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上门医婿(秦川魏薇)小说_秦川魏薇小说萧易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88 ℃
上门医婿(秦川魏薇)小说_秦川魏薇小说萧易

秦川魏薇小说

萧易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是赘婿的小说男主角逆袭的都市小说男频都市小说

秦川魏薇小说全文去哪看?秦川魏薇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魏薇的小说是,男主秦川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萧易所著的一篇现代都市男频小说《上门医婿》,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燕京神医世家秦家为了锻炼他们的继承人,将公子爷秦川逐出家门体验生活,走投无路之下的秦川上门当了魏家的上门女婿,魏薇的老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秦川魏薇小说全文去哪看?秦川魏薇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魏薇的小说是,男主秦川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萧易所著的一篇现代都市男频小说《上门医婿》,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燕京神医世家秦家为了锻炼他们的继承人,将公子爷秦川逐出家门体验生活,走投无路之下的秦川上门当了魏家的上门女婿,魏薇的老公....

免费阅读

  “张老这是……”周大康一脸震惊的看着张老爷子,之前这老头还痛的生无可恋,怎么一转眼竟然变得如此安然惬意。

  张少爷张宇飞扬起头,带着兴奋问道:“刚才有个年轻医生进来给我爷爷针灸,周主任你不知道么?”

  他还以为是周大康安排的人。

  “年轻医生?还会针灸?”周大康错愕了片刻,问道:“是不是叫秦川?”

  中医科的大夫最年轻都有四十岁,除此之外,全医院会针灸的就只有他和秦川。

  “对对对,我记起来了,他胸牌上有名字,好像是叫秦川,刚才秦医生为我爷爷施针,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他就出去接电话了。”张宇飞连连点头。“周主任,他也是你们科室的医生吧,我张家,必然厚礼相谢。”

  周大康抿着嘴,他压根不相信是秦川治好了张老爷子,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张老爷子脸上的惬意他从未见过。

  麻痹的,这份功劳决不能落在秦川那个废物身上,他早上刚骂过那废物。

  周大康眉头紧皱,但马上,又舒缓开来。

  医院选拔副院长,他也在候选人名单里,其实,他的年龄,资历,都不够,不过是去凑个数,但是现在,他感觉副院长的宝座在向他招手。

  如果能抱住张家大腿,年龄不够又怎样,资历不厚又如何?

  副院长的位置一定非他莫属。

  周大康顿时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还真是秦川,他啊,之前是我们科室的临时工,已经被解雇了。”

  “什么?”张宇飞震惊无比。

  周大康叹息一声,背着手说道:“我们科室,就这一个临时工,三年了,我不知道明着暗着,帮了他多少次,想让他转正,可这人实在是不争气,药理病理一窍不通,还出过医疗事故。我们医院要对患者负责,自然不能让庸医存在。”

  “这几天,我日以继夜的研究张老的治疗方案,今天早上,可算定了出来,想必是被他在办公室偷看到了,他想借机博得你们张家的好感,然后动用你们的关系,继续留在医院。”

  “混蛋!简直是恬不知耻!”张宇飞听了周大康的话,对秦川的好感一扫而光,当场就怒了。

  ……

  而此时,秦川已经赶回家中。

  一进屋,秦川就看到丈母娘王莹坐在沙发上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得火热。

  男人二十七八的年纪,剑眉星目瓜子脸,长得跟偶像明星似的。

  一套黑色的阿玛尼定制西装,将他健硕的身形完美衬,脚上一双古驰皮鞋,看得出这人家世不错。

  “妈,这是怎么回事?”秦川问道。

  王莹翻了个白眼瞪着秦川满是鄙夷:“你个废物怎么才回来啊,让人家林少等你半天。”

  说罢,王莹又满脸得意的指着那个男人:“这是林家大少爷林佑希,只有他这种才貌双全的男人,才有资格做我的女婿。”

  随手,王莹拿起一份合约扔在秦川脸上:“别磨磨蹭蹭浪费时间,快把离婚协议书签了,等魏薇成了林夫人,就不用再跟着你个废物受苦受累。”

  秦川咬了咬牙,看着地上的离婚协议书。

  林佑希面带着微笑看着秦川:“伯母爱女心切,说的都是事实,谢谢你帮我照顾薇薇三年,我与薇薇之前存在一些误会,这次回国,除了继承家业,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薇薇回到我的身边。”

  “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林佑希一脸语重心长。

  王莹看着林佑希更是满眼亮光,她听到了什么?继承家业?

