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爱情的守墓人(林依秦浩)小说_爱情的守墓人金子miss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730 ℃
爱情的守墓人(林依秦浩)小说_爱情的守墓人金子miss

爱情的守墓人

金子miss 著

连载中免费

林依秦浩最新章节列表,爱情的守墓人(林依秦浩)全文在线阅读,林依秦浩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爱情的守墓人》作者是金子miss,故事递网提供《爱情的守墓人》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秦浩双腿瘫痪时,林依悉心照顾,秦浩一无所有时林依依旧陪在她身边共患难,林依没想到当秦浩翻身之日却被他背叛,人心会变,爱情更容易会变,林依苦守这么多年,既然她得不到那就全毁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林依秦浩最新章节列表,爱情的守墓人(林依秦浩)全文在线阅读,林依秦浩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热门火爆的虐心短文《爱情的守墓人》作者是金子miss,故事递网提供《爱情的守墓人》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的是秦浩双腿瘫痪时,林依悉心照顾,秦浩一无所有时林依依旧陪在她身边共患难,林依没想到当秦浩翻身之日却被他背叛,人心会变,爱情更容易会变,林依苦守这么多年,既然她得不到那就全毁了.....

免费阅读

  她嫁给秦浩三年,辛辛苦苦地忙里忙外,他曾许诺她,他翻身之时,就是她成为人人羡慕的秦太太的时候。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这才多久,他就食言了,他说他现在爱的人是林絮儿,让她离开秦家。

  林絮儿是害死她亲哥哥的凶手,她只求一个公道,却得来一句:“絮儿没错,怪你哥哥太脆弱。”

  她哥哥患有很严重的自闭症,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视画如命,尤其是他画的母亲跟林依画像,他画了一房间,全都是妈妈跟妹妹。

  林依每次打扫都很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弄坏了,谁知林絮儿喝醉酒,撕烂了那些画,还放火烧光。

  等她赶回去,她哥哥抱着一堆残渣碎片缩在角落里,肚子上插着一把刀。

  警察判定是自杀。

  她唯一的亲人就这样没了。

  她还没来得及让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的哥哥享福,还没有完成她对妈妈的承诺,哥哥没了,丈夫也像丢掉虫子一样抛弃她。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亲手送他们下地狱。

  从记忆里回过神,林依嘴角的弧度变得僵硬,冷漠,笑脸就好像刻画在脸上一样,诡异得让人不由感到害怕。

  林絮儿不由咽了咽口水,她急忙给高芸使个眼色,希望赶紧离开。

  高芸还没来得及说话,林老太太突然猛地捶了一下林依,“你这个贱蹄子,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林依往后退一步,掏出手机,打开录像。

  高芸赶紧拽住林老太太,一副和善的样子说:“依依,你奶奶只是气急了,你别跟她计较,既然你现在心情不好,那我们先回去。”

  林老太太不肯走,她向来瞧不起林依,现在突然被林依威胁,她认为只有把林依给镇压住了,林依才不敢吭声。

  “你给我让开,我要打死这个不孝顺的东西……”

  说话间,林老太太拿起放在墓碑前的花瓶,狠狠砸向林依。

  林依的手机被砸飞,额头也被砸出了血,片刻间,鲜血染红了半张脸。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脚步声,林絮儿见到来人,一脸开心地迎过去,“浩哥哥,你怎么来了?”

  秦浩手里拿着一束白菊,估计是过来拜祭林然的。

  “发生了什么事?”秦浩盯着林依流血的额头问。

  林絮儿抢先道:“姐姐她说要送奶奶去坐牢,奶奶一时间气不过,错手打伤了姐姐。”

  这话听起来没错,却完全没有说清前因后果,只指出了林依的无理取闹以及狠心。

  秦浩蹙起眉头,“林依,你还没闹够吗?你哥哥已经去世了,你再责怪身边的人也没用。”

  听到这话,林依沉默下来,低着头,血一滴一滴落在草地上。

  她伤得这么重,秦浩不见有半点关心,还一开口就让她原谅仇人。

  她刚才的选择是对的。

  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爱。

  这个人间,她看不到希望。

  全毁了吧。

  林依眼眸闪过一丝疯狂,不过数秒又恢复往日里的淡然,她抬起头,浅浅地露出一丝笑,“你让我签的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放床头柜了,三天后我们去离婚。”

  秦浩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为什么要选这条路?”

