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多情如斯(木子秦牧森)小说_多情如斯木子秦牧森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666 ℃
多情如斯(木子秦牧森)小说_多情如斯木子秦牧森

多情如斯

木子秦牧森 著

完本免费

木子秦牧森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木子秦牧森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短篇现言虐文《多情如斯》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多情如斯》全文讲述的是:十年前,木子拿剪刀戳伤了秦牧森的眉心,被关了半个月,十年后,她和秦牧森早已相看两厌,可却不得不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本以为不交流便不会有交集,谁知某日秦牧森做出了这辈子都让她无法原谅的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木子秦牧森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木子秦牧森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火爆短篇现言虐文《多情如斯》的主角是,故事递网提供《多情如斯》全文讲述的是:十年前,木子拿剪刀戳伤了秦牧森的眉心,被关了半个月,十年后,她和秦牧森早已相看两厌,可却不得不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本以为不交流便不会有交集,谁知某日秦牧森做出了这辈子都让她无法原谅的事.....

免费阅读

  第二天,我拖着残破的身子还是出现在秦牧扬的婚礼现场上。

  这几天,秦牧扬刻意的回避我,不跟我说上一句话。

  秦老夫人让我干这个干那个,我在这里还不如一个佣人。

  秦叔叔过来说,魏冉的伴娘有一个属相不好,让我过去充一个数。

  我听了本能的拒绝,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娶的不是我,还要我给新娘子做伴娘,这个世界还能对我在残忍一点吗?

  “秦叔叔,能不能叫别的姑娘,我身份也不匹配。”我拒绝了,秦叔叔明显的不高兴。

  这个时候秦牧森过来了,看着我惨白的小脸,似笑非笑道:“牧扬平日里对你最好,怎么给他媳妇做个伴娘都不愿意了。”

  我现在看着秦牧森,我就有种想弄死他的冲动。

  他装醉强j了我,我恨他致死。

  “愿意愿意,怎么不愿意。”我妈代我答应了。

  “那好我让司机送你去酒店。”秦叔叔说。

  “我正好去酒店看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在亲自接下魏家的亲戚朋友,跟着我的车一同过去吧!”

  秦牧森说。

  秦牧森恶心我,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情,秦叔叔疑惑的看着秦牧森。

  秦牧森直接过来拉着我的手走了。

  走到他的车前,我甩开他的手。

  “上车!”秦牧森将副驾驶门打开。

  我坐上去,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就只能忍着,等秦牧扬的婚礼一过,明天我就回c城,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回来这里。

  秦牧森坐上了主驾驶,启动车子,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这么豪的车,这车已经停产了,应该是秦牧森找厂商高价订做的。

  我歪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昨晚我没做措施,你事后吃药了吗?”秦牧森突然开口。

  我才想起自己没有吃药,昨儿一夜都是浑浑噩噩的,早上就被我妈的电话连环夺命call,我骗我妈我在高中同学家住了一夜,急慌急忙的赶来秦家大宅。

  根本就没有想到吃药,经秦牧森这样一提醒,我才开始后怕起来,索性时间还没过去,吃药还来得及。

  我心里打定主意看到药店就下车去买。

  “没吃是吧!待会儿看到药店下去买,药必须得吃。”

  秦牧森说,他看我没有回应,就继续道:“怀上了也是你受罪打掉,我的孩子是不可能由你这种女人生的。”

  我听着脑袋都是疼的,想讽刺他一句,想想还是算了,被他欺负了这么多年,就多忍这一天吧,明天就走,我就是死在外面也不会在回这座城市。

  许是我一句话都没说,高傲如秦牧森,他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冷冷的说:“你该不会想偷偷怀上我的孩子,生下,好母凭子贵吧!”

  他爱说,就说,我还是不搭理他。

  “你知道你母亲跟了我父亲这么多年,为何都没有怀孕过吗?”

  秦牧森又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秦家不允许秦家的血脉出自我母亲这样卑贱出生的女人。

  “你母亲在进我秦家门前,就已经做了结扎手术,你那时还小,应该不知道吧!”