  那就是说林佑希马上就是林家的当家了!

  秦川满脸阴沉,从地上捡起离婚协议书。

  王莹立刻甩了一根笔在他脸上,可谁都没想到,秦川深呼吸一口,将十几页的离婚协议直接砸在了林佑希的脸上:“我签你妹。”

  “秦川,你造反啊!”王莹蹭的一声弹了起来。

  林佑希瞪大了眼睛,脸上红了白,白了黑,他眼中闪过一抹阴鸷,但很快就恢复了笑脸:“秦川,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薇薇这样的绝色美人,没有哪个男人不动心,你不愿意离婚也是正常。”

  “听说你失业了,作为补偿,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在我们林氏的公司当个保安,一个月,我可以给你两千块的工资,如果你没地方住,可以住在我家公司的厕所里搭个帐篷,不收你租金,如何。”

  说罢,林佑希也站了起来,他堂堂林家大少,竟被秦川如此侮辱!

  要不是有王莹在,他要摆出个贤良后辈的样子,他一定废了秦川。

  两人怒目相视,这时,门锁动了,魏薇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进了门,看到魏薇,林佑希立刻冲了过去。

  “魏薇,你回来了。”

  林佑希一脸真切,看到魏薇比三年前消瘦了许多,他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魏薇张着嘴巴,刚要对林佑希下逐客令,可林佑希眉目间对她的疼惜,让她把话又咽了回去。

  王莹眼睛雪亮,一眼就看出,女儿心底还是念着林佑希的,赶忙道:“薇薇,佑希听说你有难,立刻就来了,你手里那批高档化妆品,他说了,一定帮你把这批货出出去。”

  “真的吗?”魏薇瞪大了眼睛,明显,她的心动摇了,就连林佑希抓住她的手,她都没反抗。

  林佑希狠狠点头。“薇薇,只要你和秦川离婚,就是花再大的带价,我都会帮你解决困难,我的妻子,绝不能让人瞧不起。”

  林佑希眼里都是希冀,眼中,全是自信,他可是林家大少,秦川不过是一个无业游民窝囊废,魏薇不傻,知道该怎么选择。

  王莹也在一边煽风点火。“薇薇,快让秦川这废物把离婚协议签了,他这条狗,历来最听你的。”

  魏薇抿着薄唇,满眼挣扎。

  可是,就在两人信心十足的目光中,魏薇却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对不起,佑希,我是不会和秦川离婚的。”

  错愕,林佑希被泼了一盆冷水,王莹也是惊掉下吧。

  “魏薇,你想什么呢!你脑子坏了,妈知道你恨佑希,恨他当年放弃你,可这说明了你心里是真的爱他,我的宝贝女儿啊,你好不容易能和佑希再续前缘,你不能犯糊涂啊。

  魏薇咬着嘴唇,冷漠的回了房间。

  林佑希看着那一抹倩影,眼皮狠狠跳动了几下,心里瞬间松了气,他,还有机会,可是他心里却升起了另一股怒火,魏薇这是在打他的脸吗?

  他堂堂林家大少不如秦川这种废物?

  对着魏薇的房间,林佑希高喊道:“魏薇,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对你的爱。”

  “呵呵。”秦川勾唇一笑,证明?怎么证明?

  魏倩倩那批化妆品,总额上千万,除非一流豪门,否则根本吃不下那批货。

  楚州一流豪门没有姓林的,那林家就断比三流吊车尾的魏家强了太多,也绝对没富裕到随便拿一千万出来装个逼。

  在一流豪门眼里,林家和魏家有区别吗?楚州的一流豪门,只有张家的产业与化妆品有关管,就算张家眼里林家和魏家有区别,从自己医治张老爷子的那一刻起,也没有了。

  林佑希把秦川的鄙夷都看在眼里,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刚离开小区,林佑希就拨出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阴冷笑道:“我要废掉秦川的双腿,让他一辈子像狗一样站不起来。”

  客厅只剩下秦川和王莹两人。

  王莹朝秦川翻了个大白眼,话都懒得说一句,就出去打麻将了。

  秦川回了房间,看着疲惫的魏薇,轻轻问到:“那个林佑希什么来历?”

