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穆念悠薄子默小说_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56 ℃
穆念悠薄子默小说_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穆念悠薄子默 著

连载中免费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全文免费,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小说目录,穆念悠薄子默大结局,《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讲述了穆念悠薄子默之间的各种感情纠葛,篇篇俱是云烟满,句句皆取锦绣裁。绝对错不了,故事递为您提供章节节选:前世,穆念悠帮着渣男贱女将薄子默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重来一次,她一定要好好弥补这个男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全文免费,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小说目录,穆念悠薄子默大结局,《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讲述了穆念悠薄子默之间的各种感情纠葛,篇篇俱是云烟满,句句皆取锦绣裁。绝对错不了,故事递为您提供章节节选:前世,穆念悠帮着渣男贱女将薄子默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重来一次,她一定要好好弥补这个男人…

免费阅读

  薄子默停下动作,音色喑哑又低沉:“重要吗?不重要的话,不急。”

  “重要!非常重要!”

  薄子默一副“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的神情,支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睨着穆念悠。

  穆念悠磨磨蹭蹭,从兜里摸出了什么东西,递到薄子默面前。

  “这个。”

  “这……不是你那个前男友送你的礼物吗?给我做什么,借花献佛?”薄子默一眼就认出这是那天姜褚鸣为穆念悠戴上的耳坠。

  穆念悠说谎不眨眼:“戴着它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不对劲,后来找人问了问,知道我前男友那王八蛋在这东西里面装了一个窃听器,我知道这事非同小可,还是交给你定夺。”

  她一直想找个契机交出这个窃听器。

  不能太早,显得过于刻意。

  不能太晚,没有诚意。

  只有这样,她才能离他更近一些,然后帮助他,躲开姜褚鸣他们的暗枪。

  薄子默闻言,果然眸色微沉,冰冷的视线落在穆念悠手心的那两枚钻石耳饰上,又移到穆念悠脸上。

  穆念悠被他看得心慌,急忙解释:“你放心,”

  薄子默讥诮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以退为进,让我相信你们没有什么,好让你替你前男友卖命?”

  穆念悠想生气,却气不起来。

  上一世,她就是这样害了薄子默。

  她辩解:“姜褚鸣就个是王八蛋,人渣,要我选,我一定选你……”

  因为太着急,穆念悠没有注意到薄子默逐渐变得幽深的眸色,她还要继续说,面前的薄子默倏忽低下头,轻而易举地衔住了她的唇。

  穆念悠的话全被两瓣柔软堵了回去,“唔……”

  初时的心惊转为羞窘,穆念悠伸手去推薄子默,却怎么也推不动。

  直到她差点透不过气,薄子默才放开了她。

  穆念悠大口喘气,颊上已经染上薄红,恍惚的眼里也流转着水光,手上却还乖乖地端着那对耳饰。

  看在薄子默眼里,简直就是引人犯罪。

  他一把取过穆念悠手里的耳饰,扬手一丢,远处“叮咚”一声脆响。

  他也不管耳饰落到何处,另一只手揽住穆念悠的腰,用力将她捞到身前,浴缸里泛出一阵“哗哗”的水声,两个人就贴近了对方。

  浴室里,氤氲的情欲渐浓,两个人都在深渊里沉沦。

  快到达顶峰时,薄子默却停了下来,把穆念悠从水里捞起来,抱着她辗转到床上。

  穆念悠觉得他精力充沛得简直不像一个酔氮的人。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

  穆念悠软在薄子默的怀里,一动也不想动。

  薄子默抚摸着穆念悠温软滑腻的身子,忽然道:“你说,你那前男友如果听到刚才你在床上的声音,他会怎么样?”

