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小说_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本宫

xiaoshiyi 6个月前 (08-14) 笔趣阁 10595 ℃
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小说_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本宫

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

本宫 著

连载中免费

衾嫆楚漓小说全文去哪看?衾嫆楚漓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衾嫆的小说是,男主楚漓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本宫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重生之相公别跑》,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漓衾嫆,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衾嫆贵为鲜衣怒马的国公府嫡出大小姐却所嫁非人,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年少之时,这一次,她决定要虐渣报仇,再和那前世的夫君楚漓重修于好,上辈子她识人不清负了他,这一次,她说什么都要将他保护到底!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衾嫆楚漓小说全文去哪看?衾嫆楚漓小说名字叫什么,女主叫衾嫆的小说是,男主楚漓是什么小说主角,故事递为您提供本宫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重生之相公别跑》,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漓衾嫆,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衾嫆贵为鲜衣怒马的国公府嫡出大小姐却所嫁非人,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年少之时,这一次,她决定要虐渣报仇,再和那前世的夫君楚漓重修于好,上辈子她识人不清负了他,这一次,她说什么都要将他保护到底!

免费阅读

  “孽畜!你个孽畜!”衾老太太风光了一辈子,哪里遇到过这般闹心的小辈?不说阿碧是她屋里得力的大丫鬟,就是一个普通的下人,她这个做祖母的还在,这个死丫头怎么还能落她颜面动手打人呢!

  这一下子,容小莲不用怎么挑拨也能看一出好戏了。

  她眸光闪了闪,语气温柔带着一丝叹息,“嫆姐儿,怎生这般胡闹呢,下人也是人啊!你乖乖和老夫人赔个不是……”

  “二娘,是不是妾生的都同这种下人同病相怜啊?”衾嫆笑嘻嘻地歪着头,语气懵懂又天真,娇软的口吻说着戳心窝子的话。

  容小莲是庶出,同容惜一般,矫揉做作利用自己柔弱的外表来博取同情。

  衾嫆上辈子便恨极了这样的容小莲,可惜她总是冲动,每次都往容小莲的圈套里钻。

  这一世不会了。

  “嫆姐儿你!”容小莲脸色一白,眸子一震,被衾嫆这话气得险些晕过去。她素来最厌恶的便是自己庶出的身份!这个衾嫆,真是该死!

  “孽畜你怎么同你母亲说话的!”衾老太太偏心容小莲,看衾嫆的眼神都带了怨毒。

  衾嫆却不为所动地看着被她一棍子打得地上痛呼的两个人,居高临下,薄唇一启一合地说着,“你们两个莫要以为本小姐年纪小不懂事——我头磕着石头昏迷前,亲眼瞧见你们二人踌躇之后逃走的!若非春花和秋月及时赶到通知父亲和大夫,此时说不准我就冤死了呢!”

  “哗——”

  仆人们都惊呆了,大小姐这话什么意思?原还有这样一出!

  他们看着冷冷的很有气势的大小姐,再看两个闻言身子一震下意识心虚的两人,不禁心里的太平倾斜。

  大小姐无缘无故的没必要说谎来教训两个下人吧?按照大小姐的脾气,收拾下人根本不需要借口。

  “胡说——我们没有!”阿碧捂着流血的额头龇牙咧嘴,瞪着衾嫆,目光含着毒,反驳着。

  小桃更是哭哭啼啼地装可怜,“呜呜,大小姐你不喜欢奴婢也不能这般冤枉欺负人啊……奴婢哪里敢……呜呜……”

  “孽障,真是孽障!”衾老太太对衾嫆的不喜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而容小莲早就使了个眼色给自己贴身丫鬟,命其去寻国公爷。

  衾嫆重新捡起棍子,轻轻敲着手心,眼角余光瞥见容小莲身边的大丫鬟匆匆朝书房去,嘴角弯弯,看着阿碧和小桃的目光都带了笑。

  阿碧和小桃被这看似灿烂明媚却阴冷瘆人的笑吓得哆嗦不已。

  “祖母,您最好不要过来噢,孙儿怕一个错手伤着您呢!”衾老太太脚步一顿,对上衾嫆言笑晏晏的模样,目光再落在她那沾了血的棍子上,不禁打了个寒噤,停了下来。

  真是孽障!这个丫头果然就是克她的!