  魏薇抬眸,扫了秦川一眼,林佑希是她心底的刺,她从没对秦川说过,不过现在确实需要交代秦川一番。

  “他是山河集团少公子,林家更是楚州的二流豪门,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他不是你能抗衡的。”

  秦川耸耸肩:“他不来惹我,我是不会去搭理他的。”

  魏薇眉头紧蹙,从昨晚开始,秦川就一直表现出这样一个姿态,真是秦川死要面子活受罪,“大丈夫当能屈能伸,一时的隐忍不算什么。以你的条件和能力,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和林佑希掰手腕么?”

  “就算他来招惹你,你也得忍着。”

  魏薇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说道:“我工作已经够忙的了,魏倩倩今早又给我定了期限,一个星期内如果不能处理掉那些高档化妆品,我就要降职去当保洁,这段时间你最好别添乱让我分心。”

  秦川没想到魏倩倩这么狠,心里更是恼火,想到医院的事,秦川拍了拍胸脯,便跟魏薇道别:“我还有点事,得回一趟医院,薇薇,你放心,张家老爷子在我们医院治病,就在我们科室,我一定帮你拿下张家。”

  魏薇只当是今天秦川自尊心受挫,根本没在意。

  她轻轻点头,“嗯,你去吧,我一会儿也得去公司。”

  和妻子道别后,秦川骑上电瓶车,又回了楚州医院。

  没五分钟,魏薇就接到了林佑希的电话,通讯录里早就删掉了林佑希的名字,但这个号码她曾经记得滚瓜烂熟,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魏薇直接挂断,可是林佑希不停拨过来。

  最后魏薇很是无奈的接了电话:“我们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薇薇,我说过我会用行动证明我对你的爱,你那批货有着落了。”

  林佑希激动道:“我托人找了倾城集团的一个部门经理,专门管采购的,对方已经答应了,只要我给他们一笔五十万的好处费,就能采购你那批货。”

  魏薇沉默片刻,喃喃说道:“不用了,我自己会想办法。”

  魏薇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五十万,这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若是把货卖出去,以化妆品的暴利,魏家绝对有利润可拿,但魏倩倩,能容忍自己给出去五十万的好处费?

  以魏倩倩对自己的恨,怕是要送自己去坐牢呢。

  另一边,秦川刚到医院,就迎来一群人的指指点点,“偷了周医生的治疗方案,他还有脸回来。”

  “臭不要脸,我呸。”

  “周医生好人有好报,秦川偷了他的治疗方案向张家邀功,老天保佑,张家才没有上当。”

  秦川越听越不对劲,今早,是他为张老爷子施针,怎么成了周大康的功劳了?

  这哪跟哪啊?

  秦川赶忙去了VIP病房,刚进走廊,就见张铁行给周大康送上一块十几万的名表。

  “周医生,要不是你揭穿那个秦医生的嘴脸,我们一家人还被蒙在鼓里呢。”

  “是啊,那个姓秦的医生太可恶了。”张宇飞也附和道。

  周大康洋洋得意:“张董您太客气了,作为医生,首先要正直,得知秦川治好老爷子,我本来不打算说出来,他也是失业的可怜人,可越想越觉得不对。”

  “如果你们一直蒙在鼓里,若是下次还找他给老爷子治疗,万一折腾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害了张老爷子。”周大康将名表戴在手腕上,露出满心欢喜的笑容。

  然后继续说道:“我之前准备好了治疗方案。当时没来得及使用,哪知被秦川抢先一步。”

  “他只是个临时工,怎么可能医术如此高明?我跑去办公室一看,果然,那张治疗方案的单子不见了。”

  周大康毫不避讳的污蔑秦川,走廊里,聚集了不少看客,那指指点点,那唾骂,秦川只觉得是一个个耳光,扇在他的脸上,明明是他救了人!