  穆念悠身子明显一僵。

  薄子默手指缓缓在她肩头摩挲,语气平淡,继续道:“在潜水装备上动手的人查出来了,是潜水馆的工作人员,你说巧不巧,这个人刚好是你那个前男友一个部下的亲信。”

  他说完话,放开了穆念悠,起身下床,预备再去冲澡。

  没有了他炙热的体温,穆念悠只觉得一阵冷气吹得她发冷。

  穆念悠声音里的情欲已经褪去,“你还是不相信,我跟他没关系。”

  薄子默起身下床,预备再去冲澡,“如果你是他派来的,刚刚你有许多个机会动手。”

  薄子默指的是他酔氮的时候。

  穆念悠一愣,原来他刚刚酔氮体力不支,包括情浓时分的动情,都是装的,只是为了试探她。

  所以不管她耍心机还是诚心诚意将自己的真心捧到他面前,他都不会信。

  刚刚她耍心眼交出窃听器的举动,仿佛是个笑话。

  上一世,薄子默曾经给过她信任,也将她捧到高处,宠着,纵容着,但她亲手击溃了他的信任,将他推向了地狱。

  她好像再也不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爱了。

  穆念悠心底就没由来地委屈,鼻头一酸,眼眶便涌起一股热流。

  薄子默注意到她的异样,停下了动作,望着她。

  穆念悠狠狠闭上眼把眼泪尽数逼出来,抬手用力地抹掉眼泪,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最后才平静道:“你有戒备心是应该的,被你怀疑也是我活该,是我矫情了。”

  薄子默走回床边,抬手揩掉了她脸颊上不断滚落的眼泪,沉声问:“伤心了?”

  穆念悠撇开脑袋,骨子里的骄傲让她感到难堪。

  薄子默不肯放过她,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脑袋转回来,若无其事地问:“要不要一起洗个澡,然后去吃个晚饭?这里的特色菜很不错。”

  穆念悠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他却不恼,双手一抄,将她横抱起来,三两步就将她抱进浴室。

  说是冲澡,但是洗着洗着,薄子默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眼里的渴望已经满得溢出来,他低下头含住了穆念悠的耳坠,穆念悠一阵颤栗,明显感受到了薄子默身体的变化,她知道他体内的渴望已经到达临界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也不知是不是穆念悠的错觉,这一次薄子默的动作比之前温柔许多,甚至带着难得的怜爱和深情。

  在海岛上带了两天,他们终于返程。

  回到薄雾庄园是下午时分,但是薄子默刚坐下没多久,尹淮前来在他耳边附耳几句,二人便又匆匆离开。

  这两天穆念悠被薄子默没日没夜折腾,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人一沾到床上就再也不愿意离开。

  饭点时刻,穆念悠忽然惊醒。

  她的睡眠一向浅,稍微有点响声就会被惊扰,这时便听见对话声隐隐约约从楼下传来。

  “关珊姐,穆小姐还没用过晚饭,我们真的不需要给她准备吗?”

  “是薄先生养着你,还是那穆小姐养着你?她要是饿了,会自己吩咐厨房做吃的。你若是伺候薄先生能有这份心,也不至于进来三年了还只能做些杂事。”

  一听这说话的口气,穆念悠都能想象到关珊说这话时的样子。

  关珊是山庄最高级别的女佣,管家安伯手下最得意的助手,以后安伯退休,最有可能接替管家之位管理整个薄雾庄园的,就是关珊。

  所以关珊一向眼高于顶,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对穆念悠也一向不大放在眼里。

  关珊的不屑中,还带着一丝只有女人能够察觉到的敌意。

  她对薄子默有着倾慕,却不奢求薄子默的感情,主是主,仆是仆,她清楚自己跟薄子默之间并无可能,即便薄子默眼里没有她,她也会无怨无悔地衷心服侍薄子默一辈子。

  而穆念悠在关珊眼里,则是薄子默众多逢场作戏对象的一个,但是薄子默却把穆念悠带回了薄雾山庄,放在他身边,这就让关珊十分不能理解,所以一逮着机会,关珊总会刁难刁难穆念悠。

  穆念悠半睡半醒间,只觉得头昏脑涨,姜褚鸣那些事已经足够她烦心,关珊这些人使的小心眼,她已经没心思应付。

  这么想着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夜里穆念悠醒来,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摩挲下楼,深夜的休息室跟前厅除了偶尔走过一两个佣人,格外静谧。

  “穆小姐。”

  关珊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果盘。

  穆念悠瞧关珊这个模样,像是要招待客人,但是穆念悠不想多问,也不想跟关珊有过多交集,当下只是点点头,便转身走向前厅。

  谁知关珊却叫住她。

  “穆小姐是要找薄先生吗?”关珊走到穆念悠面前,“薄先生刚回来不久,现在在小洋楼里,刚刚他吩咐送吃的过去,如果穆小姐要去找薄先生,那就麻烦穆小姐帮忙送过去,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关珊脸上的笑礼貌而端庄,穆念悠心里直纳闷,关珊一向都巴不得薄子默厌烦穆念悠,现在哪根神经搭错线,还懂事地给他们让出相处空间来?

