,整个人被黑色包裹,这种颜色与他强大凛冽的气场相得益彰。

  衬衫袖扣还是玳瑁珠子,极其名贵考究。

  秦苏十八岁之前,也是活在这种名贵考究的世界里,梳妆台上的珠宝首饰也是琳琅满目,钱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个数字。

  可她已经不当公主,很久了。

  她不眷恋,也不缅怀,日子总要往前过,谁都不能贪恋过去。

  秦苏轻叹一口气,这时耳边传来保姆平静的声音:“霍先生,已经检查过了,这位小姐身上没有什么能伤人的利器。”

  说着保姆让她系好扣子,又拿来类似于红外线仪的东西给她从头到脚照了一遍。

  “也没有隐形暗器和毒品。”

  “好。”霍霆琛淡淡回复一个字,即刻转过身,面无表情走出了房间。

  秦苏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到他与她擦肩而过时,他的脚步顿了顿,所以她才能闻见他身上那股清雅的古龙水味道。

  霍霆琛走出去半晌,秦苏才回过神来。“我……我可以走了吗?”

  保姆点头:“小姐,您可以离开了。”

  秦苏长舒一口气,脊背一阵寒意爬上,手心已是一层冷汗。

  她走出顶楼时商场已经下班了。

  来到对面车站时刚好赶上公交车,秦苏找了靠窗位子坐下。她的头枕着手臂,靠在窗框上,晚风扬起她的发,白皙的脸上慢慢掠过夜晚霓虹。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正与公交车交错而过。

  后座上坐着霍霆琛,他身边有个小家伙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窗外。

  “就是她!”小男孩使劲儿摇晃爸爸,“我看到那个偷窥我的女人了!她就在那辆公交车上……”

  霍霆琛手里正拿着Ipad看最新的财务报表,一个眼神甩过去,小家伙立即安安静静做好了。

  可刚才儿子晃他的时候,他一下手滑,刚巧删掉了一条重要记录。

  “霍心远,”低沉的声音响起,“爸爸在工作的时候,你应该怎样?”

  “爸爸工作的时候,我要乖乖的,不打扰,不吵闹。”

  小男孩乖巧奶萌的样子,把人心都要融化了。

  就连旁边那座大冰山都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把IPad关掉,慈爱的目光看向儿子。

  霍心远这下子来了精神:“老爸,那个偷看男人身子的女人,不是好女人!我们现在要不要去跟踪那辆公交车,看看她还去做什么坏事?”

  霍霆琛咳嗽一声,小家伙的伟大计划立即泡汤。

  “额,我知道。”霍心远嘟着小嘴,“跟踪别人是不对的,这个错误不能犯。”

  霍霆琛没再理他。

  倒是前排有人转了过来,鸭舌帽下是一张颠倒众生的俊脸。

  “我说哥,要不咱跟一下?呵,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就满足一下我大侄子的好奇心……”

  “好,停车。”霍霆琛淡淡吩咐,看向那长着桃花眼的男人,神色清冷道:“让二爷下车,去满足他的好奇心。”

  “是。”

  司机立刻把车停在路边,绕到副驾驶开门,礼貌的笑道:“二爷,请。”

  “不不不……”

  卓燃慌了,抱着座椅靠背不肯下,满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哥,你知道我离了车寸步难行,你不会让我走回家吧!就算你舍得,我大侄子还舍不得呢……对吧阿远?”

  说着他含情脉脉看向霍心远,企图打感情牌。

  可他完全高估了自己在小太子爷心里的地位……

  霍心远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坏坏一笑,转而一头扎进霍霆琛的怀抱,扭着小身子撒娇道:“我听爸爸的话,以后没有爸爸的允许我再也不跟卓二叔去奢侈品店消费了!”

  卓燃瞪眼:“我去,你……”

  小家伙义正辞严:“霍家家训第一条:正心修身,俭以养德!就算再有钱,也不能奢靡浪费!何况现在花的钱是我爸比的!”

  “……”

  “对卓二叔这种损友,更要敬而远之!”

  “好啊你!”

  卓燃欲哭无泪,只能感慨霍霆琛教子有方 。

  可明明是你这小家伙手持黑卡,非要来跟我奢靡浪费的不是?

  现在被坏女人看光了身子,反而倒打一耙?

标 签无敌双宝爹地妈咪离家出走了 秦苏霍霆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