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_软柿子盛淇方沛正小说秋千在时

xiaoshiyi 5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850 ℃
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_软柿子盛淇方沛正小说秋千在时

软柿子盛淇方沛正小说

秋千在时 著

连载中免费

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盛淇方沛正全文免费在哪看?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盛淇方沛正小说完结了吗,故事递为您提供秋千在时原创小说《软柿子》,盛淇方沛正是小说当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故事递为您提供软柿子秋千在时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软柿子小说讲述的是:盛淇方坚决拒绝上下班坐沛正的车,在公交站接也不行,沛正只好让步到等在小区门口。盛淇方知道,沛正不是生天气的气,只是在对他不满。不过不差这一桩,沛正有哪天是对他完全满意的呢?他也不在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盛淇方沛正全文免费在哪看?软柿子by秋千在时小说盛淇方沛正小说完结了吗,故事递为您提供秋千在时原创小说《软柿子》,盛淇方沛正是小说当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故事递为您提供软柿子秋千在时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软柿子小说讲述的是:盛淇方坚决拒绝上下班坐沛正的车,在公交站接也不行,沛正只好让步到等在小区门口。盛淇方知道,沛正不是生天气的气,只是在对他不满。不过不差这一桩,沛正有哪天是对他完全满意的呢?他也不在乎。

免费阅读

  盛淇方最后还是睡着了,没睡多久,但好歹合了一会儿眼。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平躺在床上,沛正盘腿坐在身边,怀里抱着个枕头,在低着头很认真地看他。

  盛淇方动了一下,沛正就立刻绷紧了身体,片刻后又放松,慢慢拿枕头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闷闷的声音从枕头后面传来,他有些听不出沛正的情绪,“老公,你要走了吗?”

  盛淇方从床上坐起来,看沛正抱着枕头,小心翼翼地坐在自己跟前。

  这房子是他的,房里的东西,大到家电,小到一只拖鞋和一根筷子都是他的,他却依然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

  “是。”盛淇方说,“沛正,你学不乖。”

  沛正将脸完全埋入枕头,最后一次有气无力地抵抗了一下:“盛淇圆……”

  “随你的便。”

  自己究竟为什么荒唐地待在这里整整一年,盛淇方怀疑,沛正根本丁点没懂。

  他身上从里到外都是沛正买的,只需要带自己的证件、工资卡和手机。沛正一直坐在卧室的床上,怀里抱着那个枕头,直到他出门,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盛淇方朝外走了几步,又折回卧室,进浴室把手表戴上了。沛正蜷缩在床中央,抱着自己的手臂收紧,像要将自己捏碎。

  晨光还没有多少,屋里依然黑暗,盛淇方站在床边,他的心跳得厉害,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跟沛正沾染一丝一毫的关联,从胸腔传来的痛却驱使他开口,“你敢做什么蠢事,我就立刻忘了你,别指望我还会恨你,我会忘得一干二净,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记住了吗?”

  沛正的声音很细,很低,“我记住了,老公。我听话。”

  到现在没有其他需要说的了。盛淇方挪动脚步,他穿了身西服,大衣和围巾搭在手臂上。他走了出去。

  盛淇圆是他父亲捡回来的,八岁到他家里,十岁的时候,盛礼就病死了。

  盛淇圆从来都不听话,少言少语,也不去上学。说是被捡回家了,但其实只是多个名字,盛礼死后,户主变更,盛淇方才一并去给他上了户口。

  盛淇圆还是常常在外面游荡,之前流浪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至少盛淇方对他们没有一点好感。盛淇方觉得,自己的家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歇脚的地方。

  盛礼走后,盛淇方手头拮据,又忙着上学,盛淇圆跟他也并不亲,兄弟两个没有过多少交流,只是盛淇方定期给钱的关系。但这不算是一项负担,因为盛淇圆很少有要的时候,到后面还会反过来问盛淇方学费够不够。