  “我没要去找他。”穆念悠直接表达了拒绝。

  关珊这个女人主动找上门来的事,能躲多远躲多远。

  穆念悠说完就要走,却听关珊说:“哦?是吗?奇怪了,刚刚我听薄先生跟尹淮说让您过去一趟,怎么,尹淮没有通知您吗?”

  穆念悠顿下脚步。

  如果薄子默真的有什么事找她,尹淮又刚好忘了通知她,回头薄子默不会怪自己的兄弟,只会怪她。

  最后,穆念悠端着果盘推开了小洋楼的门。

  小洋楼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建筑,门打开发出特有的欧式建筑的声响,灯火通明的会客厅里,水晶吊灯下,四男三女围坐在烟雾缭绕的麻将桌前,热闹非凡。

  而穆念悠开门的声音,引来了屋内众人齐齐回头。

  薄子默也看到了门口的穆念悠。

  清凉的夏夜里,她只穿着一件及膝的酒红色真丝吊带裙,那红色是馥郁得迷乱人眼的酒红,穿在她身上更衬得她原本白皙的肤色滑腻如丝绸。丝绸的坠感,让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忽隐忽现,十分撩拨人心。

  重要是的她一张五官精致的脸,恍如一个夜色妖精。

  他也能感受到,众人的眼睛一时流连在她身上移不开去。

  而看到这么多人,穆念悠也傻了。

  等回过神来,她才知道自己真的中了关珊的圈套。

  也怪她自己大意,从前薄子默招待客人,都是在主楼前厅,不知为什么今天转了性子,改移到小洋楼这边。

  穆念悠壮着胆子飞快瞥了薄子默一眼,瞧见他目光阴沉,面色不豫,穆念悠一颗心不由下混沌 人沉了沉。

  薄子默怀里还依偎着一个娇艳的女人,韩安娜。

  她是薄子默近来新宠,也并不知道穆念悠的存在,什么方式见面都好,但是这个方式,就要撕破脸了。

  关珊真是导演得一出好戏,情敌见面,穆念悠现在就地晕倒装死还来得及吗?

  就在穆念悠脑子闪过数百念头的时候,麻将桌前一个染着灰白发色的偏瘦男人吆喝道:

  “默哥,真够意思,知道弟兄们寂寞,还叫来了妞陪咱们。”

  这个时候穆念悠已经是退无可退,现在她还没有得到薄子默的心,驳了他的面子,很可能会激怒他。

  穆念悠心一横,索性将错就错。

  等抬起眼帘时,她已经恢复了镇定,眼里盈满笑意,款款向麻将桌走去,然后就像一个陪酒小姐一样,给在座的人分果盘和酒。

  灰发男十分热络,给穆念悠一一介绍麻将桌上的人,

  “那是默哥,安娜姐。默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但是今晚人家已经有美人作陪,看不上咱们。”

  穆念悠也顺势向薄子默跟韩安娜点头微笑。

  薄子默手指里夹着烟,垂着眸光把手里的牌打得噼啪响,一眼也没看穆念悠。倒是坐在他身边的韩安娜不太友好地打量穆念悠。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穆念悠心中还是一阵窒息的难受。

  灰发男给穆念悠介绍:

  “来叫人,这位是莫爷。

  这位,是许老板,中恒地产知道吧?