  院长也赶了过来,秦川眼前一亮,魏老爷子生前和院长关系甚密,院长一定会为他主持公道。

  秦川急忙走向院长,“院长,你来了,你看看这周大康,明明是我为张老爷子缓解了痛苦,他现在不仅装大尾巴狼,还污蔑我。”

  可他刚到院长身前,院长就劈头盖脸训斥道:

  “秦川,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你已经被解雇了,私自进病房,是要被剥夺行医资格的,要不是周医生觉得你是个上门女婿,生活不易,每天要对丈母娘老丈人低眉顺眼,还要看老婆的脸色过活,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吗?”

  秦川傻了眼,院长居然骂他?

  张家人信了周大康,秦川不说什么,可院长能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况吗?张老爷子在中心医都住了好几个月了,周大康要真有本事给张老爷子治病,还特么能有今天这事?

  “给周医生道歉!”院长指着秦川的鼻子命令到。

  秦川气得肝疼,“应该是周大康给我道歉!还为我好?院长,你是刚才离得远,没听到他刚才泼我脏水吗?”

  但是秦川心里明白院长为什么这样做,他是谁?被解雇的临时工,魏家人都不待见的上门女婿,周大康呢?已经抱上张家大腿的青年才俊。而且一直是周大康在负责张老爷子的治疗,要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周大康是个庸医,那连院长也要跟着倒霉。

  “你顶撞我?”院长一脸愤怒。

  偏偏,此刻的周大康又摆出一脸的大气仁慈,赶忙走过来,拍了拍院长的肩膀。

  “院长,别和秦川生气,他失业了,肯定心情不好,我刚才也不是破他脏水,只是他还年轻,我希望用激将法刺激他一下,让他看清事实,以后努力有个好前程,毕竟人生路还长啊。”

  说完,周大康瞥了一眼秦川,那眼底的鄙夷,仿佛秦川是条狗。

  张铁行直接拍了拍手。“周医生真是医者仁心,可你的好心,被某些人当成了驴肝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秦川站在这走廊里,被上百号人围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周大康似乎是在展示他胜利者的宽容,无奈的摇摇头,又对秦川道:

  “秦川,你现在给我道歉,我就不再追究你的污蔑,否则,我就上报相关单位,你无视医院制度,违规行医,必须吊销你的营业执照。”

  也不知道是谁,又接了一句:“必须跪在地上道歉。”

  秦川的脸黑了白,白了黑,真想在周大康这欠揍的脸上留下几个巴掌印,但是想着妻子魏薇,他还是把这冲动压了下去。

  “道歉?”秦川看了看时间,冷哼一声:“周大康,最多三分钟,张老爷子的病痛就会复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治!”

  偏头,秦川看了眼张铁行:“张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张老爷子很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张铁行眉头紧锁,这个年轻人,真是不识好歹,这时候还在嘴硬,“你在咒我父亲吗?小子,我告诉你,要是我父亲有个三长两短,你全家都别想好过。”

  周大康呵呵两声,道:“秦川啊,就是一个道歉而已,你何必在我们面前故弄玄虚,你几斤几两,医院里谁不知道。”

  “好啊,到时候你可别来求我。”

  秦川一把扯开自己的白大褂,狠狠摔在地上,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喘着粗气,等待好戏开场。

  张铁行低头看了眼时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两分钟过去,病房里的老爷子还在熟睡。

  两分半过去,老爷子动了一下,张铁行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但老爷子只是翻了个身,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张铁行狠狠松了口气。

  两分五十九秒,一切都无比正常。

  张铁行看着秦川,越发的愤怒,为了面子,这个废物居然咒他的父亲!他狠狠踏出一步。

  三分钟……

  秒针刚刚跳过,病房里就传来张老爷子一道痛苦的嘶吼。

  张铁行呆住了,周大康愣住了,院长整个人都傻了,这……真让秦川说中了?


标 签秦川魏薇小说 秦川 魏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