  “这是怎么回事!嫆姐儿你又发什么疯!”不多时闻讯赶来的镇国公衾潇一脸不虞地指着拿着棍子笑眯眯地恐吓下人的衾嫆,刚毅的面上满是糟心的不悦。

  显然衾嫆往日里的行事作风叫这个当爹的习惯了,也就习惯了责备她。

  听着这带了几分怒气却并没有衾老太太那般刻薄厌恶的声音,衾嫆身子微僵,心头不禁一酸。

  “爹爹!”但见先前还毒辣的小姑娘一扔棍子,如一只翩跹的蝴蝶扑进自家父亲怀中,委委屈屈的强调便扯着嗓子轻声啜泣了起来。

  众人:……

  春花瞪大眼睛,看着秋月,不是吧,自家小姐摔了头之后,会撒娇卖委屈了?

  衾潇此时也是这个错乱的想法,怀中长女哭得一颤颤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蓦地,他想起她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软软的一团,叫他一个铁汉也化作女儿奴……

  “姣姣莫哭,爹在这。”衾潇收起先前的怒气,一瞬就软了语气,念着衾嫆的小名,拍了拍她的后背,“怎么了,先前还威风凛凛像个小狮子,这会又委屈上了?”

  衾嫆摇着头,他怎么会懂呢?她前世未出嫁前总是惹他生气,出嫁后又害他担心,到最后还害得他冤死狱中!到最后他死前还念着“我的嫆姐儿”,想要同楚唯鱼死网破!

  “爹爹,我疼。”衾嫆松开衾潇,指着自己额头上的纱布,眼眶红红的,娇艳的面上满是孺慕依赖,“爹爹,她们坏,都欺负我!”

  说着不等旁人开口,她便将事情原委讲了一遍——

  其实莫说证据了,她前世根本都不知道这事,还是后来一次回娘家无意中听到阿碧和小桃说起这事,才知道原来这两个贱婢见死不救!

  “潇哥儿,你可不能听信这丫头的胡言乱语!这丫头惯会作妖,不能信她!”衾老太太唯恐衾潇又心软,忙搭腔。

  容小莲也不甘落后,只是拐着弯来道,“老爷,这小桃和阿碧是府里的老人儿了,应该做不出坑害主子的事来啊……莫不是当中有什么误会么?”

  误会?

  衾嫆抬手摸了摸眼角,拍了下手,在众人不明所以的视线中,一名小厮走了出来。

  “阿肆,你把你那日看到的一五一十地告诉老太太还有老爷。”衾嫆冷静得完全不像是方才娇娇软软抱着父亲撒娇委屈的少女,面容透着一股子冷漠矜高。

  那名叫阿肆的便将当日他无意看到的一幕说出来,“小人那日当值,见惜小姐同大小姐嬉闹中不慎推了大小姐一下,大小姐磕在石头上晕过去,惜小姐吓得也晕过去,而阿碧和小桃提着食盒经过,却是怔了一会后急匆匆跑了。再然后小人还没来得及叫人,春花和秋月两位姐姐便赶来了……”

  “血口喷人!老太太,这阿肆在污蔑奴婢啊!”

  “是啊,奴婢们没有做过……”

  “那这是什么?”衾嫆却像是一名捕鱼者,一点一点地收网,她抬手,手里捏着一枚珍珠耳环,登时叫衾老太太都变了脸色。

  这耳环前不久衾老太太才当众赏赐给阿碧。

  阿碧身子一软,如抽去浑身力气般地仰倒在地。

  完了。

  “咳——”

  这时,轱辘轱辘的车轮声突兀地响起,一道低沉的咳嗽声传来,衾嫆眉梢微蹙,娇美的面容一滞,浑身血液凝固,手里的耳环便跌落在地。

  呼吸都紧了紧,她手颤了颤,嚯地转过身去,一瞬,眼眸通红,泪盈于睫。

  是他!衾嫆就这么望着那个渐渐出现在视线中再也挪不开目光的男人在侍从推着轮椅中,一边咳嗽一边望着这边。

  楚漓。

  她没有想到会在镇国公府见到他。

  男人身穿紫色华服,浑身干干净净只有腰间玉带上佩了一枚血色的玉佩。

  面如冠玉,眉飞入鬓,眼若寒星,鼻梁高挺,唇微白泛着一股病态,整个人既温润优雅又苍白孱弱。

  这就是端王楚漓,她前世的丈夫,也是她最亏欠的人。

  他总是这般,病弱又低调,安安静静的,总是会叫人忽略他,哪怕他生得其实很好看。

  衾嫆盯着楚漓,楚漓也在看着她。

  他那双盛满了寒星的清冷疏离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客气的笑意,冲她点点头,而后又以手握成拳抵着唇轻咳着。大抵是衾嫆的视线太炙热,他有些疑惑地抬头,眉心一蹙即展。

  真好,他活着,还好好地活着!