  在两人闹到要离婚时,秦浩给了她两条路,一是离婚,二是要个孩子,他养他们一辈子,但他同时也会养林絮儿,他说,这是他欠林絮儿的。

  当年秦林两家联姻,要嫁给秦浩的人是林絮儿,订婚前一天林絮儿逃婚了,说是去追求梦想,要到国外学画画。

  林依出嫁当天,多少人嘲笑她下半辈子要跟一个残废人度日,可谁能想到林依旺夫,嫁过去没多久秦浩的身体有好转了。

  如今秦浩翻身成了秦家主人,有权有势了,就想一脚把她踹开迎娶林絮儿。

  可能吗?

  额头上的血已经流到了嘴角,林依脑袋有点发晕,最近她一直没怎么睡过,身体早就撑不住了。

  身体突然踉跄一下,林依没站稳,在意识陷入昏迷那一刻,她落入一个略带凉意的怀抱里。

  “小依!”

  传入脑海里的声音是那么的急促又温柔,只可惜这份柔情已经融不化她冰封的心,意识弥留之际,她脑里只有一句话,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尤其是背叛了她的狗,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秦家别墅。

  林依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床头柜上被撕碎的离婚协议书。

  秦浩还是那么霸道,口口声声说给她两条路选,实际上他早就做好决定,既不离婚,也不跟林絮儿分开,他是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林依死死地拽着被子,额头传来的疼痛感证明她还活着,自从她哥哥死了后,她屡次感觉自己大脑混沌一片,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咯吱一声,房门被人推开,秦浩站在门边,冷峻的五官,高大的身材,健全的双腿。

  他真的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可第一次见秦浩的时候,秦浩病怏怏地坐在轮椅上,没有半点精神气,宛如下一秒就会死去。

  为了让秦浩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她全天候陪同他治疗,精心调养他的身体,陪他熬过那段煎熬岁月。

  所有人都说她旺夫,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三年有多痛苦。

  她陪他成长,他却没有陪她到老。

  可笑,可悲。

  林依收回视线,低下头,一字不发。

  秦浩最讨厌林依这副作态,就好像无论他做什么都走不进她的心。

  结婚三年,林依很努力地履行她的任务,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一开始,他只觉得林依是个多余的女人,他的人生已经毁了,不需要惺惺作态的婚姻。

  在后来相处的时间里,林依让他心动了,他努力重新振作起来,为的就是给林依一个保障,把她宠成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直到……

  他亲耳听到林依说:“嫁给他是迫于无奈,一个残疾人,我怎么可能爱上。”

  原来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

  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想赌一把,林絮儿接近他,他没有拒绝,甚至表现出他花心的一面,为的就是刺激林依。

  他要林依后悔!

  两人对峙着,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就好像谁先开口谁先输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依掀开被子,从抽屉里拿出她签好的第二份离婚协议书。

  “你签了吧,这样对谁都好,我放你自由。”林依的脸色极度难看,她的眼神空洞无神,就好像这是她人生的最后一个请求。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他?

  一股愤怒跟寒意从心里涌起,秦浩一把打掉林依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怒道:“你是不是已经找好下家了?他是条件比我好,还是能力比我强,还是说他的活比较满足你?”

  秦浩的话明明不堪入耳,林依却没有半点反应,她的眸子一丝波动都没有,完全无动于衷。

  “许你找林絮儿那种脏女人,就不许我找个好男人过下半生?”林依的声音很淡,“你生不如死的时候,是我陪着你,你抢夺秦氏集团的时候,是我帮你谋策,你能走到今时今日人人喊一声秦总裁,我功劳最大,苦劳也最大,可我得到了什么?”

  “你得荣华富贵之日,就是我林依被抛弃之时!我眼瞎,我认了,但你不应该让林絮儿这个杀人凶手逃过法律的制裁,她到底是直接还是间接杀了我哥哥,我到现在还不清楚,那把刀连指纹都没有鉴定就不见了,你敢说她是无罪的吗?”

  林依的脸依旧没多大变化,但她的眼神完全被仇恨跟杀意充斥,仿佛下一秒就会拿起刀去报仇。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哥哥的死跟絮儿没关系,法医都判定他是自杀的,你再闹下去也没用。”

  林依垂下的脸先是闪过一抹狰狞,紧接着是滔天的愤怒,最后是无尽的悲怆,情绪在一瞬间一波三折,在不断忍耐下,她抬起头,脸色已经恢复淡漠。

  “谢谢提醒。”提醒她,该狠心的时候就别心软,否则等待她的一定是地狱。

  当晚。

  林絮儿入住秦家。

  林依下楼喝水的时候,见到佣人在搬行李,林絮儿坐在沙发上,高芸跟林老太太坐在她两边,三人有说有笑的,让林依意想不到的是,林父竟然也来了,他站在门口,跟管家在说话。

  “这是没教养的白眼狼,见到我们这么多长辈,连声招呼都不打。”林老太太骂道。

  林依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对哦,忘记了。”