  这个呢,是严少,南城三大家之一的严家大少。”

  穆念悠叫过人,知道自己今晚不能够全身而退了,便想要寻个位置坐下去。

  麻将桌上四个男人,除了那个严少,身边都陪着人,穆念悠预备到那严少身边坐下,韩安娜却开口道:“严少油盐不进,这等姿色怕是浪费了,不如你去陪陪许老板,刚才许老板一直嚷嚷着珺姐送来的姑娘不合胃口。”

  许老板原本眼睛都离不开穆念悠胸口,现下这么一听,得志地嘿嘿笑起来,忙把身边的女人推到严少身边,对穆念悠道:“来来,到这里来。”

  这个许老板,表面衣冠楚楚,但是一双小眼睛泛着贪欲,穆念悠心里忍不住的恶心,但是这样的场面她又不能拒绝。

  穆念悠下意识抬眼看一眼薄子默,他没有表态。

  而这时韩安娜微微俯身来看薄子默的牌,神态亲昵,她抹胸装里的丰盈若隐若现,几欲贴在薄子默身上。

  穆念悠心里不是滋味,移开了视线,走到许老板身边。

  没等坐下许老板旁边的位置,许老板一只油腻腻的大手已经伸向穆念悠,猛力将她扯倒。

  穆念悠跌坐进许老板怀里,男人身上油腻的汗渍和烟酒味冲进鼻腔,一双秀眉不由皱起眉。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从来没见过你,长得这么标志,身材又这么出挑,如果是珺姐那边的人,我不应该没印象。”

  许老板说着,手顺势在穆念悠臀间掐了一把,最后手落在穆念悠的细腰上,又缓缓地向上移。

  穆念悠忍受着屈辱,扯出一个笑,不卑不亢回答:“我叫念悠。”

  许老板大笑,“嘿哟,念悠!好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美。”

  他说着凑过去亲穆念悠,穆念悠脸上带笑,推开许老板,嗔道:“许老板,看牌。”

  许老板也不恼,风月场上的女人多耍小花招,他当穆念悠是欲迎还拒,笑得更开怀,“看了你这么个标志的美人儿,还哪里看得见别的东西。”

  这时麻将桌对面一直沉默的薄子默忽然开口:“许老板是说,我们韩小姐比不上念悠小姐?”

  他这一问,桌上的谈笑蓦地停止。

  许老板呵呵赔笑:“默少这玩笑过分了,韩小姐那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又是默少的身边人,我要是敢拿眼睛瞧,都要想想我这双眼睛够不够格。”

  薄子默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冷笑。

  韩安娜被恭迎得很开心,做样子道:“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分什么高低贵贱。”

  “说得好。”薄子默接话,随后对韩安娜道:“既然这样,你去陪许老板。”

  韩安娜的笑微微一僵,以为薄子默是开玩笑,娇嗔着推了薄子默一把,“子默,不许开这样的玩笑,我要生气的。”

  薄子默一副微微诧异的模样,反问:“喔?那你瞧不上许老板?”

  韩安娜勉力撑着笑:“你说什么呢,我是来陪你的。”

  薄子默一脸无赖地点点头,“我现在让你去陪他。”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听得出来薄子默语气里的那分冷煞,没有丁点玩笑的意思。

  尹淮见状,顶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前,对韩安娜做请的手势,“韩小姐,请。”

  薄子默这么做,分明是把韩安娜当成陪酒小姐。

  韩安娜再也笑不起来,板起脸问:“薄子默,你什么意思?”

  薄子默双手交握,语气淡淡:“口头意思。”

  “你!”韩安娜霍地站起来,恨恨盯了薄子默一瞬,抄起手边的包包,骂道:“薄子默你个王八蛋,你别后悔!”

  她气愤地踩着高跟鞋噔噔冲出门,离开前还狠狠剜了穆念悠一眼。

  牌桌上鸦雀无声。

  灰发男最先反应过来,他哈哈干笑几声,活络起气氛,“玩牌玩牌,女人都这样,回头哄一哄,凭默哥的魅力,赶都赶不走。”

  薄子默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眼皮掀起,目光落在穆念悠身上,“还不过来?”

  众人又瞧穆念悠。

  许老板更是僵直了身子,一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好,背后直冒冷汗。

  穆念悠来到薄子默身边,看了一眼刚刚韩安娜坐的位置,没有坐下去。

  薄子默扫一眼穆念悠,她身上穿的这件真丝吊带裙还是他在海岛上给她挑的睡衣,凹凸有致,曼妙诱人,犹如一颗新鲜的樱桃,勾人品尝。

  原本是让她穿来取悦他,如今却成为别的男人觊觎的猎物,这让他很不爽。

  薄子默把面前的牌哗啦一推,“时间晚了,散了吧。”

  “正巧,默哥,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事还没有处理,那我先走了啊。”许老板蹭地站起来,边对着薄子默点头哈腰,边向后退出去。

  薄子默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得到薄子默允许,许老板如蒙大赦,灰溜溜地夺门而出。

  其他人也一哄而散。

  刚刚还乌烟瘴气的客厅,就只剩下薄子默跟穆念悠,还有一个尹淮。

  薄子默问:“许老板说他那双眼睛不配,把他的眼睛挖了?”