  衾嫆没有哪一瞬像现在这般感激老天爷,给了她重来的机会,叫她的亲人活着,也叫这个人好好地活着。

  眼泪顺着眼眶不受控制地滑落,衾嫆生得明艳动人,大红的罗裙在整个国公府内独树一帜的景色。但她此时白着一张雪白的小脸,望着端王楚漓,那双漂亮的眼里盛满了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就这么无声地落着泪。

  实在是奇怪至极。

  他不知为何,心头微紧,看了眼自己的侍从,轮椅往前行驶两步,楚漓从怀中拿出一方干净的白色帕子,瘦削修长的大手递出去。

  衾嫆心口一痛,想起前世种种,不禁泪掉得更凶,她颤抖着手,想要握住这只苍白瘦长的手,却克制着只是接了帕子。擦了擦眼泪,逐渐冷静下来。

  得体地冲楚漓点头道了声,“多谢端王殿下,臣女失礼了。”

  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哽咽,叫人心头很是不舒坦。楚漓微抿了抿薄唇,只是摇头,随后看向那两名倒在地上的丫鬟,又看向一脸审视地在他和衾嫆之间打量的衾潇。

  “既然国公还有家务事要处理,小王便先行告辞了。”

  他的温润有礼叫衾潇很是满意,点点头,“端王见谅,老臣暂不能送你了,管家——”

  “我送!”衾嫆忽然脚步一迈,也不知为何,她就开了口。

  衾潇:……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看向大小姐的眼神又变了味道。

  大小姐这是作甚?先前不是都传大小姐中意惠王?难道他们记错了?

  不管旁人怎么想,衾嫆已经先一步走到楚漓身侧,一双水洗过的眸子里带了几分局促不安,“可以吗?”

  楚漓不知道这个骄纵的大小姐又想玩什么花样,但对上这样一双眼睛,他不知怎么拒绝,再者,以他的性情也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

  “如此,有劳衾小姐。”

  他的声音低低的,本来应该是很清越的嗓音,大抵是常年咳嗽显得有几分微哑。

  衾嫆一下子高兴极了,像一只鸟儿般雀跃了下,抛下先前信誓旦旦要立威清理门户的要紧事,挤开楚漓的侍从,替楚漓推轮椅,微垂头,软软的声音落下,“这里路不是很好,我带你绕大路走。”

  楚漓手一顿,一旁的侍从面色都变了变,他家王爷可是最忌惮别人碰他的轮椅!

  只是,薄唇翕了下,微抬眸对上少女期盼又欢悦的模样,楚漓轻咳了声,耳朵微红,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姣姣!”衾潇不禁瞠目结舌,气不打一处来,他还没死呢!这臭丫头多大啊,就急着嫁出去不成!

  衾嫆头也不回,只清脆地对衾潇道,“爹,清理门户的事交给你了,我先送端王殿下。”

  好家伙,之前那般威风凛凛仿佛是梦,这会儿将一大家子人都扔下,跑去送什么端王了!

  衾潇一口气提不上来,他隐约记得这丫头喜欢跟在惠王身后跑,对这个残疾孱弱的端王并不待见,难道是他年纪大了记错了?

  同样有这种错觉的还有春花和秋月,两人这几日受到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了。

  感觉小姐磕了一次头后,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衾嫆有很多话想要对楚漓说,她想问他的病要不要紧,想问他好不好……可是话到嘴边,都化作无言。

  她想,楚漓前世已经那般可怜了,娶了她之后更是没有一日好过,到最后,还被她连累得一杯毒酒丧命。

  或许,她离他远一点,便是对他好了。

  他到死都想着让她逃,前世做了三年的夫妻,哪怕有名无实,可她却是真真对这个人感到亏欠与内疚。

  如果可以,她想补偿他,倾尽一切。

  “到了。”楚漓虽然没有回头,却也感觉得到衾嫆那令他感到不大自在的目光,眉心微微拧了下,衾嫆是上京模样好家世好的贵族小姐,骄纵高傲,除了惠王楚唯,她眼里谁也瞧不上。

  但今日的衾嫆,方才见到他时一瞬惊异、喜悦、难过的复杂情绪被他捕捉到,娇艳明丽的少女对着他无声落泪,瞧着像是生离死别般……


标 签重生之相公别跑衾嫆楚漓 衾嫆 楚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新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