  秦牧森自顾自说道。

  我的脸上终于有些情绪,撇过头看了他一眼,正好他也扭头看我,与我眼神里的冷漠不同,他的眼神里有几分戏谑。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怎么,提到你母亲,你有反应了。”

  我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对着他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最终还是将脑袋撇过去看窗外不去看他。

  秦牧森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车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我不知道他这是又发什么疯。

  车子里陷入了像死城一样的寂静。

  “停车!”我说。

  “干嘛!”秦牧森皱着眉。

  “药店!”我说完后,秦牧森顺着我的视线看去,一家二十四小时药店就在路边。

  他停车,我下车,十月的早上,多少有些寒意,我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进了药店,秦牧森似乎是不放心似得,跟着我下来了,他是怕我没有买避孕药吗,随便买瓶维生素糊弄他吗?

  那他真是想多了,我就是当石女,也不会给他这种人渣生孩子的。

  我对着店员小声儿的说:“给我拿……拿一盒质量好点的避孕药吧!”

  昨晚才初尝人事,今日一早就要过来买避孕药吃,脸皮子还是受不住的红了红。

  店员已经习惯了我这种客人似乎,声音比较轻浮:“是要事前的还是事后的啊,过了二十四小时,还是过了七十二小时。”

  我没有买过这种药,自然是不清楚,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问题。

  我本想说没过二十四小时时,秦牧森已经替我开了口:“拿一盒二十四小时紧急避孕。”

  “好的先生。”

  许是秦牧森太帅,穿着又很有气质,两个店员明显对他态度明显比我好很多。

  店员将药递给我,我急匆匆的出了店门,扒开包装,就扣出几粒药没有水就着唾沫咽下。

  药丸卡在嗓子眼里,苦的我剧烈的咳嗽,却咳不出东西来,眼泪往外涌,原来我还有眼泪。

  这时秦牧森递了一瓶矿泉水给我:“喝两口就好了。”

  我双眸猩红一把打开他手中的矿泉水,我如此狼狈还不都是拜他所赐。

  上了车,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我很想吐,一路忍着到了酒店,我在也忍不住吐的稀里哗啦的,早餐没有吃,吐的都是黄疸水。

  秦牧扬跟我开口说了这几天的第一句话:“木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他递了一张纸巾给我,我一手打开,他穿着一身帅气的新郎装,看着我呕吐的样子。

  他光鲜我狼狈。

  “牧扬,小冉家里人都过来了,你去招呼你岳母岳父去,不要让别人觉得我们秦家失了礼数。”

  秦牧森的声音响起。

  “可是木子她……”

  “快去吧,估计是吃坏了肚子,又不是什么大事儿。”秦牧森说。

  我坐在地上,手还扒着马桶:“我恐怕不能给你的新娘子做伴娘了。”

  我说。

  秦牧扬看着我愧疚的眼神说:“木子,你别这样,我……我就是结婚了,我还是那个疼爱你的二哥。”我苦笑摇摇头。

  我听见秦牧扬看着我对秦牧森说:“大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木子,那时候我还小,你很大了,可能清楚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上一辈子的恩怨跟木子没有任何关系,大哥我从来没有求你一件事儿,今天我结婚了,以后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我希望你对木子好一点好吗?”

  这话秦牧扬不是第一次对秦牧森说,但是只有这一次,秦牧森没有骂他。

  “你去吧,别让小冉家对你有意见。”

  秦牧扬被秦牧森赶走了,房间里只有他和我两人,我还想吐,也就不顾及形象了,扒着马桶又是一顿吐。

  “该不会是药物过敏?”秦牧森的声音里带着些狐疑。

  我不想跟他共处一室,就说:“我也做不了伴娘了,你也走吧,我吐好了自己回去。”

  我说完又忍不住扒着马桶狠狠的吐了一会儿,可能自己真的是对避孕药过敏吧!

  秦牧森竟然发神经的伸出手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拍着:“怎么这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我一把挥开秦牧森的手怒目切齿道:“滚开,别碰我!”

  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我也能对秦牧森说这样的话。

  果然我注意到秦牧森的脸色拉的跟破鞋底子似得又臭又硬:“哼!不识好歹!”