  他好像在自言自语,但是穆念悠知道他是在问她。

  穆念悠说:“没必要做这么绝。”

  薄子默往椅背上懒懒一靠,“不忍心?”

  穆念悠倒没这么圣母心。

  她老实道:“说实话,刚刚要不是怕你生气,我早就甩他几个耳光然后让他跪着爬着出去了,但是要真的见血,回头人家要怨,也不敢怨到你薄少的头上,最后只能拿我这个小角色出气,我多冤枉啊。”

  穆念悠的坦诚让薄子默不由一笑,“那就废他一只手,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碰。”

  尹淮知道薄子默的意思,上前汇报:“许老板的车刚上了省道,他没带多少人,随行的只有司机。”

  “嗯,你去办吧,干净一些。”

  尹淮离开,偌大的房子就剩下穆念悠跟薄子默两人。

  “怎么穿成这样就过来了?”薄子默伸手。

  穆念悠心里讶异,按照上一世的发展,这个时候的薄子默是不会在乎穆念悠的死活的。

  她上一世被薄子默惯出了脾气,一时没压住性子,阴阳怪气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你得力的女手下,告诉我你找我,让我过来时顺便给她送个酒水果盘什么的。对了薄先生,您找我?”

  薄子默一愣,片刻便了然于心。

  他没顺着穆念悠的话往下说,而是戏谑道:“别人说我找你,你就穿成这样过来,是来撩我?”

  穆念悠气得发笑,也不知是不是薄子默今晚格外异常,穆念悠的胆子也莫名大起来,“我只是刚睡醒,薄先生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我就回去了继续睡觉了。”

  穆念悠刚起身,谁知薄子默也跟她同步站了起来。

  还没走出一步,穆念悠就感到一幢高大的身形从自己身后压迫过来。

  薄子默从后面贴近穆念悠,双臂环住了她。

  穆念悠惊得回过身,在后背靠上麻将桌的刹那,薄子默也欺身而上,将她整个人抵在麻将桌的边缘。

  他的嗓音磁沉悠扬,“我也想睡——你。”

  话音刚落,他的大掌撑起睡裙,分开她的双腿抱起她,轻而易举将她放在桌上。

  穆念悠的脸燥得润红。

  她不想在这里!

  灵光一闪,她冲口而出,问道:“韩小姐那里,不要紧吗?”

  薄子默动作一顿,平静回答:“要紧。”

  “那你还惹她生气。”

  “我乐意。”

  穆念悠被噎住。

  此路不通,只能换个方式。

  穆念悠叹了一口气,忧愁道:“怎么办,她出门之前还瞪了我一眼,因为你,我又要被人记恨上了。”

  薄子默轻笑:“你用不着怕他们,你是我薄子默的人。”

  “韩小姐可是你的座上宾,她也是你的人。”穆念悠这话无心,薄子默却以为她吃醋了。

  他正色道:“韩安娜的哥哥,掌管皇室军火库。前段时间,军火库发生重大爆炸事件,军火损失惨重。然而不久后,黑市上出现一批卡车和特殊装备。小到枪械,大到坦克装甲车,甚至,还有导弹。”

  穆念悠一阵心惊。

  薄子默的意思很明显,军火库的爆炸不是偶然,而是有人盗了军火库卖到了黑市,为了销毁证据,故意引爆了军火库。

  这样的作案方式简直丧心病狂。

  穆念悠想不到,薄子默接近韩安娜,竟然是因为这么一层利害关系。

  穆念悠装傻,推开薄子默,从桌上跳下来,“净跟我说些听不懂的事,越听越困了。”

  薄子默幽深的眸子盯着她。

  穆念悠打了个哈欠,装作没有看到薄子默眼里的探究,转身出了门。

标 签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穆念悠薄子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