  盛淇圆在外面惹了什么事,从前在C市,盛淇方还能管一管,但等他去了B市念大学,就有些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的意思,这个闷不做声的小孩儿,终于在盛淇方刚上大三没多久的时候把自己折腾了进去。

  在酒吧差点被人强迫,盛淇圆一脚踢碎了那人的左侧睾丸。他们没有钱,也没有关系,酒吧门口的监控录像被销毁的一干二净,盛淇圆又在冲动之下说了很多不利于自己的话。

  二十来岁一穷二白的盛淇方想尽办法,最后也只能认栽。他刚满十四岁的弟弟进了监狱,罪名是杀人未遂。

  当时他第一次去看盛淇圆,瘦小的小孩儿被剃了光头,衬得眼睛更加圆乎乎的,盛淇方还想起刚认识的小学弟。

  沛正比盛淇圆听话太多,那时候盛淇方这样认为。

  自己为什么总是遇上这样的小孩儿呢?这两个人天差地别,唯有一样相同,就是固执得让人难以理解。

  盛淇方觉得自己挺失败的,他整天疲于奔命,盛淇圆和沛正,他哪个都没能教好。

  他在天还没亮的时候接到盛淇圆,十六岁的男孩儿个子长高了一些,但比起同龄人还是有些不足,瘦的衣服空空荡荡的,手上拎了一个里面给的包,见到盛淇方,他眨眨眼,叫了声哥。

  盛淇方打开他的包看了看,只有几件衣服,穿了太久,已经旧到发白发灰。

  兄弟两个住在C市四环的一个小区,一室一厅,卧室支起两张单人床,不大,但还算宽敞。

  盛淇方一个月前从溢翠湾出来之后就辞了职,两个人暂时都没有事,年就在眼前,便在家里待着。

  一个月里,沛正没有联系过盛淇方,过年这天晚上,盛淇方刚跟盛淇圆吃完饺子,正坐在沙发上,沉默着看电视,手机上来了条短信。

  沛正:新年快乐。

  盛淇方看了一眼没管,然后继续看电视。

  没过两分钟,又一条短信追了过来,“你走了吗?之前忘了问你什么时候走。”

  “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想说也可以,就是随便问问。”

  “盛淇圆怎么样了?”

  盛淇方的手机接连响个不停,盛淇圆问他:“谁啊哥?”

  盛淇方抓起手机,边回卧室边道:“沛正。”

  沛正肯定没想到他会打电话过去,接得很快,但嗓音紧绷,慌张得厉害,只喂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盛淇方说:“我没走,还在国内。机票是后天。盛淇圆出来五天了,身体还好,给他联系了学校,等开学去上。”

  沛正结结巴巴地说:“好,那就好,我也、开学也去学校。”

  “嗯。”

  沛正没再说话,盛淇方刚要说再见,那边突然开了口:“等等!”

  沛正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犹豫和不安,“钱够吗?要不要……”

  “够。”盛淇方说。

  “如果有困难的地方……”沛正说不下去,盛淇方也没有回答。

  “那你这个号……”

  “不用了。”

  “那就这样。”窗外接连炸开数朵烟花,盛淇方的目光一直落在窗外,“再见。”

  出去以后,一向话少的盛淇圆主动问盛淇方:“沛正哥……怎么一直都没见他?”

  盛淇方捏紧手机,“我们分手了。”

  沛正去看盛淇圆的次数甚至比盛淇方还要多,也早在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把两个人的关系告诉了在当时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明白的盛淇圆,“我是你哥哥的男朋友,你不用害怕,以后我们都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半晌,盛淇圆哦了一声,眼睛移回电视屏幕上,过了会儿,又小声说:“他不是很喜欢哥吗?”

  潜台词是在问分手的原因。盛淇方没有说话,转而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筷,去厨房洗了三遍。他把卫生间和厨房都收拾干净以后又去洗澡,换了身衣服出来,再到窗边去看,那辆亮着前车灯的君威不见了。


标 签软柿子盛淇方沛正小说 盛淇方沛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