  说话间,林依掏出手机,直接报警了,“你好,我要报警,我被人故意打伤额头,伤口很重,我怀疑那人想谋杀。”

  林老太太一愣,刚准备扑过去抢林依的手机,林父听到声音,赶紧走进来,劝道:“依依,你报什么警?你奶奶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老人打你,你忍着点就是了,都是一家人,报警多见外。”

  林父是典型的凤凰男,他靠着才华跟样貌吸引了千金小姐的林母,结婚后立马就露出獠牙,不仅自私,还是一个妈宝男,最后还出轨了,活生生把林母气死后,他跟林老太太偷偷修改了林母的遗嘱,霸占了林母的嫁妆。

  如今的林父再成功,也改变不了他是个人渣的丑陋面目。

  林依以前很敬重林老太太跟林父,如今她只想狠狠给自己几巴掌,她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觉得他们是家人。

  “一家人?高芸虐待我哥哥的时候,林絮儿抢我丈夫的时候,她们放火烧死我哥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我们是一家人!”林依一字一句地质问林父。

  林父一愣,随后恼羞成怒,“你是不是中邪了?见一个骂一个,没人欠你,不要摆出一副我们欠了你的模样。”

  “把我妈妈的嫁妆,一分不少全还回来,那是属于我跟哥哥的东西!”林依冷冷道。

  林父顿时满眼凶狠,一巴掌打过去,不过他的巴掌没落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秦浩一把拽住了林父的手腕。

  秦浩居高临下地冷视着林父,“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人是你能打的吗?滚!”

  林父一脸惶恐跟无措,林絮儿赶紧上前,亲昵地搂着秦浩的手腕,“浩哥哥,你别生气,爸爸只是跟姐姐闹着玩。”

  秦浩脸上的暴怒依旧不减有半分减少,林絮儿咬咬牙,摆出一副开心的模样,说:“浩哥哥,我有个惊喜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除了林依,在场的人听到这话,脸上都露出笑容,尤其是高芸跟林老太太,围在林絮儿身边,双目贪婪地看着林絮儿的肚子,仿佛她的肚子装着一座金山。

  秦浩眉头微微蹙起,脸上并不见笑意。

  林絮儿心头咯噔一下,“浩哥哥,你不喜欢孩子吗?不喜欢的话,我现在就去打掉,我不想造成你的麻烦。”

  林絮儿哭着要离开,林父等人一把拉住她,哄着说:“这是你们两人爱情的结晶,秦少爷一定会喜欢的,你别冲动。”

  秦浩低头看向林依,林依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就好像发生什么都跟她无关一样,秦浩心头猛地涌起一股怒火,他转头对林絮儿说:“生下来,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能继承我秦家的家业。”

  林絮儿脸上露出巨大的惊喜,“谢谢浩哥哥。”

  林依什么都没说,喝完水,转身上楼去了。

  林依离开后,林絮儿还想跟秦浩好好培养感情,谁知道秦浩转身就去了书房,还不许她跟过去。

  见秦浩头不回地走了,林絮儿心里是又怒又妒忌,她知道秦浩心里还装着林依,只要秦浩一日不娶她进门,她就永远是小三,身份不明不白。

  想到这里,林絮儿决定亲手除掉林依,稳固她在秦家的地位。

  一个歹毒的想法从心头涌起,林絮儿抬头看向林依的房间,满眼的恶毒跟嫉妒。

  晚上十点

  林依用防水贴包扎好额头上的伤口,进浴室洗头,她的头发沾了血,不洗干净,总觉得有股血腥味围绕鼻间,很不舒服。

  洗完头出来,林依听到房间里有小狗的叫声,她唤一声,小狗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摇着尾巴向她跑来,这是管家养的一条小牧犬,平时很喜欢跑来林依的房间,有时候还会跟林依玩捉迷藏。

  林依抱起小狗,摸摸它的背,“还是你好,不会对我撒谎,我难过的时候还会跑来陪陪我。”

  小狗好像能听懂林依的话一样,静静地依偎在林依怀里。

  没过多久,管家过来找狗,小狗不愿意跟他走,从林依怀里逃跑了,管家想把它引出去,谁料小狗从床上跳到梳妆台上,管家刚准备上前将它抱走时,意外出现了,小狗突然抽搐,而它的后腿刚好踩在插着电的吹风机上,小狗触电了。

  管家急忙去关电闸,但已经来不及了,等他回来,小狗倒在化妆台上,浑身僵硬,它被活生生地电死了。

 

标 签爱情的守墓人 林依秦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