  我听了冷笑:“这就是不识好歹吗?你强j了我,难道还要我感恩戴德吗,秦森你不知道我特么的恨的都想杀了你。”

  我的话真的是彻底的激怒了秦牧森,他伸出手一把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强j吗?明明是你自己主动勾 引,将我勾到酒店,你还有脸说我强j了你,李木子你还真跟你那个妈一样喜欢贼喊捉贼。”

  刚才呕吐的太严重,此时又被人扼住了脖子,眼泪更是不停的往外流,我现在这副样子是不是有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感觉呢,只是我并不认为秦牧森看到我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会让他见尤怜。

  我被她扼住了脖子也无法开口,秦牧森是个练家子,手劲儿本就很大,这又是故意的在折磨我,手下力气更是多使了几分。

  我从秦牧森暴戾的眸子里看到自己惨白的脸色慢慢的涨红,那是血色上涌造成的效果。

  我在他的手下慢慢的失去了挣扎,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死了,驱壳也没有了求生的意志。

  我这一刻在想如果我死了,我最爱的二哥,会不会为我流一滴眼泪,哪怕就是一滴眼泪也好,至少证明我在这个世上没有白来一遭。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就在感觉自己心口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被抽空时,我的双手耷拉下去,落在秦牧森的大腿上。

  就在意识一点一点的从我的脑袋里抽离时,我看见了我的亲身父亲,他憨厚的模样,抱着我亲着我的笑脸,我看见了我的二哥,背着秦牧扬,偷偷的在我的书本里夹了一张张的毛爷爷。

  我看见了妈妈拉着我对我说:“木子你一定要乖,听话,不要惹你大哥不高兴。”

  就在我眼前开始慢慢的发白,意识涣散时,秦牧森的大掌突然松开我的脖子。

  我睁开眼,看着这残酷的世界,我没死成,我却开心不起来,抱着自己的脑袋呜咽出声儿。

  秦牧森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从我的膝盖处拽起,盯着我的眼睛邪恶的嘴角上扬:“李木子怕死是吗?那就给我乖乖的听话,否则,哪一天我真的会弄死你,你信不信。”

  秦牧森说完,就转身离了卫生间。

  我又哭又笑,他见我哭,是觉得我是担心自己会死么,他殊不知的是,我李木子最不怕的就是死,因为我的灵魂已经死了。

  活着不过就是行尸走肉。

  新娘子都接回去了,我还没回去,我妈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过来,我烦的实在是受不了就接了她的电话,只是电话刚一接起,我妈的声音就吼过来:“婚礼都开始了你人呢,不是给新娘子做伴娘吗?人死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秦叔叔已经很不高兴了,你赶紧回来给你秦叔叔道个歉。”

  我妈还不知道她的女儿昨天都遭受了怎样的暴行,我给秦叔叔道歉,为什么,就因为我没有给他的儿媳妇做伴娘吗,那他的大儿子昨夜强j了我,今日又差点掐死了我,我又该找谁来给我道歉呢。

  这个世界本就不公平,我惹不起难道还不允许我远远的躲开吗?

  我对着手机想了想有些抽风道:“妈,其实秦叔叔根本就不爱你,离开他好吗?”

  我说完手机那边好久都没有了声音,我想我妈一定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炸蒙了吧!

  良久,我妈的声音有些发虚:“死丫头你在胡说些什么呢,你秦叔叔当然爱我,不然也不会将我们娘俩从乡下接到城里过富贵日子的,我死后可是要入秦家祖坟的,我生是秦家的人死也是秦家的鬼,我是不会离开秦家半步的。”

  对于我妈的话,我什么都不想多说了,说了句:“妈,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我也会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秦家我不会再回去了,妈,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我这个女儿的话,请不要在逼着我回去那个让我痛苦的地方,就这样。”我说完就将电话给挂断。

  给二哥发了条微信,微信内容:谢谢曾经的照顾,我会感恩一生,祝,新婚快乐。

  这一段文字,我打了删,删了打,眼泪模糊了视线,反复多少次才将把这条微信发出去。

  出了酒店,踏上回c城的高铁。

  我没有勇气在回去面对我的仇人和爱人。

  我回到c城后,我开始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心思全部用在工作上。

  接连几个月跟着王贺总监拿了一个又一个大项目,在如今房地产及家装行业都很不好做的情况下,我连续三个月工资破五万。

  唯一让我感觉丝丝快乐就是看着业主在验房后,那满意的笑容。

  “木子,来大客户了,你是我们组最好的设计师,你跟我去和对方公司接洽下,争取把这个大项目拿下。”

  王贺从我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道。


标 签多情如斯 木子 秦牧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